枕上书第45集 凤九与帝君情意渐浓 苏陌叶讲述当年往事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东华帝君不声不响地让人将自己的东西搬进了凤九的房间,凤九听说他要与自己同住,十分吃惊,连忙拒绝,哪知她的丫头茶茶也帮着“息泽”大人说话,称夫妻两人本来就该住在一起。帝君担心惹毛了凤九,连忙表示,只要给自己再支一张榻就好,两人同房不同榻。茶茶唯恐凤九不答应,连忙答应一声下去了,她心中欢喜万分,盼了这么长时间,息泽大人终于愿意和她家殿下亲近了,怎能不让她欣喜?

  茶茶出门后,正好遇到了来向凤九道歉的沉晔,茶茶没有替他通报,只带着他远远看了正在相拥亲昵的帝君和凤九一眼,意思是这时候您老应该有点眼色的吧?沉晔见状,一言不发地转头离开了。

  当晚,东华帝君拿出无赖的劲头,缠着凤九陪自己一起去看院子里的睡莲,凤九本没什么兴趣,可帝君一口一个夫人地叫着,再加上那期盼的小眼神,凤九实在无法拒绝,便答应了他。不过在看到院子里盛开的睡莲时,凤九是真的被惊艳到了,觉得简直比九重天上芬陀利池里的莲花还要美。帝君见她喜欢,便随手变出了一个小花盆,花盆里面盛了些水,放了两朵睡莲和一个小巧的假山石,甚至还有一尾小金鱼。凤九见了,欢喜不已,两人又回到了楼上,窝在临水的栏杆边一张矮榻上欣赏起来。

  这时,沉晔又来了,见到两人还腻在一起,他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虽然知道眼前的一切只是幻境,阿兰若身体里也并非她的灵魂,但他却还是不可避免地心里不是滋味。沉晔在楼下冲着凤九深施一礼,为自己头天晚上的酒后无状向她道了歉,便转身告辞了。

  沉晔这么晚来访,帝君的心中又吃醋了,凤九不服气地说起当日在太晨宫,帝君和姬蘅大晚上在房里作画,自己一介小狐狸可怜兮兮蜷在门口的往事,帝君不知如何解释,当即便以困了为由,转身假寐去了。而沉晔回去后,却辗转难眠,无论如何也想不透,此世为何会生出了这么大的变数。

  第二天一早,帝君早早就起来,准备回岐南神宫去,继续打造法器。凤九恰好在此时端了亲手熬的汤过来,帝君自然不舍得辜负她的心意,便着实夸赞了这盅汤一番,喝完后才施施然离去。

  而此时,苏陌叶已经将坯子打造成型了,但之前帝君离开之时,正是最关键的时刻,苏陌叶不敢懈怠,他一连多日不眠不休,仙力耗损严重,这时已被累了个半死。帝君回到岐南神宫后,便让苏陌叶回去休息,自己继续接下来的炼制。

帝君与凤九亲昵被沉晔看到

  苏陌叶离开后,直接去找了凤九,先是向她大倒了一番苦水,听到凤九安抚自己说,等到法器大成之日,帝君一定会好好报答他,至于方式,想来大约会亲手做一桌菜来表示诚意,他连忙摇头,表示不敢消受。之后,苏陌叶又着意询问了沉晔这几日的动向,凤九便将沉晔醉酒后对自己所说,他与阿兰若之间有许多种可能,比如路人、仇人、死敌,却唯独没有那种可能的话告诉了苏陌叶。苏陌叶闻言忍不住愤慨,表示沉晔应该毕生谨记奉行这句话,这对阿兰若来说,才是一件幸事。凤九却觉得苏陌叶有些偏激了,沉晔能够在阿兰若死后,一剑斩三季,说明他对她还是颇有情分的,她对两人之间的往事越发好奇,缠着苏陌叶给自己详细讲述。苏陌叶此时也没什么事做,正巧被沉晔搞得心中郁闷,便对凤九缓缓讲了起来……

  前世,这些事发生以后,阿兰若的生活便平静了下来,除了看书习字听戏以外,偶尔还会替请假的夫子,教授射御课程。有时候偶遇文恬,还会将她带回来一道用饭,有一次,文恬小心翼翼地问文恬,可不可以去孟春院向沉晔请教几个棋路,一向大度潇洒的阿兰若自然答应了,后来两人时常往来,似乎彼此都有好感。

  后来,息泽捕获了一头为祸多年的犬因兽。这犬因兽移动速度奇快,身上没有痛感,最适合练功,若是能将它射中,这梵音谷里将没有射不中的东西,息泽便给阿兰若写信,邀她到岐南神宫,用犬因兽练功。阿兰若借机带着打算到岐南神宫后山寻找炼剑材料的沉晔一同前往,沉晔还带上了文恬。

  到了岐南神宫后,沉晔和文恬直接去了后山寻材料,阿兰若则去见了息泽。息泽带着她去看了犬因兽,并在一旁一边吃着糕点,一边不时指点她。犬因兽动作迅疾,极难瞄准,时间一点点过去,阿兰若始终射不中它,但她是个不服输的人,息泽一度喊她停手,她都不甘心。又过了几招,阿兰若终于射中了犬因兽,但她自己也因为没注意,踩到了一块小石头,一跤从山头跌了下来。

  犬因兽见状,顿时向阿兰若扑了过来,眼看阿兰若就要伤在犬因兽的爪下,沉晔不知从何处飞来,用结界困住了犬因兽,救下了阿兰若。他急急将阿兰若抱起,回到了安全地带,毫不客气地指责息泽,没有尽到照护责任。息泽却一副不干我事的模样,轻飘飘解释了两句,转身离开了。

  昏迷的阿兰若悠悠醒来后,见沉晔用手捂着自己额头的伤口,一脸焦急关切的神色,便知道他其实是喜欢自己的,却不知为何,总是装出一副冷冰冰的模样,于是伸手抚上他的下颌,调戏了他一番。这一幕正巧被文恬远远看到,她心中很不是滋味。

  息泽无心在儿女情事上,两人的婚约对他来说,毫无意义。之所以没有上表请求和离,是因为他觉得,只要这份婚约还在,阿兰若这个身份尴尬的公主,顶着自己发妻的名义,日子总会好过一点,而且就算他们和离,阿兰若也不可能和沉晔明着在一起。

橘诺向女儿讲述当年往事

  从那以后,沉晔又在阿兰若府上被困了两年。两人已经互明心意,暗恋阿兰若的苏陌叶不想眼睁睁看着他们整日待在一起,便借口有事,返回了西海。

  两年后,上君相里阙病逝,太子相里贺继位。然而,他继位不过七日,夜枭族便找了个借口对比翼鸟族发起了战争。相里贺亲征,却很快战死。按照王位继承顺序,橘诺已被贬为庶民,本应由阿兰若继位,可谁知,当时却流传着一则谣言,说是相里阙不是病亡,而是被阿兰若毒死,因此,橘诺便被迎回了王都,成了比翼鸟族的女君,而沉晔则上表,请求将阿兰若之案移交岐南神宫,查明后将其明正典刑。次日,阿兰若便被发现,自缢身亡。

  等到苏陌叶再回梵音谷,阿兰若已经死去很多年了,她的元神早已消散无踪。苏陌叶不相信阿兰若会自缢,但王室的人一口咬定这个说法,他也无可奈何,从此,他除了心中留下了一段对阿兰若的执念以外,更加增了一份对落井下石的沉晔刻骨铭心的痛恨。凤九听了苏陌叶讲述了当年的那段往事,心中也不禁唏嘘不已,但她却不相信,沉晔会真的那般狠心对待阿兰若。

  就在沉晔每日借酒浇愁的时候,老管事来报,君后前来查看制剑的进度,他不禁有些惊愕,因为这在上一世,本是半年后的事情,看来这一世确实有许多事情都发生了改变。沉晔让人将倾画带到了制剑房,倾画向他道谢灵梳台相救橘诺之情,沉晔却语气冷淡地表示,既然她知道自己救橘诺,是看在被杀的相里殷的份上,便不必道谢。倾画讨了个没趣,便冷哼一声,拂袖而去了。

  此时的梵音谷中,洁绿为了弄明白阿兰若之梦的原委,依旧执着地跪在雪地里,女君橘诺终于还是不忍心,便将一切事都告诉了她。称阿兰若是自己的妹妹,因为她阻挡了自己登上王座的路,她们的母后便一手造下了这段冤孽。只是可怜自己和阿兰若,还有那个付上一生修为,造出阿兰若之梦的人,他们这一生都无法与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

  洁绿追问倾画的结局,橘诺告诉她,母后一直都想把最好的给自己,却不知自己要的是什么,见识过了阿兰若轰轰烈烈的爱情后,自己便收了心,娶了一个平凡人做王夫,与他一起联手将自己的母后囚禁了起来。在她被囚的第二十个年头,她疯了,偶有言语,提及的却都是阿兰若,而她和自己造下的这些孽,却报应在了梵音谷。

  洁绿被橘诺讲述的这些事震惊到了,同时又感到奇怪,那个造出梦境的人究竟是谁,竟然能困住东华帝君。橘诺给她解惑道,那人的修为远远不及东华帝君,帝君迟迟不出梦,只是顾及那位九姑娘,时机成熟后,帝君随时都可以出来。洁绿奉橘诺之命,去唤相里萌回来,并将这些话转告了连宋,连宋也放下了心来,盼着帝君能够早日出梦。

人已赞赏
同步剧情枕上书剧情

枕上书第43集 帝君邀苏陌叶相助打造妙华镜 凤九三番两次露馅引沉晔怀疑

2020-2-27 0:00:00

同步剧情枕上书剧情

枕上书第47集 渺落怀恨打碎琉璃盏 凤九接收阿兰若记忆

2020-2-29 0:00:0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