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上书第39集 凤九想起前尘往事 帝君不敢面对小白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阿兰若贵为一族公主,父母亲人却对她无比冷漠、轻视,甚至是恶毒,唯一肯在她落难时,替她求一求情的兄长相里贺,又因为想要避着当今君后,他的继母倾画夫人,而长居远离京都的观尘宫,以致身边竟没有一个关心她的人,如此悲催的公主,令顶着她身份生活的凤九,心中充满了对她的怜悯。在九曲笼里的漫天大火中,凤九曾一度以为,自己将命丧在那里,一瞬之间,她突然乎隐隐想起了以前的一些记忆,仿佛在脑海中出现了一个紫衫银发的身影,可她无论如何,都看不清他的面容,恍惚间只记得,好像自己几次遭遇性命之忧,需要他的时候,他都不在身边,只能靠自己熬过来,她觉得。若不是那些经历,自己可能熬不过九曲笼的折磨。

  死里逃生后的凤九, 不禁对自己的模模糊糊的过往经历感到伤怀,她不敢期盼今后能遇到一个给自己带来一世安稳,再也不会遭遇危险的人,只求在自己需要的时候,能有人站在自己身边。凤九向苏陌叶倾诉了心中的这些委屈,忍不住哭倒在了他的身上。隐着身形在一旁默默看着她的帝君,听了这番话,明白那个带给她伤痛的人就是自己,心中又痛又悔,不自觉地折断了手边的一根树枝。

  凤九哭得累了,靠着苏陌叶沉沉睡去,苏陌叶起身,想要将她抱回去,帝君却忽然施了一个法术,将凤九抱在了自己怀中,向屋中走去。苏陌叶楞了一下,想要跟过来,帝君却冷冷地对他道,过后自己会去找他。苏陌叶闻言,明白了帝君话中的意思,便止住了身形。

  凤九夜半醒来,见息泽坐在自己床边,不禁有些吃惊,不知该怎么和他相处,尴尬地找了个由头,想要避出去。帝君拉住她的手腕表示,自己来替她看伤,凤九却抽挥手称,自己是阿兰若,不是橘诺。

  帝君也不再坚持,端起桌上的一碗红糖水递给了凤九。凤九从心里认定了息泽对橘诺有情,不想接受他的好意,将碗递回给他,又忍不住提醒他,虽与自己没有夫妻之实,至少还有名分在,与橘诺姐妹俩走得太近了不太好。

  帝君打断凤九的话,表示自己与橘诺两人没有关系,并对凤九拒绝自己的好意,表现出有些忧伤的样子。凤九见状,迟疑了一下,便端起他手中的碗,一仰头将那“糖水”喝了下去,却忽然觉得,水中似乎有些淡淡的血腥味,她哪里知道,这水中掺了帝君的血。

凤九道尽心中委屈帝君心疼不已

  帝君服侍凤九躺下,又问起凤九在看月令花的那天晚上,通过自己说起的那个她曾经喜欢的人。凤九不好意思地笑称,自己那天认错了人,才与他说了那么多话,请他不要放在心上。帝君却执意追问,若是那个人现在出现在她面前,她会不会对两人的将来有所期待,凤九黯然神伤地表示,既已无缘,他出不出现都没有什么分别,况且自己并不想见到他,他还是不要出现的好。帝君闻言,知道自己伤她太深了,不禁心下长叹。

  凤九见“息泽”对自己的姻缘似乎很上心,便以为他是不中意与自己的婚事,便想着让自己能早日找到一个如意郎君,也好彻底摆脱自己,便表示,各人有各人的命数,自己已经看开了。临睡着前,凤九迷迷糊糊地觉得,息泽身上有一股白檀香的气息,似乎很熟悉,却又想不起来在哪里闻到过。

  帝君离开晓寒居时,正巧遇到了茶茶,听说青殿闹着要找阿兰若,不肯睡觉,便随她走了一遭,用法术使那条闹腾的青蛇瞬间便老老实实盘起来睡着了。之后,帝君便去找了苏陌叶。

  苏陌叶知道帝君认出了他不是此间人,便老老实实交代了自己的来意。帝君也没有为难他,只是问起了这个梦是何人所造,苏陌叶表示不知。说起阿兰若的结局,苏陌叶表示,如今的阿兰若已经成了凤九,她们性格不同,选择也不同,结局未必完全一样,不过阿兰若的生命不会太长,等到她走到尽头再出梦,或许把握会大些。

  帝君闻言,不再多问,只让苏陌叶将自己的身份,暂且瞒着凤九,并称这里灵气纯净, 适宜元神休养,自己不在的时候,要他多加照顾凤九,并吩咐他每日按时给凤九服下自己的血,以助她早日恢复。

  行宫大火,上君和君后无心再游玩,便下令启程回王都。第二日一早,茶茶忧心忡忡来砸苏陌叶的房门,称青殿一直昏睡不醒,自己十分担心,不知该怎么向殿下交代。苏陌叶看过后发现,原来帝君知道凤九怕蛇,临走前给青殿施了法,它只怕是要长眠许久了,不禁暗暗赞叹帝君的心思细腻。

凤九教苏陌叶烤鱼

  凤九醒来后,从茶茶口中得知,苏陌叶正在船头给她烤鱼,便兴冲冲赶了过去。结果发现,苏陌叶根本不会烤鱼,正在手忙脚乱地与手里的两条鱼做着斗争,凤九见状,便上前指导起他来。苏陌叶趁机端出了食盒中早就准备好的粥,凤九一口气喝完后,发现这粥竟然也有一丝血腥味,苏陌叶随便找了个借口搪塞了过去。

  连日行舟无趣,上君便让沉晔想个法子解闷儿,沉晔称自己夜观天象,今晚会有流星雨,提议他到时带着君后和公主们一同观赏。上君闻言大感兴趣,当即传旨,夜间摆宴。沉晔去通知阿兰若赴宴的时候,见她正拿着一块甜糕,非要让苏陌叶品尝,他不禁想起了自己小时候,第一次教阿兰若吃点心的情形,眼中充满了温情。

  解忧泉旁,相里萌借口找连宋下棋,想要寻机入梦。连宋看透了他的心意,当面打破了他的幻想,称东华帝君虽然近年来不大理事,但只要他还在碧海苍灵或是太晨宫住着,就是对魔族的一个震慑,如今这副局面,说不得四海八荒的群魔都想蠢蠢欲动了,但自己依旧四平八稳地坐在这里兜着这个局面,他也就无须太担心。

  这时,燕池悟气冲冲走来,指责两人竟然对陷入梦境中的两人一点都不上心,还有闲情在这里下棋。连宋不慌不忙地将手里的棋子扔回罐里,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对两人道,东华帝君能够驯服洪荒七十二名将,坐上天地共主之位,不单是因为他打架打得好,更是因为他有脑子,自己对他有信心。

  连宋从东华帝君身负重任在碧海苍灵化胎说起,讲述了他凭借自己的实力和头脑,浴血奋战,一步步坐上天地共主之位的种种过往,称他不会被这小小的阿兰若之梦困住,只要他想,就一定能出来,之所以到现在还不见人影,只怕是涉及到了梵音谷的种种隐秘,让相里萌和燕池悟放宽心,耐心等待。

  燕池悟被连宋的这番话说服了,他便放心地回了玉林院,见洁绿还一动不动地坐在院门口,便安抚了她一番,将她打发走了。

人已赞赏
同步剧情枕上书剧情

枕上书第37集 橘诺无意间促成帝君与凤九相见 凤九玩心大起与苏陌叶设计嫦棣

2020-2-22 0:00:00

同步剧情枕上书剧情

枕上书第40集 橘诺设毒计陷害阿兰若被识破 相里阙得到把柄借机欲除后患

2020-2-24 0:00:0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