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上书第34集 连宋将凤九以往经历说给东华 帝君得知真相不顾一切入梦境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帝君替姬蘅施法祛除了体内的那股邪气后,询问她可有什么感觉,姬蘅不敢让帝君知道自己与渺落联合,便装作一副一无所知的样子,帝君也不说破,当即便要离开。姬蘅见状,连忙跪求帝君,请他看在自己亡父的面上,将频婆果赐予自己治疗秋水毒。帝君之前误以为凤九得到频婆果是为了给燕池悟做糕点,本就没打算让她得去,如今姬蘅又以孟昊之命相挟,他便顺势答应了下来。来给姬蘅送药的燕池悟在门外听到了这番对话,心中大惊。

  众人正在醉里仙设宴,为凤九庆祝了一场,席间,相里萌说起了频婆果树下蛇阵的厉害之处,言语间露出似乎还与那不可提及的阿兰若有些关系,凤九将这一切都默默记在了心中。

  当天晚上,相里萌等人奉夫子之命,抬了一个筐子来到了疾风院,称这是凤九的奖品,凤九有些奇怪,按照夫子的说法,此刻还不应该摘到频婆果才对,她迟疑地解开筐子上的红布,发现里面竟是一筐蟠桃。虽然蟠桃也是珍贵无比,但与频婆果比起来,还是逊色了许多,更何况,凤九心心念念盼着要拿它去救叶青缇,她自然心中老大不忿,当下也不顾跟着来的连宋好意解劝,让大家将蟠桃分着吃了,自己却起身出去了,众人见状,面面相觑。

  凤九实在不明白,帝君明明知道自己为了得到频婆果,付出了多少努力,为什么还要这样戏弄自己。她正在胡思乱想之际,姬蘅来到了她身边。姬蘅按照渺落给自己出的主意,故意扮柔弱对凤九称,因为自己想要得到频婆果,就在比赛前一夜去求了帝君,帝君当即便拿蟠桃去找女君换掉了频婆果。凤九闻言,当即心下大痛,忍不住红了眼眶,她颤声请求姬蘅分自己一半果子,姬蘅却一口拒绝了,并警告她以后离帝君远一点,称帝君对她不同寻常,不过是在漫长的岁月里,有些寂寞无聊,图个新鲜罢了。

  凤九被姬蘅的一番挑拨离间深深刺激到了,她含泪转身逃开了,却因为太过伤心,扑倒在了雪地上。她痛楚万分地自忖,没想到自己付出了那么多努力,却抵不过姬蘅在帝君面前平平淡淡的几句话,可帝君要哄姬蘅,有的是宝贝,自己要救叶青缇,却非频婆果不可,就算帝君只将频婆果分自己一点,自己也可以继续做他打发无聊时间的玩伴,可是……想到此,凤九更加伤心,她好不容易才平复了自己的情绪,鼓起勇气去找帝君,结果被燕池悟告知,姬蘅刚刚送给帝君一只受伤的灵狐,帝君为它输了些仙力,带它回九重天了,再回来怎么也得三四日以后。

  凤九听了这话,心中暗忖,明日频婆果就要被摘下,自己是等不及帝君回来了,但自己曾发誓要救青缇,就绝不会食言。想到此,她匆匆别过燕池悟,掩人耳目来到了解忧泉旁。凤九知道,以自己的修为,只怕是无法与这些巨蟒抗衡,倒不如以毕生修为筑起一道仙障来护体,加之帝君的天罡罩一直在自己身上,怎么也能保自己一命。想到此,她便筑起仙障护体,缓缓走进了蛇阵,然而,凤九却低估了这四尾巨蟒的法力,她的那三万多年修为,根本不堪一击,若不是帝君的天罡罩护着,她早就成了巨蟒的腹中美餐,但天罡罩无法像仙障一样随人移动,凤九还是不小心受了伤。

  连宋早就看出帝君对凤九动了情,如今眼见两人的误会越来越深,他也十分无奈,于是便去找司命,了解这两人之间的纠葛。连宋知道司命不胜酒力,不过三杯酒便醉了,然后就会问什么说什么,于是便带了一坛酒去了司命殿。司命见连宋毫不隐瞒地道出了来意,觉得他说的有道理,如今那两位已经闹到了如此地步,已经没有瞒着的必要了,而自己酒后吐真言,便不会有什么心理负担,于是连灌了自己几杯酒后,便将所有的一切,和盘托出了。

姬蘅陷害凤九装无辜

  连宋了解了凤九和帝君的以往种种,便去了太晨宫。此刻,重霖正在倚着栏杆发呆,因为他家一贯高冷耿介,不苟言笑的帝君昨日回来后竟问自己,若要把一个人干掉,但又要防止有人伤心,要让所有人都感觉不到,该怎么办,这话将重霖雷得不轻,不知他家帝君到底受了什么刺激。连宋从重霖口中得知帝君说了这些奇怪的话,便又返回了梵音谷,当即也匆匆赶去了梵音谷。

  连宋见到帝君后,便将凤九为了报恩,便进了太晨宫做仙娥,后来在十恶莲花镜为了救他,被聂初寅诓去了一身皮毛,成了一只红色灵狐,跟在他身边,后又被姬蘅的雪狮所伤,差点丢了性命,被司命救回来后,才黯然神伤回到了青丘,可后来却又跟随他去了凡间历劫,欠下了凡人一命,如今为了救那个凡人,才拼命想要得到频婆果的往事,一五一十道了出来。帝君帝君听了这番话,震惊不已,心中也是懊悔万分。这时,燕池悟也跑来指责帝君,不该将原本属于凤九的东西,拿去讨姬蘅欢心,现在凤九伤心之下,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帝君听说凤九不见了,更加吃惊,恰在此时,传来了凤九的惊叫声,他立刻便听出了凤九的声音,连忙循声赶去了解忧泉。原来,凤九一直小心翼翼地应付着那些巨蟒,却不小心误入了阿兰若的梦境之中,大叫一声,昏睡了过去。

  两百年来,一直都是一片冰天雪地的梵音谷,突然爆出一声惊雷,女君立刻便明白,是有人闯入了蛇阵,当下带人赶往了解忧泉。等众人看到凤九被困的那一幕,不禁大吃一惊,在帝君的询问下,相里萌将阿兰若自小被那四尾蟒蛇养大,后来枉死而不能往生,便将一缕执念留在了蛇阵中,化作了一个梦境,若有人惊动了巨蟒,便有可能会坠入梦境之中的事说了一遍。

  关于这梦境的传言,还有一个说法:若是入梦之人心性不够强大,便永远不会醒来,徒留其中永眠,直到周身修为被尽数吸食,直至灰飞烟灭。燕池悟闻言,焦急地催促帝君,让他赶快想办法救凤九。连宋这时越众而出,称自己曾听人说,凡是入梦之人,若想走出梦境,只有两个办法,一是自己脱困而出,二是有亲近之人同时如梦,将其带出。相里萌听了,连忙毛遂自荐说,自己与凤九相熟,不如由自己入梦将其带出。

  女君闻言连忙斥责他道,据说这梦境极其容易破碎,一旦破碎,陷入其中之人轻则重伤,重则没命,况且那些巨蟒的攻击,也不可小觑。相里萌焦急不已,又提出将仙障筑得厚实些,避开与巨蟒厮杀,任凭他们攻击,以保梦境完整,直接进入梦境将人带出。女君连忙制止,称此梦境极其排斥强者之力,若想进入其中,必先卸下周身仙力,以凡人之躯进入,否则梦境亦有可能破碎。

  就在众人束手无策焦急不已之时,帝君开口称,自己来走这一趟。他转头拜托连宋,假如一会儿只有凤九一个人出来,便将其平安带回青丘,然后再去昆仑虚找一趟墨渊,就说自己将妙义渊托付与他。另外,凤九因为频婆果才落入蛇阵,自己必要完成她的心愿,待她出来后,请连宋亲自将频婆果交给她,让她去救她想救的人。连宋闻言,郑重应了下来,一旁的姬蘅则又悔又恨。

帝君为救凤九进入阿兰若之梦

  帝君交代完毕,便卸下了自己周身九成的法力,义无反顾地进入了蛇阵。连宋一见大惊,这才真正明白了帝君之前那番话的意思,连忙出言质问他,若是他有个好歹,四海八荒该如何是好,帝君却没有回答他,径直进了蛇阵。燕池悟见状,对东华帝君这份不顾自身安危相救朋友的担当和魄力,发自真心地敬佩不已。

  由于帝君卸去了九成法力,进入蛇阵后,便被巨蟒袭击而受了好多处伤,但他还是艰难地闯过了蛇阵,来到了凤九面前,在她的额上轻轻拂过,将她温柔地唤醒。凤九睁开眼睛,看到了面前的人,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便虚弱地告诉他,以前自己总是追着他的背影跑,现在自己追不动了,说完又昏睡了过去。帝君将凤九揽在了自己胸前,在她额上轻轻落下一吻。

  帝君抱着昏迷的凤九,一直来到了繁花绿树的水月潭边,他看到四周的景色便知道,此刻他们已经真正进入了阿兰若之梦。他在水月潭边幻化出了一张卧榻,将凤九放了上去,并割破自己的手掌,将几滴珍贵的赤金色血液,滴入了凤九口中。凤九在梦中梦到了自己的姥姥伏觅仙母与父母正在商量自己婚事的场景,想要表明自己已经有了心上人,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纠结之下,便从梦中醒了过来。见到帝君坐在自己身边,凤九一时有些发蒙,还以为自己仍在梦中,便想着不如做一些清醒时想做不敢做的事,于是大着胆子双手环住帝君的脖颈,主动吻上了他的唇。

  蛇阵外面,连宋吩咐人全部散去,并警告他们,今日之事,无论他们听到了什么,看到了什么,都不许说出去,否则就要用他们比翼鸟一族的前程来担待。众人自然知道事关重大,连连称是,施礼离开了。

  燕池悟知道姬蘅此刻一定心中不好受,便想方设法地开解她。姬蘅将自己的身世告诉了燕池悟,并将自己来到这里养伤后,因为重霖随帝君来此讲学,便常让自己随身服侍,漫长的一两百年中,一来二去她便不由自主地爱上了自己曾亲手放弃的帝君,从此不能自拔的往事,说给了燕池悟听,称自己不会放弃帝君,请他不要再在自己身上浪费时间。

  相里萌不放心凤九,一想到她在阿兰若之梦中孤零零的,便坐立难安,于是偷偷溜出来,打算去闯蛇阵入梦救她。洁绿知道哥哥的心思,便一路跟着他,苦劝他不要一意孤行。相里萌却坚决地表示,凤九是自己的朋友,自己若是眼看着她身陷险境而袖手旁观,将来便无颜坐上君位,这也是自己应有的担当。

  洁绿说不过自家哥哥,只好去找燕池悟求救,燕池悟听说后也十分吃惊,但他旋即又安慰洁绿称,有连宋守在那里,是不会让相里萌入梦的,就算是要入梦,那也是连宋代劳。不过燕池悟到底不太放心,便打算去看一看,洁绿也想同去,被燕池悟说服留了下来。看着燕池悟翩然而去的背影,洁绿心中忽然升起一种说不清的情愫。

人已赞赏
同步剧情枕上书剧情

枕上书第31集 凤九梦中撒娇霸住帝君 小燕魔君欲撮合有情人

2020-2-20 0:00:00

同步剧情枕上书剧情

枕上书第37集 橘诺无意间促成帝君与凤九相见 凤九玩心大起与苏陌叶设计嫦棣

2020-2-22 0:00:0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