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上书第33集 渺落施诡计利用姬蘅离间东华凤九 宗学竞技赛凤九力战群雄拔得头筹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凤九与燕池悟出了醉里仙往回走的时候,总觉得背后有两道视线一直盯着自己,盯得自己浑身直发毛,燕池悟还大大咧咧打趣了她一番,却不知,那两道视线的主人,正是东华帝君。

  醉里仙的一切,帝君都已看在了眼中,他心中十分吃味儿,待凤九回到疾风院后,他沉着脸故意质问她去了哪里,称若是她不想在竞技赛上获胜,自己也就不必费心教导她了,不如早日撤去结界。凤九知道自己私自冲破结界离开犯了错,因此认错态度相当好,乖乖按照帝君的示意,去练习雪桩了。

  帝君像是故意为难凤九一般,不断加大训练难度,眼看着凤九跌下雪桩,也无动于衷。这一练就是一整天,帝君连个停字都没说,凤九心嘀咕,看来帝君是真的不高兴了,趁机来公报私仇。不过,经过这一天的练习,如今闭着眼睛在雪桩上走路已经难不倒凤九了,她不免有些小小的得意,称自己接下来该练习睁开眼睛练习视万物为无物了。帝君闻言也不说话,自顾摆弄着手里的物件,凤九一时走神,从雪桩上跌了下来,被帝君嘲讽了一番,凤九很是难为情。

  这一跤跌得有些狠,凤九的额头和脖颈等处都受了些擦伤,结束练习后,她倒头便睡,帝君拿着当初小狐狸为自己特制的木芙蓉花膏,来到凤九房中,亲自为她涂药。凤九从睡梦中醒来,埋怨帝君白天对自己的训练太狠,帝君淡然道,所谓修行,需她自己跌倒再爬起来,才见成效,自己总不能时时都在她身边,助她遇难成祥。

  凤九原本颇不服气,认为自己掉落梵音谷半年之久,帝君没在自己身边,自己活得好好的,半点皮肉苦都没受到,如今这一身的伤都是他折腾出来的。后来听帝君说,自己之所以安然无恙,都是因为有他的天罡罩护着,要不然,早在掉落梵音谷时,就已经摔得粉身碎骨了,凤九十分动容,天罡罩对于尊神来说有多重要,她是知道的,帝君竟然将天罡罩一直放在自己身边,这让她感动之余,又有些惶然,连忙表示,要将其还给帝君。帝君却说,天罡罩是自己仙力的衍生之物,待自己羽化后,自然就会灰飞烟灭。

  凤九忽略了他这话里的意思,被那羽化两字震惊了,连忙吃惊地追问,为什么他也会羽化,那时间是何时。帝君毫不在意地表示,天地初开以来,还没有什么劫难会危及到四海八荒的生命,,如果有,就是自己羽化之时。见凤九瞬间脸色黯然,差点都快哭出来了,帝君又加了一句,这一天起码要再过几十万年,不用担心。

  凤九被帝君看出了自己的心意,觉得有些别扭,连忙没话找话转移话题,问他的手背已经不怎么起口子,为什么还随身带着木芙蓉花膏。帝君诧异地反问她,为什么会知道自己手上经常起口子,凤九暗道一声糟了,此事只有小狐狸和帝君近旁服侍之人才知道,自己无意间差点说漏了嘴,她连忙随口掩饰了一番。帝君也没有深究,恶作剧般地将手上残余的木芙蓉花膏随意地抹在了凤九脸上,凤九赌气地也抹了他一脸,两人你来我往地闹了起来,凤九不是帝君的对手,索性将他推到压在了身下,打算好好肆虐一番,可面这般近距离面对这位普天下最最尊贵、也是自己曾万般崇拜迷恋的神祇,凤九忽然觉得有些心慌,她慌忙起身,扯过棉被躺下来,装作要睡觉的模样。

宗学竞技赛姬蘅故意刁难凤九

  帝君无奈地提醒凤九先洗洗再睡,凤九却闷声表示,自己第二天起来直接洗棉被,帝君默默地在她床边做了一会儿,便起身回房了,离开前,他特意施法,为凤九清理了沾满木芙蓉花膏的手。凤九望着自己干干净净的手,觉得今夜的帝君有些不同,可究竟哪里不同,她也说不清楚。

  经过几天的训练,凤九的雪桩剑术练习得差不多了,帝君便又开始训练她乐器方面的造诣。凤九从小到大只对打架感兴趣,于琴棋书画一道不怎么上心,因此练习起来,觉得有些吃力。

  帝君再次以叠宙术找连宋下棋时,经他提醒,也对凤九处心积虑地想要频婆果一事,大感兴趣,他以为凤九一心要得到频婆果,是为了燕池悟,于是回去后便装作无意地问起了凤九。凤九并不知道帝君他老人家如今其实是有些吃燕池悟的醋,还以为他一再打听燕池悟的事,是因为当初和燕池悟换了院子住,是为了刺激姬蘅,如今没有达到效果,心下着急了。想到此,凤九不免有些心中难过,但她旋即便从这种情绪中跳了出来,决定做回好人,帮帝君一把,于是便笑着提议,反正练习地差不多了,不如撤去结界,也方便友人来访。帝君闻言,不置可否地笑笑,起身回了房,并随手一挥,将外面的结界又多加了两层,搞得凤九一头雾水,摸不透帝君的心思。

  姬蘅知道燕池悟在乐器一项上毫无造诣,也在私下对他进行了强化训练。奈何燕池悟实在不是这块料,姬蘅只好手把手地教他弹琴,结果燕池悟只顾着注意姬蘅握着自己的手,丝毫没有心思学下去,姬蘅便故意用指甲划破了他的手背,借着为他看伤的机会,悄悄用法力将自己得自渺落的一丝魔力注入了他的体内。

  很快就到了竞技赛的日子,姬蘅作为宫廷乐师,自然是这次大赛的评审无疑,首先由她考校众人的音律。洁绿郡主和相里萌先后顺利通过了考验,轮到凤九时,姬蘅初时的琴音尚且悠然舒缓,到后来却陡然加快,使得在场的所有人都大吃了一惊。好在帝君此前已经训练过凤九,如何通过观察抚琴之人的神情和动作,判断其琴音的速度变化,因此,纵然姬蘅存心刁难,凤九却始终能跟随她的琴音变化,以笛音相和。一曲终了,凤九的精彩表现,赢得了在场所有人的欢呼称赞,帝君心中更是满意。

  接下来上场的人是燕池悟,经过这几天的训练,燕池悟如今吹奏起笛子来,也是有模有样,不过姬蘅为他选的曲子与凤九那首相比,难度低了不是一点半点。最后,燕池悟也顺利通过。

  所有学子都通过音律考校后,便是雪桩比剑的环节,众人列队来到了青梅坞。从前梵音谷四季分明的时候,青梅坞曾种满了青梅,后来这些树大半都被冻死了,女君便命人将它们都清理了出去,将此处变作了赛场。

燕池悟被姬蘅操纵对凤九痛下杀手

  众学子全都到了青梅坞之后,东华帝君才偕同连宋神君姗姗而来,众人连忙躬身施礼。帝君经过凤九身边时,略微停了一停,却没有说话,连宋倒是热络地对凤九称,自己是专程前来替她助威的,凤九却在心中吐槽,怕是来看自己热闹的吧。

  帝君驾临,夫子便宣布,比赛开始,学子们纷纷急不可待地飞身跳上了雪桩。此次比赛的规则是,任何人都可以随意选取一位对手比试,最后留在雪桩上的人夺得桂冠。

  虽然此地被禁了法术,雪桩上的厮杀却依然激烈万分。连宋看了一会儿,发现比翼鸟一族的剑术实在有些有些逊,凤九只要注意不要掉落雪桩,取胜几乎是手到擒来。

  雪桩上不停有人掉落,比试到后来,只剩下了凤九、相里萌、燕池悟和洁绿。四人捉对厮杀,相里萌和洁绿不敌,也掉落雪桩,最终的决赛,在凤九与燕池悟之间展开。这两人的对战,精彩非凡,打了好一会儿都分不出胜负,姬蘅在观战台上看着有些心急,便趁人不备溜到了下面,悄悄施法,调动燕池悟体内被自己输入的那一丝魔力。燕池悟的眼睛蓦然间红光大盛,他的神情突变,如疯魔了一般,狂暴地挥剑袭向了凤九,招招狠辣,逼得凤九招架不及。帝君看出了燕池悟的异常,也不禁有些担心。

  姬蘅不断加大燕池悟体内的魔力,燕池悟更加疯狂地攻击凤九,将她逼得毫无还手之力。眼看凤九就要伤在燕池悟的剑下,帝君果断出手,以法力打晕了姬蘅,燕池悟没了魔力加持,顿时清醒过来,攻击速度减缓,被凤九打下了雪桩。

  东华帝君来到昏迷的姬蘅面前,拿起她的手腕一探,便发现了她体内的魔力,便将其抱了起来,一言不发地离开了。女君向夫子点头示意,夫子便当众宣布,凤九成为了此次竞技赛的获胜者,得到了频婆果作为奖励,但因为摘取频婆果,需要先将上君之血滴入巨蟒腹中,待一日一夜后巨蟒沉睡,方能摘果,奖品需要隔日才能发放。

  凤九如愿以偿,兴奋不已,但她转头看到帝君抱着姬蘅离开的那一幕,刚刚的那一丝欢喜,立刻被抛到了九霄云外,心中只剩下了酸涩。燕池悟同样被这一幕给刺激到了,难过不已。

人已赞赏
同步剧情枕上书剧情

枕上书第31集 凤九梦中撒娇霸住帝君 小燕魔君欲撮合有情人

2020-2-20 0:00:00

同步剧情枕上书剧情

枕上书第36集 梦境中凤九努力适应新身份 苏陌叶受连宋所托入梦救人

2020-2-22 0:00:0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