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上书第31集 凤九梦中撒娇霸住帝君 小燕魔君欲撮合有情人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凤九在那禁制妖邪的结界中睡了过去,造成的结果就是,被那渺落遗留的的浊息魇住了,一直昏睡不醒,且浑身发冷,不停地打颤。东华帝君醒来后,见她这个样子,便将她抱回了自己住的玉林苑。

  凤九迷迷糊糊中,不断地嚷着冷,帝君一边好笑地数落她,活了三万岁的年纪,竟然连这点为神为仙的常识都没有,一边轻轻为她掖好了被角,哪知凤九在梦中却将帝君当成了自家娘亲,一把抓住了他的手不放,磨蹭了一番之后,竟抱着他的手往胸前搂去,帝君连忙收回了手。

  凤九手中突然一空,竟然嘤嘤地哭了起来,帝君一面为她打湿帕子,一面自言自语道,哭也没用,就算是她再高三个调门都没有,自己又不是她娘亲。话未说完,就听凤九那边,真的提高嗓门哭了起来,帝君无奈,只得将湿帕子为凤九敷在额上,伸手轻轻拍着她的背安抚她。凤九再次将帝君的手捞在了自己手中,紧紧握住,这才满足地睡去,帝君无声地一笑,只得由她去了。

  凤九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竟然衣衫不整地躺在帝君怀中,而帝君他老人家则老神在在地握着一卷书看得认真,她顿时大惊,窘迫地坐起身来,裹紧了身上的被子,一脑袋不知所措。帝君好心地对她解释,自己什么都没做,是她睡梦中自己粘了上来,后来又嫌热,动手松了领口。凤九闻言,更是大囧,自己病中什么德行,自己心里清楚,她打断了帝君一本正经地嘲笑,郁闷不已。帝君一派云淡风轻地问凤九,她病中的姿态,可还有别人看过,得知除了她的家人,自己是第一个见识过的,帝君心中竟然有一丝小欢喜,忍不住唇角勾起了一个弧度。

  凤九没有注意到帝君他老人家的表情,此刻她正纠结着,自己此番又欠了帝君一分恩情,不知如何还报,但转念一想,若不是半年前他将自己丢在符禹山,自己也不会有这样的遭遇,于是便振振有词地表示,两人便算是扯平了。帝君不怕死地追问,是不是她一直耿耿于怀地自己隔了半年才来救她的事,以及变成丝帕骗她的事,是不是都可以一笔勾销了。凤九见帝君竟然还敢提这两件事,万分佩服他的胆色,心中的怨气又蹭蹭地冒了起来,有些无赖地质问他,为什么不将自己推开,非要等到自己出洋相。帝君一字一句地回答凤九,她主动投怀送抱,自己觉得挺有意思的,才不想推开。

  凤九这下被打败了,她知道自己这个小狐狸还太嫩,永远斗不过大尾巴狼一样腹黑毒舌的帝君,只好郁闷地放弃了。她毫不走心地谢过了帝君的相救之恩,转身想要离开,帝君却凉凉地揭破了她从小因为走夜路掉进了蛇窝,后来就不敢走夜路的事。凤九闻言,有些迟疑地向外看了一眼,结果看到门外有一个人影在晃动,她知道,这个时候来找帝君的,只能是姬蘅,她担心被姬蘅误会了自己和帝君关系,于是便回身一把将他推倒在了床上,掀过大被将两人蒙了起来,并捂住了帝君的口唇,示意他不要大声说话。

凤九遭帝君戏弄

  帝君被凤九这一动作搞蒙了,凤九压低声音告诉他,自己只是担心被姬蘅误会,帝君有些不解地对凤九表示,自己不怕被姬蘅误会,倒是她似乎对自己有些误会。说完,他翻身起来去为凤九端药。

  此刻,姬蘅正在厨房为帝君准备吃食,帝君仿佛没有看到她一般,径直将自己先前为凤九熬的药倒在了碗中,亲自端回了屋中。姬蘅想要代劳,被帝君一口拒绝了,她不甘心,便跟在了他身后。帝君回到房中后发现,凤九早就没了踪影,望着敞开的窗子,帝君又一次勾唇笑了,姬蘅却嫉恨填胸,在他身后气得直咬牙。

  凤九回到房中,依旧百思不得其解,不知道帝君这般做派究竟是何意。恰在这时,在地道中找了凤九一夜的燕池悟闯了进来,见到她安然无恙,燕池悟大喜过望。凤九便将发生的事告诉了燕池悟,请他帮自己分析分析,燕池悟寅本来是个头脑简单的,但因为他的一颗心全在姬蘅身上,硬是给凤九臆测出了一个曲折的故事,称帝君假装答应不干涉自己与姬蘅来往,实际上是妒忌自己,所以故意报复到了姬蘅身上,用凤九来故意刺激她。凤九其实也是个没心眼的,但凡别人说的话煞有介事几分,她都会当真,如今虽然觉得燕池悟的推测有些太过牵强,但见他十分笃定,加之她又不了解这情爱之中的弯弯绕绕,便相信了他的这番说辞,不觉有些灰心丧气,想起自己当年仅凭着胆子大,便借报恩之名跑去了太晨宫接近帝君,实在有些荒唐。

  那个在解忧泉旁与帝君纠缠的女子,其实是渺落吸收了锁魂玉的力量后,化出的幻象,虽然一番交锋后,她并未讨到便宜,却窥见了帝君心底花海之中,竟有一个白衣女子的身影。渺落知道,这是帝君的弱点,她决定要加快拿到频婆果的速度,或是当夜助帝君的那个女孩眉间的红气。帝君也知道那是渺落的幻化,便去了妙义渊,将她的封印又加固了几分。

  凤九听了燕池悟的一番分析,心下郁闷,正要开门出去走走,忽然发现帝君迎面走来,她猛地关上了房门,化出真身,跳窗逃走了。燕池悟看到九尾红狐的身影,惊得目瞪口呆,他怎么也没想到,小九竟然是青丘帝姬。帝君进门后,见燕池悟竟然在凤九房中,心里十分不爽,便提出要用玉林院的西厢房和他现在住的西厢房交换。燕池悟本来不答应,但听说姬蘅也住在玉林院,立刻便同意了。他收拾了小包袱,兴冲冲来到了玉林院,正在浇花的姬蘅听说帝君竟然与燕池悟换了住处,与凤九住在了一起,当下面色大变,一言不发地转头跑了回去。燕池悟见自己这般遭姬蘅嫌弃,顿时一颗心如坠冰窖。

  凤九从房里逃出去后,找了个僻静处,一个人坐在雪地里发呆。相里萌经过此处,与她闲聊了两句,凤九随口说起了天气,盼着早日回暖,相里萌却告诉她,此事怕是要让她失望了。

洁绿郡主为燕池悟解惑

  原来,从前梵音谷也是春华秋实,夏种冬藏,两百年前,有一位叫做沉晔的神官长,一剑将春夏秋三季斩入袖中,隐世岐南神宫,再未踏出半步,从此,梵音谷便只剩下了冬季。凤九闻听原委后,十分好奇,便追问缘由,相里萌告诉她,据说沉晔这么做,都是为了比翼鸟族的二公主阿兰若,她离世后,她的名字成了比翼鸟族的禁语。相传这位阿兰若公主十分喜爱春夏秋三季,沉晔斩走三季,是为了提醒比翼鸟族的人,即便不能提阿兰若的名字,也时刻不能将她忘记。

  凤九无意间发现,帝君竟然提了个鱼篓大摇大摆进了燕池悟的房间,心下十分奇怪,便跑去查问,哪知一番唇舌交锋下来,却被腹黑毒舌的的帝君绕了进去,并以她意图偷盗频婆果的事相要挟,不得不乖乖承担起了伺候他的责任。

  因为被姬蘅甩了脸子,燕池悟整日闷闷不乐,相里萌去安慰他的时候,问起了他与帝君换住处的事,随口说两人有戏。燕池悟闻言大喜,便摩拳擦掌地准备大力撮合他们,这样自己就可以趁机与姬蘅在一起了,只是此前他在凤九跟前说了帝君太多坏话,必须要扭转帝君在凤九心中的印象才成。

  燕池悟苦苦等待的机会终于来了,帝君得知凤九还打算在下月十五去偷频婆果,便跟夫子略略透了一点口风,夫子便很上道的主动同意了凤九参加宗学竞技赛的总决赛。于是,燕池悟便搜肠刮肚,将自己脑海中为数不多的溢美之词全都挖掘了出来,盛赞了帝君一番,一个劲地提醒凤九,千万不能负了帝君的大恩。凤九见燕池悟对帝君的观感突然之间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不觉十分纳罕。燕池悟则为自己的私心感到羞愧不已,背地里狠狠甩了自己一耳光。洁绿郡主无意间看到了这一幕,不禁大为好笑,便好心地为燕池悟解惑称,其实凤九也是喜欢帝君的,除了他之外,只怕整个梵音谷的人都看出来了。燕池悟闻言,这才放下了心理负担,他又八卦起了洁绿对帝君的痴情。洁绿豪爽地表示,自从看到了帝君对凤九的不同,自己已经知道,无论如何都无法得帝君的青眼,早就放弃了。

  相里萌和燕池悟置了酒,到疾风院找凤九,庆祝她进了决赛,三人边喝边聊。凤九随口问起,决赛会比试些什么,燕池悟以为是比法术,相里萌却告诉他们,此次比赛的地点是城外的青梅坞,那里被禁了法术,只是纯粹比剑而已,评比中更注重剑意和剑术。

  三人正在天南地北地闲聊时,帝君开门走了出来,恰巧听到相里萌正在感慨自己与意中人无缘得见,而凤九却说出他的意中人正是青丘帝姬,并好言安慰,帝君心中顿时有些发酸,当即扬声将凤九叫了回去。

  司命不小心漏出的口风,让连宋对凤九的过往起了疑心,司命知道他是个不达目的不肯罢休的人,于是便提醒成玉元君,连宋有可能会来向她打听,是继续隐瞒还是借机揭破,需要好好斟酌一番。成玉听了这话有些疑惑,从前司命曾经说过,帝君与凤九并无缘分,凤九好不容易才从情伤里拔出了一点点,若是揭破往事,又将掀起一场风波,这又何苦?司命却一本正经地表示,虽说天命显示二人无缘,但他们却又在梵音谷再次相遇,且共同涉入妙义渊之事,说不定会另有一番造化。

人已赞赏
同步剧情枕上书剧情

枕上书第30集 小燕魔君与凤九联手欲盗频婆果 东华帝君同渺落恶斗得凤九相助

2020-2-16 0:00:00

同步剧情枕上书剧情

枕上书第33集 渺落施诡计利用姬蘅离间东华凤九 宗学竞技赛凤九力战群雄拔得头筹

2020-2-21 0:00:0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