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上书第30集 小燕魔君与凤九联手欲盗频婆果 东华帝君同渺落恶斗得凤九相助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茶席课上,姬蘅照例为东华帝君准备了茶具等物,在一旁殷勤伺候。凤九此前已经从洁绿郡主口中得知,姬蘅两百年前来到此处,东华帝君是在第二年来授课的,她更加认定,帝君就是为了姬蘅而来,再见她得以坐在东华帝君旁边,而自己依然只能远远看着,不禁心中又沉了一些。

  东华帝君讲了精髓以后,便让学生们自己通熟,姬蘅却提出,不如让他们彼此两两比试茶艺,由帝君来评判优劣,以检验他们听课是否认真,东华帝君闻言,一口应下了。学生们纷纷找了斗茶的对手,洁绿知道凤九茶艺不精,不想让她难堪,便选了燕池悟当对手。大约大家都是同洁绿一样的想法,因此到了最后,只剩下了凤九孤零零一个,没有对手,姬蘅便提出和她比试。洁绿闻言,当即提出抗议,凤九却一口答应了。

  一盏茶时间过去后,姬蘅率先煮好了茶,她胸有成竹地端去给东华帝君品尝,凤九紧随其后,也呈上了自己的茶。东华帝君品尝过后,给出了评判:两人各有千秋,不分伯仲。凤九得意地给燕池悟使了个眼色,可还没等她高兴起来,就听帝君问她,自己刚刚讲的是先放茶叶还是先放水。凤九方才只顾着自怨自艾,根本没听到帝君讲了些什么,自然答不上来,帝君见状,便判姬蘅胜出。

  凤九觉得帝君这是随便找了个由头来给自己难堪,便追上了兀自离开的东华帝君,质问他为什么这么对待自己。东华帝君高深莫测的反问之语,让凤九根本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她负气欲走,帝君却叫住了她,温柔地从她头上捏下了一片茶叶。姬蘅在远处看到这一幕,嫉恨填胸,刚刚胜利的喜悦一霎时便被嫉妒掩盖了。

  原来,姬蘅自从被燕池悟恢复记忆后,想起了以往的一切,后来又得东华帝君每十年一次来此替她医治秋水毒,便渐渐爱上了他,可她当年逃婚在先,自觉无颜再请求回到帝君身边,便觉得就这样十年见他一面也很好,可是凤九的到来,让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当夜,姬蘅更加殷勤地为东华帝君温了茶等他归来,东华帝君淡淡地告诉她,这等琐碎小事,不必她亲自动手,姬蘅连忙趁机向帝君委婉表白,称自己不敢奢求什么名分,只要能留在他身边伺候,便心满意足了,哪知却遭到了帝君的婉拒,姬蘅更加嫉恨凤九。

  燕池悟在斗茶时,因为听到姬蘅对自己说了几句话而激动不已,跑来向凤九炫耀,见她根本不在状态,便拉着她去找相里萌喝酒。席间,凤九一个劲儿向相里萌敬酒献殷勤,从他口中套出了一条重要信息:每到月圆之夜的至阴之时,四条巨蟒便会离开频婆树,去吸去月华。之后,凤九劝说燕池悟与自己一同去偷频婆果,燕池悟本来是拒绝的,后来听说这果子吃了,能令女仙容颜不老,令男仙更加英伟,立刻便答应了,并与她说定,事成之后一人一半。

帝君往梵音谷授课

  当夜,燕池悟便带着凤九来到了一处僻静之地,按照凤九的计策,施展坤定位术,往频婆树下挖了一条暗道,打算到时候从暗道里进去,神不知鬼不觉地偷走频婆果。哪知此间发生的一切都瞒不过东华帝君的眼睛,两人走后,帝君便使了个术法,将那地道里又增加了两个岔路口,完后又将上面完好地封上了。

  到了月圆之夜,凤九和燕池悟来到了地道边,燕池悟自告奋勇跳下去探路,竟见里面竟有三条岔路,他迷迷糊糊顺着其中一条走下去,七拐八拐出来后却发现,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根本不是频婆树下。凤九在外面等了半天也不见动静,担心燕池悟遇到了什么危险,便也进入了洞中,她同样被三条岔路弄迷糊了,最后走出来后,发现天上竟呈现出了血月之相,她不禁大吃一惊,推测是什么妖孽现身了。

  又转了一个弯之后,凤九发现东华帝君盘坐在一块大石上,而他身旁则有一名妖冶的女子,正围绕着他,极尽勾搭之能事。这时,凤九又发现,姬蘅也端着茶盘走了过来,只不过她见到了现场的情形后,无法接受,含着泪转身奔走了。

  凤九心中虽然也有些不是滋味,却还保持着一丝清明,她仔细观察了半晌,当即便了然了。原来,两人看似是在亲密,实则周身气流涌动,正是强大的气泽相抗,才能出现的景致,而漫天飘扬的佛铃花是九重天的圣花,既然出现在这里,便是帝君为了净化浊息而召唤出来的,此时两人正在暗中激烈地斗法。

  这个妖冶女子正是渺落,她见自己被凤九识破了伎俩,便威胁她速速离开,而凤九却毫不犹豫地祭出了陶铸剑,与她斗在了一处。渺落身为魔尊,实力自非凤九所能比,不过数招,凤九便被她捆住,无法脱身。好在凤九天性聪慧灵透,东华帝君在一旁稍加点拨提醒,她便冲出了束缚。

  两人再次缠斗在了一处,渺落根本未将凤九这个小辈放在眼中,见她竟然不依不饶,便运足了法力对付她。凤九一时手忙脚乱,被渺落一掌击中,可她却并未有损伤,只是额间的凤羽花似乎在那一瞬间变得更加血红,渺落见状,愣了一愣,随即又向她下了杀手。东华帝君见状,连忙出手相救,两人四目相对,一时都禁不住被对方眼中的深情吸引了,差点忘记了这是凶险万端的战场,旁边还有强敌虎视眈眈。

帝君受伤耍无赖诓得佳人同榻

  渺落再次袭来,东华帝君带着凤九翩然避过,便一手握住了她持剑的手腕,一手轻扶住了她的腰肢,一边教着她招式,一边攻向了渺落。没过几招,渺落便落败了,她狂妄地大笑一声,瞬间便不见了踪影。

  凤九此时忽然想起,自己原是来盗频婆果的,却在这边打起架来,也不知燕池悟如何了,她急忙转身想走,哪知帝君他老人家却闲闲地变出了一张卧榻,好整以暇地倚在了上面,还用法术将她也拽了过来,并可怜兮兮地称,自己受伤了。凤九看着他泛出血迹的左臂,不禁撇了嘴,以为这又是帝君使的障眼法,帝君无奈地告诉她,她在术法启蒙课时便应该学过,凡是见血的障眼法,只能瞒得了凡人,却瞒不过神仙。凤九这才知道,帝君是真的受了伤,连忙从自己的衣裙上撕下一块布条,手忙脚乱地替他包扎了伤口。

  凤九觉得自己已经对帝君仁至义尽了,便匆匆告辞,想要去找燕池悟,继续他们的计划,刚走出几步就发现,这里竟被下了禁闭,无法突破。帝君告诉她,因为渺落的闯入引发了禁闭,将她困在了此处,虽然已将其收服,却还要等到十二个时辰后,这禁闭才会消失。凤九闻言心中焦急,便满面陪笑央求帝君带自己出去,奈何她的道行太过低微,非但没有达成目的,还被帝君三言两语套出了自己伙同燕池悟盗频婆果的实话,并以此为要挟,无赖地头枕在她的大腿上休息了起来,这还不算,还让凤九替他暖手。

  凤九担心一贯不按常理出牌的帝君将此事说出去,只好乖乖替他暖手,外加做人肉枕头。东华帝君在这一战中确实受伤不轻,又困又累之下,他很快便抱着凤九的手臂睡着了,凤九也无聊地打起了瞌睡。也不知过了多久,榻上的两人变成了执手交握而眠,东华帝君醒来后,看着眼前这个熟睡的女子,不禁心生感动:万丈红尘里,天下苍生求他庇佑者从未间断,异想天开起念要来保护他的人,这么多年来倒是第一次遇到。

  再说燕池悟,他出了洞口七转八转便迷了路,后来遇到了在路边独自落泪的姬蘅,还以为她是被东华帝君欺负了,当即便要去找帝君算账,姬蘅连忙拦住她,称自己只是见景伤怀罢了。燕池悟提出送姬蘅回去,姬蘅点头答应了。燕池悟将她送回了玉林苑,看着她进了院门,便利落地替她将门带上了,自己则站在门外,始终未曾踏进一步。

人已赞赏
同步剧情枕上书剧情

枕上书第27集 连宋谎言诓凤九现出真身 帝君迎战燕池悟凤九遇险

2020-2-15 0:00:00

同步剧情枕上书剧情

枕上书第31集 凤九梦中撒娇霸住帝君 小燕魔君欲撮合有情人

2020-2-20 0:00:0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