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上书第28集 凤九被困梵音谷 燕池悟再见故人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东华帝君弄丢了凤九,失魂落魄地回到了太晨宫。重霖见他自言自语说落下了什么东西在符禹山,便十分奇怪地追问了一句,东华没有多说,只告诉他是一方丝帕。他问过重霖,得知再有半年便是冬至,便说服自己,凤九有天罡罩护着,应该不会有事。

  燕池悟是个话痨,对着于他来说算是个陌生人的凤九,也丝毫没有无话可说的尴尬,他唠唠叨叨地跟凤九不停地吐槽着东华帝君。从他的话里,凤九得知,当初自己以狐狸之身从太晨宫失踪后,帝君还曾天上地下地到处寻自己,她虽然有些感动,但这也无法抹杀帝君带给她的伤害,因此不想再听燕池悟唠叨,便提出要出去寻找出路。

  两人七拐八拐地从曲折崎岖的峭壁间转出来后,入目的是一片不见边际的云海,凤九正在四处观望时,一个不小心失足掉了下去。燕池悟虽然大大咧咧,却也是个重情重义的人,想着自己和凤九好歹有这一段共患难的缘分,不忍见她独自掉下梵音谷,略一犹豫后,便也跟着跳了下去。

  且说这梵音谷,本是比翼鸟一族的避世之地,比翼鸟族此任的君主是位女君,她将皇子们管教得极为严苛,规定在他们未成年以前,不准出谷走动。然而如今比翼鸟族的二皇子相里萌却是个闲不住的,一心想要去见识外面的花花世界,经常试图偷偷溜出去,不过大多数时候都以失败告终罢了。

  这一次,相里萌又寻了个机会,溜出了皇城,打算趁着梵音谷开谷之机,出去闯荡一番,哪知倒霉的他刚刚走到街上,就被从天而降的凤九和燕池悟砸中,当场昏了过去。巡城的侍卫们认出了二皇子,便将其送回了皇城,同时将砸晕二皇子的两个罪魁祸首也押到了女君面前。

  因为小精卫的事,青丘与比翼鸟族结下了梁子,凤九担心被人家认出来要吃苦头,一时有些担心,便使眼色给燕池悟,让他开口向女君解释一二,奈何燕池悟此时脑袋还在晕晕乎乎,根本反应不过来,女君见他们二人不言语,便以谋害皇子之罪,命人将他们打入了死牢,后来得知二皇子醒了过来,便又将他们改押水牢。

凤九误入梵音谷被女君留在宗学

  

  相里萌醒来后,得知那两人被下了大牢,便去向女君禀告,谎称这二人是与他们一河之隔的夜枭族王子和公主,因为仰慕比翼鸟族的宗学风采,才一路游学至此,不小心伤了自己。如此一来,这两人不但免去了罪责,自己也逃脱了因偷跑被女君责罚的下场。

  女君听说后,便将二人召来,一改之前的疾言厉色,言辞亲切地接见了他们,并将他们以贵客之仪,安排在宗学的疾风院住了下来,以成全他们的拳拳好学之心。燕池悟在大殿上见到了一名白纱遮面的女子,赫然就是自己心心念念的姬蘅,顿时如遭雷劈,站在原地久久无法动弹,还是凤九看出了他的异样,将他连拉带拽地拖了出去。

  凤九不明白相里萌为何会替自己和燕池悟编这么一个谎话,相里萌私下告诉他们,因为比翼鸟族自化生以来便十分娇弱,稍稍沾染红尘浊气便会染疾,因此他们的先祖费尽千辛万苦,才找到了这个与世隔绝的地方,带着合族迁徙至此。这梵音谷核心之处封有浊气,若是经常开谷,浊气便有外泄之危,梵音谷一旦被污染,四海八荒也将会受到威胁,因此,梵音谷一甲子才开谷一回,一回只开那么短短一瞬,以方便天上的仙使来往办事,自己就是想趁这个机会溜出去玩,担心被女君责罚,才编了这个谎言。

  凤九又从相里萌的口中得知,就算是天上最有慧根的仙使,想要从梵音谷上方那小小的缝隙处钻出去,也要足足练上三千年,因此,想要出谷,只能等上六十年。但她不甘心在这里乖乖等着开谷,便施展法术打算冲出去,却不料这法术在这里根本行不通,反而令她不时出现在谷中各处,最后还是回到了原处。

  燕池悟则一副既来时则安之的模样,劝凤九暂且忍耐,而凤九向来是个不服输的性子,怎肯乖乖妥协,于是再次试着用法术出谷,结果这次竟然现身在了相里萌的浴室中。相里萌正泡在浴桶中满足地闭目享受,忽见凤九站在面前,吓得赶紧用毛巾捂住了头脸,凤九也被惊得不轻。

  这下凤九不敢再乱闯,但见燕池悟却在发了一阵呆后,便乖乖顺从了女君的安排,她不禁十分奇怪。燕池悟也不解释,只是含糊其辞地应付了过去。第二天,两人正在一家小酒馆喝酒时,相里萌也找了过来,凤九见到他十分尴尬,连忙为自己昨晚的唐突道了歉。相里萌也有些不好意思,跟他们解释道,在这梵音谷,出了王城便无法施展法术,凤九这才释然。

凤九从相里萌口中得知频婆果踪迹

  

  燕池悟看起来大大咧咧,有时候心思也是十分细腻的,他在大殿上见到姬蘅时,发现她面前放了一张琴,便知道她一定是在这里做乐师,于是便借着要上音律课为由,跑去找姬蘅,果然见到了她。可姬蘅却言语冷淡地否认了自己的身份,称他是认错了人。燕池悟自从小时候第一次见到姬蘅开始,便不可自拔地爱上了她,发誓一定要娶她为妻,姬蘅的形容样貌,已经深深印在了他心里,又岂会因为隔了一层面纱便认错人?但姬蘅不肯承认,燕池悟也便不再纠缠此事,只是向她表明,不管她是姬蘅也好,是比翼鸟族的乐师也罢,自己都要陪在她的身边。姬蘅闻言,拿燕池悟实在没办法,不禁万般无奈。

  凤九从小顽劣,本就不耐烦正经八百地坐下来读书,更何况这比翼鸟宗学里的夫子,水平又实在不咋地,因此她更加没有耐性,屡次在课堂上与同学交头接耳,并顶撞夫子,先后被罚抄十遍武书备论。她本来没将此事放在心上,也没打算老老实实去抄书,后来得知,比翼鸟族十年一次的宗学竞技赛就要开始了,今年获胜者的奖品,是可以生死人、肉白骨,化凡胎为仙躯的频婆果,而想要进入决赛,必须要经过夫子的选拔。

  凤九记起谢孤栦说过,想要救叶青缇,就必须得寻找频婆果,为他再造仙躯,没想到天上地下的频婆树都停止了结果,唯有梵音谷解忧泉旁的这棵频婆树还在照常结果,而今年的果子,恰好便有可以帮叶青缇起死回生的功效,于是便决定参加这次竞技赛。为此,凤九特意叫了燕池悟来帮自己一同抄书,借以讨好夫子,免得被他到时为难。

  凤九得知了频婆果的事,被困在妙义渊的渺落同时也知道了,她不禁大喜,这频婆果可以帮她调和三毒浊息,她势在必得。说起这妙义渊,乃是东华帝君当年搭上了自己半生修为,用了七日七夜,在天地间造出来封印了渺落,方保得天地间几十万年安宁。三百年前,妙义渊便出现了异动,东华帝君拼着受伤,勉强将其补缀调伏,延后了它的崩塌之期,但究竟能延后多久,帝君心中也不清楚,便请了连宋来商量,但两人却没议出个所以然来。

  宗学里接下来的茶席课本是由东华帝君讲授的,重霖见帝君近日忙着妙义渊的事,恐他没有时间去讲课,便派人到梵音谷传话,将派遣太晨宫另一位仙伯来代课。这个消息传到了梵音谷后,洁绿郡主很不高兴,只因洁绿一直倾慕着东华帝君,本以为这次隔了许久,终于又能见到老师了,哪知又蹦出个劳什子的仙伯,她便带着同窗们一同动手,在教室里布下了许多陷阱,打算吓走这位即将到来的代课老师,以便能再次得见帝君的面。相里萌得知了洁绿的打算,便毫不客气地打击了她一番,称他们二人身份本有着云泥之别,不可能会有结果,且九重天上流传着,她倾慕的人已经与别的女仙有了共浴之事。洁绿郡主闻言气极,不管不顾地当众嚷出,相里萌私下暗恋青丘帝姬的事。凤九在背后听到,十分惊异,还以为这位二皇子恋慕的是自己的姑姑白浅,却不知道,这相里萌正是当年她从凡间回来后,带着小阿离蒙面逛庙市时救下的那个少年,而这少年因那一面便对她情根深种,念念不忘。

  相里萌这番话,让洁绿郡主觉得受到了羞辱,她哭着跑开了。相里萌最怕女孩子哭,见状连忙劝解,并表示会帮着她来制作陷阱,他此前从闲谈中得知,凤九于此道十分精通,便请她帮忙。凤九听了相里萌的意思,最好是要那位代课仙伯消失个几天几夜,代不了课,便出主意道,不如将那个粗糙简单的陷阱施法与思行河连接起来,这样他掉下去后,十天半月都不会再见到他了,或者干脆让他一直顺着思行河飘走好了。相里萌觉得这么做似乎太狠了些,有些于心不忍。众人在这边热火朝天地布置陷阱,却不知帝君他老人家连重霖都没有知会,已经独自赶来了梵音谷。

人已赞赏
同步剧情枕上书剧情

枕上书第26集 凤九讨镯子引发天宫众仙误会 东华帝君桃色绯闻传遍九重天

2020-2-14 0:00:00

同步剧情枕上书剧情

枕上书第30集 小燕魔君与凤九联手欲盗频婆果 东华帝君同渺落恶斗得凤九相助

2020-2-16 0:00:0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