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上书第27集 连宋谎言诓凤九现出真身 帝君迎战燕池悟凤九遇险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东华帝君与连宋神君在往生海里泛舟下棋,连宋一边对弈,一边与东华帝君聊着凤九的八卦,帝君看着放置于自己手边的帕子,嘴角含笑,有一搭没一搭地接着连宋的话头,故意说着凤九的坏话,隐身在帕子里的凤九听了,心中十分不服。

  连宋这一盘棋照例又输给了东华帝君,他有些泄气地停了手,在端起一旁的茶盏时,故意运起一阵风,将那方帕子给带到了水里。东华帝君一见,立刻捏了一个诀,将帕子召了回来,小心地叠好,藏进了袖中。连宋神君见状,心下好笑,却又故意对东华帝君说,让他帮自己演练改造后的昊天塔。帝君他老人家此时哪有那份闲心,他毫不客气地一口拒绝,腾身化作一道紫光,眨眼间便不见了踪迹,惹得连宋在背后暗暗取笑他。

  回到太晨宫后,东华帝君将那方帕子取出来,搭在了熏炉上。这时,重霖进来禀报说,今日下方仙山上供了些蘅芜香,自己便燃到了殿中,不知他是否适应。东华帝君闻言,自言自语道,虽然自己不喜欢这个味道,但这蘅芜香去湿避寒,协安助眠,倒是于她很有益处。

  当夜,小阿离匆匆跑去了十里桃林,叫醒了正在树上酣睡的折颜上神,摇着他的袖子,一迭声地请他去救凤九。折颜听说了原委后,微微一笑,称此番说不定还会生出一段不寻常的缘法。小阿离不懂这些,一个劲地催促他,立刻就去太晨宫救凤九。折颜上神好不容易才将他安抚下来,答应第二天便去找东华帝君讨还那方丝帕。

  第二天一早,凤九是被吓醒的,因为帝君他老人家又在荷塘中钓了一尾鱼上来,到膳房中亲自做糖醋鱼,那把明晃晃的大菜刀,就劈在丝帕旁边。凤九好不容易安抚下自己砰砰跳的小心脏,又觉得肚子饿得受不了,闻着帝君在外面调制佐料的味道,她很有骨气地告诉自己: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糖醋鱼不可吃。

  东华帝君做好了自认为很拿手的糖醋鱼,刚拿起筷子作势要吃,就听重霖仙君禀报说,连宋来访,于是便搁下筷子走了出去。凤九被馋得实在受不了,便在帝君出门后,现身出来,拿起筷子吃起了糖醋鱼,结果发现,帝君的手艺,一如既往地糟糕。她摇了摇头,便端起了那盘糖醋鱼,将之回锅另造了起来。

  连宋神君此刻正在院子里向帝君献宝似的展示自己刚刚改进过的昊天塔,却不料正在演练时,竟将恰好在此时走过来上茶的重霖锁了进去。连宋神君费了半天劲,将昊天塔拆成了一堆零碎,也没能将重霖给放出来,他只好苦着脸将这堆零碎推给了东华帝君。帝君见状,不禁扶额暗叹,他大袖一挥,将昊天塔的机关重新排列了一下,连宋拿在手中一试,便见重霖又出现在在了面前。

折颜上神忽悠小阿离

  连宋不禁有些尴尬,望着帝君笑得十分勉强,重霖则心有余悸,谢过帝君的救命之恩后,逃也似地离开了。这时凤九的糖醋鱼也出锅了,香味缭绕地飘了出来,连宋提起鼻子一闻,顿时大赞不已,虽然东华帝君声称这是自己做的糖醋鱼,但连宋还是很快就想到了,这做鱼的人,正是倒霉催的将自己隐在帕子中的青丘帝姬。他也知道帝君存了和这位小帝姬玩闹的心,便献计道,自己有办法让她主动现身出来。

  东华帝君信了连宋的话,便与他一同进了膳房。此时,凤九刚刚吃了一口自己重新加工过的糖醋鱼,就听到外面传来了脚步声,连忙又变回了帕子。连宋进来后,立刻被那盘色香味俱全的糖醋鱼吸引了,拿起筷子一尝,发现竟是无比的美味,便毫不吝啬地称赞了一番。东华帝君将信将疑地抽了一双筷子,轻轻在鱼身上扎了一下,凑到鼻端一闻,不禁怔住了,这味道,实在是太熟悉了。等帝君回过神来,那盘糖醋鱼已经被连宋神君吃得只剩了鱼头,他差点奉送这位三殿下一枚大白眼。

  连三殿下显然并没有感受到帝君他老人家的怨念,依旧照着之前戏路,故意大声说,成玉近日病得颇重,连床都下不来了,若是她能吃到这么美味的糖醋鱼,一定会很快康复,说完便以还要给成玉送药为由,匆匆告辞了。凤九听了这番话,果然心中大急,恨不得立刻现身出去,探望自己的好友。

  连宋走后,东华帝君便去了当日为小狐狸造的那个凉亭,没过一会儿,折颜上神便带着小阿离来了,东华帝君得到禀报,飞快地将那方丝帕收进了袖中。折颜见到帝君,本来还想寒暄几句做个铺垫,奈何小阿离在一旁催得紧,他只得开门见山地表示,小阿离昨日趁自己午休时,将自己受青丘狐后所托,带给白浅的一方丝帕偷出去玩,结果给弄丢了,听说是被帝君拾了去,特来讨还。

  凤九听了,不禁欢喜起来,想不到阿离竟然请了仙格最高,又最为护短的折颜上神来救自己,觉得这回一定可以脱困了。但她却低估了帝君他老人家的腹黑,但见他老人家听了这话,立刻便承认自己确然捡到了一方帕子,说着,慢吞吞从自己袖中取出了一方丝帕,只不过并非是凤九所变的那一块。小阿离自是一眼就认出了,这不是自家凤九姐姐,便缠着折颜上神不依不饶,但东华帝君一口咬定,这就是自己捡的那一块帕子,若是不是他丢的,只能去找连宋神君问上一问了,折颜知道自己今天注定要无果而返,当下也不纠缠,痛痛快快抱起吵闹不休的小阿离离开了。

  出了太晨宫,小阿离气咻咻地指责折颜上神没有尽全力,并赌气表示,再也不理他了。折颜上神嘴上说得挺硬气,到底还是不忍见小家伙怄气,便哄他说,自己年前替凤九推演过命盘,她是个有福气的,这回说不准还会另有一番造化。小阿离听说他也会推演命盘,便来了兴趣,让他也替自己推演一下。折颜上神一番忽悠,成功让小阿离转移了注意力,乖乖随着自己回了十里桃林。

  折颜上神离开后,东华帝君拿出了帕子,自言自语道,恰好自己缺一块拭剑的罗帕,不如以后就用它来拭剑。凤九闻言,顿时有些担心起来,要知道,这苍何剑乃是上古神兵,真要用自己这血肉之躯来擦拭,焉有自己的命在?再想起东华帝君已经应下了燕池悟的挑战,她不觉更加忧心,当即决定,不能再与帝君较量耐心,要尽快逃出去。

东华帝君吓唬凤九

  当夜,东华帝君手中握着帕子沉沉睡去,凤九趁机现出了原身,恰好躺在了东华帝君的榻边,她望着帝君的睡颜,不禁发起了花痴,一时舍不得移开目光。良久之后,她才悄悄起身,准备先去看望成玉,却不小心将香炉撞倒在地,发出了刺耳的声响。凤九担心帝君醒来,连忙朝帝君捏了一个昏睡诀,却发现不太管用,她不禁后悔起自己当日没有好好用功学法术了。一连捏了好几个决,见帝君终于又翻身睡去,凤九这才小心地溜了出去,她却不知道,自己刚刚转身,帝君就睁开了灿若星辰的眸子,哪里还有半分睡意?

  凤九在园子里经过时,无意间发现了自己当日做狐狸时埋下的寒石草的种子,如今它已经长成了一株摇曳生姿的仙草,凤九便将其小心地拔下来,塞进了怀中,打算带回青丘去。

  走到帝君为曾经的自己亲自搭建的凉亭处时,凤九忍不住进去坐了一坐,想着自己当日为了报恩,在太晨宫中委曲求全的种种经历,虽然不开心多过开心,但此刻凤九觉得,还是都放下的好,她甚至想着,什么时候能诓着帝君去青丘看星星。被她心心念念思想着的帝君,此刻就倚在她身后不远处的树上,默默看着凤九的背影良久后,东华帝君一挥袍袖,将此前凤九施给自己的昏睡诀全都还了回去,凤九不出所望地在他数了三个数后,倒在石桌上昏睡了过去。东华帝君走过去,将凤九又变做了一方丝帕,揣进了袖中。

  却说燕池悟,自从姬蘅不辞而别后,他更加恨上了东华帝君,认为都是他害姬蘅沦落至此,好不容易折腾地东华帝君应下了自己的战帖,他早早就到约定之地等候,一直过了好几天,东华帝君才姗姗而来。

  燕池悟最近闭门苦修,炼化了凡间七千恶灵,终于炼成了一门魇魔阵法,本想着东华帝君碍于神仙的身份,不敢对这些恶灵下手,绝了它们缘启六道改邪归正的后路,哪知东华帝君根本不在乎那些虚名,当即祭出苍何剑,幻化出了无数剑影,瞬间便将那些恶灵除尽了。燕池悟恼羞成怒,持剑冲过来要和东华帝君拼命,两人霎时间便斗了个天昏地暗。打斗中,燕池悟一剑将东华帝君腰间的丝帕挑了下去,帝君心中大急,当即一掌将其打倒在地,又连忙祭出了天罡罩,罩住了在半空中极速下落的凤九。

  此时,凤九已经现出了原身,吓得大声叫着帝君救命,待她安然落在崖石上,这才将一颗心放了下来。东华帝君也急急按落云头,来到凤九身边嘱咐她,不要从天罡罩中出来。燕池悟此刻又从地上爬起来朝帝君冲了过来,凤九连忙出声提醒。两人正在打斗间,突然刮来一阵飓风,将她和燕池悟一起吹落了悬崖。东华帝君见状,惊叫了一声小白,想要施以援手,却以为时过晚,只能眼睁睁看着她瞬间在自己眼前没了踪影。

  凤九在崖底醒来后,想起帝君叫自己小白时的口气与神情,心中甜蜜不已,继而不由怨恨起了与自己一同坠崖的燕池悟,恨恨地朝他踢了两脚。见燕池悟悠悠醒转,凤九连忙端庄地坐在一旁,做无辜状。燕池悟醒来后,四周看了看便明白,原来自己竟然倒霉地遇到了地处符禹山的梵音谷开谷,被那股飓风给甩到了梵音谷的峭壁上了。

  凤九闻言,不相信地连问了几遍,终于确认,燕池悟口中所说的梵音谷,就是比翼鸟一族隐居之地,那个一甲子开谷一次,一次只开那么一条小缝的神奇之所,她不禁更恨燕池悟没事找事,连带自己也等着倒霉。燕池悟忽然发现凤九很眼熟,似乎在太晨宫见过,凤九连忙道明自己的身份,表示自己与太晨宫没有丝毫关系,头脑简单的燕池悟便不再追问。

人已赞赏
同步剧情枕上书剧情

枕上书第26集 凤九讨镯子引发天宫众仙误会 东华帝君桃色绯闻传遍九重天

2020-2-14 0:00:00

同步剧情枕上书剧情

枕上书第30集 小燕魔君与凤九联手欲盗频婆果 东华帝君同渺落恶斗得凤九相助

2020-2-16 0:00:0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