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上书第26集 凤九讨镯子引发天宫众仙误会 东华帝君桃色绯闻传遍九重天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天宫中众仙除了修炼之外,最热衷的事,便是传八卦了,但凡有点云山雾影,便能被这帮神仙们传得活灵活现。成玉元君和连宋神君在千花盛典上彼此争着替对方认罪的事,被大家津津乐道了好多天,后来话题又被天地共主东华帝君的桃色新闻抢去了风头,也不知从哪儿传出了流言,说是东华帝君在太晨宫储了一名沉鱼落雁的绝色女仙,对她宠爱有加,前几日连宋见到他们在温泉池同泡温泉,这才传出了风声,还有的说,成玉元君就是帝君与那名女仙的私生女。

  凤九从司命星君口中听到这些流言的前半段时,一时心塞,有些不能接受,后来听说了泡温泉的事,才知道自己竟是那流言的女主角,大吃一惊,再听了成玉元君被传成是自己的女儿,更是好笑不已,同时觉得心中莫名轻松。司命星君见凤九听到这么重磅的新闻,竟然无动于衷,不禁有些佩服她的洒脱,凤九顺势自吹自擂了一番。

  两人正在热火朝天地聊八卦时,八卦的另一女主角成玉元君来了,凤九连忙辞别司命星君,去找成玉了,一向自称不爱聊八卦的司命悄声嘱咐她,记得趁机向成玉打听一二,凤九一本正经地应下了。

  成玉元君是受了凤九之托,打听到了东华帝君的行程,来向她报信的。凤九得知帝君五月初五的时候,要在三十六罗天的庆云殿,接受从下界飞升上天的仙者拜谒,给他们颁赐仙品,等到朝会结束,诸仙散去后,帝君照例还要检视一下青云殿中的连心镜,会独自逗留一时半刻,自己可以趁机去讨还遗失的镯子,顿时高兴不已,连忙向成玉道谢。

  第二日便是五月初五,凤九匆匆吃过了饭,便想赶去青云殿,却被小阿离死死抱住,非要与她同去,还嚷着揍人帮手不嫌多。凤九心中好笑,暗道,要真是打架,再加上一百个小阿离也不是帝君他老人家的对手,她随口便说,他打不过人家。一旁的白真闻言,立刻沉下了脸,责问凤九是怎么教弟弟的,凤九连忙摇手解释,挣开小阿离逃开了。

  凤九赶到青云殿后,听到里面静悄悄的,以为朝会已经散了,知会过看门天将,便大摇大摆走了进去,见果然只有帝君一人背着门站在大殿上,就直接开口向他讨要自己的茶晶镯子。话一出口,猛然听到身后一阵喧哗,凤九回身一看,见后面的楼台上,一应仙家俱在,她顿时又羞又窘,连忙闭起眼睛假装梦游走错了地方,想要逃开。谁知东华帝君竟然大大方方承认了,并当众从袖中拿出了那镯子,凤九没有勇气上前去拿,依旧闭着眼睛装梦游。东华帝君见她不承认,又拿出了簪子和簪花,并特意声明是她掉在温泉池里的。凤九生怕他再将肚兜的事说出来,连忙止住了他的话头,承认自己就是落了东西在他那,过几日再来讨还。东华帝君却不想放过这个戏弄凤九的机会,倏然拦住她的去路,拿出了那几样物什,凤九只得接了过去。

  这件事又以风一般的速度在天宫传开了,忠心又耿介的重霖仙官听闻后,忧心不已,生怕毁了自家帝君的清誉,一心想维护他的刚正端直之命,于是便跑去向连宋讨主意。连宋听闻后,便趁着参加天君所设便宴的机会,找到了东华帝君,打趣了他一番,又将南荒发生异动,燕池悟也嚷着要挑战帝君的事告诉了他,东华帝君听了一口答应。说起燕池悟,连宋便想起了当初那只红狐,他不禁联想到,凤九也是一只红狐,也许帝君正是因此才对他青眼有加。

连宋笛音幻蝴蝶向成玉献殷勤

  两人正在聊天时,白真带着凤九也从外面走来,凤九看到东华帝君,当即便想要打退堂鼓,却被白真不软不硬地威胁了一番,不得不硬着头皮从东华帝君面前走过,昂首进了大殿。

  宴会开始后,知鹤献上了一曲舞蹈,一舞跳罢,天君大赞,并趁机表示要赦还她回天宫,还装模作样询问东华帝君的意思。这本是东华帝君向天君求的情,他自然是毫无异议,知鹤见自己目的达到,便故意面向凤九,向她挑衅地一笑,凤九也不甘示弱,回之一笑。

  白真早就听说了凤九在承天台的遭遇,此番就是要替她找场子的,当即起身,假装呵斥凤九无状,将话语权抢了过来。凤九面色恭谨地起身对天君道,在青丘若是有仙人犯了罪,必得是立下大功才能赦罪,想不到天宫法度这般具有人情味,自己只是钦佩,只不过又想到,若是遇到没有才艺的仙人,只怕就不好过关了,因此又存有疑惑。

  这番话说得天君也面上讪讪的,只得表示,按照法度,知鹤想要重返九重天,确需一个征战的功绩,此事只能容后再议了。东华帝君闻言,当即表示,若是要提知鹤上天需要上战场的话,就由自己代劳好了。凤九听了心中不是滋味,便随着小叔一起,揶揄了东华帝君几句。天君见场面不太友好,便拍板定下此事后,离席而去了。经此一事,知鹤对凤九恨之入骨。

  天君离开后,连宋也拉着成玉出了大殿,他趁着今夜月色华美,便将排演等得尚不太成熟的笛音幻蝴蝶展示给成玉看,并又趁机向她表白。经过瑶池花灵一事,成玉对连宋的观感大为好转,早已不由自主动了芳心,她有些不好意思地向连宋解释了那次自己当着他的面说喜欢折颜上神的九黎壶一事,其实是纯粹敬仰折颜上神。连宋听了大喜,一时忘乎所以,又对成玉动手动脚,被成玉一个过肩摔扔在了地上。成玉一出手,自己也后悔了,连忙紧张地询问连宋也没有被摔到,见他不说正经话,又羞又气,转头离开了,连宋则心下甚是欢喜。

  再说大殿里,几位新晋飞升的神仙纷纷向凤九敬酒,凤九来者不拒,一来二去便喝的有些多,再加上刚刚见东华帝君那般维护知鹤,她本来心里就不痛快,因此很快便喝醉了。等到众仙都散去后,凤九还在自斟自饮,东华帝君走到她面前坐了下来,凤九醉眼朦胧地跟他说起以前的事,称他只当自己是宠物,对自己言而无信,东华帝君却听得一头雾水。

  第二天一早,凤九宿醉醒来,发现自己怀中抱着东华帝君的外衫,不禁有些纳闷,便问自己的小叔是怎么回事。白真告诉她,前一晚她喝得酩酊大醉,东华帝君将她送回了庆云殿,结果她死死拽着帝君的衣服不撒手,帝君只好将外衫脱了下来。

  凤九闻言,觉得自己还不算太失态,尚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这才放了心,哪知接下来白真的话却让她如遭晴天霹雳。原来,东华帝君不好留宿庆云殿,又找不到合适的衣裳穿,阿离便去洗梧宫找白浅借衣。因为白浅与夜华正值新婚,睡得有些深,阿离便站在院子里嚷了起来,不过他那一嚷却让人浮想联翩,因他说东华帝君抱着凤九回了庆云殿,她拉着人家不撒手,帝君便陪了她一会儿,还把衣裳脱了,现在没有什么可穿的,只好来找父君借了。凤九听了这话,当时便傻掉了,白真在一旁却但笑不语。凤九不知道的是,昨日宴会上的那一场针锋相对,被无聊的神仙们解读成了嫂子和小姑子争风吃醋,一时间传遍了整个天宫。

小阿离藏头露尾打听消息

  凤九将前后两次落到自己手中的两套衣衫拿小包袱包了起来,提着来到了太晨宫外,跃上了围墙,将包袱扔在了院中。正在荷塘前抚琴的东华帝君抬头看到了凤九的一抹背影,不禁了然地一笑。

  知鹤看到了衣衫,猜测是凤九的手笔,她以为这是凤九欲擒故纵的把戏,便带着两个仙娥去警告凤九,让她不要打东华帝君的主意。此时,凤九正带着小阿离出了庆云殿,打算去游春,可一出门就见几只鹤鸟从天上飞过,不偏不倚正好在他们面前拉了两大摊鸟屎。阿离觉得不吉利,问凤九还要不要出去,凤九的答案自然是肯定的,她带着阿离刚要走,便遇见了知鹤。阿离见知鹤咄咄逼人,便拦在她面前,不许知鹤欺负凤九,被知鹤一把推倒在地。凤九一看就不干了,当下也不客气,将知鹤狠狠绊了一跤,倒霉的知鹤倒下去的时候,正好趴在了两堆鸟粪上,弄得身上手上到处都是,狼狈不堪,又气又恼。

  凤九却心情大好,带着阿离游玩去了。两人正在闲逛时,见一队人正围在一起,热热闹闹不知在干什么,阿离十分好奇,想上前看一看,凤九也好奇,却碍于身份,不好乱打听,便掏出手帕给阿离遮了面,让他去探听消息,自己则去隐蔽处等着。

  过了一会儿,阿离急匆匆跑了过来,将原委告诉了凤九。原来,是几个闲着无聊的神仙开了个赌局,押东华帝君到底是会迎娶知鹤还是凤九做帝后,现在已经有二十五个人押知鹤了,只有三个人押凤九,还是不小心押错了,现在正追悔莫及。凤九听了这话,当下不服输的劲头又上来了,拿出一袋金子,让阿离去押自己二百注。阿离领命而去,很快就完成任务回来了,他将最新消息报告了凤九,姐弟俩便说便往前面亭子走去。

  两人不知道的是,东华帝君此时就在假山后面的长椅上闭目养神,将他们的对话听了个一清二楚,后来连宋也来找东华帝君,见他竟然站在人家背后听墙角,不禁大为竟奇,待见到是凤九,便释然了。

  凤九在亭子里和阿离玩儿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东华帝君和连宋神君走了过来,情急之下忙嘱咐阿离,若有人问起,就说他一个人在此扑蝴蝶,她则摇身一变,变成了一方帕子,隐在了石桌上。可她这点小伎俩哪里能瞒得过东华帝君?被他一眼便识破了,他面不改色心不跳得捞起那方帕子,称这是自己遗落的,随手便塞进了袖中。阿离在一旁看得担心不已,却又不敢说实话,一张小脸神情变换,精彩不已。连宋看着那一方明显是女仙所用的帕子,惊奇东华帝君的口味独特,东华帝君故意用凤九之前在背后说自己变态的话来自嘲,连宋被噎得无话可说。

  凤九此时懊恼不已,深悔自己不该变作帕子,哪怕是变成大树也好,纵或是被东华帝君识破,他也总不会连根拔起扛回去。她打定主意,如今只能封闭四感,老老实实做帕子,说什么也不能现出原身。

人已赞赏
同步剧情枕上书剧情

枕上书第25集 承天台东华诛赤焰兽救帝姬 温泉宫凤九与帝君尴尬相见

2020-2-13 0:00:00

同步剧情枕上书剧情

枕上书第28集 凤九被困梵音谷 燕池悟再见故人

2020-2-15 0:00:0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