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上书第21集 叶青缇为救凤九丧身王陵地宫 九夫人跳崖玄仁历完情劫归天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既然已经撕破了脸,应王便不再留情,手持聂初寅送给他的妖刀岚雨,飞身向着玄仁扑去。凤九见玄仁应付吃力,也加入了战团,混战中,应王一刀刺进了凤九的右肩,凤九立刻发觉,这是一柄妖刀。应王见凤九中了妖刀,伤口竟然不见流血,不禁大惊,知道她并非寻常人。

  叶青缇接到了玄仁命他带人支援王陵的旨意后,率先骑马赶了过去。临近王陵入口时,叶青缇正好遇见了偷偷溜出来的阿芒,他见对方身上的装扮并非承虞国的铠甲,便提剑冲了过去,哪知对方竟然在转瞬间不见了踪影。阿芒用法术躲过了叶青缇一剑,不敢恋战,连忙逃走了。叶青缇回头看到了阿芒,虽然心中疑惑,却并未深究,他挂记着玄仁的安危,只愣了一下神,便冲进了王陵。

  此时,应王见自己带来的崇安士兵已经和玄仁的人混战起来,玄仁也只顾着照顾凤九,没人注意自己,便凑近了石桌,想要伸手盗取灵璧石。千钧一发之际,叶青缇赶到,一剑刺伤了应王,迫使他不得不收回了手。玄仁发觉这一变故,连忙赶过来,按下了机关,将灵璧石又锁进了石桌里面。

  应王被叶青缇坏了好事,对他恨之入骨,提刀向他砍来,叶青缇一边抵挡,一边将玄仁和凤九狠命推向地宫外,让两人先走。凤九见叶青缇一人对敌方数人,十分吃力,自然不肯离开,便上前想要帮忙。应王看到后,因为忌惮凤九,便瞅准机会向她下手,叶青缇百忙中看到这一幕,顾不得出声提醒,便冲过来替她挡了一刀。这一刀自叶青缇后背刺入,从他腹部冒了出来。凤九看到这一幕,肝胆俱裂,她再也顾不上司命星君的提醒,当即捏了一个术法,将应王狠狠打到在地。

  叶青缇强撑着一口气,将凤九推到了地宫门口的玄仁怀中,随后奋力跳起,拉下了王陵的铁栅机关,将应王众人隔绝在了地宫之中,他冲着玄仁和凤九大声嘶吼,提醒他们快走。随后,地宫厚重的石门缓缓关闭。凤九一边哭喊着,一边想要往地宫里面冲,却被玄仁强拉着离开了已经触发了自毁机关,摇摇欲坠的地宫。

  凤九被玄仁抱出王陵后,便口吐鲜血昏迷了过去。玄仁将凤九带回了王宫,太医看过凤九的伤,发现她虽然脉象平稳,伤口却透着古怪,既不流血,也无法痊愈,这种症状是他行医几十年未曾见过的,便对玄仁道,九夫人之所以不能醒来,怕是心疾所致,也只能先开些安神药看看了。

叶青缇为救凤九被杀

  玄仁一直以为自己深爱的小九心里没有自己,可王陵地宫中她又一次的舍命相救,又让他改变了这种看法。他现在已经知道,小九竟然不是凡间人,可她究竟来自哪里,却成了一个谜,不过,这些已经不重要了,玄仁现在只想与小九忘掉过去的一切,重新开始。

  王陵中发生的一切,贤太后已经知道了,应王是她的亲生儿子,她辛辛苦苦将他和玄仁抚养成人,就怕他们兄弟相残,想不到这一天终究还是到来了,而且竟是这般惨烈,她不禁心痛万分。玄仁前来探望太后,表示要好好安葬应王,却被太后含泪阻止了,她哭着表示,应王的罪孽造成了万千百姓无辜惨死,承虞国也元气大伤,他是整个王朝的罪人,不配被安葬,就让他烂在地宫好了。

  想到承虞王室只剩下了玄仁一个,太后心中又恨又怕,她拉着玄仁的手,嘱咐他一定要撑下去,承虞国不能就这么毁在他们手上。事到如今,太后也想开了,反过来安慰玄仁,叶青缇已经用自己的死换来了他的生,这已经够了,以后就不要再恨他了,至于小九,她能够不顾生死再一次救他,这份情义实在难得,以后两人之间的事,自己不会再插手过问。

  昏迷中,凤九恍恍惚惚看到了叶青缇站在一处山巅,自己唤了他一声,他回过头来微微一笑,却又化作了虚无。凤九在一阵巨大的心痛中醒来,她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个世上竟然有一个人愿意为自己***,她心中又悔又痛,发呆了半晌后,她从自己的白裙上撕下了一条,绑在了头上,权当做替叶青缇戴孝。沐芸见凤九醒来,十分高兴,招呼着宫女们替她打水洗脸,凤九却推开她,起身走了出去,沐芸想要跟着,被凤九支开了。

  凡间发生的一切,成玉元君在九重天看得清清楚楚,她知道凤九又受到了巨大的打击和伤害,却不知道如何帮她,只能站在她身边,拍拍她的肩膀,以示安慰。凤九含泪问她,自己该如何报答叶青缇,成玉元君无奈地表示,人仙不同道,她无法报答,但是,也许以后他们还有机缘会相见。凤九闻言更加难过,成玉元君知道这一切只能由她自己慢慢消化,便留下了一瓶治疗妖刀之伤的药粉,回了九重天。

  凤九一直坐在月华宫外的凉亭里发呆,玄仁得到禀报后带人赶了过来,他想要带凤九回宫,她却不肯,他又提出与她重新开始,凤九也只是沉默以对。

  第二天一早,沐芸发现自家殿下又不见了,慌忙跑到穆宁殿,让杨顺禀告了玄仁。玄仁闻言,也是大为焦急,他命人四处寻找,得知有守城的士兵看到凤九一早骑马往西去了,连忙让人备马追了过去。

小九跳崖玄仁痛不欲生

  此时,凤九正站在当日与叶青缇看风景的山顶上,手抚着他送自己的玉镯,想着两人相识以来的点点滴滴。玄仁赶到后,见凤九站在悬崖边上,连忙出声叫她,央求她离开悬崖。凤九回过头来告诉玄仁,自己心中爱着的那个人,就是叶青缇。玄仁知道她说的不是实话,因为他曾经问过叶青缇,叶青缇告诉他,小九从来没有喜欢过他,他相信叶青缇。但眼下的境况,他不敢太过刺激小九,只能闻言劝说,让她接受自己,重新开始,凤九却只是饮泣摇头。

  玄仁担心她一不小心跌下万丈深渊,连忙又表示,自己愿意放她离开王宫,但凤九还是一动不动地站着。此时的她才知道,在与东华帝君的感情里,不是自己爱他不得最伤心,而是帝君爱自己不得,自己才最伤心。她喃喃地对玄仁道,这是他的劫,也是自己的劫,说完便转身跳下了悬崖。玄仁飞扑过去想要拉住凤九,却被跟随他的侍卫死死抱住,他只来得及握住凤九的手腕,撸下了她晚上的一串手链。

  玄仁望着凤九疾速下坠的背影,一时间痛不欲生,疯了一般地挣扎,想要随她而去,却被侍卫们死死拖住。最后,他伤心过度之下,喷出一口鲜血昏了过去。

  玄仁被送回王宫之后,一直处于昏迷之中,太医诊脉后发现,他一切正常,只是没有了求生的欲望,宫中一时愁云惨雾,好不压抑。几日后,玄仁终于醒了过来,太后匆匆赶来探望,但见他双目无神,神情呆滞,一夕之间,似乎老了十岁不止,她心痛地上前劝慰,玄仁却流着泪表示,让她另立王君。太后闻言,失声痛哭。

  玄仁一直沉浸在失去小九的悲痛中,无法自拔,他每天呆坐在月华宫中,就在思念与小九的点点滴滴中,溘然长逝。就在杨顺跪下叩头的瞬间,一缕紫魄冲出玄仁的额间,直奔九重天,没入了东华帝君的眉间。

  跳下悬崖的凤九自然没有死,她只是借此了断东华帝君的情劫而已,凡间的事了之后,她找到了叶青缇的遗体,将之带到了幽冥司冥主谢孤栦那里。谢孤栦施法后表示,叶青缇身中妖刀而死,且已经受到了污浊之气的侵染,即便是因缘再启,也只能化为恶妖,生生世世痛苦。不过解救的办法倒不是没有,只要能找到频婆树的果子,为他再造仙体,化解其妖气,再去九天瑶池洗涤凡尘,他便能再次复生,并且能位列仙品。只是虽然在九重天、西天梵境等地皆有频婆树,可近几万年来不知为何,天地间的频婆树都不再结果,想要得到仙果,只能等待机缘了。谢孤栦让凤九将叶青缇的遗体先放在缘启台,由自己暂护他周全,以为她争取时间,寻找仙果。

  阿芒逃出地宫后,将王陵里发生的事告诉了聂初寅。聂初寅得知宋玄仁竟然是东华帝君,不禁大为惊异,他不知事情原委,不敢久留,便带着阿芒回了崇安国。

人已赞赏
同步剧情枕上书剧情

枕上书第20集 凤九不忍连累青缇主动回宫投案 应王勾结敌军里应外合攻破王城

2020-2-6 0:00:00

同步剧情枕上书剧情

枕上书第22集 姬蘅恢复记忆不告而别进入梵音谷 沧夷神君游历青丘邂逅凤九小殿下

2020-2-8 0:00:0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