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上书第15集 叶青缇查出下毒真凶 凤九出狱获封九夫人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眼看七日之期将到,叶青缇却依然没有查出什么有用的线索,无奈之下,他只得去向玄仁禀报,再三替凤九辩解,称她绝不会有弑君之心。玄仁何尝不明白?可他身为帝王,在这样的大是大非上,不能意气用事,只能靠证据说话。

  叶青缇无法,只得又去了大牢,向凤九打听制作无忧糕中的材料,得知里面主要的食材是她家乡的无忧花,便又追问她家乡的具体地址,打算去找来这些无忧花,替她开罪。凤九自然不能说出自己的家乡究竟在哪里,毕竟那无忧花只有九重天上才有,叶青缇又能到哪里去采来呢?叶青缇见小九到现在还是不肯开口,无论如何都不说出自己的家乡,不禁又气又急,却又十分无奈,只得作罢。

  凤九身陷囹圄,叶青缇又迟迟无法证明她的清白,玄仁忧心不已,夜不能寐,便带着内监和宫女,在宫中散心,不知不觉间,走到了月华宫,想起往日自己与小九的恩爱甜蜜时光,玄仁心中更加郁闷。他在月华宫门前呆立了片刻,便又信步往御花园走去。

  今日恰好是楚宛之前对玄仁谎说的自己母亲的忌日,她早就知道这位王君定然会为了九美人忧思难眠,因此便做了一些荷花灯,早早来到御花园的河边放河灯,装模作样地替母亲祈福。玄仁见到这一幕,心有所感,想起自己曾许诺要在楚宛母亲忌日这天,与她一起庆生,如今为了小九的事却食言了,便心怀歉疚地向楚宛道歉,坐下来听她弹起琴来。

  悠扬的琴声传进了大牢,凤九不禁想起了宫中的玄仁,暗暗想着,这已经是自己第二次被东华帝君给关起来了,也不知这次自己还会不会落得个像上次一样的下场。见沐芸在一旁忧心忡忡的模样,凤九暗下决心,这次自己就算拼着承受更加厉害的反噬,也不会再让沐风蝶为自己而死。她温言告诉沐芸,让她放宽心,称假如叶青缇真的无法证明自己的清白,到时候自己一定会救她出去。沐芸以为这只是九美人的安慰之词,但她却无条件地相信这个从没将自己当做下人的主子。

玄仁夜入大牢探望小九

  楚宛趁着凤九不在宫中的日子,屡施巧计,不动声色地刻意讨好,终于获得了玄仁的信任。这天晚上,她端着自己亲手所娘的桂花酿来到穆宁殿,来请玄仁品尝,玄仁心中正在为小九的事忧虑, 没有多想,端起酒杯便喝了下去,楚宛则以学到了舒缓头痛忧思的手法为由,替玄仁按摩。喝了加了料的桂花酿,玄仁很快就伏在桌案上昏昏入睡了。楚宛趁机在穆宁殿里匆匆搜寻了一番,却没有找到灵璧石的踪影。这时,玄仁梦到小九在战场上被人一剑刺死,惊叫一声醒了过来,楚宛连忙装作给他盖毯子,坐在了他面前。玄仁醒来后,一时没想起来楚宛为何在穆宁殿,便挥手将她打发走了。

  玄仁做了那样一个噩梦,实在不放心小九,便亲自去了大牢看望她。任凭玄仁怎么苦口婆心地相劝,凤九就是不肯说出无忧花的来历和自己家乡所在。玄仁虽然深爱着小九,但她不肯说出真相,他也不能视律法为无物,不禁心中忧急不已。

  凤九看出玄仁是真心喜欢自己,暗暗思忖:此次自己若含冤而死,将来玄仁查明真相,一定会因为永失所爱而痛不欲生,这样也算是助他成功渡过情劫了吧。

  成玉元君得知了凤九在凡间的遭遇,心中大急,急匆匆去找司命仙君商量,打算下界去救出凤九,却被司命仙君拦住了。司命告诉她,由于凤九的插手,改变了玄仁的运数,如今他的情劫已经变成了小九,只能由她去解决,如果他们贸然出手,假如打乱了玄仁的缘法,后果不堪设想。成玉元君听了司命的话,这才强忍住,没有出手,她心事重重地践诺去赴连宋神君的约,却因为一言不合,气冲冲地拂袖离开了,搞得连宋神君一头雾水,不知道自己到底说错了什么话。

  七日期限将到前夕,叶青缇再次来到了大牢,怀着最后一丝希望,劝说小九说出实情,凤九却依然不肯多说。叶青缇只好退而求其次,请她好好回忆一下当日的情形,有没有异常之处。凤九仔细回想那日的细节,突然想起,那天宫女手中盛着无忧糕的盘子,并非自己用来装无忧糕的五花盘。叶青缇一听这话,便明白了其中关窍,不等凤九说完,便匆匆跑了回去。他用银针试过当日被呈上的那碟无忧糕,发现摆放在最上面的那块无忧糕里并没有毒,而被摆放在盘底的几块无忧糕里却都有毒,立刻明白,那毒是被下在了盘子上,然而那盘子当日已被毒发的太监总管失手打碎了。

成玉元君应邀赏莲与连宋不欢而散

  玄仁为了小九的事,整日心神恍惚,倚在门边遥望大牢的方向,无意识地抠着门框,连手指抠出了血都没有发觉。楚宛装模作样地上前劝解,玄仁命她替自己研墨,他则伏案奋笔疾书起来。楚宛装作无意地对玄仁表示,自己在崇安国时就听说,承虞国有一块被奉为国宝的灵璧石,自己想要一睹其真容。玄仁闻言心中一动,他深深望了楚宛一眼表示,传言不可尽信,若是她喜爱珠宝,自己可以命人为她专门打造。楚宛见问不出什么来,心下失望,面上却半点不显。

  第二日上朝时,应王当场发难,追问叶青缇查案的进展,叶青缇表示,自己经过七天的调查,已经有所发现,想要当场演示一下那日的情形,玄仁立刻答应了。

  叶青缇招手命人上殿,他当着全体君臣的面,切开了碟子里的无忧糕,在无忧糕的中心位置取了一小块,放在嘴里吃了下去,接着又在无忧糕外面切了一块,给了被侍卫牵来的一条狗,结果那狗当场便毒发而死,而叶青缇则安然无恙。众人见状,十分惊诧,叶青缇便将缘由说了出来,并拿出了自己带人在当日宫宴的盆栽下找到的瓷盘碎片,称在其上刮下的无忧糕残渣,与剩下的无忧糕中的毒物成分一致,说明下毒之人并非无忧糕的制作人,而是更换器皿之人。说完后,叶青缇命人带上了在御厨房做事的宫女桑儿,称自己已经盘问过所有涉事人等,其他人的证词均能相互佐证,只有桑儿的话,漏洞百出。比如那瓷碟,各宫所用形状不一,月华宫所用的是白瓷五瓣花形状的,而当日盛放无忧糕的,却是白瓷圆碟,桑儿一口咬定,那就是月华宫所用之物,却不知正是这话露了马脚。

  事到如今,真相已然大白,玄仁盘问桑儿,为何要诬陷小九,那桑儿忽然眼露凶光,称自己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玄仁贪恋美色误国,不配做王君,说完便挣脱了手上的绳索,拔出一旁侍卫的佩剑,直奔玄仁而去。千钧一发之际,心怀鬼胎唯恐自己暴露的应王,也抽出侍卫的佩剑,一剑将桑儿刺死在了当场。

  下毒之人伏诛,玄仁下朝后立刻赶去了大牢,亲自将小九接回了王宫,并封她为九夫人,赐住熙宁宫。凤九一向不在意这些,表示自己已经住惯了月华宫,不想搬去熙宁宫,免得难以安眠,至于赏赐,一应从简即可。玄仁闻言,便不再坚持,但有关赏赐,却丝毫没有减少,反而增加了许多,并让人将自己亲自为小九调治的安神香和那个游龙香炉一并送了过去。杨顺见状,便明白王君对九夫人颇为上心,她在王君心中与其他妃嫔是不同的。

  玄仁想要昭告天下,为小九寻亲,让他们也来参加小九的册封大典,共享荣耀,却被凤九婉言拒绝了,玄仁虽然心中有些异样,却也没有坚持。

人已赞赏
同步剧情枕上书剧情

枕上书第13集 为助帝君顺利度情劫小九恢复女装 欲盗灵璧石楚宛费尽心思接近玄仁

2020-1-30 0:00:00

同步剧情枕上书剧情

枕上书第17集 凌香盗宝不成自刎身亡 楚宛计划失败身陷囹圄

2020-2-1 0:00:0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