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上书第8集 东华帝君身受重伤沉睡 姬蘅公主大难不死获救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眼看大婚之事已经尘埃落定,重霖这才将小狐狸前日便已经不见的事禀告了东华帝君。帝君一听,心中大急,他命重霖留在天宫细细寻找,自己则当即下界,到四方仙山到处寻访,可均未见到小狐狸的影子。于是,东华帝君又到灵台镜查看,前后翻阅了几世的尘世幻象,却没有见到小灵狐的影子,倒是看到了一个与太晨宫失踪的仙娥小九十分相似的女子,他心中有些疑惑,却没有深思。众仙见东华帝君如此,都以为他是在寻找逃婚的姬蘅,没有人相信,他只是在寻找一只灵狐。

  被东华帝君疯狂寻找的凤九,此时正跟着折颜上神去寻聂初寅寻仇。聂初寅见到凤九,竟然无耻地表示,是她毁约在先,凤九说不过他,气得直接动手。聂初寅自知在两人面前讨不到好处,打不过索性便扔了兵刃,一副你们无耻爱咋咋地的模样。凤九见状,反倒不好动手了,折颜上神却不管这些,他当即出手,将聂初寅狠狠教训了一顿,带着凤九扬长而去了。聂初寅身受重伤,心中愤恨,更加坚定了要投靠渺落,修习她的至阴法术。

  寻完仇后,凤九的心里畅快多了。折颜上神已经看出,聂初寅的法术似乎和上次与他交战时所用的不太一样,却没想到他是修习了渺落的魔功。他只是提醒凤九,面子可以帮她找回来,但里子却要靠她自己了,自己和白真永远都是她的后盾,凤九点头表示明白。为了让凤九能够脱身出来寻仇,折颜上神事先让小阿离守着白止帝君,为她争取时间,如今事已完成,凤九只能乖乖回去认错道歉了。

  纵然有折颜上神和小阿离从旁替凤九说情,白止帝君这次将凤九狠狠责骂了一番,并搬出往事来,苦口婆心地劝她上进。凤九自知自己从小到大闯了太多祸,她跪在地上老老实实地认错,表示今后一定努力做一个合格的青丘帝姬,请求爷爷原谅自己。白止帝君见她认错态度不错,加之小阿离在旁不断地撒娇卖乖,替凤九说情,他便将此事揭了过去。

  闽酥护着姬蘅,跋山涉水,眼看就到了梵音谷。一路颠沛流离,姬蘅的秋水之毒越发严重了,闽酥正在为她疗伤时,煦旸魔君带着手下魔将循踪而至。他指责闽酥失职失德,命人将她拿下,姬蘅闻言,将闽酥牢牢护在身后,不准人上前。众魔将自然不会听她的命令,依然冲了上来,闽酥将姬蘅拉到一边,拔剑冲了出去,与魔将战作一团,却因寡不敌众,受伤倒地。

  姬蘅强忍着身体的不适,使出法术,将那些魔将全都冰冻住了,煦旸魔君见状,亲自上前捉拿闽酥,姬蘅又用尽最后的力气,将他以水系法术捆住,自己却力竭倒地,闽酥连忙冲上来护住了她。

闽酥自尽姬蘅绝望跳崖

  姬蘅的法力已到强弩之末,煦旸魔君自然不会真的被她困住,他见自己苦口婆心相劝,姬蘅却执意不肯听从,便挣脱了控制,想要强行带走她。闽酥上前拦住煦旸魔君,求他放过姬蘅,并表示,一切罪过都由自己承担,说完便拔剑刺入了自己的腹中。姬蘅一见,当即大恸,哭着上前抱住了她。闽酥断断续续地将自己其实是女儿身的秘密告诉了姬蘅,称自己为了生计,从小便女扮男装,后来被魔君收留,做了她身边的一名侍卫,本想护送她到了梵音谷再告诉她真相,可惜等不到了。说完,闽酥扯下自己的发髻,将一头秀发散开,费力地爬到煦旸魔君身边,求他不要被外物迷惑了双眼,还她自由之身,话没说完便断了气,姬蘅抱着她大哭不止。

  煦旸魔君心中亦是悲痛万分,他想起年少往事,那时闽酥活泼好动,常拉着他一起玩耍,可他囿于魔君身份,常常端着架子,后来发现了不善文墨的闽酥写的两句情诗,便以为她对姬蘅动了心,十分生气,对她大发脾气,于是常派人暗中盯着她和姬蘅的动向。如今他才知道,原来闽酥心悦的不是妹妹姬蘅,而是自己,这怎能不让他心怀悲痛?

  姬蘅哭了多时,便上前抱起闽酥,一面缓缓后退,一面绝望地对煦旸魔君道,从今以后,自己与他恩断义绝。说完,她便向后跌下了悬崖。下落的过程中,闽酥羽化消失,只留下一身衣服在姬蘅怀中,姬蘅眼中落泪,放开了双手,任凭自己如一片落叶般,跌落万丈悬崖。

  煦旸魔君再懊悔悲痛,事实已无法挽回,为了不使天族与魔族结仇,他只能向天君复命称,这一切都是侍卫闽酥绸缪所为,姬蘅年轻不懂事,受人挑唆鼓动,这才做出逃婚的傻事,如今闽酥畏罪自尽,姬蘅掉落悬崖下落不明,请求天君和帝君不要因此影响两族关系,牵连旁人,其余罪责,自己愿意一力承担。东华帝君听说姬蘅跳崖,心中大吃一惊,当即表示,不再追究,天君也表示愿意网开一面,这件事便算是了结了,煦旸魔君道谢离开了。

  外事已了,接下来该处置家世了,天君命人将连宋和知鹤带上了大殿,判知鹤欺君罔上,贬去西荒布雨;连宋则因操持婚礼失职,被贬去镇守南天门。东华帝君闻言打断天君的话,称不知者无罪,三殿下连宋不必重罚。天君自是不愿重罚自己的儿子,闻言便改罚他在元极宫思过。

  知鹤见东华帝君替连宋求情,却不管自己,便指责他无情。正朝殿外走的东华帝君闻言,回头自责地表示,都怪自己以往太过纵容她,如今她也该磨砺磨砺了,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知鹤后悔不迭。

  聂初寅和手下魔将去凡间寻访锁魂玉时,恰巧遇到了掉落悬崖没死的姬蘅,便将她带回了住处。姬蘅醒来后,却忘记了前尘种种,也不记得聂初寅此人。聂初寅见状,觉得姬蘅此种情况,正好为自己利用,不禁得意非常。

东华帝君调伏妙义渊身受重伤沉睡不醒

  渺落自从落入妙义渊后,一直不停地吸纳六界三毒浊气,妄图冲破封印。这日,正在修习疗伤的东华帝君感受到妙义渊的封印有了异状,便匆匆赶去查看,却不料,在调伏封印的时候,伤势加重吐血,被渺落好一番嘲笑。东华帝君费尽最后一丝力气,将封印修补好,强撑着回到了太晨宫,便吐血昏迷了。陷入沉睡前,他对重霖下了禁令,千万不能将自己受伤的事传出去,以免令六界胜出动荡。

  重霖仙君是掌事仙官,东华帝君沉睡,太晨宫里只能由他做主了,他便让宫里的耘庄仙翁在司命簿的凡人命格本子上改了一两笔,假作东华帝君对凡人的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五阴炽盛这人生八苦有了兴致,转生人间参详去了。但过了几日,重霖又觉得心中不安,担心渺落万一得知了这个消息,再生出什么事来,便请来了与东华帝君关系莫逆的连宋神君和耘庄仙翁商议,为保东华帝君沉睡的这百年间,渺落不会生出祸端,不若由极擅涅槃的耘庄仙翁将东华帝君的一半影子,施加以往世之术,投入到梵音谷中。

  此术若成,他断不会知晓,自己是东华帝君的半个影子,也断不会知晓,自己肩负着守护妙义渊的大任,但此影终归有一丝气息是东华帝君的,因此,只要他投生在梵音谷,便是对渺落的一个威慑。

  耘庄仙翁闻言有些犹豫,连宋神君又道,梵音谷中,比翼鸟一族寿而有终,一旦皮囊化为尘埃,投生于梵音谷的影子,自然会重归于帝君,这对帝君而言,并无后顾之忧。耘庄仙翁听了这话,觉得有理,这也确实是眼下最好的办法,,于是他便答应了,但却提出,施了往生术后,他虽只是帝君的一道薄影,但毕竟是帝君的一部分,随因缘而生,亦随之而变,若被有心人拿捏了去,不因因缘灭尽而灭,趁帝君沉睡之时,擅动他的因缘,必然会动摇他的仙根,因此待自己施了往生之术后,重霖仙君需同自己一起饮下忘尘水,忘却此事。重霖闻言,当即答应,连宋仙君亦表示,自己也会饮下这忘尘水。

  凤九回到青丘后,日子一天天过去,似乎一切都回归平静,她的姨母们便开始张罗着给她说亲,借着游学的名头,请了好些个小郎君来到青丘,给他们牵线搭桥。凤九是四海八荒除了姑姑白浅以外的第二美人,自然有许多人趋之若鹜,以各种由头向她提出邀约。

  凤九不耐烦应付他们,却也不好直接拒绝,便假装向精卫询问,自己旬假之时有没有空。精卫假装一本正经地看了看随身记事册子上的记录,称旬假时,她要去看望此前三个旬假里邀约她而被打伤了的三位神君,还要去找织越仙姬决斗,只有晚上才有空。众人一听,吓得脸色大变,一个个灰溜溜地逃走了。

人已赞赏
同步剧情枕上书剧情

枕上书第5集 帝君为救昔日部将之女允婚事 青丘帝姬化身小狐狸终圆美梦

2020-1-24 0:00:00

同步剧情枕上书剧情

枕上书第12集 成玉献计试探楚婕妤 凤九得知周梦溪死讯

2020-1-26 0:00:0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