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上书第5集 帝君为救昔日部将之女允婚事 青丘帝姬化身小狐狸终圆美梦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姬蘅得知了闽酥被罚去白水山思过,担心他被白水山上横行的妖兽所伤,便不顾危险,悄悄去了白水山,打算将闽酥放回来。哪知当她赶到时,闽酥正在遭受袭击,浑身是伤,眼看不敌。姬蘅连忙冲过去帮他助阵,闽酥担心姬蘅安危,连忙高声提醒她离开,姬蘅哪里肯听,依旧不顾一切地拦在他面前。最终,两人不敌那些妖兽的力量,闽酥为保护姬蘅被打得重伤昏迷,姬蘅也受了伤,眼看就要遭遇不测。

  这时,一声怒吼响起,一条乌龙蓦然出现,拦住了那些妖兽的攻击,这乌龙不是别人,正是被东华所救,却不肯离开的孟昊。一番恶斗后,妖兽散去,孟昊也身受重伤,命在旦夕。姬蘅连忙扑过去查看,颤抖着声音问他是谁,为何舍命相救。

  原来,这孟昊正是姬蘅的亲生父亲。当年,赤魔君的君后不堪赤魔君残虐,便逃了出来,遇到孟昊后,两人隐姓埋名,去了南荒隐居,后来便有了姬蘅。孟昊担心姬蘅不信自己,便先说出,姬蘅小时候,又一次被赤火妖兽攻击,为人所救,并赠了她一片龙鳞,后来每逢危险,便有人暗中相救的往事,取得了姬蘅信任后,这才说出了实情。姬蘅闻言,虽然有些不敢置信,却还是接受了眼前这人便是自己亲生父亲的事实,不禁心中大恸。

  这时,为了给小狐狸采药,而来到白水山的东华帝君,刚刚取了龙脑树脂和青莲蕊,便听到了一阵哭声,于是赶来查看。孟昊自知自己命不久矣,便将身中秋水寒毒的姬蘅托付给东华照料。东华帝君闻言,便知道孟昊执著于此不肯离去,为的就是守护姬蘅,于是便点头答应了自己这个昔日爱将的最后要求。

  姬蘅哭着求东华帝君救救自己的父亲,东华却摇头叹息道,太迟了。姬蘅望着刚刚相认,就要生离死别的父亲,悲痛不已。片刻后,孟昊就在女儿面前烟消云散了,姬蘅更是大哭不止。

  东华为姬蘅运功疗伤,暂时压制了她体内的秋水寒毒,嘱咐她日后细细调养。姬蘅拜谢了东华的救命之恩,恳求东华救闽酥脱免这场灾祸,并笃定地表示,自己此生,非闽酥不嫁。东华早就看出了闽酥其实是女儿身,但他不忍在此时对姬蘅说破,令她伤心,便将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东华帝君将重伤的姬蘅送回了魔族,煦旸魔君得知妹妹中了秋水寒毒,十分担心,连忙询问白水山上到底发生了何事。东华没有明言,只是含糊其辞地表示,自己只是与姬蘅偶然遇见,煦旸魔君见东华不肯细说也便不再追问,当即亮明底牌,又说起当日东华允诺自己的那件事,提出让东华迎娶姬蘅为帝后。哪知,东华竟面不改色地当面毁诺,煦旸魔君强压心头怒火,劝说东华,自己此举为的是天族、魔族、乃至天下苍生的长久和平,天族、魔族自此携手共生,六界安宁,这也正是他一直以来的心中所愿。

  东华听了这番话,便让煦旸魔君三个月后,送姬蘅入嫁太晨宫,但同时言明,从此姬蘅便是天魔族中人,不再受魔族约束,而且,日后魔族再有任何异动,煦旸也不能听之任之,必须为了六界苍生而出手平乱。煦旸魔君闻言,一时有些犹豫,但他略一沉吟,还是默认了下来。东华趁机提出,放了闽酥,煦旸魔君觉得大局已定,闽酥翻不起什么大浪,便痛痛快快地答应了。

  再说凤九,她趁着重霖不在,破开结界,偷偷溜去了司命殿,激动地朝着司命飞奔过去。司命手忙脚乱地接住这只小灵狐,正在好奇它是从哪里跑来的,凤九跳到桌案上,用嘴衔起毛笔,在纸上写下了一个九字。司命脑筋一转便明白,眼前这只普普通通的小灵狐,竟然是青丘帝姬,当即惊奇不已,连忙询问原委。凤九又在纸上写下了一行字:我怀了帝君的孩子。司命这下惊得眼睛都瞪圆了,半天没回过味儿来,半晌之后,他才回神,连忙催促凤九将事情经过说清楚。

东华帝君救下姬蘅答应婚事

  得知详情之后,司命才明白,凤九这是被东华给耍了,他不禁在心里翻了两个大白眼,摇头对凤九道,若是亲一亲就能怀上小东华,那自己凭空就能生出两个小司命来。凤九闻言,不禁大受打击,转头就想走,却被好奇的司命一把捞了回来,非逼着她将所有经过详细道来。

  凤九将实情一五一十跟司命星君道过之后,便回到了东华的殿中,又老老实实钻进了结界里面。过了一会儿,重霖走了过来,见小狐狸无精打采地趴在那里,便好笑地打趣它称,帝君常常四处巡视,他才走了这么一会儿,它就这副模样,往后可怎么办,难不成还要帝君天天守着它。凤九一听这话,就咧嘴哭了起来,重霖一见,连忙好言相劝,哪知小狐狸哭的更来劲了,他一时慌了手脚,连忙哄劝它,可以打开结界,让它在殿中玩耍,小狐狸闻言止住哭声,点了点头。

  重霖哪里知道这位青丘小殿下的调皮,他刚打开结界,凤九便箭一般地窜了出去,一溜烟出了太晨宫,找东华去了。她刚出太晨宫,就遇到了从魔族回来的东华,欣喜之下,一下子窜进了东华的怀抱。东华接住小狐狸,知道它是骗开了结界,没忍心责骂,便抱着它回了太晨宫。

  坐下之后,东华拿出了袖中的龙脑树脂和青莲蕊,凤九一见这两样疗伤圣药便知道,帝君这是替自己取药去了,顿时满心欢喜,同时她也看到了东华右手食指上的伤口,猜测帝君他老人家一定是采药时伤了手指,于是暗暗决定,也要给帝君制作一款上好的膏药。

  知鹤见东华竟这般宝贝这只小狐狸,心中醋意大发,却不敢表现出来,反而假装热心地唤了仙娥取来捣药的器具。东华开口,指名要膳房的小九来照顾小狐狸。小九正是凤九在太晨宫的化名,知鹤闻言,连忙将凤九失踪的消息禀告了东华,并指称她就是闯入太晨宫的魔族中人。化身小狐狸的凤九无法开口,见知鹤竟这般诬陷自己,分明是想断了自己回来的路,不禁心中愤恨。

  东华却没什么表示,他拒绝了知鹤让玉如来照顾小狐狸的提议,表示自己要亲自照顾它,知鹤纵然心中醋意翻腾,却无可奈何。上完药后,东华打发走了众人,靠在榻上发呆,小狐狸见帝君不理自己,便卧在他的脚边,细声细气地装哭。东华回过神来,将装哭的小狐狸抱上膝头,给她脖颈上戴上了一块玉坠,抚摸着它背上的毛发,声音低沉地讲述了昔日那个勇猛无双,曾数次救自己于危难的神将为情所困,羽化而亡的事,自言自语地道,情之一字究竟有什么,竟使一代猛将甘愿如此。

  凤九见帝君亲手给自己带上玉坠,便将其当做是传说中的定情信物,心中甜蜜不已,后来听说了那个令人悲伤的故事,也不禁心情地落了下来,想不到帝君这个四海八荒最耿介无情的神仙,竟然也会有伤心的时候。

  之后,小狐狸又抽空溜到了司命殿,在他的案头写下了一句“花开花落花化泥,长安长顺长相依”的诗句,并画下了一个佛印轮。司命见到后,对这两句酸诗没什么感觉,倒是对那画中的佛印轮很感兴趣,称这佛印轮之术,世间只有三人习得,一为昆仑虚的墨渊,二为西天梵境的佛陀,三就是他们的帝君他老人家了,凤九能见到这东西,也算是三生有幸了。说完,他便转身想走。小狐狸却忽然跳到了司命身上,拼命闹腾,向他讨要自己之前送他的木芙蓉花膏。凤九现在不会说话,司命也不知她是何意,待自己的荷包被她扯出来之后,他才明白,原来她要的是这个。

  小狐狸衔着荷包回了太晨宫,将它献宝似的交给了东华帝君。帝君接过来打开一闻,便明白小狐狸这是给自己做了药膏来,便将手上的绷带解开,把手指放在了它面前。小狐狸用尾巴尖蘸了些药膏,轻柔地涂抹在了帝君的伤口上,帝君见了,不禁对这只善解人意的小灵狐更加喜爱。

小狐狸寻来木芙蓉花膏为帝君上药

  从此,凤九便得偿所愿,光明正大地陪在了东华帝君身边,在他作画的时候,甚至还要调皮地用爪子蘸了磨。故意在画纸上留下自己的脚印。东华帝君见状,不但不斥责它,反而在那爪印上,顺势画了一条树枝,将其变成了几瓣梅花,并温柔地摸摸它的头道,自己画的正是人间的九九消寒图,待到冬至之时,就开始描红一瓣花瓣,等到了时候,就把它的爪子描红,按在这个黑印上。凤九闻言,心中更加欢喜,一面享受着他的抚摸,一面暗道,原来帝君也在想着以后,自己和他还有好多好多以后。

  凤九畏暑,一到夏天便精神不济,为了给它避暑,东华帝君特意伐了两棵白檀木,并铺上白水晶隔水,在荷塘上为它造了一个凉亭。知鹤见到后,心中更加嫉恨地发狂,觉得自己在义兄心中,尚且不如一只小狐狸。凤九可不知道这位知鹤公主这般心思,她每天心满意足地陪伴在东华帝君身边,幻想着将来有一天,等自己会说话了,就带着帝君去看青丘的星星。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东华帝君在太晨宫的时候,凤九就寸步不离地陪着他,倘若他出门了,凤九便去司命殿玩耍。这天,凤九又去找司命玩,司命从外头回来,见她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毫无形象地趴在案头,便好笑地打趣她,帝君可曾见过她这副不正经的模样。小狐狸一听这话,果然腾地起身,乖乖坐好,却赌气不理司命。

  司命自然有办法治一只闹脾气的小狐狸,他拿出凤九之前一直向他讨要的寒石草种子,称这是自己去西天听佛祖说法回来的路上,特意去寻的,这可是灵山上能寻到的四海八荒最后一粒种子。这寒石草的根茎是忘忧的良药,花朵是上好的佐料,凤九想要它的种子已经很久了,见到了自己心心念念的东西,她顿时来了精神,又跳又闹,各种讨好,司命忍不住好笑,伸手想要将其收起来,等到凤九离开九重天的时候再给她。哪知小狐狸却猛地一扑,衔起种子就跑,一直跑到了一处僻静之处,它刨了一个坑,将种子埋了起来。

  东华帝君实在喜爱这只小狐狸,这天心血来潮地做了一盘糖醋鱼给它,小狐狸还以为自己终于找到了一处和帝君同为高人的交集,迫不及待地伸出舌头舔了一口,却发现这鱼做得不忍下咽。

  凤九正在想着,该用什么样的表情来告诉帝君自间的感受,忽然想起姑姑从前讲过的一个故事,说是有一个不善厨艺的新嫁娘,为丈夫做了一道鱼汤,丈夫称赞她好手艺,她在洗盘时不放心,盛了点鱼汤尝了尝,发现很难喝,这才知道,丈夫只是为了让她开心才那么说的,于是后来两人情比弥坚。想到这个故事,凤九强忍着将那盘鱼吃了个精光,哪知东华帝君却表示,自己已经尝过那鱼,很难吃,只不过想着,也许不同物种的口味不一样,所以才拿来给它吃,想不到还真是如此,若是还想吃,明日再做给它。凤九闻言,两眼一闭,从桌上摔了下去。

  第二天,东华帝君竟然做了整整五大盘糖醋鲤鱼给小狐狸吃,小狐狸咬着牙将它们吃了下去,当场晕倒。因为吃了太多帝君做的美食,小狐狸的毛都快要掉光了,凤九担心自己再这样下去,会变成秃狐狸,于是决定向他摊牌。谁知刚走到帝君门口,就听到他和连宋神君在说话,连宋神君问他为何忽然迷上了养灵宠,称青丘那几位殿下可都是一等一的每人,以前也没见他多看几眼。帝君一笑表示,因为小狐狸喜欢自己做的糖醋鱼,连宋神君闻言,顿时收声。凤九听到了这番话,不知帝君是随口敷衍连宋神君,还以为这才是他喜爱自己的真正缘由,便瞬间改变了心意,决定为了让帝君高兴,拼着变成秃狐狸也没关系,就当是提前进入了换毛的季节。

  回到寝室后,凤九在榻上美美地睡了一觉,还做了一个帝君为自己涂指甲,并在她额头画了一朵凤羽花的美梦。梦醒之后,见榻上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醒了就去中庭,好喂你吃食。小狐狸欢天喜地地奔去了中庭,却见知鹤正在质问帝君,为什么对小狐狸那么好,帝君表示,自己答应她父亲照顾她,一定不会不管她,跟一只宠物没什么好争的。

  帝君走后,知鹤高兴地对躲在树后的小狐狸炫耀了一番,安心地到西荒布雨去了。凤九却被这番话伤到了,她无精打采地去了书房,将那副九九消寒图翻了出来,想着自己倘若恢复真身,也不知帝君会不会怪自己骗了他。这时,重霖来寻小狐狸,见它竟然将帝君的东西翻得乱七八糟,不禁无奈地表示,整个太晨宫,也只有它敢如此了。

  重霖抱着小狐狸去了宫门口,小狐狸见到站在前面的东华帝君,便激动地挣扎,想要跳到他怀里去,重霖赶忙安抚它,称太晨宫要来贵客,千万不能胡闹,丢了太晨宫的脸面,小狐狸这才安静下来。

人已赞赏
同步剧情枕上书剧情

枕上书第2集 凤九如愿成为太晨宫小仙娥 知鹤心怀嫉恨百般难为帝姬

2020-1-23 0:00:00

同步剧情枕上书剧情

枕上书第9集 东华下凡历劫转生宋玄仁 凤九担心帝君安危欲下界

2020-1-25 0:00:0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