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上书第7集 凤九为情所伤黯然返回青丘 东华暗中设计相助姬蘅逃婚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凤九被打击得不轻,她决定离开九重天这个伤心地,但她心中依然记得东华帝君对自己的两次救命之恩还没有报答,眼下没有了机会,她还是不甘心,于是便想最后再为帝君做一件自己当下能做的事:烤地瓜。

  成玉元君得知了凤九这番遭遇后,心疼不已,看着守在炉火前安安静静烤地瓜的小狐狸,觉得它的背影仿佛都充满了哀伤。她不禁埋怨起司命来,依她的主意,若是知道这番结果,哪怕把凤九打晕了,送下界去也绝不会让她在九重天上受这等委屈。司命星君此时也是懊悔万分,可纵然他是仙人,也无处去寻这后悔药。

  成玉元君还是觉得咽不下这口气,惹急她,她可不管什么帝君不帝君。司命担心成玉元君冲动之下做出什么出格的事,连忙表示,自己已经去找过掌管天宫神仙命格的寒山真人打听过,东华帝君和凤九根本就没有缘分,这不是东华帝君的问题,再怎么说,他们也争不过帝君他老人家的命不是。成玉元君听了这番话,这才不言语了。司命星君这时突然想到了一个主意,虽然他们不能把东华帝君怎么着,但却还是有办法可以给凤九出一口恶气的,他如此这般跟成玉元君说了一遍,成玉元君闻言,狠狠将手中的杯子摔到了地上,恨声表示,就这么办!

  这时,司命殿的管事仙官来报,已经准备好了东华帝君大婚的礼物,请司命星君过目。司命星君看了掌事仙官呈上的青釉覆莲座烛台,觉得不错,便点了头,并让仙官再去准备一份一模一样的礼品,一同送去。仙官问他写谁的名字,司命星君脱口说了青丘二字,想想又觉得不妥,改口道:知名不具。仙官答应一声,很快又准备了一份礼物,打算送去太晨宫。这时,有看门仙官来禀:连宋神君求见。司命星君转头看了一眼正手持酒壶,仰头灌酒的成玉元君一眼,担心她见到连宋神君,二人一个不好再起了冲突,连忙起身迎了出去。

  连宋神君一进门,正好遇见托着两只烛台打算去献礼的仙官。那仙官一时不慎,绊到了台阶,差点摔倒,手中的一只烛台飞了出去,正好被连宋神君接住。他托着烛台,一面迈步往里走,一面问司命,成玉元君可在。司命连眼睛都不眨地矢口否认,连宋不相信,便让他对着烛台发誓,司命神君默了一默便起誓道,若是自己撒谎,便让自己此生不得娶妻生子。哪知他话音未落,喝得醉醺醺的成玉元君就高喊着凤九的名字,跌跌撞撞从正殿走了出来,司命神君见状,尴尬地只想捂脸。

  成玉元君酒喝得有点多,她扑进连宋神君怀中,抱着他口口声声叫着凤九的名字,颠三倒四地说着醉话。连宋神君早在她扑过来的一瞬间救扔掉了手中的烛台,司命连忙接住。

  成玉元君将连宋神君当成了凤九,揪着他的衣领便往外走,嚷着要他陪自己喝酒,连宋神君只能任由她拽走了。司命星君见状,将烛台交给掌事仙官,向他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便转头回了大殿。

  此时,姬蘅正坐在房中梳妆,她刚刚收到了闽稣的来信,得知他已经万事准备妥当,姬蘅十分高兴,见仙娥捧了大婚的礼服前来,便喜笑颜开地起身查看。

  被东华帝君打发去西荒布雨的知鹤,从玉如口中得知了东华帝君即将与姬蘅大婚的消息后,不顾一切地匆匆赶回了九重天。玉如担心她行事出格,被东华帝君责怪,知鹤此时却什么都顾不上了,她怒气冲冲地一脚踹开姬蘅的房门,闯了进去……

  凤九将自己亲手烤的几个地瓜装在一个锦袋里,放在了他当日为自己建的纳凉亭里。虽然不知这几个地瓜最终能否到了东华帝君手中,但她已经尽力去做了,至少自己心中无憾。凤九走后没多久,东华帝君就来到了纳凉亭,他看到石桌上的烤地瓜,心中一动,伸手便拿了起来。这时,重霖仙君端着药碗走了过来,看着东华帝君喝下药后,有些担心地问起姬蘅那边,东华帝君抬手制止了他想说的话,将石桌上的锦袋兜起来,一言不发地转身离开了。

  成玉元君被连宋神君带回了自己的寝宫,她又闹腾了一番,好不容易才被连宋神君安置在榻上睡去。连宋神君一直坐在旁边守着,成玉元君第二天早上宿醉醒来一睁眼,看到了面前的连宋神君,吓得惊叫一声,一脚将他踹倒在地。她慌忙掀开被子,查看自己身上的衣服,见它们还好好地穿在身上,毫无异状,这才放下了心。连宋神君见状,不禁好笑,打趣她道,自己再怎么样也不会乘人之危。

成玉元君酒醉将连宋神君误作凤九

  成玉元昨日醉得太厉害,已经想不起之前种种,她揪住连宋神君的衣领,想要质问他,却无意间看到了他衣领下的脖颈处,有一道可疑的红痕,惊问这是怎么回事,连宋神君却好笑地反问她。成玉元君心思电转之下,没想起旁的,倒是想起了司命星君跟自己说的,替凤九讨还公道一事,连忙匆匆离开了。

  此时,痴迷收集各种上等皮毛的聂初寅,正在捧着凤九的那身狐狸皮得意不已,这是他所有收藏中,最上乘,最珍贵的皮毛了,他怎么看都看不够。正在这时,外面一阵大乱,折颜上神、司命星君和成玉元君闯了进来,聂初寅大惊,赶紧将狐狸皮挂在了腰间,质问三人的来意。

  这三人正是为了替凤九报仇而来,司命星君从小狐狸的笔下得知了详情以后,推测出了是聂初寅所为,这才与这两位打上了门来。聂初寅自是不会乖乖交出已经到手的东西,双方话不投机打在了一起,聂初寅哪里是这三人的对手,不过数招,就被打倒在地,狐狸皮也被抢了回去。三人离开之时,警告聂初寅,不准再打凤九的主意,否则就让他合族陪葬,司命星君又放了一把火,将聂初寅洞府中收藏的皮毛全都烧了个干净,当做给他个教训。

  三人回到九重天后,折颜不想被被人看到自己,以免招惹麻烦,便让司命将凤九送回青丘,自己转身回十里桃林去了,成玉元君则去了太晨宫,参加喜宴。

  此时,太晨宫宾客云集,一派欢乐景象,成玉元君却哪壶不开提哪壶,故意在人前提起了小狐狸,表示想要见识一番。东华帝君淡淡地表示,小狐狸犯了错,正在被关禁闭,无法出来见人。连宋神君担心成玉元君惹恼了东华帝君,连忙找了个借口,将她拉了出去。

  成玉元君本来就是故意要败东华帝君的兴致,憋着给凤九出气,自然不肯听连宋神君的劝,也不肯承他替自己准备贺礼的情,狠狠朝他脚上跺了一下,转身离开了。刚走没几步,她又停下来,郑重其事地对连宋神君道了声谢,谢他在自己尚未飞升时,对自己的帮助,但她同时表示,那不过是他一贯讨好女人的手段,自己以后的事,希望他不要再插手,说完决绝地离开了。连宋神君望着她的背影,苦笑一声自言自语道,她却不知道,她当初为何会下凡历劫。

  聂初寅被狠狠教训了一顿,又被毁去了所有藏品,恼怒不已,他自然不会因此就改过迁善,反而心中更起恶念,发誓一定要报此仇。他带着自己之前得到的渺落留在魔族的那滴血泪,召唤出了魔尊渺落,在她面前叩拜臣服,表示愿意为她所驱使。聂初寅说得冠冕堂皇,称自己不忍再见魔族在夹缝中这般苟且偷生,想要让魔族称霸世间。渺落闻言狂笑不已,直言他对自己的脾气,于是便命他去寻找可以助自己脱困的锁魂玉。聂初寅闻言有些为难,锁魂玉已毁,他是知道的,渺落却告诉他,锁魂玉虽然被毁,但它的粉末落入凡尘,依旧可以聚集人间所有的戾气,再次集结成锁魂玉。聂初寅为了向天族复仇,立刻表示,自己一定会找到锁魂玉。

  折颜上神并未将凤九的遭遇告诉白真,因此他还优哉游哉地在青丘自己的洞府中看游记。青丘的白止帝君对自己这个小儿子很有些不满,责怪他对离家的凤九不闻不问。说起来,凤九是他们青丘第三代当中唯一的一个女孩,又因为她出生之时,正是神魔之战中,神族获胜之时,且她又是四海八荒唯一一只九尾红狐,天生额前生就一朵火红的凤羽花图案,自降生起,就得到了青丘所有的长辈喜爱,白止帝君更是将凤九从小就接到了自己身边教养。凤九从小随着姑姑白浅长大,白浅出嫁后,白真便担负起了照管凤九之责,但白真生性淡泊散漫,且凤九已经养成了欢脱的性子,因此他根本管束不了这个小侄女,也不舍得管教。

  白止帝君对白真的这种放养政策十分不满,便抓住机会说教起了儿子,可白真却显然没将他的话听进耳中,白止帝君只得作罢。回自己洞府的时候,白止帝君遇见了自己的外孙小阿离,见小阿离抱着一把桃花枝,蹦蹦跳跳地从外面回来,就随口问了一句。阿离称,凤九姐姐说,她无法将十里桃林的桃花在青丘种活,自己想要试一试,若是种活了,凤九姐姐一定会夸自己能干。

凤九回到十里桃林折颜上神为之抱不平

  白止帝君正在为了自己的女儿和孙女被娇养成了这般无法无天的性子而后悔不迭,见小外孙也正要朝着这个方向发展,顿时心中警铃大作,当即不由分说,捉起阿离,带他回去读书去了。

  司命将恢复人形的凤九送回了十里桃林,交给了精卫,让他避着点青丘的长辈们,带凤九去找折颜上神,叮嘱一番后,他便返回九重天去了。

  小精卫一见凤九成了这般模样,大吃一惊,连忙询问是怎么回事。凤九没有明说,只是消沉地表示,自己给青丘丢人了。精卫听了,无所谓地表示,她从小到大丢人的事干得可不少,哪里跌倒哪里爬起来就是了,这还是她以前跟自己说的话。凤九闻言,露出一丝苦笑。

  两人正往前走着,正好碰到了折颜上神,连忙见礼,折颜对精卫使了个眼色,精卫识趣地告退了。折颜拉过凤九缠了绷带的手,沉声问她,究竟是怎么受的伤,是魔君还是一十三天那位做的。凤九摇了摇头表示,不管他的事,是自己不小心。折颜见她到现在还遮遮掩掩,立刻便知道,与东华帝君脱不了干系,当下表示,自己打不过他,但是掀了太晨宫的屋顶,还是可以做到的。

  凤九却还是沉默地摇了摇头,折颜心中有气,转身就想去找东华算账,凤九连忙哭着出声道,真的不关他的事,他只不过是到最后都只把自己当做一只不听话的宠物而已。折颜上神闻言,叹口气称,东华帝君是个没有福气的人。他朝着凤九一挥手,她身上的伤顷刻间复原,额间先前被隐去的凤羽花也重现了出来。他劝说凤九,不要再消沉,免得被白真或者白浅看到,冲到一十三天去掀了太辰宫的屋顶,至于她丢的面子,要一点一点挣回来,凤九不知这面子该怎么挣,折颜上神冲她微微一笑,凤九瞬间便明白了。

  一十三天上,此刻正是一派欢喜景象。在众神仙的翘首期盼中,花轿终于来到了大殿前。哪知新娘刚刚下轿,就被一个从天而降的蒙面人抢走了。连宋神君作为婚礼的操办人,自然第一个上前阻拦,他一把将蒙面人打倒在地。新娘头上的红纱落地,众人惊见,新娘竟然不是姬蘅,而是知鹤公主。

  被打倒在地的蒙面人见到这情景,顿时大惊,连宋上前扯下他的面巾,发现竟是燕池悟。司命在一旁见势不好,连忙向重霖耳语,提醒他去请天君,重霖这才反应过来,匆匆离开了。东华帝君在阶上看了这一幕,却波澜不惊,细心的人若是注意看,甚至会发现,他的唇角似乎还隐者一丝笑意。

  连宋神君反应过来,一个手刀将燕池悟砍晕,并将知鹤扯到了阶下,让她跪在了东华帝君面前。知鹤偷偷看了一眼东华帝君的脸色,叫了一声义兄,东华帝君却冷声纠正她,该叫自己帝君。

  这时,得到消息的天君也匆匆赶来了,他上前询问是怎么回事,连宋神君连忙跪倒请罪,并简单说明了情况。天君闻言没有多说,沉声让人将欺君的知鹤与失职的连宋一同打入天牢,听候发落。

  知鹤此时又怕又悔,不禁想起了昨日之事。原来,知鹤回来后,闯进了姬蘅的房间,却发现,一身男装的闽酥在房内,顿时明白了原委,不禁大吃一惊。姬蘅和闽酥反倒将知鹤与如玉拉进了屋中,将如玉打晕扔在了一边,对知鹤道,自己身为东华帝君未过门的妻子,却犯下如此大错,只会令帝君蒙羞,不如让自己静静离开,事过之后,帝君还是高高在上的帝君。知鹤本来还有些犹豫,但看到案头那漂亮华贵的嫁衣,便拿定了主意:自己绝不能让义兄的大婚仪典成为笑话,姬蘅既然不要的这嫁衣,正好让自己来穿,于是便有了今天的这一幕李代桃僵。

姬蘅逃婚知鹤李代桃僵

  大殿上,众神将议论纷纷,各执己见,有的说这是魔族的一个圈套,为了维护天族尊严,必须向魔族宣战,有的却说,应当在找回姬蘅,查明真相后再做道理。这时,听说情况的煦旸魔君也匆匆赶到了天宫,他表示,这件事情一定要有个说法。天君命人将燕池悟带了上来,燕池悟到现在依旧咋咋呼呼不肯认错,众神将义愤填膺。忽然,苍何剑从殿外直飞进来,停在燕池悟面前几寸的地方,吓得他顿时没了气焰。

  东华帝君一声不吭的从殿外进来,径直走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煦旸魔君连忙表示,这件事事关两族,待查明真相再做定夺不迟。东华帝君淡淡道了一声好,苍何剑倏然割断了燕池悟身上的绳索,消失不见了。燕池悟还想要发飙,却被煦旸魔君匆匆拉走了。天君觉得,这般处理,似乎欠妥,东华帝君却说,这是自己的家事,自己自有分寸,天君这才没了话说。

  回到魔族后,燕池悟还在喋喋不休地向煦旸魔君叫嚣,一口咬定姬蘅是被东华帝君藏了起来,可他作为魔君这般懦弱,实在是丢人。煦旸魔君忍无可忍,指责燕池悟今日的行径,差点令魔族陷于大不义。燕池悟哪里肯认错,口出不逊地羞辱了煦旸魔君一番,负气而走,煦旸魔君被气得不轻。这时,一名魔将来报,称闽酥也不见了。煦旸魔君闻言,顿时头疼不已,立刻便猜到,两人只怕是早就约好了。好在之前担心闽酥会阻挠姬蘅大婚,煦旸魔君命人在闽酥身上下了追魂香,他命人立刻搜寻闽酥下落。

  回到太晨宫后,重霖向东华帝君原模原样地转述了连宋被关入天牢前,让他转达的话。原来,连宋神君早就看破了,今日这一场闹剧,本是东华帝君自己在背后弄出来的一场闹剧,否则,谁又能在帝君面前耍这样的小把戏?他气愤地指责东华帝君,竟然事先不跟自己通气,让自己错失了参与这计划的大好机会。东华帝君闻言,知道连宋这话的意思,不过是在威胁自己,心中暗笑,面上却依旧一派平静地命重霖将剩下的事情做完。

  重霖依言而去,亲自驾车将姬蘅送到了事先与闽酥定好的地点,看着两人相携而去,他便转身回了九重天。姬蘅兴奋地抱着闽酥,称这次多亏了东华帝君的相助。闽酥神情复杂地想将自己女儿身的秘密和盘托出,姬蘅却没有给她说话的时间,催着她赶紧上路,前往梵音谷,因为东华帝君给她指定了那个地方,称那里空气纯净,适合她休养。

  东华帝君在十恶莲花镜受了伤,本就没有完全康复,这阵子又数次为姬蘅运功,压制秋水之毒,损了修为,重霖十分担心,劝他放下一切,好好调养一阵子。东华帝君却并未将自己的事放在心中,倒是担心知鹤,得知她自入天牢便一语不发,知道这个心结也只能靠她自己打开了。

人已赞赏
同步剧情枕上书剧情

枕上书第5集 帝君为救昔日部将之女允婚事 青丘帝姬化身小狐狸终圆美梦

2020-1-24 0:00:00

同步剧情枕上书剧情

枕上书第12集 成玉献计试探楚婕妤 凤九得知周梦溪死讯

2020-1-26 0:00:0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