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上书第3集 凤九烧菜得到东华夸赞 知鹤心中嫉恨百般刁难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连宋神君尝了一口被凤九加了紫金蜜露为馅的糕点,发现竟是天下难寻的美味,竟连糖醋鱼的苦腥味都除去了,当即大赞。东华帝君一时好奇,便也随手捏起一个来尝了尝,发现果然美味,便问这糕点是谁做的,知鹤见义兄喜欢,便谎称是自己做的,东华帝君称赞了一番,为之起名为无忧糕。

  化身小狐狸溜进殿中的凤九站在暗处,见东华帝君称赞自己的糕点,十分欢喜,忘形之下又将狐尾露了出来。司命星君无意间瞧见了那毛茸茸欢快摆动的火红尾巴,顿时吓得脸都变了色,连宋神君见他神情有异,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司命星君唯恐凤九被发现,当即使劲一拍桌子,称自己从中体会到了东华帝君这道糖醋鱼中的道法禅意。

  连宋神君被他吓得一激灵,又听他慷慨激昂地从一道又苦又腥的糖醋鱼中,竟然阐释出了那么多的法理,不禁被唬得一愣一愣的,待他回过神来,发现司命星君已经将那道糖醋鱼吃得只剩下了骨架。司命星君暗中叫苦不迭,生怕这位来自青丘的小祖宗闯祸,闭着眼睛胡论了一番,便倏然窜出去,将凤九变回原身,藏进了衣袖里。

  连宋神君反应过来后,也随着跑出去看热闹,司命星君连忙掩饰,称自己看到了一只小狐狸,想和它玩耍,却被它给跑掉了。连宋神君不信,打趣司命星君,非说他把小狐狸藏在了身上,闹着要他交出来,好让自己用那狐狸皮,做一条水滑的披肩。两人正在纠缠时,东华帝君也带人走了出来,他三言两语替司命星君解了围,这才算将此事揭过,凤九则心中暗忖:帝君又救了自己一次,看来这恩是报不完了。

  之后,司命星君匆匆告辞,来到无人处,他从袖中放出了凤九,将她好一顿骂。哪知成玉元君正在假山后面喝茶,她听到两人的对话便走了出来,埋怨凤九,这么有趣刺激的事,竟然都不告诉自己。凤九和这位成玉元君是老相识,很对脾气,两人叽叽咕咕一番,便达成了同盟。成玉元君给凤九支招,想要报恩,就要像画本上写的那样,雪中送炭,至于东华帝君那里嘛,就先从抓住东华帝君的胃开始,若是出了什么意外,就躲去自己府上,司命星君在一旁听了直摇头。

  知鹤公主知道东华帝君喜欢无忧糕,便命凤九将做法一一告知自己,凤九毫不犹疑就说了出来,但却表示,至于馅料和花芯,则要随自己的心意而作才行。知鹤公主不疑有他,她知道义兄爱喝茶,便命人将茶叶拿来,放在了花芯里面。

成玉元君得知凤九上天报恩大感兴趣

  很快,连宋神君和司命星君再次到访,知鹤公主欢欢喜喜将自己做的无忧糕端了过去,司命星君尝了一口,觉得口感同上次相同,却品不出里面的无忧之境来。知鹤闻言,觉得尴尬不已,她拿起一块无忧糕,亲口尝了一下,才知道司命星君已经说得很含蓄了,自己做的实在难吃。她怒气冲冲地去膳房找凤九兴师问罪,凤九表示,自己所用的也只不过是东海冰晶、紫金蜜露,这些寻常材料,只不过那里面的雨时花根有些不同,她建议知鹤去采集往生海中心雨时花王的花根,如此才配得上知鹤公主的高贵身份。

  知鹤公主听了这番话,将信将疑,便带着凤九去了往生海,亲自监督她去摘取雨时花根。凤九之前被司命星君从袖子里扔出来的时候,不小心伤了腰,本想好好休息一下,可是公主有命,她又不敢不从,只得依言而行。在往生海中来回穿梭了好几回,凤九终于找到了雨时花王,摘下了花根。哪知,知鹤公主接过雨时花根,却命人撑着船离开了,将凤九独自留在了往生海冰冷的水中。

  凤九本想借此机会,让知鹤公主受些教训,收收性子,哪知最后倒霉的却是自己,她狼狈不堪地回到了太晨宫,却又被知鹤公主打发去守着为东华帝君熬制的糖醋鱼。凤九自是不敢不应,她无精打采地坐在灶火旁,有一下无一下地扇着风,却不小心睡着了,梦到了自己和东华帝君亲密嬉闹的情景。

  忽然,一股糊味将凤九从美梦中惊醒,她一见锅中已经起火,糖醋鱼被烧成了焦炭,顿时大惊,赶紧舀了水灭火,悄悄去了荷塘边,打算钓一条鱼来重新烧制。哪知这荷塘中的鱼儿颇具灵性,以凤九的法术,居然无法将之捉住,她只得作罢,边往回走边郁闷地想着,也不知自己去找折颜上神帮忙,他会不会取笑自己。正在这时,凤九忽然听到身后一声哗啦啦的水声响起,回头一看,竟是一尾肥大的红鲤跃出了水面,她当即大喜,用法术幻出一柄银叉,顺手甩了出去,将那尾鲤鱼钉在了墙上,欢欢喜喜取了鱼,跑回了膳房。

  凤九发挥自己从小练就的吃货必备看家本领,烧了一道色香味俱全的糖醋鱼。菜肴出锅的时候,凤九端着盘子往桌案旁边走,不小心将头上的簪子掉了下来,恰好被进来的东华帝君看到,他上前捡起了簪子,在糖醋鱼上蘸了一下,凑到鼻端一闻,当即毫不吝啬地称赞了一句,凤九得了夸赞,满心欢喜。

  这时,同样闻到香味的知鹤听说,义兄去了膳房,而膳房此时只有凤九一人在,她唯恐自己的功劳被凤九抢了,连忙带人去了膳房,却正好看到东华帝君站在凤九面前赞她,她心中嫉恨,便斥责凤九,命她退下。却不料,东华竟开口留下了凤九,让她以后就留在太晨宫做菜,知鹤心中大急,却不敢违拗义兄的意思,于是对凤九更加忿恨。东华帝君根本没将知鹤的态度放在眼中,对她谎称是自己特意去往生海,摘取了雨时花根为他做菜的说法,不置可否,反而细细打量起了手中的簪子,对簪子上刻的那从未见过的花朵起了兴致,问凤九那是什么花。凤九表示,那是青丘的天空,青丘的星星。东华帝君闻言,脱口吟了两句诗:夜萤误入星河处,谁言知命且知非,说完便将簪子交还给凤九,转身离开了,知鹤连忙跟了上去。

燕池悟被忽悠到太晨宫中做苦力

  这是东华帝君第一次和凤九说话,凤九兴奋不已,许久都没从那种晕晕乎乎不可置信中回过神来,忍不住高声叫了两声。正在书房中作画的东华帝君听了,不禁莞尔,自言自语道,不知这叫声欢快的野狐狸从何处而来。

  燕池悟为了讨好姬蘅,连自己向来喜欢吃的红烧魔兽都不再碰,甚至努力学习琴棋书画,想要向姬蘅的喜好靠拢,奈何他天生不是那块料,怎么都学不来,不禁十分郁闷。再三考虑后,燕池悟决定向东华帝君挑战,想着自己打败了东华,姬蘅定能高看自己一眼,到时候再去于是当即写了挑战书,命手下魔将,让斗姆姥姥亲自送去了九重天。

  燕池悟的战帖被重霖呈到东华帝君面前后,却被他老人家给无视了,燕池悟不知内情,久等不见回信,便让手下想办法去打听,却一直没有音信,他不禁满心烦躁。

  燕池悟手下有一朋友,恰好认识太晨宫的管事重霖,于是便辗转打听原委,结果却不知从哪里听来了风声,说是东华帝君正忙着采茶,没工夫应战。燕池悟是个急性子,闻言当即便直上九重天,二话不说帮太晨宫将茶园里的茶全都给采了下来。他连背带提地将那些新茶送到了东华面前,吵着要和他决斗。东华不想搭理这个二货,当即连眼皮都不抬地表示,自己近日得来的那几棵香树该栽种了,燕池悟闻言,立刻动身,替东华解决了后顾之忧。本以为这下东华该无话可说了,哪知东华又表示,要去整饬院中那两亩久未打理的荷塘淤泥。于是,燕池悟又马不停蹄地去帮着挖池塘、修屋顶、打扫太晨宫,不出半日,将太晨宫里里里外外所有的杂活都干完了。他尚且不知自己被东华给忽悠了,一边干活,一边还忍不住同情东华,想不到他一介堂堂帝君,天地共主,竟然还要事事亲力亲为。

  司命星君来太晨宫串门的时候,得知了燕池悟干的傻事,也忍不住和重霖一起笑了一回。整个太晨宫里,只剩下隐杏林的杏子没摘了,重霖不禁担心,等燕池悟反应过来,也不知会干出什么事来。司命星君倒是一点都不担心,东华帝君他老人家哪一次捉弄别人,可都是全身而退,更应该担心的,倒是眼前这位一根筋的魔君。

  果然,燕池悟做完了所有的杂活,就去将隐杏林的杏子给摘了,可他刚摘了一筐杏子放在园外,回头又去摘的时候,却被凤九发现了那筐杏子,她随手尝了一个,觉得味道挺好,就想着将它们酿成杏子酱呈给帝君,一定能讨他老人家欢心,于是便将这筐无主的杏子搬走了。

  燕池悟又摘了一筐杏出来后,发现之前摘的那筐不见了,不禁有些怪异,但他一想,太晨宫里丢不丢东西与自己无关,于是转眼就将这事丢在了脑后。做完了所有的杂活,燕池悟一身狼狈地去找东华帝君兑现承诺,哪知东华却波澜不惊地表示,自己从未答应他什么,燕池悟这才知道,自己被这位看起来一派正经的帝君给耍了,当即暴跳如雷,跳起来就朝东华冲了过去,却被人家一甩袖子扔出了太晨宫,跌在地上的燕池悟气得哇哇大叫。

  燕池悟不知道的是,姬蘅之所以连个眼风不施舍给他,不是因为他不够优秀,而是姬蘅已有心悦之人。让姬蘅动心的人,是她的一名贴身侍卫,名叫闽酥,从小陪伴姬蘅一同长大。

  此时,姬蘅正带着闽酥在林中荡秋千,她回忆起年少时光,在众多的魔将中,唯有闽酥不畏魔君的责罚,敢陪自己来这林中玩耍。闽酥闻言,微微一笑表示,只有来到这里,公主的脸上才会有笑容,为此,自己就算受罚也值得。姬蘅却说,自己之所以会笑,不是因为能来这里玩耍,而是因为有他同在,自己只想和他在一起。闽酥听了这番表白,面上却尴尬万分。两人不知道的是,这番对话,被暗处的煦旸魔君听了个正着。

人已赞赏
同步剧情枕上书剧情

枕上书第1集 东华无意间救人一命 凤九爱慕帝君欲报恩

2020-1-22 0:00:00

同步剧情枕上书剧情

枕上书第6集 姬蘅入住太晨宫待嫁 凤九伤人差点丢性命

2020-1-24 0:00:0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