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上书第4集 燕池悟盗取锁魂玉逼东华决斗 凤九为助帝君被骗去一身皮毛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燕池悟满身狼狈地回到魔族,越想越不甘心,便带着被聂初寅惦记了几百年的一张獾狁皮去找他,请聂初寅帮自己想个办法,能堂堂正正和东华帝君打一场。聂初寅一见这张獾狁皮,顿时眼睛便亮了,当即略一思索,想起有传闻说,东华帝君手中有一块困着世上重重妖邪戾气的锁魂玉,便给他出了个主意,让他将那块玉盗了去,逼迫东华帝君与他决斗。

  燕池悟觉得这是个好办法,当下依计而行,他故意让人在妙义渊弄出了点动静,将东华帝君吸引过去后,自己便化成他的模样,大摇大摆进了太晨宫,拿走了锁魂玉。

  东华帝君匆匆赶到妙义渊,见渺落还好好地被困在那里,毫无异状,便知道自己中了调虎离山计,连忙赶回了九重天。刚才明明见东华进了门的天将觉得奇怪,便问了出来,东华立刻便明白了其中的关窍,他见锁魂玉已经不见踪迹,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赝品,便知道是燕池悟的手笔,当下匆匆追去了符禹山,果然找到了这个家伙。

  燕池悟正在拿着锁魂玉端详,不明白这么个不起眼的小玩意,怎么就会让东华紧张至此。东华见果然是他盗了锁魂玉,冷声表示,若是他将锁魂玉安然归还,自己权当是他替太晨宫做牛做马的报酬,如若不然,定要让他及全族陪葬。燕池悟一听这话,立时便急了,当下跳起来和东华斗在了一处。

  一神一魔的这番恶斗,动静着实不小,九重天上的凤九呆呆地望着不断传来惊雷巨响的方向,担心与东华帝君有关。这时,知鹤也听到动静,出门查看,凤九便关心地向她打听,知鹤白了她两眼,没好气地表示,是否与东华帝君有关,都与她一个小小仙娥没有干系。

  知鹤见凤九眉宇间十分焦急,心下很是不爽,再见到凤九头上那支曾被东华帝君关注过的簪子,更是恶向胆边生,她站在凤九身后,悄悄拔下了自己头上的金簪,想要朝着凤九背心刺过去。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成玉元君恰好赶到,她将知鹤的动作看在了眼中,毫不客气地当面责问她,凤九到底犯了什么过错,让她如此动怒。在这九重天上,就算是对一介小小仙娥,也不能随意动用私刑虐待折磨,知鹤自知理亏,不敢争辩,又生怕给自己义兄嗜杀的恶名增加了谈资,连忙认错,请求成玉元君,不要将此事告诉东华帝君,说完便满面羞惭地匆匆施礼告退,落荒而逃了。

  凤九从成玉元君口中得知,东华帝君为了追回被盗的锁魂玉,在符禹山与燕池悟大战,当即什么都顾不上了,将手中的扫帚抛给了成玉元君,转身便向着南天门奔了过去,要去符禹山给东华帝君帮忙。

凤九幻出真身救东华被自己喷火烧伤

  凤九跑到南天门口,恰好遇到了司命星君,司命星君见她行色匆匆,打听之下得知了原委,便好笑地问她,知不知道符禹山在哪儿。这下可把凤九给问住了,这个她还真不不知道,司命星君闻言不禁好笑,但他不忍打击凤九,便掐诀念咒,在凤九脚下祭出了一张速行毡,称此物可以载她前往符禹山,叮嘱她千万注意自己的安全,凤九连忙道谢,匆匆而去。

  此时的符禹山上,燕池悟已经被东华打得毫无还手之力,他情急之下,举起手中的锁魂玉,来对抗东华的剑气。哪知,倏然之间,锁魂玉发生了变化,从拳头大一小块,变成了一块一人多高的巨型莲花,东华则瞬间消失不见,置身于由锁魂玉幻化的十恶莲花境之中。

  燕池悟不明白这瞬间的变故是怎么回事,他围着面前的玉莲花转了两圈,嘟嘟囔囔地回去找聂初寅算账去了。其实,聂初寅此时就躲在不远处,偷偷向这边张望着,他见燕池悟走后,又来了一只皮毛油亮的九尾红狐,当即眼睛都亮了,连忙现身出去,打探凤九的来意。得知她是来救人的,燕池悟便忽悠她说,东华帝君身陷十恶莲花境,情势危急,若是能将她的皮毛借自己赏玩三年,自己情愿耗费五成的法力助她。

  凤九心思单纯,又急着救人,当即便答应了,哪知话音刚落,自己便显出了原身,原来一身漂亮的皮毛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身普普通通的红狐皮,而且只剩下了一条狐尾。凤九大惊,但随即便释然了,自己的目的就是救人,不过一身皮毛而已,纵然因此无法变回人形,只要救了东华帝君,那也是值得的,她当即也不纠缠,毫不犹豫便进了十恶莲花境之中。

  东华帝君此时在里面已经和那些妖邪之力对战了许久,锁魂玉被毁,他本想借机除去这十恶莲花境中的浊息,可是先前已经和燕池悟恶斗了一场,如今又对付这些数不尽的妖邪之力,不免有些精力不济。凤九一进来,便张开口,用法术喷出火来对付那些妖邪之力。一时间,那些妖邪被她的法术压制,不敢再造次,凤九忍不住暗自得意,暗想着,也不知东华帝君看到了自己这么厉害的法术没有。东华正在一旁津津有味地看着一只不知打哪窜出来的小狐狸,在那边喷火撒欢,却见她乐极生悲地竟然烧到了自己的爪子,不禁失笑,连忙出手,将她捞到了自己怀中。

  这时,被聂初寅传信引来的姬蘅公主也到了,那些妖邪之力瞬间放开凤九,朝着姬蘅围攻过去,姬蘅催动法力,打退了它们,匆匆来见东华帝君。两人寒暄过后,姬蘅看到被东华帝君抱在怀中的火狐,满眼惊艳,觉得这小狐狸又可爱又可怜,便提议要给它包扎伤口。凤九的一双狐狸眼,目不转睛地盯着面前的东华帝君,还在幻想着自己威风八面,为救帝君不顾生死的一幕,忽然被姬蘅碰到伤口,不禁高声叫了起来。东华帝君见状,便又将小狐狸接了过去,亲自为它包扎。

  凤九欢喜得不知如何是好,可听着东华帝君和姬蘅的对话,似乎很有嫌弃自己笨的样子,为了证明自己平素是个十分聪明机灵的小狐狸,她又铆足了劲,打算喷一个完美的火球,哪知却又将自己没受伤的右爪给烧到了,幸亏帝君一脸云淡风轻地当即给她灭了火,这才免去了两只爪子都被包成粽子的下场,这下她终于老实了,认命地不再抖机灵。这一幕看得姬蘅好笑不已,东华帝君也是忍俊不禁。

凤九受伤被东华抱回太晨宫

  因为一时无法脱身,一神一魔一狐,便在这十恶莲花镜内暂时安顿了下来。东华帝君法力深厚,自是不吃饭也无碍,可凤九早就饿得前心贴后背了,这时,姬蘅不知从哪里找了几个地瓜过来,她柔声对凤九说,自己修习的是水系法术,无法喷火,让凤九自己喷火来烤地瓜,可凤九这时已经精疲力尽,使不出法术来了,她灵机一动,调转身子,用尾巴将几个地瓜扫到了正在打坐修习的东华帝君面前。帝君一睁眼,便明白了凤九的意图,当即用法术生起了一堆火,将地瓜放在上面烤了起来。

  很快,地瓜就烤好了,东华帝君拿起一个,掰开来给了凤九一半,凤九用嘴衔住,三口两口便吃了下去,满足地暗想,这是自己三万多年以来,吃的最美味的地瓜了。吃饱了以后,这三位便各自找地方休息了,凤九趴在东华身边,撒娇地低吟,东华将它抱在怀里,轻轻抚摸着它背上的皮毛,又用法术给它幻化出了一片星空,这才将它放到一边,径自闭目休息去了。

  凤九无法入睡,兴奋地在东华身边转来转去,又仗着自己如今是狐狸身,壮着胆子跳到东华怀里,面对面端详着他安详俊逸的睡颜。看着看着,凤九忍不住将嘴唇凑了上去,轻轻亲了东华一下,却不料下一刻就看到他睁开了灿若星辰的眸子,当即羞赧不已。

  东华帝君经过一段时间的修习打坐,已经恢复了全部的功力,可凤九却在这时出现了症状,她突然觉得恶心,想要呕吐,浑身不舒服。姬蘅不明所以,连忙提醒东华帝君来查看。东华看过后发现并无大碍,但他忽然间起了逗弄这只小狐狸的心思,便一本正经地表示,它这是有喜了,因为灵狐一族,向来戒律森严,不许族中灵狐随便与人亲近,否则便很容易怀孕。凤九闻言不禁内心哀嚎,自己没有听过这个轶闻啊,而且自己并非灵狐一族,难到就因为披了灵狐的皮毛,便承了它们的这一特性?虽然她很想和帝君有些进展,可这也太出人意料了,不过关于怀孕安胎那些事,她可是一窍不通,想到这些,她不禁蔫儿了。

  东华帝君恢复了功力,当即除去了十恶莲花境的浊息,毁去了这十恶莲花境,一神一魔一狐瞬间重见天日。凤九之前担心的一幕果然出现了,对她爱不释手的姬蘅向东华帝君请罪,请他免去燕池悟的过错,得到东华帝君应允后,果然请求东华将小狐狸交给自己抚养。凤九担心东华帝君真的会答应,连忙可怜兮兮地对着他连连摇头,好在东华帝君没有堂堂天地共主不该和一介女子争抢的自觉,毫不客气地从姬蘅怀里抱过小狐狸,不顾姬蘅在身后不停地哀求,径直回九重天去了。

  回到太晨宫后,东华帝君见看管锁魂玉的仙官正跪在宫外请罪,便吩咐重霖,让他们回去细思己过,而后便将小狐狸交给重霖照管,并给它施了一个结界罩住,便又匆匆离开了。而此时,得知凤九失踪的知鹤,正在怒气冲冲命人到处搜寻她的踪迹。

  燕池悟逼着东华帝君决战,姬蘅独自跑去阻拦的消息,被人禀告给了煦旸魔君,煦旸魔君得知闽酥竟然不在妹妹身边保护,想起自己看到两人在林中的那番对话,十分生气,便趁机发作,让人拿住闽酥,解送到白水山去面壁思过。闽酥还不知发生了何事,当得知原委后,便认命地不再反抗,任凭魔将将自己押到了妖兽横行的白水山。煦旸魔君向他传音道,姬蘅公主自有自己的路要走,他就等公主出嫁后再回来吧。姬蘅回去后得知此事,大吃一惊。

人已赞赏
同步剧情枕上书剧情

枕上书第1集 东华无意间救人一命 凤九爱慕帝君欲报恩

2020-1-22 0:00:00

同步剧情枕上书剧情

枕上书第6集 姬蘅入住太晨宫待嫁 凤九伤人差点丢性命

2020-1-24 0:00:0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