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上书第49集 沉晔自尽渺落夺回元神红气 帝君带凤九出离阿兰若之梦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妙华镜中,显现出了当日的太晨宫内,为保帝君沉睡的百年间,渺落不会翻起什么风浪,连宋与重霖找了耘庄仙翁商量,将帝君的半个影子施加了往世之术,投入到了梵音谷,以作震慑的往事,帝君这才释然,原来自己初见沉晔时,觉得他的气息有几分与自己相似,还以为他是与自己修习同宗功法之故,却原来竟是自己的影子。

苏陌叶也恍然大悟,怪不得沉晔一介地仙,竟然能使出创世之术,造出这个梦境,如此一来,便不足为奇了,只不过,到底沉晔只是一道影子,这创世之术也只能用一次,他却没能用来震慑渺落,反而造了这阿兰若之梦。

时至如今,苏陌叶更关心的是,息泽所说的复活之法是否管用。帝君告诉他,若是寻常的地仙,这个法子定然可以,但阿兰若也只是一道只有一世生命的影子而已。苏陌叶闻言大惊,随着帝君的指引去看,果然看到妙华镜中,凤九恳求谢孤栦将自己的一半影子投射到帝君之影所到之处,以全自己报恩之心,不过她并没有问过那影子投生何处,因此并不知道阿兰若是自己的影子。苏陌叶得到这个结果,不禁心中痛楚难当,而更加残忍的是,如今已经知道了造梦缘由,却无法强行出梦,否则沉晔便会有性命之忧,只能等他自己来堪破。

此时的沉晔,还不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白费力气,他将往事一五一十告诉了凤九,请求她沿着阿兰若的生命轨迹走下去,当她开启凤鸣阵之时,自己便趁机收集阿兰若的元神,复活她的生命,当然,开启凤鸣阵也只是做做样子而已,他不会眼看着凤九也灰飞烟灭。

凤九为了阿兰若,便一口答应了沉晔的请求。接着,茶茶便来禀报,相里阙驾崩,凤九与沉晔对望一眼,便起身进宫去了。凤九刚刚离开,便有人来禀报沉晔,夜枭族来犯,沉晔大惊,没想到这一切竟然都提前了,他暗道一声“不好”,便也匆匆进了宫。

此刻,相里贺已经带兵御敌去了,倾画姐弟二人正要下手抓捕“阿兰若”,沉晔及时赶到,打退了众人,表示要与阿兰若上战场,便带着凤九离开了。

连宋教燕池悟下棋

这时,帝君与苏陌叶也从茶茶口中得知了凤九进宫的消息,两人赶到后,凤九已随同沉晔去了思行河畔。苏陌叶担心沉晔让凤九使用凤鸣阵,帝君表面上不以为意,心里却也有些着急,当即一挥手,用法术带着苏陌叶赶去了思行河。

思行河畔,两军交锋。沉晔等不及事态一步步发展,便催促着凤九施展凤鸣阵,凤九表示自己不会,沉晔便在一旁教她。隐身在山林间的渺落听到了“凤鸣阵”这三个字,心中大喜,当即使用魔法,进入了夜枭族将领的体内。

就在凤九即将启动凤鸣阵时,帝君与苏陌叶忽然出现,阻止了她,并一言不发地将她带走了。沉晔见状,连忙跟了上去,此时,他已经认出了之前的“息泽”竟是东华帝君,连忙上前见礼,表明了阿兰若与自己的纠葛,请他将其归还自己。帝君却将凤九紧紧搂进怀里,带着些许小得意告诉沉晔,这是自己的女人,他的阿兰若只不过是神女的一道影子,无论他如何搜集其元神,都无法复活阿兰若,说着便将凤九额间被隐藏的凤羽花显现了出来,带着她倏然离开了。

沉晔听到这个消息,有些发蒙,直觉不想相信东华帝君所说的话,苏陌叶在一旁祭出妙华镜,将往事展示给他看。沉晔看过前因后果,得知不仅阿兰若是青丘帝姬的影子,就连自己也只是东华帝君的一道影子,当即痛极反笑,一面失魂落魄地走向思行河,一面喃喃自语,后悔自己当初不该一味隐忍,而让阿兰若在这世间受了那么多的苦。他一面痛悔着,一面缓步走进了思行河。苏陌叶一见大惊,连忙出声叫他,沉晔却恍若未闻,头也不回地慢慢走进了思行河的深处……

帝君带着凤九离开时,被渺落附身的夜枭族将领带人拦截,帝君一眼便认出了渺落,当即毫不留情地与她战在了一处。转眼间数十个回合过去,渺落已落下风,这时,沉晔沉河自尽后的那缕元神回到了帝君体内,他因此有一瞬间的眩晕,渺落便趁机袭击他,凤九见状,连忙上前阻拦,却被渺落控制住,夺走了被封印在她额间凤羽花内的那缕元神红气。

帝君清醒之后,见到凤九昏倒在地,当即攻向了渺落。渺落受伤,带着红气逃走了。帝君知道,造梦之人已死,阿兰若之梦即将崩塌,他抱起受伤昏迷的凤九,找到苏陌叶后,带着他匆匆出离了梦境。

解忧泉旁,连宋片刻未离,一直关注着蛇阵里的动静,他发现近几日结界不稳,便知道帝君他们出梦的时期近了,便拉着同样不放心,来此地守着的燕池悟下棋。燕池悟本来不耐烦琴棋书画这档子事,但为了讨好姬蘅,向她的爱好靠拢,他也很想学着附庸风雅,如今连宋相邀,他便兴致勃勃地坐了下来,奈何第一个子便落错了地方。连宋见状,十分无奈,提议两人不如专心看蛇阵好些。燕池悟连忙赔笑请他教自己,连宋只得动手帮他纠正,从头教起。

阿兰若之梦崩塌,帝君平安出梦

连宋连赢了燕池悟十数盘后,忽然发现,周围发生了变化,原本白雪皑皑的树梢上,竟然落下了雨滴,他连忙站起身,看向了蛇阵。只见一阵光晕变幻之后,帝君抱着凤九,与苏陌叶一同走了出来,他紧紧提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燕池悟第一时间关注的却是凤九,他质问帝君,凤九为何这般模样,帝君没有回答,只是问过玉林院有一处温泉后,便表示要与他将住处换回来,说完便抱着凤九直接回了玉林院。

连宋贴心地将所有人都打发了下去,给帝君和和凤九留下了独处的机会,并略带调侃地表示,此时美人受伤,正是他好好表现,拿下她的好时机。帝君不动声色地回怼了连宋一句,却伸手为凤九施了一个昏睡诀。连宋有些不明所以,帝君将渺落已经收回了封在凤九额间的元神红气,伤了凤九一事告诉了他,让他去召集梵音谷各族君王,护送所有人出谷,让燕池悟赶回魔族,通知煦旸务必守好渺落的那滴血泪,并拜托连宋,不要将此事告诉凤九,连宋连忙郑重地应下。

帝君将凤九和梵音谷、魔族那边都安顿好了以后,便亲自赶去了妙义渊。他知道,若是让渺落得到了血泪,妙义渊将关不住她了,如今帝君的修为已然恢复,再加上凤九被伤的仇,他自然不会再不手软,出手将渺落的束缚又加重了几层,并将其重伤。

凤九醒来后,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梵音谷,看着睡在自己身边的帝君,她这才相信,这一切不是梦,他们已经离开了阿兰若之梦。帝君被凤九拨弄自己头发的小手惊醒,正抱着她想要再休息片刻,谁知得知了消息的姬蘅却在此刻推开了门。看到榻上相拥而眠的两人,顿时宛若雷劈,手中拿着的夜明珠也不知不觉落在了地上。

帝君被门口的声音惊醒,转头一看,见门开着,便知道一定是姬蘅来过,便一挥手,将门重新关上,并安抚了凤九一番,谎称只是一只老鼠打翻了花盆而已。

燕池悟回到魔族,将东华帝君的话转告给煦旸后,煦旸带着十三殿的魔君们,将那滴血泪又加固了数道封印。几乎耗尽了法力的众魔君纷纷口出怨言,煦旸却表示,自己一定会守护住血泪,除非是自己死了,否则封印之地没人进得去,血泪也不可能被取出。在一旁装模作样并未尽全力的聂初寅听了,心中却另有自己的小九九。

人已赞赏
同步剧情枕上书剧情

枕上书第48集 阿兰若抱定必死之心战场燃烧元神 沉晔得知心上人死讯一怒斩下三季

2020-3-1 0:00:00

同步剧情枕上书剧情

枕上书第52集 兵藏之礼上聂初寅挑衅凤九 帝君实力护妻顺势定下婚期

2020-3-6 0:00:0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