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鬼族之乱(三)-《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小说原著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四师兄说,彼时我抱着鲜血淋漓的墨渊,血红着一双眼,抵死不受那鬼族大王子的降书。十指紧扣着手中的折扇,口中发狠念叨,若师父没救了就要天下人都来陪葬。差点误了九重天上老天君的大事。

几个师兄实在担心,不得已将我敲昏,并师父的遗体,一同好生带回昆仑虚。

四师兄以为那时我真正似个土匪,我却委实没印象。只记得一夜醒来,同墨渊并躺在一张榻上,一双手紧紧扣住他的十指,他却没呼吸。

鬼族之乱如此便算了结了。听说紧接着大紫明宫发起一场宫变,大皇子被囚,二皇子离镜蓝袍加身,登上了君座。继位当天,与老天君呈了他那园子里最稀罕的一朵寒月芙蕖做贡品。

老天君派了一十八个上仙下界,说是助我十七个师兄弟料理墨渊的后事。我蓬头散发,也不知哪来的法力,一把折扇就将这十八个上仙通通赶出了昆仑虚。

七师兄宽慰我,与我道:“师父他虽已仙去,但既是他亲口许下承诺来让我们等他,指不定存好师父的仙体,他便真有一日能回来呢?”

我如同溺水之人终于抓住了一根稻草。

要保住墨渊的仙体并不很难,虽四海八荒其他地界的不了解,然整个青丘的狐狸怕都知晓,九尾白狐的心头血恰恰有此神效。寻一只九尾白狐,每月取一碗它的心头血,将墨渊的仙体养着便好。

因墨渊是个男神,便须寻只母狐狸,才是阴阳调和。可巧,我正是一只母狐狸,且是只修为不错的母狐狸,自是当下就插了刀子到心口,取出血来喂了墨渊。可那时我伤得很重,连取了两夜心头血,便有些支撑不住。

这其实也是个术法,墨渊受了我的血,要用这法子保他的仙体,便得一直受我的血,再不能找其他的狐狸。

我愁肠百结。恰此时听说鬼族有一枚玉魂,将它含在口中便能让墨渊的身体永不腐坏。只是那玉魂是鬼族的圣物,很是难取。

我顾不得对离镜的心结,只巴望着他尚能记住当初我与他的一点情谊,将这玉魂借我一借。纵然他们鬼族是戕害墨渊至此的罪魁祸首,然战场之上,谁对谁错本也不能分得太清。

彼时我是何等的做小伏低。

辉煌的大紫明宫里,座上的离镜打量我许久,做了鬼君之后,确是要比先前有威严得多了。

他缓缓与我道:“这玉魂虽是我鬼族的圣物,以本君与上仙的交情,也实当借上仙一借,奈何宫里一场大变,玉魂也失了一段日子了,实在对上仙不住。”

我仿似晴天里被个霹雳生生劈上脑门,一时六神无主。

浑浑噩噩地走出大紫明宫,却遇上一身华服的玄女。她矜持一笑:“司音上仙远道而来,何不歇歇再走,如此,倒显得我大紫明宫招待得很不周。”

我虽厌恶她,那时却心力交瘁,没工夫与她虚耗,绕了道,继续走我的。她却不识好歹,一只手横到我面前,软声道:“上仙此番,可是来求这枚玉魂的。”那莹白的手掌上,正躺了光晕流转的玉石。

我茫然抬头看她。她咯咯地笑:“前日,君上将它赏给了我。让我熨帖熨帖身上的伤痕。擎苍的那顿鞭子可不轻,到现在还有好些痕迹落下呢。你知道,女孩儿家身上多出来这些伤,终究是不好的。”

女孩儿家身上落些伤,的确不好。我仰天大笑三声,使个定身法将玄女堪堪定了夹在腋下,祭出折扇来,一路打进离镜的朝堂,将玄女右手掰开来,正正放到他面前。

他那一张绝色的脸刷地变得雪白,抬头看我,嘴张了张,却没言语。

我将玄女甩到他怀中,往后退到殿门口,惨笑道:“司音一生最后悔之事就是来这大紫明宫遇见你离镜鬼君。你们夫妇一个狼心一个狗肺倒也真是般配。从此,司音与你大紫明宫不共戴天。”

那时我年少气盛,没抢玉魂,又一路打出大紫明宫。

回到昆仑虚,见着墨渊益发惨淡的颜色,也没更多的办法好想。

黄昏时候,偷偷从丹房里取出来一味迷药,拌在师兄们的饭食中。

入夜,趁他们全睡得迷糊,偷偷背着墨渊下了昆仑虚,一路疾行,将他带

回了青丘。

青丘正北有座枫夷山,是座小山。半山腰有个灵气汇盛的山洞,阿爹给起的名字,唤作炎华洞。我将墨渊放在炎华洞的冰榻上。因担心自己将血取出来,万一没力气端来喂他可怎么办,干脆躺到他旁边去。

墨渊浑身是伤,须得日日饮我的血,直至伤好,再一月一碗的量。

我实在不晓得还能为他取几夜心头血,只想着若我死了,他便也回不来了。我两个葬在一处,幽冥司里也好做个伴,便将他带来了炎华洞。这洞本是天劫前,我为自己选的长眠之所。

如此,又过了七天。

我本以为自己再活不成了。眼睛睁开,却见着红肿了眼泡的阿娘。

阿娘渡给我一半修为。我算捡回来一条命,也回复了女身。

添了阿娘的照拂,我这厢虽仍需日日往胸口捅一刀,以取心头血来喂食墨渊,却也不见得多辛苦了,只是还不能下地。

阿娘深恐我烦闷,特地从折颜处顺了许多书籍放在洞中,供我遣怀。

我才知道,当初将墨渊偷出昆仑虚这行径竟为难了许多编撰天史的神官。他们要为墨渊立个传来彰他的功德,可立到最后却无从考证他的仙骨遗踪,平白让墨渊成了仙籍宝箓中唯一一个有所来却无所去的神仙,也不晓得要引后辈的神仙们嚼多少舌根。

后来折颜到青丘探望我,亦说起这件事。他拢了衣袖微微笑道:“见今四海八荒正传得热闹,说什么的都有,晋文府中有几个拿笔头的小仙竟猜测你同墨渊是生了断袖情,奈何却担了师徒名分,于礼不合。于是墨渊故意诈死,好与你双宿shuangfei。若事情这么倒也有几分道理,所以我巴巴过来看上一看。”

我哭笑不得,晋文是司文的上神,手中握的乃是修缮神族礼法的大权。他府中养的神仙们自是制定神族礼制的幕仲,却开明博大至斯,实在叫人敬仰。据说昆仑虚的师兄们找了我几千年,可谁也料不到我竟是个女仙,且是青丘白家的白浅,自然无果而终。到如今,摞在九重天上最正经的史书是这么记载的:“……皓德君六万三千零八十二年秋,鬼族之乱毕,父神嫡子墨渊君偕座下十七弟子司音双双归隐,杳无所踪……”

总算没记下是我偷了墨渊仙体这一段,算与我留了个体面。

活得太长,旧事一回想起来就没个尽头。

离镜已跨过竹桥行到我面前,我才恍然省起现今是跌在一个大洞里,正撞上这一辈的鬼君同个女妖幽会。

他一把握住我的手,涩然道:“阿音,我寻你寻了七万年。”

我斜眼觑了觑那仍在草亭里立着的女妖,大惑不解。只听说债主追着负债的跑,倒没听说哪个负债的天天跑去债主跟前晃荡,还一遍遍提醒别人你怎么不来问我讨债。而怎么算,我与离镜两个,都是他欠我比较多。

我挣开手来,往后退一步。他却又近前一步,直直将我盯着:“你男子的样貌就很好,却为何要做这样女子的扮相。阿音,你是不是还在怨我?你当年说与大紫明宫不共戴天,你可知道我……”

我拢了拢袖子,勉强一笑:“鬼君不必挂心,不过是一时气话,如今鬼族神族处得和乐,老身也不是白活了这么多年岁,道理还是懂一点的,万不会无事生非来扰了你大紫明宫的太平。你我便井水不犯河水吧。”

他怔了一怔,急道:“阿音,当年是我负了你,因你不是女子,我便……我便……这七万年来,他们都同我说,说你已经……已经……我总是不相信,我想了你这么多年,阿音……”

我被他几句阿音绕得头脑发昏,怒道:“谁说我不是女子,睁大你的眼睛瞧清楚,男人却是我这般的吗?”

他要来拉我的手蓦然停在半空,良久,哑然道:“你是女子?那当年,当年你……”

我往侧旁避了一避:“家师不收女弟子,家母才将我变作儿郎身。鬼君既与我说当年,我就也来说说当年。当年鬼君弃我择了玄女,四匹麒麟兽将她迎进大紫明宫,连贺了九日,是为明媒正娶……”

他一挥手打断我的话:“你当年,心中可难过,为什么不同我说你是个女子?”

我被他这么一打岔,生生将方才要说的话忘干净,掂量一番,如实答他:“当年大抵难过了一场,如今却记不大清了。再则,你爱慕玄女,自是爱慕她的趣味品性,难不成只因了那张脸。我同你既已没了那番牵扯,说与不说,都是一样的。”

他紧紧抿着嘴唇。

我只觉得今夜真是倒霉非常,看他无话可说,匆匆见了个礼,转身捏个诀乘风飞了,顺便隐了个形,免得再遇上什么纠缠。

只听他在后面慌张喊着阿音。

可世上哪里还有什么阿音。

人已赞赏
十里桃花

第六章 鬼族之乱(二)-《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小说原著

2020-3-8 11:19:55

十里桃花

第七章 不速之客-《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小说原著

2020-3-8 11:19:5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