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天命情劫(一)-《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小说原著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不几日,六月初一。

司命星君的命格簿子载得不错,皇帝果然率了文武百官并一众的妃嫔往漱玉川上出游了。我自住进皇宫以来,因不受皇帝待见,虽担着太子他师父的名,却并未封下阶品。然礼部几个主事的小官很有眼色,晓得我是个高人,硬是将我列入了百官之列,在那出游的龙舟上,挨着几个从八品的拾遗,占了个位置。这个位置乃是个只能见着皇帝后脑勺的位置。离皇帝三丈远的另一个后脑勺,瞧着有些像陈贵人的。

卯日星君很给面子,在元贞小弟同东华帝君双双应劫的这个大日子里,将日头铺得十分毒辣。半空里三三两两飘着几朵浮云,也像是被热气儿蒸得快散了,恹恹的。

漱玉川的河道并不宽敞。皇帝的龙舟却大,占了大半河面。

河两岸挤满了百姓,估摸天刚亮便来河边蹲着的才有好位置。

皇帝游的这个河段并不长,京城的百姓却多,是以许多没在地上寻着位置的,都爬到了树上或近处的民房上。

开船的小官十分艰辛,因河两畔的堤岸上蹲满了百姓,便定要将这船开在河的正中央,不偏左一寸,也不偏右一寸,才显得出皇帝恩泽四海,一视同仁,既不便宜左边的百姓,也不便宜右边的百姓。因这是个极精细的活,有道是慢工才能出细活,于是,船便开得越发的慢。

一船人在大太阳底下,皆熬得两股战战。

眼见午时将近了。我塞了两枚金叶子与在船后忙活的一个小宦臣,着他帮忙请一请太子。小宦臣手脚麻利,我闭着眼睛还未歇上半刻,元贞已乐呵呵凑了过来。

今日他着了件天蓝的织花锦袍,少年模样很俊俏,见着我,眉梢眼角都是桃花地笑道:“师父这个时候叫元贞过来,是有什么要紧的事?”

他虽有个刨根问底的脾性,我却早已在心中盘算好,先顿一顿,做出莫测之态来,方拢着袖子深沉道:“为师方才胸中忽现一束道光,将平日许多不通透的玄理照得透白,为师感念你对道法执着一心,既得了这个道,便想教传于你,你愿不愿听?”

元贞小弟立刻作个揖,垂首做聆听之态。

我肃然清了清嗓子。

在昆仑虚学艺时,我有些不才,道法佛法凡是带个法字的课业,统统学得不像样。但即便当年墨渊授这些课时我都在打瞌睡,也算是在瞌睡里受了几千年熏陶,与一介凡人讲个把时辰道法,自然没有问题。

我一边同元贞讲道,一边等待司命星君命格簿子里那位美人,眼看午时将过,有些着急。

讲到后来,元贞欲言又止了半天,插嘴进来:“师父,方才房中双修、养气怡神那一段你前前后后已讲了四遍。”

我恨铁不成钢道:“为师将这一段说四遍,自是有说四遍的道理。四这个数代表什么,你需得参。这段道法讲了个什么,你需得参。为师为何恰恰将这段道法讲四遍,你亦需得参。学道最要紧的,便是个‘参’字,似你这般每每不能理解为师的苦心,要将道修好,却有些难。”

元贞羞愧地埋了头。

因被他打了回岔,我想了半天,方才我是将一段什么与他说了四遍来着?唔,暂且不管它,便接着房中双修、养气怡神继续说吧。

我讲得口干舌燥,茶水灌了两大壶下去,司命星君命格簿子里那位美人,终于出现了。

我其实并未见着那美人,须知我坐的是船尾,纵然极目四望,也只能瞧见各种后脑勺。知晓那美人已然登场,乃是因见着了在天边盘桓的,司命星君不惜血本借来的,西天梵境佛祖跟前的金翅大鹏。

我活了这许多年,从未亲眼见过一个皇帝跳水救美人,顷刻便要饱了这个眼福,一时热血沸腾。但因需稳着元贞小弟,少不得要装得镇定些,忍得有些辛苦。

河道两旁百姓的欢呼乍然少了,船上也由前至后寂静开来,我自眼风里扫了扫那尚在天边呈一个小点的金翅大鹏,以为,这诧然的沉默绝不该是它引起的。

想必骤然没言语的人群,是被刚刚出现的美人迷醉了。

元贞小弟尚沉迷在道学博大精深的境界里不能自拔,并未意识到这场奇景,我略觉安慰,一边继续与他弘扬道法,一边暗暗地瞟越飞越近的金翅大鹏。

佛祖座前的这只大鹏长得十分威武,原本一振翅要飞三千里,此番因是扮个凡鸟,飞得太刚猛有些不宜,是以缩着一对翅膀,从天边缓慢地、缓慢地飘过来。许是从未飞得如此窝囊,它耷拉着头,形容很委屈。

我眼见着金翅大鹏十分艰辛地飘到漱玉川上空来,先在半空中轻手轻脚地来回飞一圈,再轻手轻脚地稍微展开点翅膀,继而轻手轻脚地一头扑下来,又轻手轻脚地慢慢腾上去。我觉得,它想必一辈子都没有飞得这样纤弱文雅过。

可它这套谦然温和的动作,看在凡人眼里却并非如此,耳中听得他们惊恐万状号了一嗓子又一嗓子,号得我耳中一阵一阵轰鸣。我近旁的一个老拾遗颤着手指哆嗦道:“世间竟有这么大的鹏鸟,这鹏鸟竟这般凶猛,飞得这样快。”

元贞仍沉浸在美妙的道学世界里。他在苦苦地冥思。我琢磨着那落水美人应该已经落水了,便气定神闲地等着船头桑籍推皇帝那扑通一声。

船头果然扑通了一声,我欣慰地点了点头,很好,桑籍将东华推下水了。

我这厢头尚未点完,那厢却听陈贵人一声尖叫:“陛……陛下不会浮水啊——”紧接着又是扑通的一声。紧接着扑通扑通扑通很多声。

我呆了一呆。

我的娘。

千算万算却没算到东华这一世托的这个生是只旱鸭子,如今却叫哪个去救那落水的美人?

我匆匆赶往船头,元贞想必也被方才陈贵人那声干号吼醒了,激动地抢在了我前头。虽然出了这么大个纰漏,但为今之计,却也万万不能让元贞下水。即便是连累东华的命格也改了,终归比两个的命格都改不了好。本上神闹中取静,因瞬时做出了这等睿智的决策来,一抬袖子,死死握住了元贞的手。

元贞于匆忙奔走中深深看了我一眼,继续奔走。既是太子开道,我两个一路畅通无阻来到船头。挤过里三层外三层的人墙,立在船头的桅栏后。

隔着桅栏朝下一望。

这真是一道奇景。

漱玉川中花里胡哨全泡着大大小小的官员,不会浮水的边呛边呼救命,会浮的游来游去扎一个猛子游一段喊一声皇帝,遇到个把不会浮水却也跳下来了的同僚,便掺着一同边游边找皇帝。

但河里的人委实太多,这寻找就变成了件甚艰辛的事。

我因站在船上,俯望着整个河面,难免看得清明些,满漱玉川的大小官员们要寻要救的皇帝陛下,此时正躺在娇小的陈贵人怀里,被抱着甚吃力地一点点朝龙船游过来。

眼下这情景,我估摸是皇帝被桑籍神不知鬼不觉推下水后,陈贵人一声“陛下不会浮水”一语惊醒梦中人,皇帝座下这些忠心臣子为表忠心,急忙跳水救驾。但少不得有几个同样不会浮水的,被这踊跃的群情振奋,咬牙一挽袖子也跟着跳了下去。尚存了几分理智没有被这盲目的群情所振奋的,大约想着别人都跳了就自己不跳有些说不过去,只好悲情地也跟着往下跳。皇帝贴身的侍卫们必然是会浮水的,原本他们只需救皇帝一个,眼见着又跳下来几只旱鸭子,且还是国之栋梁的旱鸭子,自是不能放着不救,生生添了许多负累。这厢陈贵人已拖了皇帝上船了,那厢皇帝的侍卫们却还在忙着救不会浮水的国之栋梁。

这么一闹,那命格簿子上的落水美人,却没人管了。

元贞一心系在他父亲身上,自是无暇顾及那落水的美人,几欲翻身下船救他父亲,幸亏被尚且没来得及跳下水的几个七老八十的老大臣死死挡了。而皇帝本人尚自顾不暇,自然更没多余力气去关注那位美人。

方才我眼风里分神望了望,那美人自己游上了岸,边哭边走了。

皇帝被淹得半死不活。

因陈贵人是皇帝落水后唯一跳下去的妃嫔,且还一手将皇帝搭救上来了,地位自然不同。众妃嫔皆被识大体的皇后让在一旁嘤嘤啜泣,只得她一人能扒在皇帝龙体上,哭天抢地大喊:“陛下,你醒醒,你醒醒,你不能丢下臣妾啊!”

话罢捂着胸口吐了一口血,喊两句又吐了一口。几个随行的见过世面的老太医慌忙蹿过来将陈贵人与皇帝分开,训练有素地配了额,各自哆嗦着打开药箱分别与皇帝和陈贵人问诊切脉了。

这一趟出游再也游不下去,脚下的龙舟终于可以发挥它水上马车的长处,开船的小官再用不着小心翼翼把握方才那个度,太子一声令下,扬眉吐气地抖开旌旗来,刷的一声便沿着水道朝皇宫奔去。

人已赞赏
十里桃花

第十章 两生咒术-《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小说原著

2020-3-8 11:20:08

十里桃花

第十一章 天命情劫(二)-《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小说原著

2020-3-8 11:20:1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