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天命情劫(三)-《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小说原著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我这厢因由还没编得通透,立在一旁不言不语的宝蓝衫子却已将一道金光直劈元贞面门,元贞立仆。

宝蓝衫子向我赧然一笑:“姑姑不必挂心,小神不过是消了元贞殿下今夜对君上及小神的记忆罢了。经姑姑妙手,元贞殿下如今的命格已十分圆满,但小神唯恐他因见了两个真正的神仙,又生出什么烦恼和魔障。且帝君的命格今次因了元贞殿下的势,变得略有些些不同,小神此行正是为的来补救一番,还烦请姑姑指一指路,小神此番须寻令侄凤九殿下帮个忙。”

这宝蓝衫子忒会说话,东华那命格被元贞小弟带累得,岂是略有些些的不同!

我是个大度的神仙,他这一通抢白,说得句句是道理,他这么会说话,面容又长得和气,我自然不好冷起脸来再为元贞那一仆讨个什么说法。左右都仆了,就继续仆着吧。

夜华悠然与宝蓝衫子道:“你请她指路,便是走到明日清晨,将整个皇宫逛遍了,也定逛不到凤九住的院子去。倒不如拘个土地问问。”

宝蓝衫子诧异地望我一眼,自去拘土地了。

我干笑了两声。

今日夜华不同寻常,说话暗暗有些夹枪带棒,怕是在天上受了什么气。

因我已将元贞的劫渡完了,夜华自然不能再封着我的法力。正巧宝蓝衫子将土地拘了出来,我便跟着他们三人一同去菡萏院,省得在认路上费心思。

临走时见元贞还仆在地上,夜里风凉,元贞小弟的身子骨虽不纤弱却也不大壮实,病一场就有些受苦。本上神是个和蔼慈悲的神仙,最见不得人吃苦,着了宝蓝衫子使个术将元贞小弟送到他寝殿躺着。

夜华冷冷地瞟了我一眼。

在路上我已琢磨明白,从宝蓝衫子方才那一番话中,已很看得出来,他便是南极长生大帝座下的司命星君了。

夜华曾说这位星君脾气怪,依我看,倒挺和顺嘛。

他此次同这位司命星君既是为补救东华的命格而来,方才那句寻我便明摆着是句戏言了。我本性其实是个包不住话的,看这一路上的气氛又这么冷清,忍不住要与夜华开开玩笑:“方才我还听你说是来寻妻的,此番

这么急巴巴地却往凤九的居处赶,唔,该不是看我们凤九风姿卓然,心中生了爱慕吧?”

他偏头看我一眼,也不知在想什么,眼中竟生出隐隐的笑意来,却没答我的话。

本意是要刺他一刺的玩笑话,不想碰个软钉子,我讨个没趣,不再言语。

宝蓝衫子的司命星君却在前头扑哧一笑道:“喔,今日君上火急火燎地将小神从天后娘娘的蟠桃会上叫下来,说是有位上神改元贞殿下命格的时候,不小心将东华帝君的命格连带着改了,届时东华帝君历不了劫,重返正身时怕与这位上神生出什么嫌隙。天后娘娘的蟠桃小神一个也没尝着便被君上踹下界来补救,却不想这位上神,原是姑姑的侄女儿凤九殿下吗?前些时日小神见着凤九殿下时她还是个神女,此番已修成上神了?动作真正的快。”

夜华咳嗽了声。

我打了个干哈哈与司命道:“是快,是快。”已到得菡萏院大门口,夜华从我身边过,轻飘飘道:“司命来补东华的命格,我便顺道来看一看你。”话毕隐了仙身,闪进菡萏院大门。

我愣了一愣。

土地十分乖觉,做神仙做得很本分,将我们引到菡萏院门口便告退了。司命星君在我一旁做出个恭请的姿态来,我很受用地亦隐了仙身,随着夜华一同入了菡萏院大门。这座菡萏院今日纳了这么多神仙,往后千儿八百年的,都定然会是块福地。

凤九正在灯下沉思,神情甚悲摧。想必回忆起白日里在文武百官众妃嫔跟前号的那几嗓子,觉得丢人了。见着我们一路三个神仙在她面前现出正身来,也并不惊讶,只淡淡朝外屋喊了句:“玉珰,客至,奉茶——”

我一把捂住她的嘴:“小祖宗,回神了。”

凤九抖地一怔,打了个激灵,看见是我,一把抱住我的腰,音带哭腔道:“姑姑,我白日里又丢人了。”

我安慰她道:“幸而你暂借的是那陈贵人的凡身,丢的算是那陈贵人的人。”

凤九埋在我怀里摇了摇头:“我还坏了帝君的命格。方才我细细思量了一回。我从船板上跳进河中救帝君时,曾瞄到那被金翅大鹏刮下水的女子是会凫水的,若我不多事下一趟水,指不定那女子就将帝君救上来了,如此他两个也不能错过。我本打算今日过了就回青丘的,我暂借的这个陈贵人原本是个不得宠的,纵然今夜就升天了也掀不起什么大波。可此番我多事地救了帝君一遭,今日帝君在昏迷中竟一直拉着我的手,你没见到,刚醒来时他一双眼睛望着我,深情得都能掐出水来。”

我打岔道:“许是你看错了,他在水中泡久了,泡得一双眼睛水汪汪的也未可知。”

凤九抬起头来满目凄然:“可他还说要升我的阶品。”

我默默无言地拍了拍她的背。

司命星君端了杯冷茶兴致勃勃地凑过来:“你是说,东华帝君此番已对你种了情根?”

凤九大约此刻方才察觉这屋里除我外还有两个神仙。我觑了觑坐在一旁喝茶的夜华,与凤九道:“那是九重天上的天君太子夜华。”

却不想凤九忒不给夜华面子,一双眼睛只死死盯住司命星君,盯了半晌,方哭丧着一张脸道:“司命,你这写的什么破命格啊。”

我觉得凤九这么明目张胆地无视夜华不大好,对夜华抱歉地笑笑,他亦一笑,继续从容地悠悠饮茶。

凤九那一句破命格想是有些刺激司命星君。正譬如你不能对着登科的状元说他胸无点墨,亦譬如你不能当着青楼的花魁说她面容庸陋。归根结底,一个人赖以吃饭的东西,是断断侮辱不得的。

司命捧着那盏冷茶,嘴角抽了抽:“开初定帝君的命格,确然定得不济。不过,帝君既已对殿下种了情根,为今之计,也只能请殿下委屈着陪帝君唱一台戏。帝君此番投生,特地要历的劫当中,情劫占了个大头。原本帝君的这个情劫要由那落水的女子来造,如此,只能委屈殿下来造了。

凤九委屈道:“为什么要我来造?我此前欠他的恩情已悉数报完了,你

不帮我想个脱身之法,却还要我留下来帮他造劫,司命,你罔顾我们多年的交情。”

司命闲闲地拈了茶盖浮杯中的茶水:“正如殿下方才所说,乃是殿下你乱了帝君的命格,让殿下与帝君造劫,便是补偿了。若殿下执意不肯,待帝君这一世寿尽回复正身时,再去与帝君请罪倒也不迟。”

我不忍道:“这与小九却没什么干系的,原本是我改了元贞的命格才牵出这些事情……”

司命赶紧搁了茶杯站起来朝我恭顺一拜:“姑姑有所不知,天命讲的是一环扣一环的理,上面一环的因结出下面一环的果,凤九殿下正是帝君这个果上面的因。凤九殿下既被卷进了这桩事,且她还用了两生咒施了法力,若帝君的命格被大改了,殿下必然要遭些反噬。小神方才提的那个法子,乃是唯一万全的法子。”

我无限伤感地看着凤九。

凤九凄凉地跌回椅子,凄凉地倒了杯茶,凄凉地喝了一口,凄凉地与司命道:“既是要让我来造这个劫,却与我说说,该怎的来造?”

她已然认命了。

司命星君轻言细语道:“只需殿下你先与帝君些甜头,将帝君一颗真心拿到手,待彼时帝君对殿下一往情深,再把帝君的这颗真心拿出来反复践踏蹂躏就行了。”

凤九打了个哆嗦,我也打了个哆嗦。

司命补充道:“届时小神与殿下择些戏本子,正可指引一番殿下如何,呃,如何践踏人的真心。”

凤九趴桌子上哭去了。

却听到外头的宦臣通报皇帝驾到。我怜悯地揉了揉凤九的头,与夜华司命一道穿墙走了。

他二人一路护送我到紫竹苑外,夜华将我搂了一搂,道:“我尚有些事情

积在身上,你明日先回青丘,两三日后我便也回来了。”话毕转身遁了。司命

方才说,他们皆是从蟠桃会上溜出来,此番需得快快赶回去。

我在原地站了一会儿,觉得方才那滋味隐隐有些熟悉,又说不上来熟悉在什么地方。夜华似在青丘已很住了些日子,听他方才这个话,却不像是快走的形容,他到底打算住到什么时日才算个头?揣摩了一会儿,觉得困意袭来,挠了挠头,转进屋睡了。

人已赞赏
十里桃花

第十一章 天命情劫(二)-《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小说原著

2020-3-8 11:20:12

十里桃花

第十二章 请君入瓮-《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小说原著

2020-3-8 11:20:1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