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桃李艳事(一)-《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小说原著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到得南天门,并不见守门的天将,只几头老虎挨着打盹儿,黄黑皮毛油光水滑,一看就是修为不凡的灵物。

我敲着扇子调笑:“便是我那青丘的入口,好歹还有个迷谷坐阵。你们这三十六天大罗天界,却只让几头老虎守门吗?”

夜华蹙了蹙眉:“太上老君今日开坛讲道,想他们是去赴老君的法会了。”转而又淡笑与我道,“听说在凡界帮元贞渡劫时,浅浅你常同元贞论道,想是道根深植了,老君这么多年讲遍天上无敌手,在高处不胜寒这个境界上站得十分孤单,你此番上天,正好可以同他辩上一辩。”

我吞了口唾沫,干干一笑:“好说,好说。”

南天门外白云茫茫,一派素色,过了南天门,却全然另一番景象。黄金为地,玉石为阶,翠竹修篁,瑞气千条。比之四海水晶宫的金光闪闪,有过之而无不及。好在上来之前,为防万一,我英明地缚了白绫,不然这双眼睛保不准就废了。偶有几只仙鹤清啸一声,扑棱着翅膀从头上飞过,我慨然一叹,握住夜华一双手真诚道:“你们家真有钱。”夜华脸色阵白阵青,道:“天上并不是所有宫室都这样的。”

我们一路徐徐而行。

细细赏来,九重天上这一派富贵荣华同青丘的阡陌农舍十分不同,倒也别有趣味。

难得的是偶尔碰见的几个宫娥还都谨慎有礼,见着我这一番白绫缚面的怪模样,也并不一惊一乍,皆是并着夜华一道恭顺问安,让人看着就喜欢。

听说夜华三万岁上开府建牙时,天君赐建的一进府邸唤的是洗梧宫。

如今我站在这洗梧宫跟前,却略感诧异。

我诚然从未上过九重天,却不知怎的,总觉得这洗梧宫从前并不是现今这副昏暗模样。虽不至于黄金造的墙垣暖玉做的瓦当,却到底要明亮些,生气些。

我正自发愣,已被夜华牵了往后门走。

他对着后门那道墙垣颇认真地左右比量了一会儿,指着一处道:“跳吧。”

我茫然道:“什么?”

他皱了皱眉,一把抱过我,沿着方才指的那处墙头,一个纵身便跳进院子。

原来这九重天上,进屋都不兴走大门,全是跳墙?这个习俗也忒奇特了……

夜华捋了捋袖子,见着我的神色,尴尬一笑道:“若走正门定要将大大小小一院子全惊动了,呼呼喝喝的甚讨人厌,不如跳墙来得方便。”

我脑中却忽地灵光一闪,用扇子敲了敲他肩膀道:“今日我们走得早,算算竟还没到伽昀小仙官送文书来的时辰,你该不会是没提醒伽昀今日不必将文书送去青丘,劳他白跑了一趟吧。倘若从正门进,惊动了伽昀小仙官,确是有些麻烦。呵呵,话说回来,昨夜我们回洞时似乎已很晚了,积了几日的文书,你阅得怎样了?”

他僵了僵,脸面微红了一红,拢着袖子不自在地咳嗽了一声。

我一直担忧夜华有些少年老成,不过五万岁的年纪,恍惚一见竟比东华那等板正神仙还要严肃沉稳。今日却能流露出这么一番少年人才有的神色来,我摇了摇扇子,觉得很愉悦。

夜华住的是紫宸殿,紧邻着团子的庆云殿。

我不过在九重天上将养三两日。既然来时是悄悄儿地来,没打出上神名号强依礼制,自然不能让夜华大张旗鼓特地为我辟一处寝殿。正预备谦逊地同他提提,这两日只在团子的庆云殿凑合凑合罢了,他却已将我带到了一进专门院落。

抬头看,院门高挂的一副牌匾上,镂了四个篆体,一揽芳华。夜华眼中几番明灭,道:“这是你的院子。”

我摇着扇子沉吟,觉得天上的排场果然与地上分外不同。想当初我下界帮元贞渡劫,因是长住,才勉强得一进院落。此番只是在天上住个两三日,却也能分个院落,一个仙帝一个人皇,同是王家,气度却真真云泥之别。

我感叹一番,伸手推开院门。

吱呀一声,朱红大门敞开处,一院的桃树,一院的桃花。从外朝里瞧,满眼尽染花色。

我怔了怔,讷讷道:“原来你是诓我上来帮天后守蟠桃园。”

夜华神色僵了僵,抽着嘴角道:“蟠桃园不知多大,你以为才这一院子。这里的桃花是我两百多年前自己种的,养到今年,才开的第一树花。”

我心中突地一跳,却不知这一跳为的哪般缘由。缓步踱进院中,用扇子信手挑起一枝桃树枝丫。这一枝桃花,开得分外清丽淡雅。正要将扇子收回来,却闻得背后百转千回一声:“娘……娘?”

我转过头,夜华正站在院内的一侧台阶上,眼睛隐在几绺黑发后,看不真切。他身后门槛处,站了个宫娥打扮的女子,左手拿着个精致的花瓶,右手紧紧扶住朱红大门,脉脉盯着我,眼睛一眨,竟泛出两行清泪。

我手一抖,扇子挑下的那枚花枝猛地弹起来,颤了两颤,窸窸窣窣碰掉半捧花瓣,身上免不了也沾上几瓣。

那女子已跌跌撞撞奔了过来,一把抱住我双腿,潸然道:“娘娘,果真是你,奈奈等了你三百年,你终于回来了……”又边哭边笑地对夜华道,“那结魄灯果然是圣物,做得娘娘一丝都没差的。”

看她这一番形容,我便晓得又是一个将我认错的。腿不便挣出来,好在一双手还能将她拉一拉。她泪眼迷蒙抬头看我,虽则是双泪眼,那眼泪背后却满满当当俱是欢喜。

手指触到眼上的白绫,我不忍道:“仙子认错人了,老身青丘白浅,并非仙子口中的娘娘。”

自称奈奈的小仙娥傻了一傻,却仍抱住我两条腿。

我无奈朝默在一旁的夜华递了个眼色,奈何白绫挡着,眼色递不出去,我抬了抬手算招呼他。

他走过来扶起奈奈,却并不看她,只望着眼前的桃林,淡淡道:“这位是青丘之国的白浅上神,要在这院中暂住几日,便由你服侍了。如今你须改一改口,不能叫娘娘,便唤她的尊号,称她上神吧。”

紧抱住我双腿的奈奈茫然看了看他,又茫然看了看我。我朝她安抚一笑,她也没什么反应,只用袖子擦了满脸的泪水,点头称是。

我不过带了两身衣裳上来,也没什么好安顿打点,夜华差奈奈备好一应洗浴的袍具,嘱咐我先躺一躺,他去庆云殿将团子抱过来。

夜华近来善解人意得堪比解语花,既看出来我带伤行路不易,一通折腾下来已没什么精神头,又看出我心中思念团子,让我有点感动。显见得团子也很思念我,尚在他父君怀中,一见了我,便嗖地探出半个身子,甜甜一声“娘亲”,叫得我受用无比。“啪”,奈奈正捧着插桃花的花瓶却掉地上了。我心中觉得这小仙娥怕是同团子的亲娘有些渊源。如今团子的亲娘已香消玉殒,再享不了麟儿绕膝之乐,让我这个做后娘的白白捡了便宜,必是看得这小仙娥心中不忍。

唔,好一个忠肝义胆的小仙娥。

夜华说团子只是受了些惊,并不碍事。我左右端详一番,看他依然白白胖胖,笑起来露出两个酒窝,与往常一般天真,才真正放心。

他显然是想往我身上蹭,却被他父君抱得牢靠,挣了半日也没挣开,有些着恼,委屈地扁嘴望着我,假装在眼中做出一副将泪未泪的形容。

我慈爱地揉了揉他的头发,柔声道:“娘亲身上不大好,你先容你父君抱一抱。”

他一双大眼睛眨了眨,小脸突然涨得通红,竟扭捏了一下,小声道:“阿离知道了,娘亲是又有了小宝宝对不对?”

我愣愣地:“啊?”

他害羞状绞着衣角道:“书上就这么写的。说有一位夫人怀了小宝宝,她们一家人都不许她再去抱别人家的小孩来逗,怕动了,动了……”想了半日,小拳头一敲,斩钉截铁道,“对,胎气。”

我心尖上一颤,乖乖,才不过蒜苗高一个小娃娃,已懂得什么叫胎气!

夜华轻笑了两声:“你是在哪里看的这个书?”团子天真道:“是成玉借给我的。”

我眼见着夜华额角的青筋抖了两抖。

啧啧啧,这位从凡界飞升上天的成玉元君果然奇妙,竟十分擅长在太岁头上动土,老虎尾巴上拔毛。我佩服他。

一旁的奈奈疑惑道:“即便是上神有了身孕,小殿下你脸红个什么劲儿啊?”

团子伸出两条胳膊来,奋力捧住我的脸吧唧亲了一口道:“本天孙高兴嘛,娘亲有了小宝宝,本天孙就再不是天上最小的一个了。”

夜华想了片刻,与我道:“不然,我们大婚后立刻便生一个。”

我谦和回他:“若到时候是你来生,我倒很乐意出这一份力。”

夜华:“……”

因我到天上来,归根结底只为泡灵宝天尊那汪天泉。上上下下一应折腾完了,便杀往灵宝天尊的上清境。

人已赞赏
十里桃花

第十五章 沧海桑田-《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小说原著

2020-3-8 11:20:23

十里桃花

第十六章 桃李艳事(二)-《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小说原著

2020-3-8 11:20:2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