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桃李艳事(二)-《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小说原著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我既是要借这位天尊的天泉一用,自然须将身世底细和盘托出,才见真诚二字。

然今日不巧,正赶上太上老君做法会,灵宝天尊因是老君的师父,免不了要去捧一捧场,人并未在他的玉宸宫中。只七个仙伯候在大殿里,恭敬道老君法会后,天尊必来拜会姑姑。我从容地一一送了他们夜明珠,便有十八个仙娥站成两列,手中皆捧了花果酒水之类,引了我们前往那疗伤的天泉。

天族的礼法我还是略懂一些,十八个仙娥引路正是上神的礼遇。我忍了一会儿,问夜华道:“若借的是你正妃的名来这里泡泡,能有几个仙娥引路?”

他抱着团子顿了顿,道:“十四个。”又道,“怎么了?”

我握着扇子颇感惆怅,唏嘘道:“没怎的,只觉得嫁给你,我这阶品不升反降。这么看,倒算不得一笔好买卖了。”

他默了一默,磨着牙道:“若是天君帝后,便能有二十四个仙娥引路了,还能另配四个心灵手巧的给你搓背。”

我打了个干哈哈,由衷赞叹:“这倒还不错。”

那天泉落在一座假山后,是个甚僻静的去处,周围的气泽并泉水皆是碧青色,如阴阳未分的混沌时代,天地间一派空蒙,唯余这浅浅一汪碧色。

团子欢呼一声,由得仙娥们解了他的小袍子小褂子,白嫩嫩跳进水中,却也不见下沉,只浮在水上,啪啪地拍着水花玩。

夜华站在一旁看了一会儿,又一一检视了仙娥们手中端的花果酒水,转头与我道:“这些酒是果酒,可以喂阿离喝一点,但万不能让他饮多了。这些时令的蔬果,也只能叫他每样吃半个。”

我点头应了,觉得他这当爹又当妈的真是十分不易,再看他的眼神便有些敬佩。

他一愣,随即冰消雪融般璀璨一笑,从我手中取过松松握着的折扇,道:“你这扇子上徒画了幅fengliu桃花,却没题相合的诗词应景,有些遗憾,我拿回去给你补足。你暂且在这里好生泡泡,泡完了便来书房找我。”

他这一笑,笑得我一双眼睛狠狠晃了晃,没留意,由他拿着扇子走了。团子在泉里扑腾着水花问我:“父君怎么走了,不同我们一起泡吗?”

我呵呵道:“天将降大任于你父君,你父君去接这个大任去了。”

团子忒不胜酒力。

因夜华临走时特地嘱咐,时令的蔬果,每样可以给团子半个。我理所当然以为那果酒也是每种味道的都喂他半壶,未料两个半壶下去,他就醉了,憨态可掬地直冲我傻笑,笑着笑着,头一歪便倒在水上睡着了。

奈奈担忧道:“小殿下头一回喝这么多酒,醉成这样,还是由奴婢将他送去药君府上看看吧。”

我喝了十来万年的酒,且喝的全是折颜这等高人酿出的酒,即便谦虚来说,于这杯中物也要算半个行家。团子此番饮的果酒,不过仙果屯久了发酵出来,实在醉不了人,便是饮得再多,对身体也没什么妨害。团子醉得睡过去,只因从来没大饮过,酒量太浅。况且方才他睡过去时,我暗暗为他把了一回脉相,那气泽比我的还平和几分,若单为解酒便送去药君府上,委实小题大做。我沉吟了一会儿,与奈奈道:“男孩子不用娇惯成这样,没大碍的,你只带着他回屋睡一睡,至多不过三更,他便能醒得过来。”

两个仙娥急忙将团子捞起来穿好衣裳,由奈奈抱着先回去了。

又吃了些瓜果,将团子没饮完的酒混着全饮完,迷糊打了个盹儿,睁开眼已戌时了。难为岸上的十八个仙娥还无怨无悔地守着。我精神抖擞地顺了头发,结上外袍,考虑到玉宸宫到洗梧宫一路上仍有些景致晃眼,仍将白绫缚在面上。

好歹在青丘也共住过两三个月,夜华一些生活习性我尚算了然。犹记得以往这个时辰常被他拉去下棋。既有这么一条前科立在面前,我心中略一思量,觉得他现今应是仍在书房。又想起那把扇子今夜还能帮我驱一驱蚊虫,便没回一揽芳华的院子,直向他书房杀去。

书房外无人看守,我敲了敲门,也没个回应,轻轻一推,门自开了。外间仍没人,蜡烛却烧得烈,映得烛影幢幢。

里间忽地传出两声女子的低咽。心头一个东西重重一敲,我茫然了片刻,耳根刷地烫起来。近日本上神桃花盛,连带着尽遭遇些桃李艳事。一道门帘之隔,此番,该不会当头红运,又让我撞上了别人闺阁逗趣吧。

我稳了稳心神。

夜华虽冷漠沉稳些,到底血气方刚,今日我碰见的这天上的一众仙娥又都生得不错,他日夜对着一案枯燥公文,定然烦闷。恍一抬头,见着一位眉目似画的小仙娥在一旁红袖添香……

心中有几分古怪。

夜华断了对我的孽想原是件大功德,很该令我喜不自胜。但我此刻却暗暗有些担心,那眉目似画的小仙娥或许并不真正眉目似画,可能不大配得上夜华。

左右思量一阵,觉得佛说得对,宁拆十座庙也不能毁一门婚,捏了捏烧得滚烫的耳朵,预备悄没声息地、轻手轻脚地、不带走一片云彩地溜了。右脚刚往门槛上跨了半步,却听得夜华柔柔一声:“浅浅,你这一来一去的,到底是要做甚?”

我抚着额头轻叹,温香暖玉在抱他竟还能顾念到旁的动静,真是个不一般的神。

帘子背后的烛火跳了几跳,我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夜华缓缓道:“那扇子我已题好字了,你进来拿吧。”

呃,既是他叫我进去,那我此时进去,也算不得唐突吧。我原本就有些好奇那低咽的小仙娥长得什么模样,得了夜华这一声,立刻抖擞起精神,兴致勃勃地一掀帘子迈了进去。

本上神料得不错。

这内室里果然驻扎着小仙娥。

竟还不是一只小仙娥,而是一双小仙娥。

只是这一双小仙娥衣裳都穿得甚妥帖,齐齐垂头跪在地上,左边的一个肩膀一耸一耸,看得出来是在流泪,却默默无闻地,一声儿也没漏出来。

夜华坐在书案后,面前垒了一大摞文书,文书旁搁了个青花碗,碗里的羹汤还在腾腾地冒热气。那一派正经形容,也委实不像刚历了一番春qing。

我心中的疑惑如波涛汹涌,漫过高山漫过深谷,但在小仙娥面前岂能失了上神气度,只得将这个疑惑暂且压下,假装淡定地从夜华手中接过扇子,借着打量扇面上题字的工夫,假装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这又是唱的哪一出?”

夜华写得一手好字,扇面上九个小楷分两行排下来,写的是“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方才摊开扇子时我尚有些战战兢兢,生怕他题些“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之类的诗文令我牙酸。

眼下夜华题在扇子上的九个字,倒令我满意。

屋子里半晌没人声,我好奇抬头,正撞上跪在右侧的那名仙娥瞧着我的一双惊恐的眼。

那双眼生得甚美,我长到十四万岁,竟从没见过哪位女子的眼生得这样美。我侄女儿凤九的眼睛也长得好看,但到底年纪小些,见不出岁月沉淀。这一双眼,却像是饱含了无穷情感,令人一见便不由得被吸引。

这个小仙娥,倒有些不凡。

不过,与她那双眼睛比起来,容貌却普通了些,尚不及南海水君家的那位绿袖公主。

那仙娥嘴唇哆嗦了几番,半晌,抖出一个名字来,我清楚听得,又叫的是团子那跳了诛仙台的亲娘。

我抚了抚面上白绫,因三番两次被误认,已很习惯,也不再强辩,只喝了口茶,再从头到脚打量一番面前这小仙娥,柔声赞道:“你这双眼睛,倒生得不错。”

这本是句夸人的话,况且我又说得一腔真诚,寻常人听了大抵都很受用。面前这跪着的小仙娥却格外与众不同,非但没做出受用姿态,反而倏地歪在了地上,紧盯着我的一双眼,越发惊恐慌乱。

我甚诧异。

本上神这一身皮相,虽比本上神的四哥略差些,可在青丘的女子当中,却一直领的第一美人的名号。不想今日,这历万年经久不衰的美貌,非但没让眼前这小仙娥折服,竟还将她吓得歪在了地上?!

夜华不动声色取下我缚眼的白绫,将我拉到他身旁一坐。

底下的一双仙娥,两双眼睛登时直了。那直愣愣的四道目光定定停留在我一张老脸上。我同团子亲娘长得不同,想必她们终于悟了。

夜华抬了抬下巴与那呆然望着我的一双仙娥冷冷道:“缪清公主,本君这洗梧宫实腾不下什么位置来容你了,明日一早就请公主回东海吧。素锦你倒很重情谊,若实在舍不得缪清公主,那不妨向天君请一道旨,让天君将你一同嫁去东海,你看如何?”

人已赞赏
十里桃花

第十六章 桃李艳事(一)-《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小说原著

2020-3-8 11:20:24

十里桃花

第十六章 桃李艳事(三)-《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小说原著

2020-3-8 11:20:2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