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灰飞烟灭(二)-《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小说原著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两个仙娥愣了愣,点头称是,又一致地赶紧道:“这两个宫娥太不像话,累上神动怒,小婢们自然要报上司部,将她两个惩戒一番,立一立规矩。”

我咳了一咳,道:“动怒倒没有,只是偶尔听得这样的话,不大顺耳罢了。”合起扇子拍了拍她们的肩膀,慈爱道:“话虽这么说,你两个方才也忒莽撞了,说人是非这样的事,最忌讳的就是中途被人撞破。可想而知,你们方才若真穿过石头去,却叫那一双小仙娥多么尴尬羞涩。既然她们这个行为违了天界的规矩,迟早要受些惩戒,倒不如让她们说个痛快。她们说痛快了,你们也能占个理罚得痛快些嘛。天宫这么大,总还是要叫人晓得,立的规矩不是单立在那里当摆设的,是不是?不过话说回来,后宫里最忌讳热闹,这双小仙娥性子忒活泼了些,倒不大适合当这份差了,你们挑拣挑拣,另为她们谋个合宜的差事吧。”

两个仙娥受教,连连点头称是。

她们自去执天界的法度去了。后面的十六个仙娥仍跟着我。

今日泡在这天泉里,因没有团子在一旁戏水,我觉得有点无趣。

随伺的十六个仙娥中,有两个擅音律的,抱了琵琶在一旁拨了个把时辰,令我打发了些时间。可她们拨得再好,如何比得上当年掌乐的墨渊。初听还觉新鲜,听多了却也乏味,顺势打发她们将琵琶收了。

继续泡了片刻,泡得很空虚。便穿了衣裳,令那十六个仙娥暂守在原地,我先回一揽芳华的院子挑几本书带过来,届时边泡边看,再打发些时间。方走到一揽芳华的大门口,正预备推门,那门却猛地从里打开。夜华一手抱着沉睡的团子,一手握着门沿,见着我,愣了一愣,敛起一双眉头来。

东海水晶宫初见夜华时,我便晓得他不大亲切,乃是个冷漠的少年。只是同我相交以来,他几乎从不在我面前做出冷漠形容,时时都笑得春风拂面,便使我有些忘了他本性其实算得冷淡了。此时他脸上的这个形容,令我陡地一凛。

他一双眸子暗了暗,沉沉道:“阿离像是喝醉了,我探了探,他从昨日到现在竟一直未醒过,是怎么回事?”

我瞧了瞧他怀中脸色红润的团子,镇定道:“不过昨天我多喂了他半壶,让他醉了个酒罢了。”

他皱眉道:“他醉得睡到现在都没醒,你怎的不通报我一声,也不将他抱去药君府上看看?”

我讶然道:“小孩子哪里有那么娇贵的,我小时候偷折颜的酒喝,醉得四五天没醒,也没见我阿爹阿娘将我送去就医。团子又不是个姑娘,你这样惯着他,待他大些,难免不娘娘腔。”

他默了半晌,从我身边儿跨过去,干涩道:“阿离不是你带大的,你便一直只将他当作继子看,从未当过亲生的儿子来疼爱吧。若阿离当真是你亲生的儿子,你今日,还说得出这样的话吗?”

我一愣,待反应过来他这一番话的意思,却觉得周身血气都凉了。

从前常听人说透心凉透心凉,我还琢磨过这个透心凉是种什么样的凉法,如今,倒是活生生品一遭个中滋味。

虽然我没生过儿子,却也晓得,若是我白浅的亲生儿子,怕待他倒没这么上心。也正是怜悯团子小小年纪,亲娘便跳了诛仙台。三百年里活过来,没受着亲娘半点呵护,怪可怜见,是以对这团子从来都是巴心巴肺的。今日这一番巴心巴肺,却换来如此评说。

我抖了抖衣袖,对着他的背影冷笑道:“老身哪生得出这样一个活泼讨喜的孩子来,可叹生出阿离的那位烈女子,当初却跳了诛仙台。老身师承昆仑虚,修的是逍遥道,可不是承的西方梵境,没修来一副菩萨心肠,自然待不好阿离。夜华君储在宫中的那位侧妃,依老身看,倒是慈悲又善良,定可以将你这宝贝儿子待得同亲生一样。今后却叫你的这位侧妃将阿离看得紧些,莫让他在我这里吃了亏去。”

他背影僵了僵,半晌,道了声:“你别说这些话来气我,我不是这个意思。”便抱着团子匆匆向药王府奔去。

瞧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我大感无趣。正要掉头踏进院子,迎面又撞上来个奈奈。

她一双眼通红,见着我,仿似见着西天梵境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赶紧扯着我的袖子颤声道:“上神可见着,方才谁从这院子里出去了?”

我抚了抚额,柔声道:“怎么了?”

她通红的眼角处啪嗒掉下两颗亮晶晶的泪珠儿来,哽咽道:“上神责罚小婢吧,都是小婢的错。上神对小殿下这般好,便是小婢的主子再生,也要感念上神,此番若因了小婢,令小殿下栽到素锦娘娘的手里,那小婢……小婢……”我见她说了半日也没道出个所以然来,文法颇颠三倒四,一言一语甚没重点,便敲了扇子好意提点道:“别的暂不用多费唇舌,你方才说团子栽进素锦手里,是个什么意思?”

我这一个提点,终于让她找到一根主心骨,一件事一件事,接二连三抖得顺畅许多。原来我今日刚被灵宝天尊玉清境里的一顺溜宫娥领走,那素锦侧妃便领了四个随侍的仙娥驾临了一揽芳华。说是晨间散步,受一道神圣不可侵犯的仙气指引,不意散到我暂住的院子附近,便一定要来访一访这仙气的主人,并看一看团子。

姑且不说四海八荒哪一位神仙的仙气是神圣可以侵犯的,我怀着一颗大度的心,只当这是个不大合宜的恭维。然那素锦昨夜同夜华和缪清不知闹到个什么时辰,今日一大早,还能有这么好的精神头大老远地来我这处散一散步,却叫我佩服。

说是夜华从不许素锦见团子,也不许她靠近一揽芳华半步,作为四海八荒的典范,她也一直守着这个规矩,今日却不知抽了什么风,将两条齐齐冒犯了。奈奈有心不让素锦进院子,她一个小小的守院仙娥,扛住一介天宫典范的耿耿衷情,十分不易。好歹终归是扛下了。素锦不甘不愿地离开一揽芳华后,奈奈照拂了会儿团子,便去后院打水。水打回来一看,团子却不见了。奈奈便以为,定是那素锦杀了个回头枪,将团子抱走了。急急追出来,便正撞上我。

我拍了拍她的肩,安抚道:“是夜华抱走了团子,同素锦没什么干系,你不必忧心。”

听奈奈这一番叙述,看得出她防夜华的那位侧妃譬如防耗子一般紧。这个中的原委,在脑门里略转上一转,也约莫算得出来。多半是奈奈从前服侍的那位夫人——团子跳诛仙台的亲娘,还没来得及跳诛仙台之前,同素锦有些不对付。

夜华如今待素锦的光景十分不好。

我脑中忽地一道电光闪过,福至心灵打断奈奈道:“该不会,这位素锦侧妃,同团子她亲娘跳诛仙台这个事,有些牵扯吧?”

她脸色刷地一白,顿了半晌,才道:“天君颁了旨意,明令了再也不能提此事的。当初晓得这桩事的仙娥们,也全被天君分去了各仙山,不在天宫了。”

奈奈这个回答虽不算个回答,脸上那一白却白得很合时机,我心中来回一转,不说七八分,倒也明白了五六分。

因我们九尾白狐这个族类,在走兽里乃是个不一般的族类,一生只能觅一个配偶,譬如两只母狐狸公然争一只公狐狸这样的事,我活了这么十几万年,从来没见着过。是以倘若有两只母狐狸要争一只公狐狸,能使出些什么样的手段,我有些拎不清。但好歹在凡界做相士时,《吕后传》这样的抄本野史涉猎了不少,令我今日能做一个恰如其分的推论,推论素锦侧妃从前,其实并不像今日这般典范,为了争宠,将团子亲娘生生逼下了诛仙台。

团子今年三百岁,可见团子的亲娘跳诛仙台也就是近三百年间的事情,这个事定然也曾掀起过轩然大波。五百多年前我被擎苍伤了,沉睡了两百年,但我从那一趟长睡中醒过来时,却并未听得近年九重天上有什么八卦趣闻,想来奈奈说的没错,那石破天惊的一桩大事,是被天君压了。

这一代的天君倒是个有情有义的天君,想必正是念着素锦曾做过他的小老婆,才特地插了这一趟手。不过他插的这趟手,倒正插在了点子上,令素锦今日能享一个典范之名。

唔,真是一段血雨腥风的过往。

夜华和奈奈这一番惊扰,所幸没败了我寻书的兴致。

原以为这九重天上上下下一派板正,藏书也不过是些修身养性的道典佛经,我因实在无聊得很了,才想着即便是道典佛经也拿来看它一看,却不想东翻西翻的,竟淘出几个话本子,略略一扫,还是几个我没看过的、颇趣致的话本子。我矜持地朝奈奈一笑:“从前住这个院子的夫人,忒有品位了。”

人已赞赏
十里桃花

第十七章 灰飞烟灭(一)-《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小说原著

2020-3-8 11:20:33

十里桃花

第十七章 灰飞烟灭(三)-《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小说原著

2020-3-8 11:20:3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