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灰飞烟灭(四)-《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小说原著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她这一番话说完,突然煞白了一张脸,猛然回神似的嘴唇抖了几抖:“奴婢失言。”

她说了许多,前边的还有些条理,后头的我却委实没怎么听懂,也不晓得她哪里失了言。只是心中模糊地一紧。

伴随着心中这一紧,拐过一揽芳华,有一股腾腾的瑞气迎面扑来。

四海八荒一众神仙里头,仙气能卓然到这个境界的,左右不过四五个。这四五个里头,又以qingqu优雅,品位比qingqu更优雅的折颜上神最为卓然。

如今,这个最卓然的折颜便拢着一双袖子靠在一揽芳华的墙根边儿上,乐呵呵地看着我笑。

我呆了一呆。

方才素锦大拜我时,从院门口闪过一副衣角,我隐约一瞟,估摸着是折颜。但料想他此番应是在青丘陪伴四哥,也没甚在意,不承想,那一副花里胡哨的衣角果然是他的。

我因迁怒,对素锦说的那一番话不大客气,回头一想,却委实有些掉上神的份子,此番折颜竟将我那番掉份子的言语听个彻底,令我微有汗颜。

他兀自乐了一会儿,两三步踱到我跟前,道:“许多年没见你使小性儿了,今日来听这个墙脚,却听得很有收获。真真常埋怨我当初将你送去昆仑虚送错了,不过学一个艺,却学得整个人都不大灵光,全没有他带着你时的天真活泼。如今看来,你还不算无可救药嘛。”

如今我已是十四万岁高龄,按凡人的算法,譬如一个老态龙钟的太婆,若仍旧如同少年时代一般天真活泼……我试着进行了想象,发现太吓人了。

因我一向是个服老的,是以心中才能有这样一番明透事理的计较,然折颜一向是个不服老的,我这一番英明计较,自然须吃回肚子里。只顺着他的话,摇着扇子谦虚道:“夜华的那个侧妃委实不大合我的意,我虽一向偏爱机警灵敏的小神仙,但机警灵敏过头了,跑到我跟前来自作聪明的,我却不大喜欢了。所以本着长辈对小辈的看顾之心,略略训诫她两三句,实在算不得使小性儿,你过奖了,过奖了。”

他微微又笑了笑。

其实往常折颜并不似这般爱笑,但他近日春风得意,日子过得很滋润,自然多笑些。待他笑够了,我才开口问他:“夜华昨日才将我领上这九重天,你今日便赶着跟上来,你上来这一趟,绝不是只为了来听我的墙脚吧?”

他咳了声敛住笑容,眼风里朝立在我一旁的奈奈扫了扫。奈奈不愧在九重天上兜转久了的,察言观色是一把好手,立时伏身一拜:“小婢先去上清境候着上神。”

我点了点头。

折颜一向不大正经,待奈奈走得远了,却收拾出一副凛然的庄重模样来。

他这个模样,令我心中陡地一颤。

三百年前,自我从那场沉睡中醒过来,发现师父的仙体不用我的心头血也保存得很好时,他端出的便正是这副模样,敛着眉沉着脸,敲着炎华洞的冰榻缓缓安慰我:“墨渊兴许要回来了。”害得我空欢喜一场。

如今,我怔怔地望着他一双细长的眼睛,心中不长进地隐隐又生出丝念想。但害怕这个念想终归又是个行将落空的念想,一狠心,往噌噌上蹿的这个念想的小火苗上狠命浇了桶凉水。

听得心尖上刺啦一会儿响过之后,我沉稳地将两只握紧的手揣进袖子,淡淡道:“你便将关子这么卖着吧,左右我也不急。”

他收起那副庄重嘴脸,倜傥一笑,道:“若是我说墨渊要醒了,你也不急吗?”

方才还在火中炙烤的一颗狐狸心猛地一蹿,直蹿到我的嗓子眼。我听到自己哑着嗓子的一句回话:“你……你又是在骗我。”这一句话,竟微微地带着两声儿哭音。

他愣了一愣,敛了本就不深的笑容,眉头拧成一个川字,过来拍了拍我的背:“丫头,这回绝不是在骗你了。前几日我同真真去西海办一趟事,遇着那西海水君的大儿子,那时我觉着他身上的仙气有些不一般,便施了追魂术探查了一番。这一番探查下来,竟叫我发现他身上有两个魂魄。一个是他自己的,另一个,”他顿了顿,低声道,“便是你的师父墨渊。”

我垂头瞧着自己从裙子底下隐约露出的一双绣花鞋,木然道:“你怎知道,那西海水君大儿子身上的另一个魂魄,就是墨渊的?往常,我看凡界的笔记小说,便有那神怪故事,说男子也能怀娃娃,兴许你探出的那另一个魂魄,是西海大皇子瞒着老父老母怀的儿子呢。”

我因低着头,眼前莫名有些潮,不大看得清折颜的神情,只听得他叹息一声道:“使出追魂术来,自然能对一个魂魄追本溯源。西海大皇子身上沉睡的那一个魂魄,我追着它的源头探过去,却探得它是靠着破碎魂片自身的灵力,一片一片重新结起来的,试问这四海八荒,还有哪个能凭着魂片自身的灵力,将一个碎得不成样子的魂魄重新结起来?也只能是墨渊有这个本事了。再则,他是父神的嫡子,我是父神养大的,小时候一直处在一处,他的仙气,我自然也是熟悉的。从前,你说墨渊灰飞前嘱咐你们十七个师兄弟等他,我只以为那是他留给你们的一个念想,叫你们不必为了他难受,他虽一向言而有信,却终归敌不过天命。直至在西海大皇子身体里探得他沉睡的魂魄,才叫我真正佩服,墨渊这一生都未曾叫他着紧的人失望过,这才是峥嵘男儿的本色。怕他是用了七万年才集好自己的魂魄,那魂魄如今还有些散,暂且不能回到他原来的身体里,须得借着旁人的仙力慢慢调养,待调养好了,才能回到他自己的身体里真正醒来。想必正是因为如此,墨渊才令自己的魂魄躺进了西海大皇子的身体,借以调养。但那大皇子的根骨不过普通尔尔,一身仙力除了自己苦修,还要分来调养墨渊,渐渐地就将身子拖得有些弱了。墨渊既是将魂魄寄在他这副不大硬朗的身子骨里,少不得还要调养个七八千年。我探明了这桩事,本打算立刻便告知你。但一回来却见你伤得那么重,也就瞒了,怕扰了你的心神。昨日容你泡了一日天泉,想着你也该好得差不离了,今日我便特地上天走一趟,将这个事传给你。”

他说了这么一大通,每一个字都进了我的耳朵,却在脑子里挤巴挤巴搅成一锅米浆,神思被这锅米浆挤到九天之外,令我十分糊涂。

心心念念了七万年的大事,今日竟修成了正果。我难以置信地哽了半日,恍惚里抓住折颜话中的一个漏子,急急道:“师父他,他若然借用了那西海大皇子的仙气来供自身调养,欠下的这一桩债,却该怎的来偿?”

折颜咳嗽了一声,缓缓道:“墨渊既挑的是那西海大皇子,自然有他的道理,或许是他,或许是他的家族曾欠下墨渊什么恩情,此番,是在报恩吧。”

话罢扳着我的肩,一只手抬起我的头,锁眉道:“丫头,你哭什么?”

我胡乱在脸上抹了抹,确然触到了一片水泽,膝盖一软,便跪倒在地,甚没用地抓住他一角衣袖,讷讷道:“我……我只是害怕,怕这又是一场空梦。”

人已赞赏
十里桃花

第十七章 灰飞烟灭(三)-《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小说原著

2020-3-8 11:20:37

十里桃花

第十八章 近乡情怯-《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小说原著

2020-3-8 11:20:4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