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欲说还休(二)-《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小说原著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但他这一番鬼扯显见得是为了安抚我。为了不使他失望,我心中虽一抽一抽,却只能做出个被他唬弄成功的形容,松口气状道:“那就好,那就好,总算叫我放心。”

他挑眉笑了一笑,道:“我有什么可叫你不放心的。不过,那西海大皇子才用了丹药不久吧,怕还有些反复。你选在这个时候跑上天来,当心出差错。”

他这个话说得婉转,却是明明白白一道逐客令。面上方才瞧着还好的颜色,也渐渐有些憔悴。他这强打的精神,大约也撑不了多久了。为了全他的面子,我只得又做出个被他提点猛然醒悟的模样,咋呼一声:“唔呀,竟把这一茬儿忘了,那我先下去了,你也好好养伤。”说出这个话时,我觉得难过又心伤。我决定回青丘去问问折颜,看夜华他究竟伤得如何。

我一路火急火燎地赶回去,折颜却不在青丘了。

四哥叼了根狗尾巴草挨在狐狸洞外头的草皮上,边晒太阳边与我道:“折颜他前几日已回桃林了。据他说近日做了件亏心事,因许多年不做亏心事了,偶尔为之便觉得异常亏心,须回桃林缓一缓。”

我凄凉地骂了声娘,又踩上云头一路杀向十里桃林。

在桃林后山的碧瑶池旁寻得折颜时,尚在日头当空的午时,但他的嘴封得紧,待从他口中套得攸关夜华的事,已是月头当空的子时。

说那正是半个多月前,六月十二夜里,他同四哥在狐狸洞外头的竹林赏月,天上突然下来一双仙君。这一双仙君捧了天君的御令,十万火急地拜在青丘谷口,请他去一趟九重天,救一个人。天上一向是药君坐阵,天君既千里迢迢请他出山,这个人必是药石罔效,连药君也束手无策了。他对这一代的天君没什么好感,但本着让天君欠他一个人情的心态,还是跟着前来恭请他的仙君们上天了。

上得九重天后,他才晓得天君千里迢迢来求他救的这个人,是我们白家的准女婿夜华。

他见着夜华时,夜华的情形虽不至于药石罔效,却也十分不好,右胳膊全被饕餮吞了,只剩一副袖子空空荡荡,身上的修为,也不过一两万年罢了。

提到这一处,他略有感伤,道:“你这夫君,年纪虽轻,筹划事情却稳重。说早前几日他便递了折子给天君老儿,唔,正是你去西海的第二日,在那折子中提说东海瀛洲生的神芝草怎么怎么的有违仙界法度,列了许多道理,请天君准他去将瀛洲上生的神芝草一概全毁了。天君看了深以为然,准了。他去瀛洲两日后,便传来瀛洲沉入东海的消息,天君很欣慰,再过一日他回来后,却是伤得极重的模样。天君以为他这孙子闹得如此田地全是被守神芝草的四大凶兽所害,深悔自己高估了孙子,当初没给他派几个好帮手。我原本也以为他身上的修为是在瀛洲毁神芝草时,被那四头畜生耗尽了。后来他将那颗丹秘密托给我,我才晓得那四头畜生除开吞了他一条胳膊,没讨着半分旁的便宜,反叫他一把剑将它们砍了个干净。他弄得这么一副凋零模样,全是因取回神芝草后即刻散了周身的修为开炉炼丹。他那一身的伤,唔,我已给他用了药,你不必担心,慢慢将养着就是,只那条胳膊是废了。呃,倒也不是废了,你看他身上我给他做的那个胳膊,此时虽尚不能用,但万儿八千年的渐渐养出灵性来了,恐也能用的。”

月亮斜斜地挂在枝头,又圆又大,凉幽幽的。

折颜叹息道:“他不放心旁人,才托我送那丹药给你。他觉得他既是你的准夫君,你欠墨渊的,他能还便帮你还一些,要我瞒着你,也是怕你脑子忒迂,晓得是他折了大半修为来炼的便不肯用。唔,也怕你担心。哪晓得你一向不怎么精细的性子,这回却晓得在喂了那西海大皇子丹药后,跑到他元神里头查一查。不过,夜华这个凡事都一力来承担的性子,倒挺让我佩服,是个铿锵的性子。”再叹息一声,唏嘘道,“他五万岁便能将饕餮、穷奇、浑敦、梼杌那四头凶兽一概斩杀了,前途不可限量。可那一身精纯的修为,却能说散就散了,实在可惜。”

我的喉头哽了两哽,心沉得厉害。

折颜留我住一宿,我感激了他的好意,从他那处顺了好些补气养生的丹药,顶着朗朗的月色,爬上了云头。夜华他既已由折颜诊治过,正如折颜他劝我留宿时所说,即便我立时上去守着他,也帮不了什么,不过能照看照看他罢了。可纵然我只能做这么一件不中用的小事,也想立刻去他身旁守着。

我捏个诀化成个蛾子,绕过南天门打盹儿的几个天将并几头老虎,寻着晌午好不容易记下的路线,一路飞进了夜华的紫宸殿。

紫宸殿中一派漆黑,我落到地上,不留神带倒个凳子。凳子咚地一声响,殿中立时亮堂了。夜华穿着一件白纱袍,靠在床头,莫测高深地瞧着我。我只见过他穿玄色长袍的模样,他穿这么一件薄薄的白纱袍,唔,挺受看,一头漆黑的长发垂下来,唔,也受看。

他盯着我瞧了一会儿,微皱眉道:+“+你不是在西海照看西海的大皇子吗,这么三更半夜急匆匆到我房中来,莫不是叠雍出什么事了?”他这个皱眉的样子,还是受看。

我干干笑了两声,从容道:“叠雍没什么,我下去将西海的事了结了,想起你手上受的伤,怕端个茶倒个水的不大稳便,就上来照看照看你。”

夜华他既费了心思瞒住我,不想叫我担心,为了使他放心,我觉得还是继续装作不知情的好。

他更莫测地瞧了我一会儿,却微微一笑,往床榻外侧移了移,道:“浅浅,过来。”

他声音压得沉沉的,我耳根子红了一红,干咳道:“不好吧,我去团子那处同他挤挤罢了,你好生安歇,明日我再过来瞧你。”便转身溜了。没溜出夜华的房门,殿中蓦地又黑下来。我脚一个没收住,顺理成章又带倒张凳子。

夜华在背后抱住了我。他道:“如今我只能用这一只手抱着你,你若不愿意,可以挣开。”

阿娘从前教导我该如何为人的媳妇时,讲到夫妻两个的闺房之事,特别指出了这一桩。她说女孩儿家初为人妇时,遇到夫君求欢,依着传统需得柔弱地推一推,方显得女儿家的珍贵矜持。

我觉得方才我那干干的一咳,何其明白又柔弱地表达了我的推拒之意。但显见得夜华并没太当一回事。可叹阿娘当初却没教我若那初为人妇的女子的夫君不接受她的推拒,这个女子又该怎么做才能仍然显得珍贵矜持。

夜华垂下来的发丝拂得我耳根发痒,我纠结了一阵,默默转身抱着他道:“我就只占你半个床位,成不?”

他咳了一声,笑道:“你这个身量,大约还占不了我的半个床位。”

我讪讪地推开他,摸到床榻旁,想了想还是宽了衣,挑开一个被角缩了进去。我缩在床角里头,将云被往身上裹了裹,待夜华上得榻来,又往里头缩了缩。他一把捞过我,将我身上的云被三下五除二利索剥开,扯出一个被角来,

往他那边拉了拉。但这床云被长得忒小了,他这么一拉又一拉,眼见着盖在我身上的云被被他一拉一拉的全拉没了。虽是七月仲夏夜,九重天上却仍凉幽幽的,我又宽了外袍,若这么睡一夜,明日便定然不是我照看夜华,该换他来照看我了。

面子这个东西其实也没怎的,我往他身旁挪了一挪,又挪了一挪。他往床沿翻了个身,我再挪了一挪。我这连着都挪了三挪,却连个云被的被角也没沾着。只得再接再厉地继续挪了一挪,他翻了个身回来,我这一挪正好挪进他的怀中。他用左手搂过我,道:“你今夜是安生躺在我怀里盖着被子睡,还是屈在墙角不盖被子睡?”

我愣了一愣,道:“我们两个可以一同屈在墙角盖着被子睡。”我觉得我说这个话的时候,脑子是没转的。

他搂着我低低一笑,道:“这个主意不错。”

这一夜,我们就抱得跟一对比翼鸟似的,全挤在墙角睡了。

虽然挤是挤了点,但我靠着夜华的胸膛,睡得很安稳。模糊中似乎听得他说,你都知道了吧,你这性子果然还同往常一般,半点欠不得他人的人情。他说得不错,我确然一向不喜欠人的人情,在睡梦中含糊地应了他两句。但因我见着他放下了一半的心,稍睡得有些沉,也记不得应了他些什么。

半夜里,恍惚听得他咳了一声,我一惊。他轻手轻脚地起身下床,帮我掖好被角,急急地推开殿门出去了。我凝了凝神,听得殿外一连串咳嗽,压得忒低,若不是我们狐狸耳朵尖,我又特地凝了神,大约也听不到他这个声儿。我摸着身旁他方才躺过的地方,悲从中来。

人已赞赏
十里桃花

第二十章 欲说还休(一)-《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小说原著

2020-3-8 11:21:48

十里桃花

第二十章 欲说还休(三)-《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小说原著

2020-3-8 11:21:5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