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欲说还休(五)-《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小说原著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阿弥陀佛,四哥说得也并不全错,我万儿八千年里头,极偶尔的,的确要粗神经一回。我上九重天来照看夜华照看了这么久,竟将这桩见着他就该立刻跟他提说的大事忘光了。

我一个翻身起来,压到夜华的胸膛上,同他眼睛对着眼睛道:“还记得在西海时我说要同你退婚吗?”

他一僵,垂下眼皮道:“记得。”

我凑过去亲了亲他,同他鼻尖抵着鼻尖,道:“那时我没瞧清自己的真心,说的那个话你莫放在心上,如今我们两情相悦,自然不能退婚,唔,我在西海时闲来无事推了推日子,九月初二宜嫁娶、宜兴土、宜屠宰、宜祭祀,总之是个万事皆宜的好日子,你看要不要同你爷爷说说,我们九月初二那天把婚事办了?”

他眼皮猛地抬起来,一双漆黑的眸子里倒映出我半张脸,半晌,低哑道:“你方才,说什么?”

我回过去在心中略过了过,觉得也没说什么出格的,又琢磨一阵,或许,依着他们天宫的规矩,由夜华出面找天君商议定下我和他的婚期,不大合体统?

天宫的规矩也忒烦琐了。

我想了想,凑过去挨着他的脸道:“是我考虑得不周全,这个事由你去做确然显得不大稳重,要不然我去找找我阿爹阿娘,终归我们成婚是桩大事,还是让老人们提说才更妥当一些。”

我说完这个话时,身上猛地一紧,被他狠狠搂住,我哼了一声。他将我揉进怀中,顿了半晌,道:“再说一次,你想同我怎么?”

我愣了一愣。我想同他怎么,方才不是说得很清楚了吗?正欲再答他一次,脑子却在这时候猛然拐了个弯儿。咳咳,夜华他这是,怕他这是变着法子从我嘴里套情话吧?

他漆黑的发丝铺下来同我的缠在一处,同样漆黑的眼有如深潭,床帐中幽幽一缕桃花香,我脸红了一红,一番在嗓子眼儿滚了两三遭的情话,本想压下去,却不晓得被什么蛊惑,没留神竟从唇齿间蹦了出来。我说:“我爱你,我想时时地地都同你在一处。”

他没搭话。

我们青丘的女子一向就是这么坦白,有一说一,有二说二,但夜华自小在板正的九重天上长大,该不会,他嫌弃我这两句话太轻浮奔放了吧?

我正自纠结着,他沉默了一会儿,突然翻身将我压住,整个人伏到我的身上来。我吃力地抱着他光滑的脊背,整个人被他严丝合缝贴得紧紧的。他咬着我的耳垂,压着声儿低低道:“浅浅,再为我生个孩子。”我只觉得轰地一声,全身的血都立时蹿上了耳根。耳根如同蘸了鲜辣椒汁儿,火辣辣地烫。我觉得这个话有哪里不对,一时却也想不通透是哪里不对。

这一夜浮浮沉沉的,约莫卯日星君当值时候才沉沉睡着。平生第一回晓得chunxiao苦短是个什么滋味。

我醒过来时,殿中暗着,夜华仍睡得很沉。这么一醒过来便能见着他,我觉得很圆满。

我微微向上挪了些,抵着他一张脸细细端详。他这一张脸神似我师父墨渊,我却从未将他认作墨渊过,如今瞧来,也有些微的不同。譬如墨渊一双眼便不似他这般漆黑,也不似他这般古水无波。

墨渊生得这么一张脸,我瞧着是无上尊崇的宝相庄严,夜华他生得这么一张脸,我最近瞧着,却总能瞧出几分令自个儿心神一荡的难言之色。

我抵着他的脸看了许久,看了一阵后瞌睡又来了。我只道他沉睡着,翻了个身打算再眯一会儿,却被他手伸过来一把捞进怀中。我一惊。他仍闭着眼睛道:“你再看一会儿也无妨的,看累了便靠在我怀中躺一会儿吧,墙角终归没我怀里暖和。”

我耳根子一红,讪讪干笑了两声,道:“你脸上有个蚊子,咳咳,正要帮你捉来着,你这么一说话,把它吓走了。”

他哦了一声,道:“不错,你竟还有力气起来帮我捉蚊子。”一个使力将我抱到了他的身上:“起来还是再睡一会儿?”

我一只手抵着他的肩膀,注意不压着他太甚,一只手摸着鼻头道:“倒是还想睡,可身上黏黏糊糊的,也睡不大着了,叫他们抬两桶水进来,我们先沐个浴再接着睡吧。”

他起身披了件衣裳下床,去唤小仙娥抬水了。

经了这一夜,我觉得夜华他身上的伤大约已好得差不多,放了大半的心,琢磨着寻常瞒着他添进他茶水的养生补气的丹药,也该适时减些分量了。

我同夜华那一纸婚约,天君不过文定时送了些小礼,尚未过聘。我在心中计较着,已排好日子让阿爹暗地里去敲打敲打天君,催他尽早过聘选日子,唔,当然,最好是选在九月初二。

夜华如今没剩多少修为,我担心他继天君之位时过不了九道天雷八十一道荒火的大业。自古以来这个大业便是继任天君和继任天后一同来受,我打算快些同他成婚,因想着届时受这个大业时,我能代他受了。如今我身上的修为,虽当初封印擎苍时折了不少,但独自受个天雷荒火的,大约也还受得起。不过,到时候怎么将夜华骗倒,不许他出来,却是个问题。夜华他显见得没我年轻时那么好骗。

我想了许多,沐浴后渐渐地入睡。

本以为这一桩桩一件件事已理得顺风顺水,没想到一觉醒来之后,夜华一席话却生生打翻我这个算盘。

他将我搂在怀中,闷闷道,九月初二是不行了,我们这一趟大婚,至少还须得缓上两个多月。

因他这两个多月,要下凡历一个劫。

这一个劫,同那四头凶兽有脱不了的干系。

说夜华此前虽是奉天君的命去瀛洲毁神芝草,但天君并未令他砍了父神留下的四头凶兽。父神身归混沌这么多年,用过的盘碗杯碟,即便缺个角的都被他们天族扛上九重天供着了,更遑论这注了父神一半神力的四头凶兽。

夜华毁了神芝草,是件大功德,砍了那四头守草的凶兽,却是件大罪过,功过相抵,还余了些罪过没抵掉,便有了他下凡历劫的这个惩罚。

所幸三千大千世界中的十亿数凡世,天君老儿给夜华挑的这个凡世,它那处的时辰同我们四海八荒的神仙世界差得不是一星半点。我们这处一日的时辰,它们那处便是满打满算的一年。是以夜华虽正经地下去轮回转世历六十年生死劫,也不过只同我分开两个多月罢了。

但即便只同夜华分开两三个月,我也很舍不得。我不晓得自己对他的这个心是何时至此的,但将这个心思揣在怀中,我觉得甜蜜又惆怅。大约我同夜华今年双双流年不利,才无福消受这桩共结连理的好事。想到

这里,我叹了一叹,有些萧瑟。

夜华道:“你愿意等我两个月吗?”

我掐指算了算,道:“你八月初下界,要在那处凡世待上两个多月,唔,将婚期挪到十月吧,十月小阳春,桃李竞开,也是个好时候。”想了想又担忧道:“虽于我只是短短两个月,于你却是极漫长的一生,司命给你写的命格你有否看过?”

上回司命给元贞写的那个命格,我有幸拜读后,深深为他的文采折服。

我受少辛的托,去凡界将元贞的命格略搅了一搅,没能让司命他费心安排的一场大戏正经摆出来,难保他没在心中将我记上一笔。若因此而让他将这一笔报在夜华身上,安排出一段三角四角多角情……我打了个冷战。

夜华轻笑一声,亲了亲我额角道:“我下界的这一番命格非是司命来写,天君与诸位天尊商议,令司命星君将命格簿上我那一页留了白,因缘如何,端看个人造化。”

我略宽了心,为保险起见,还是款款嘱咐:“你这一趟下界历劫,即便喝了幽冥司冥主殿中的忘川水,也万不能娶旁的女子。”他没说话,我踌躇了一会儿,道:“我什么都不担心,就怕……呃……就怕你转生一趟受罚历劫,却因而惹些不相干的桃花上来。你……你大约也晓得,我这个人一向并不深明大义,眼睛里很容不得沙子。”

他拨开我垂在耳畔的头发,抚着我的脸道:“如今连个桃花的影子都没有,你便开始醋了?”

我讪讪咳了两声,我信任夜华的情意,他若转生也能记得我,我自然无须这般未雨绸缪。可仙者下界历劫,一向有个变态规矩,须得灌那历劫的仙者一大碗忘川水,忘尽前尘往事,待归位后才能将往常诸般再回想起来。

他拢了拢我的发,笑道:“若我那时惹了桃花回来,你待怎么?”

我想了想,觉得是时候放两句狠话了,板起一张脸来,阴恻恻状道:“若有那时候,我便将你抢回青丘,囚在狐狸洞中,你日日只能见着我一个,用膳时只能见着我一个,看书时只能见着我一个,作画时也只能见着我一个。我管你只能见着我一个舒坦不舒坦呢,我舒坦就成了。”设身处地想了想,补充道:“那样,我大约是舒坦的。”他眼中亮了一亮,手拨开我额前发丝,亲着我的鼻梁,沉沉道:“你这样说,我倒想你现在就将我抢回去。”

人已赞赏
十里桃花

第二十章 欲说还休(四)-《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小说原著

2020-3-8 11:21:53

十里桃花

第二十一章 魂兮归来(一)-《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小说原著

2020-3-8 11:21:5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