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魂兮归来(三)-《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小说原著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十六师兄笑嘻嘻道:“十七如今这年岁,不用说婆家了,孩子怕已经好几个了吧,对了,何时让师兄们见见你的夫君。你这个容貌品性,也不知嫁到了怎样一个夫君。”

他这个话真是句句踩我的痛脚,我抹了把头上的汗,讷讷干笑两声:“好说,好说,下下个月我大婚,届时请你们吃酒。”墨渊一直坐在一旁微抬眼皮听着,我那吃酒两个字方从口中蹦出,他手中茶杯一歪,洒了半杯水出来。我赶紧冲过去收拾。折颜咳了两声。

九师兄令羽将昆仑虚打理得很妥帖,四哥个把月不回狐狸洞,他房中的灰便要积上半寸。我已七万年不曾踏足昆仑虚,做弟子时睡的那间厢房却半点尘埃也无。我微有汗颜,躺在床榻之上,翻了个身。

隔壁住的是十六师兄子阑。我听得他敲了敲壁角,道:“十七,你睡着了吗?”

我鼻孔里哼了一声,以示未睡着。但这一声比蚊子的嗡嗡声大不了多少,我觉得他大约未听到,又应了声:“尚未睡着。”

他顿了一会儿,声音挨着壁角飘过来,道:“这七万年,为了师父,你受苦了。”

我的印象当中,这位十六师兄总喜欢挑我的刺,同我反着行事。我说东他必然指西,我说甲好他必然将甲贬得一文不值。他如今说出这个话,我不得不多个心眼疑一疑,他到底是不是我的十六师兄,遂提高了声调道:“你果然是子阑?”

他默了一默,哼了声:“活该你这么多年嫁不出去。”

他果然是子阑。

我呵呵笑了两声,不同他计较,躺在床上再翻了个身。

我活到现在这个岁数,虽历了种种憾事,但此时躺在昆仑虚这一张微薄的床榻上,却觉得过去的种种憾事都算不得遗憾了。月光柔柔照进来,窗外并无什么特别风景。

二哥常用知足常乐来陶冶我的心性。我从前不晓得什么叫知足,觉得知足不如擅忘能乐,过日子过得稀里糊涂颠三倒四。如今我晓得了,擅忘不过是欺瞒自己来求得安乐日子,知足却能令人真正放宽心。真正放宽心了,这安乐便是长久的安乐了。揣摩透了这个,一时间,我觉得自己圆满得很。迫不及待想说给夜华听一听。

但此时的夜华大约听不懂我说的这些。这个时辰,他正满周岁了吧。唔,不知他满周岁时会是个什么模样。那眼睛是像他现在这样寒潭似的吗?那鼻子是像他现在这样高高挺挺的吗?唔,不晓得和团子长得像不像。

我想了许多,渐渐地睡着了。

墨渊回来这件大事不知怎的传了开去,第二日一大早,天上飞的地上爬的,凡是有些灵根的,都晓得远古掌乐司战的上神回来了。

传闻里说的是,墨渊他头戴紫金冠,身披玄晶甲,脚蹬皂角靴,手握轩辕剑,怀里揣着个娇滴滴的小娘子,于八月十六未时三刻,威风凛凛地落在了昆仑虚山头。墨渊他落在昆仑虚山头上时,沿着昆仑虚的长长一道山脉全震了三震,鸟兽们皆仰天长鸣,水中的鱼龙们也浮出来惊喜落泪。

这传闻编得忒不靠谱,听得我们上下十七个师兄弟几欲惊恐落泪。

紫金冠、玄晶甲、皂角靴并轩辕剑正是墨渊出征的一贯装束,七万年来一直供在昆仑虚正厅中供我们做弟子的瞻仰。那娇滴滴的小娘子,我同四哥琢磨了许久,觉得指的大约是不才在下本上神我。

这么个不像样的传闻,却传得八荒众神人人皆知,于是一拨接一拨地前来朝拜。

墨渊他本打算回昆仑虚的第二日便闭关休养,如此,生生将日子往后顺了好几日。

来朝拜的小神仙们全无甚特别,有的被大师兄二师兄带到墨渊跟前说几句话,有的只在前厅喝两口茶,歇歇就走了。只第三日中午来的那个青年有些不同寻常。

这个青年穿一身白袍,长得文文静静,面上瞧着挺和顺。

墨渊见着他时,冷淡神情微怔了一怔。

白袍青年得以觐见墨渊,却并不参拜行礼,只挑了一双桃花眼,道:“许久不见上神,上神精神依旧。仲尹此番来昆仑虚,只因昨夜姐姐与我托梦,让我捎句话给上神,我姐姐,”他笑了笑,道,“她说她一个人,孤寂得很。”

我招了近旁七师兄身旁伺候的一个童子过来,令他过去给那白袍的仲尹添一杯茶水。

墨渊没说话,只撑了腮淡淡靠着座旁的扶臂。

折颜瞟了墨渊一眼,朝仲尹和善道:“仲尹小弟,你这可是在说笑了,你姐姐少绾女君已灰飞烟灭十来万年了,又怎能托梦与你。”

仲尹和气地弯了弯眼角,道:“折颜上神委实错怪仲尹,仲尹果真是来传姐姐的话,没半点旁的意思。我本不愿费这个神,只是见梦中姐姐可怜,有些不忍,今日才负累来昆仑虚走一趟。折颜上神说仲尹的姐姐灰飞烟灭了,是以不能托梦给仲尹。可座上的墨渊上神当初也说是灰飞烟灭了,如今却还能回得来,我姐姐她虽灰飞烟灭,魂都不晓得散在哪里了,托个梦给我,又有何不可呢?”

话毕矮身施了个礼,自出了正厅。

待那叫仲尹的出得正厅,折颜念了句佛。

墨渊从座上下来,没说什么,踱去后院了。我抬脚想跟过去瞧瞧,被折颜拦住了。

二师兄苦着一张脸凑过来:“师父就这么走了,若还有仙友来朝拜,该当如何?”

折颜惆怅地望了望天,道:“都领去前厅喝茶吧,喝够了送出去便是。唔,茶叶还够不够?”

我算了算,点头道:“很够,很够。”

我一向觉得我的师父墨渊,他是个有历史的人。一切都有丁有卯,师父他果然是个有历史的人。但听那白袍仲尹说的这么些只言片语,描绘的,却仿佛是一段血雨腥风的历史。我有些担忧。本着做弟子该尽的孝道,打算将前厅的小神仙招呼完了,便去墨渊的厢房中宽慰宽慰他。

是夜,待我敲开墨渊的房门,他正坐在一张古琴跟前沉思,晕黄的烛光映得他面上神色略显沧桑。我立在门口愣了愣,他一双眼从古琴上头抬起来,淡淡笑道:“站在门口做甚,进来吧。”

我默默蹭过去,本意是前来宽慰他,憋了半日,却一句话也没憋出来。话说他的那桩事,我其实一星半点也不明了,但听那白袍青年的说法,躲不过是一段风月伤情。倘若是段风月伤情,若要规劝,一般须拿句什么话做开头来着?

我正想得入神,耳中不意钻进几声零落琴音。墨渊右手搭在琴弦上,随意拨了拨,道:“你这个时时走神的毛病真是数万年如一日。”我摸着鼻子笑了笑,笑罢凑到他近旁,拿捏出亲切开解的口吻:“师父,人死不能复生,那仲尹大约也是挂念亲姐,你却别放在心上。”他微怔了怔,低头复随意拨弄了三两下琴弦,才淡淡道:“你今夜过来,只是为的这桩事?”

我点了点头。

琴音缭乱处戛然而止。

他抬头一双眼瞧过来,瞧了我半晌,却问了个毫不相关的问题,他问的是:“你对他,可是真心?”

我反应了半天才反应过来他问的是夜华,心中虽觉得在长辈跟前说这个事有些不好意思,但扭扭捏捏却不是我一向的做派,摸了摸鼻子诚实道:“真心。十二万分的真心。”

他转开眼去,望着窗外半晌,道:“那便好,我便放心了。”

呃,他今夜神色有些古怪,难道,难道是担忧我做女儿家做得不大像样,以致嫁得不好?我想通了这个道理,喜滋滋安抚他:“师父不必忧心,夜华他很好,我们两个情投意合,我对他真心,他对我也是一样的。”

他仍没回头,只淡淡道:“夜深了,你回房歇着吧。”

自那日后,墨渊难得到正厅来。我那夜跨了大半个庭院去宽慰他,待从他房中出来后才发觉其实并未宽慰到他什么。我有些愧疚。大约这样的事,还须得自个儿看开,旁人终究插不上手的吧。

本以为见不到墨渊,便能浇一浇这些前来朝拜的小神仙的热情,不想他们依旧踊跃得很。且越到后头,来喝茶的神仙们的时辰便拖得越久,喝茶的盅数也日渐增多。四哥估摸这是一股攀比的邪风。正譬如我小时候同他也常攀比谁能在折颜处摘到更多的桃子,喝到更多的酒。于是迫不得已贴了张告示,上头明文告知了来昆仑虚朝拜的神仙们,每人只能领一盅茶喝,且不能添水。可即便如此,来朝贺的小仙仍前仆后继,多得恼人。

我在前厅里头扮茶博士扮了十二日,第十二日的夜里,终于熬不住,将四哥拉到中庭的枣树底下站了站,求他帮我瞒七八炷香的时辰,好让我去凡界走一趟,瞧瞧夜华。

人已赞赏
十里桃花

第二十一章 魂兮归来(二)-《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小说原著

2020-3-8 11:21:59

十里桃花

第二十一章 魂兮归来(四)-《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小说原著

2020-3-8 11:22:0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