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一:一生劫(二)-《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小说原著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天君很开心,夸赞道:“当年桑籍已算是很有悟性,却也没你做得好。今次定要好好奖一奖你,你想要什么?”

他心中并未觉得快慰,低头道:“孙儿想见一见母妃。”

天君脸色青了两青,冷声道:“慈母多败儿,你要接我的衣钵,你母妃却注定不能将你养得成器,只能令你长成一副优柔寡断的性子。我不让你见她,是为你好。”

他抬头看了两眼他的爷爷,低头再道:“孙儿只想见一见母妃。”

天君怒道:“若要令我准你见她,你便在两万岁前修成上仙吧。”

这已是刁难,四海八荒,从没哪个神仙能在两万岁上修成上仙的,便是天界的尊神墨渊上神,当年也是两万五千岁才修得的上仙。墨渊之后又是多少万年,才出了个桑籍,能在三万岁上受劫飞升。

那时的他,离整满两万岁,不过须臾三四年。元始天尊晓得这桩事,只意味深长地笑了一笑。他父君来劝他道:“你母妃如今很好,你无须挂心,天君如此看重你,你便应事事顺他的心,何苦违逆他,惹得他不高兴。”

听了这番话,他略有动容,不能明白自己为何会摊上这样一个懦弱的父君,但也并不觉得难过。天君自小对他的那一番教导安排,本就是要化去他的情根,叫他灵台清明,六根清净,将来才好一掌乾坤,君临四海八荒,做一个能忍受并享受高处不胜寒这滋味的天君。

他想去见一见他的母妃,其实并不为年幼时他母妃对他的怜爱,那些事太远,远得他已记不清,连同他母妃的面貌。那时他才九岁。他只是想,他不是没有母妃的人,那至少,他要记得自己的母妃长的是个什么样子。

他的父君已不再令素锦日日陪着他。这么两万年处下来,他只当这位昭仁公主是他案头的一张晾笔架子,并未将她当一回事。她还会不会继续立在他案头,于他而言,实在没什么分别。

他自以为这两万年,素锦日日守着他也守得难受,熬到今日,大家终于都得解脱。出乎他意料的是,素锦却仍日日守在他的案头,他去元始天尊处时,便守在上清境的入口。他因忙着修行,要在两万岁前飞升上仙,也没多在意这桩事。

眼看着他两万岁生辰日近,天君本人几乎已忘了同他的那个赌约。

他生辰的前一日,素锦将九重天搜了个遍也没找到他。却忽闻第三十六天雷声滚滚,闪电一把一把削下来,划破云层,直达下界的东荒,携的是摧枯拉朽的势,一摞一摞的山石树木顷刻间化作灰烬。是个神仙都知道,这雷不是一般的雷,是神仙飞升才能经历的天雷。

凌霄殿上的天君一张脸瞬时雪白,这天雷,一旦降下来便逃不掉,经历了便寿与天齐,经历不了便就此绝命。

天君白着一张脸携众仙一同站在南天门口。

两盏茶过后,他一身血污,倒在一朵辨不出颜色的软云上头,慢吞吞腾回来。

他见着南天门上的天君,竟费力从云头上翻下来,踉踉跄跄拜倒在天君的跟前。他眼梢嘴角尚有细细血痕,面容却十分沉定,只淡然恭顺道:“天君答应孙儿,若是能在两万岁前飞升上仙,便允孙儿见一见母妃,今日孙儿已历劫飞升,不知何时能与母妃相见?”

天君神色复杂地看了他几眼,终妥协道:“把这一身的伤将养好了再去吧,省得你母妃担心。”

两万岁便修成上仙实在旷古绝今,他这一举在四海八荒立时掀起一场轩然大波。自此,再也没哪个神仙拿他同墨渊比对了。只他的师父元始天尊在玄都玉京中同来座下问道的灵宝天尊模糊赞过一回:“大抵长得那个模样的,天生都带了副十分的仙骨,当年的墨渊上神如是,夜华亦如是。”

寻常人只见着他年纪轻轻便飞升上仙的体面,关怀他一身沉重伤势的却没几个。经了三道天雷的伤,自然比不得一般的伤。那日他能从云头上翻下来拜见天君,已是使了仅存的力。此后,只能日日躺在灵越宫里将养,便是用个膳行个路,也须得人来搀扶。

虽同处了两万年,他却一直没怎么放在心上的那位昭仁公主日日守在他的病榻前,端茶送药,搀他行路,扶他用膳。他以为是天君下的令,令她来照看自己,也没往旁的方面想。这一照看,便是三四年。有一日,却偶然听到两个嘴碎的宫娥议论,说这位昭仁公主思慕于他,他受的这一顿伤,累得昭仁公主背地里落泪落了好几场。

他那时已长成个十分英俊的少年,修仙路上又立了许多无人能出其右的勋绩,仙法卓然。虽然一张面容不苟言笑了些,却更衬得天界未来储君的威仪。不只那位昭仁公主,天族的许多少女都暗暗地思慕于他。

他两万年来被天君逼着只埋头修行,从未有空闲能分一分心去想那风月之事,陡然听说有人思慕他,心中惊了一惊,再听说是那位昭仁公主思慕于他,又觉得荒唐。昭仁公主素锦,是老天君钦封的公主,这一代天君名义上的妹妹,他父君尚且要称她一声姑姑,他更是要称她一声姑奶奶。姑奶奶喜欢上孙子?纵然他们谈不上什么血缘关系,他也觉得不可理喻。

他那样冷淡的性子,从来就不自找麻烦。素锦藏在心中不说,他便当不知道。只是后来素锦的殷勤服侍,能推他一概推了。女孩家的心思终归敏锐些,

他那样三推四推之后,终有一日,素锦白着一张脸问他:“你都知道了?”

他并不愿她将这事抖出来同他谈。那时他虽不谙风月,却也晓得有些事情,只适宜牢牢埋在土中,并不适宜大白天下。他只沉默着摇头,便要去拿茶喝。素锦却一把抓住他的袖子,哆嗦着一双手,道:“我知道你全晓得。你既然都晓得,为什么要做出这副模样?”他冷冷反问道:“你觉得,我该知道什么?”素锦那一张雪白的脸微微地泛红,手哆嗦得更厉害,半晌,才细声道:“我……我……我喜欢你。”

素锦表的这个白,自然没能得到回应。他那句话将素锦伤得很深,他说:“可我一直只将你看作我的姑奶奶,像尊敬我爷爷一般尊敬你。”

素锦眼角微红道:“你……你是嫌我比你大了两万岁?可……可你将来要娶的那位正妃,青丘之国的白浅上神,却整整要比你大九万岁。”

他从小就是被当作下一代天君养着,修习课业虽辛苦,可除了天君、他的两位师父和他的父君,从来没人敢用这样不敬的口吻同他说话。他略有些生气,只道:“有本事你便像白浅一样,让我非娶了你不可。”很多年后,他一直记着当年对素锦说的这句话,因为正是他当年随口说的这一句话,令他在今后的人生中,付出了生不如死的代价。

(下篇)

又两万多年匆匆而过,他便要到五万岁了。

九重天上有千千万万条规矩。其中有一条,说的是生而非仙胎、却有这个机缘位列仙箓的灵物们,因违了天地造化升仙,须得除七情、戒六欲,才能在天庭逍遥长久地做神仙。若是违了这一条,便要被打入轮回,永世不能再升仙上天。

妖精凡人们修行本就不易,一旦得道升天皆是战战兢兢守着这个规矩,没哪个敢把红尘世情带到三清幻境中来的,活得甚是一板一眼。其中活得最一板一眼的,成了这一派神仙的头儿。这个头儿在规矩上的眼光向来很高。但就连这个头儿也承认,论起行事的方正端严、为人的持重冷漠,三十六天里没哪个比得过尚不满五万岁的太子殿下夜华君。

他三叔连宋找他喝酒,时不时会开他两句玩笑,有一回佐酒的段子是九重天底下月亮的盈亏,从月盈月亏辩到人生圆满,连宋被他噎了一回,想抢些面子回来,似笑非笑地拍了拍他的肩头,道:“你这个人,自己的人生尚不圆满,却来与我说什么是圆满,纸上谈兵谈得过了些。”

他转着酒杯道:“我如何就不圆满了?”

连宋立时接过话头,端出一副过来人的架子,做沧桑状道:“观星台上夜观星相,单凭一双眼,便能识得月之盈亏。三清幻境外头晃一晃,经历了情滋味,才能识得人生之盈亏。”

连宋这么一说,他这么一听,听完后只淡淡一笑,并不当真。他从未觉得情这东西是个多么大不了的东西。

这趟酒饮过,七月底。天君令他下界降伏从大荒中长起来的一头赤炎金猊兽。

话说这金猊兽十年前从南荒迁到东荒中容国,凶猛好斗,肆虐无忌,令中容国十年大旱,千里焦土,举国子民颠沛流离。中容国国君本是个难得的好脾气,可第十个年头上,这金猊兽看上了国君的妻子,连个招呼都没打就将王后掳回了洞中,染指了。难得好脾气的中容国国君也怒了,这一怒便抹了脖子,一缕幽魂飘飘荡荡敛入幽冥司,将这头金猊兽的恶行一层一层告了上去。

人已赞赏
十里桃花十里桃花番外原著作品番外

番外一:一生劫(一)-《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小说原著

2020-3-8 11:26:59

十里桃花十里桃花番外原著作品番外

番外一:一生劫(三)-《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小说原著

2020-3-8 11:27:0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