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一:一生劫(五)-《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小说原著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多年对阵练就的临危不乱令他在片刻间恢复理智,心中已有了个将这桩事囫囵圆满的算盘。可这桩事本就是天君的算计,争的便是谁的动作更快,时间更充裕。他被支在北荒半年多,又如何能在此事上赢过天君。那算盘尚未开拨,便被天君座下的几个仙伯截住了。

书房中,天君正邀了几个天族旁支的头儿议事。这几个头儿哀怜昭仁公主的身世,一向照顾素锦。见着素锦这等模样,全都怒火中烧。

天君一派端严坐在御座上,喝了口茶,淡淡道:“素锦她是忠烈之后,合族老小皆为天地正道抛了头颅洒了热血,我天族本应善待她,此番却让她被一介凡人伤得这样,此事不给个合宜的说法,未免令诸位卿家心寒。”

他不愿将她扯进九重天上这趟浑水,小心翼翼又小心翼翼,可,终究是躲不过。

素锦应景地抽泣了两声,几个垂首立在一旁的头儿敢怒不敢言,天君仍端严地瞧着他。他一身帝王术五成皆是从御座上这老头儿处悟得,合着桑籍的事略略一想,约莫也揣测得出他在想什么。

素素有否将素锦推下诛仙台已无甚紧要。天君摆出的这出戏临近收官,他坐等自己这不长进的孙子不顾一切为那凡人开脱,激怒书房中立着的几个他特地挑选出的莽撞臣子,好借着下方几位臣子的口,将那凡人判个灰飞烟灭。他坐在这高高的天君之位上,最晓得怎么对他的继承人才是好,怎么对他的继承人又是不好。

房中静默片刻,素锦低低的抽噎声在半空中一拨儿一拨儿打转。

他双手握得泛白,却只恭顺道:“天君说得很是。方才孙儿也没瞧得真切,

只听天妃说素素这么做是无心之过。纵然是无心之过,却也令天妃的一双眼受伤颇重。这双眼,素素自然是要赔上的。身为凡人却将一位天妃推下了诛仙台,虽天妃晓得她是无意,但素素如此确然罪无可恕,不晓得判素素受三年的雷刑,可否令天妃同众卿家满意?”

天君等了半日,却没料到他说出这么一番识大体的话,众臣子无可挑剔,只得连呼太子圣德,无半点偏袒徇私,他们做臣子的十分满意。

天君冷着一张脸无奈点头,准了。

他再上前一步,继续恭顺道:“素素她曾有恩于孙儿,天君教导孙儿,得恩不报,枉为君子。当初既是孙儿将她带上天宫,如今她出了这桩事,自然当由孙儿负起这个责任,她腹中还有孙儿的骨血,于情于理,孙儿都须得再求一求天君,让孙儿代她受了这三年的雷刑。”

他一套话说得句句是理,天君脸上没什么大动静,待他话毕,只低头喝了口茶,复抬头时面上一派祥和,再准了。

他亲眼见着素素那一推将素锦推下了诛仙台,赔眼是顺天君的半口气,顺素锦的半口气,顺那几个头儿的半口气,但最紧要的,却是将欠素锦的一分不少全还给她。神仙同凡人扯上干系,这本已是乱了天数,便最忌讳纠缠不清。老天自会将这些纠缠理顺扯清,譬如素素欠素锦的,今日不还,老天总有一日会排一个命格在她头上,令她连本带利还个彻底。

他最不愿她受到伤害。可他不晓得,纵然他有滔天的本事,也无法保她一个周全。因这个劫难乃是她的命中注定。

素素被剜眼后,他亦即刻前往第三十三天的神霄玉府领那雷霆万钧之刑。雷部主神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刚严正直,丝毫没因他是太子便有所放水。那万钧的雷霆虽伤不了人命,但每一道落到身上,却痛苦得如元神被瞬间撕裂,是个安全又折磨人的刑罚。他每日都须得承四十九道雷霆加身。便是素素分娩那日,也不例外。身上的伤痕一道叠一道,十分狰狞。他怕素素发现,惹她担心,便再不敢到一揽芳华陪她过夜。

待素素生产后便送她回俊疾山已是遥不可及的幻梦,既然无论如何也无法避免伤害,他想,他便要一生将她拴在身旁。他那时并不晓得,这不过是他一厢情愿的痴心妄想。他深爱的那个人,那个时候,他无论如何也不能与她得到幸福。因他不过是她飞升的情劫。他注定是她飞升的情劫。不是他,也会是别人。他不晓得命运的残酷。

素素跳下诛仙台,他亦决绝地跳了下去。诛仙台不过诛神仙的修行,若是寻常,本要不了他的命,可他刚受了雷霆加身,没半分力气,这么一跳,摆明是寻死。天君本以为逼死那女子后不过令他这孙子消沉几天,从此他仍是九重天上最完美的天君储君。他没料到他孙子将那女子看得这样重。从凌霄殿一路赶到诛仙台将他救上来时,他已近油尽灯枯。那一瞬间,高高在上的天君刹那苍老了许多。

他那一睡便是六十多年。醒来后万念俱灰,不晓得为什么自己要醒来。他的母妃乐胥瞧着不忍心,从药君处拿了颗忘情丹放到他跟前,他却只是淡淡一瞥。虽则情伤的痛苦像钝刀子割肉一般时时凌迟着他,但他觉得,素素是他五万年来生活中唯一的色彩,若连这唯一的色彩也抹去了,他便再不是他了。虽然痛苦,但他不愿忘记她。

他对素素的执着便也是素锦对他的执着。可素锦对他的执着却害死了素素,他是真的想杀了她。洗梧宫跟前青冥剑当胸刺过,穿着大红嫁衣的素锦不可置信地低喃道:“为什么?”他觉得无趣,只反手将剑抽离,冷冷瞟了她一眼,转身踏入宫门,一扬手,紧闭了洗梧宫的大门。

但素锦实在太好强,她从小虽是个孤儿,七万年来却一直顺风顺水,只有他,一回又一回地令她栽跟头。她当着八荒众神将本族圣物结魄灯呈给了天君,三月后,成功住进了洗梧宫。

一转眼三百年匆匆而过。

所幸,老天爷并不如想象中那般缺德。劫缘劫缘,他同她的那一趟劫熬过了,便该是缘了。

三百年后,在折颜的桃花林中,他遇到一位女子。第二日东海水君的水晶宫中,那女子矮身坐在一张石凳上教训他二叔的夫人,右手握着一枚扇子,左手拇指与食指成圈,余下三根手指在石桌上轻轻敲击。那正是素素无意识常做的动作。那训人的口吻,亦极似素素。

他脑中轰的一声。从珊瑚树的阴影中走出来,唇边携了丝三百年来皆未有过的笑意:“夜华不识,姑娘竟是青丘的白浅上神。”

人已赞赏
十里桃花十里桃花番外原著作品番外

番外一:一生劫(四)-《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小说原著

2020-3-8 11:27:06

十里桃花十里桃花番外原著作品番外

番外二:所谓征服-《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小说原著

2020-3-8 11:27:0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