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上书第55集 帝君决意赴死安排后事 凤九得知实情愧悔万分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缈落杀了聂初寅后,便逼燕池悟说出帝君的秘密,燕池悟先是假装硬气不说,在被缈落收拾了一番后,才装作不小心说漏嘴的样子,告诉她说,帝君如今已经恢复了功力,还顺手封了梵音谷。缈落本来不信帝君能在这么短时间内恢复,但听了燕池悟所说,当日他误入梵音谷,离开后功力大增的话,她便信了,并裹挟着燕池悟去了梵音谷。

来到梵音谷口,缈落逼着燕池悟施法打开了结界,纵身跳入了谷中。燕池悟见她上当,这才松了一口气。原来,这都是帝君安排的一出戏,为的就是引缈落进入梵音谷,好利用碧海苍灵将其封印,然后再以星光结界将她除去。燕池悟随即又担心起了帝君,他不惜耗费修为为自己铸剑,又给凤九做了半心戒,只怕是未来堪忧了。

叶青缇重生之后,谢孤栦便将他在凡间救了凤九一命,凤九为了报恩,才舍命为他得来频婆果重塑仙躯,并渡他一半修为的事告诉了叶青缇,叶青缇还想追问凡间时两人的关系羁绊,谢孤栦却没有多说,只是提醒他,既然已经重生,便该忘却前尘。在九天瑶池的洗尘礼时,凤九说了同样的话,叶青缇一一答应。

洗尘礼后,帝君差人将叶青缇带到了青云殿的偏殿,等待定阶列品。令众仙者没想到的是,帝君见过叶青缇后,先是说他并非修仙修上来的,估计什么都做不好,而后话锋一转,竟然让他去太晨宫做继任帝君,还说所有的差事里头,唯有掌管仙籍这一项还算容易些。重霖听了帝君这话,固然也是震惊非常,但他却很快冷静下来,依着帝君所言,带着叶青缇回了太晨宫。帝君随后便离开了青云殿,也回到了太晨宫,而凤九此刻就坐在他的寝宫。

凤九见帝君浑身带着药香,整个人清减了许多,脸色还带着些病态的苍白,便知道他身染微恙,只是此刻她对他已经心如止水,他怎么样,都与自己无关。

帝君来到凤九身边坐下,竭力遮掩自己已经颤抖不能自已的手,凤九却沉浸在之前的纠结回忆中,并未注意到,她开口问帝君和“她”还好吗,帝君一时不明白凤九说的是谁,后来听她提起魔族,才知道她又一次误会了自己看上了姬蘅,便解释说,自己让姬蘅回到了她的族中,对她已经仁至义尽,并为大婚当日自己没能及时出现,而向她道歉。凤九此刻依然深陷在自己的怪圈里,以为帝君是因为自己的离开,才觉得姬蘅没有那么好,又舍弃了她。帝君无法一一解释,只是笃定而真诚地表示,没有人比她更重要。

东华帝君选定叶青缇为继任帝君

凤九称自己当初等了他好长时间,等着他来跟自己解释,却没有等到他的人影,若是当时他对自己说这么一句,自己一定会信,但是现在,却不会了。她表示,如今两人过得都挺好,不如就这样算了吧,帝君闻言立刻接话道,自己过得并不好。凤九还以为是青丘仗着自己的辈分来找他麻烦,于是便提出去女娲娘娘那里和离。帝君打断她的话称,自己不会和她和离,直到自己死的那天,她都是自己的妻子。

凤九觉得今日的帝君似乎有些不对劲,帝君怕她看出破绽,连忙岔开话题道,碧海苍灵她想要的的亭子已经搭好了,果树也种下了,那些灵鸟,自己也已经吩咐了它们,每月会定时去观景台前为她献舞,以后她想什么时候去都可以。凤九想说自己暂时不想去,帝君却打断了她,又嘱咐她不要喝凉水,半夜睡觉不要踢被子。一番话说得凤九不由自主地落了泪,帝君拉过她的手,放在自己唇边亲了一下,并将一枚用自己的半颗心做的戒指放在了她手中。

凤九再次误会了帝君的用意,以为他是想用这枚戒指来和自己两清,她当即将戒指拍在了案上,起身离开了,并表示他们之间已经两清了,其实他们的前缘,仅仅是自己曾那样地喜欢过他。

凤九的最后这句话,对帝君的杀伤力太大了,他望着凤九决然离去的背影,忍不住喷出了一口血,一直苦苦压制的秋水毒也在这瞬间爆发。随后进来的重霖看到这一幕,心中又痛又急。帝君拭去了眼角的清泪。拿起半心戒嘱咐重霖,自己走后,总要给凤九留下些什么,此时她不肯收,就等到自己羽化后再想办法送给她。重霖闻言,眼中含泪跪了下来,郑重答应。

凤九离开九重天,回到了幽冥司。谢孤栦此刻已经知道了叶青缇被指定为下任帝君的事。这指定继任之人,通常是在仙者即将羽化之时,而指定之人,都是和这位仙者最有仙缘之人。叶青缇的仙泽,多半源于凤九的修为,帝君选择了他,便是选了同凤九最有仙缘。凤九从谢孤栦口中得知了此事,顿时心中大乱,转头又奔去了九重天。

由于太过慌乱,凤九进入太晨宫时,不小心踩到了自己的裙子,狠狠跌了一跤。她顾不上自己的手掌被擦破了皮,急急忙忙拉住一位仙君,询问帝君的下落,得知帝君已经不在太晨宫内,重霖也去了连三殿下那边,她心中更加慌乱。这时,成玉和司命恰好赶来,安抚住了凤九,拉着她到殿内等着重霖。不过片时,重霖与连宋匆匆而回,凤九向他打听帝君的情况,重霖却不肯说实话。

燕池悟拼命守护梵音谷结界

此时,帝君正在碧海苍灵自己和凤九的婚房内。抚摸着床边衣架上凤九的大婚礼服和她的凤冠,帝君面上露出了一丝苦笑。回想起往日自己和她在碧海苍灵的那短短几天的幸福时光,想着她说着“我们家”时的神态,帝君忍不住又流下了两行清泪。忽然,他仿佛是下定了决心,爆出一声狂吼,将整个碧海苍灵化作了一个巨大的封印。

这番动静惊天动地,太晨宫里的众人都被惊动了,凤九和成玉一个劲逼问重霖,连宋知道事已至此瞒不过去了,便让重霖将往事全都说了出来。

重霖和连宋、司命三人,从三万年前那场神魔之战,缈落遗落的那丝元神红气被封印到了恰在那时出生的凤九额间凤羽花胎记内说起,一直说到了帝君下凡历劫回来,未曾完全恢复修为,后来为救凤九,又卸去了周身九成法力,在阿兰若之梦中被缈落所伤,出来后又接连受伤,最后为了不让姬蘅扰了凤九的清净,竟将秋水毒度到了自己身上,如此一来想要恢复修为,需要耗费平时五倍的时间,而缈落步步为营,先是取得了锁魂玉,后又得到了元神红气,最后又取回了血泪,她的邪术不断增强,而帝君却是在不断地受伤,想要对付缈落,只能用上他全部的修为和仙元与之对抗,以致最终竟到了临近羽化之境。

凤九听了这番话,想起此前帝君对自己说他过得不好时,自己对他说的绝情话,她不禁痛哭出声。重霖又告诉凤九,其实出了阿兰若之梦后,帝君曾召了天命石,探问过他和凤九的缘分,天命仙者称,他们二人并无缘分,终生不得相见。后来,是凤九对帝君的执着感动了上天,天命石竟将帝君与凤九的影子做出了一桩姻缘,无奈却因西海二皇子的无心介入,一对有缘人竟走成了无缘路。影子无来世,天命石便将那对影子的未尽之缘安在了帝君和凤九身上,才有了他们的正经相见。只是按照惯例,帝君探问过天命石,天命石便将改写,帝君却不惧天命,一心护着这份缘,奈何最终还是在大婚前夕出了岔子,败给了天命。

凤九听了这番往事,不禁埋怨帝君不同自己说明白。重霖听了更加激动,他几乎是喊着说,帝君又岂会不知,和凤九说清楚,能让自己更快活些,但他只怕是担心,往事一旦说清了,凤九便会负疚一生,若是不说,依着凤九的性子,便是怨他、恼他,事后也会过得很好,他不愿自己倘若一去不回,凤九永生痛苦,因此只能选择将一切苦楚咽下。

重霖今日对凤九所说的这些话,已经违了帝君的命令,也不差再多一条,于是他便将帝君的半心戒拿出来呈给了凤九,称这是帝君用自己的半颗心做成的,为的就是在自己走后,凤九飞升上神时若遭遇劫难,自己的这半颗心,还能护她一二。

凤九想起自己曾随口对帝君说过,在凡间,若想证明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情义,最好的方式便是剖心为证,她万万没想到,帝君竟真的这么去做了,这让她心中更加愧疚难当。

人已赞赏
同步剧情枕上书剧情

枕上书第51集 东华帝君为讨凤九欢心装饰太晨宫 青丘帝姬兵藏之礼上遭聂初寅挑衅

2020-3-6 0:00:00

资讯热点

生活中不一样的她《枕上书》演员-马思涵

2020-3-18 11:57:4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