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上书第52集 兵藏之礼上聂初寅挑衅凤九 帝君实力护妻顺势定下婚期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凤九固然是从小便打架打得不错,但她毕竟只有区区三万岁,资历在那摆着,让她对战十几万岁的玄魔君,自然捞不到好处,苦苦支撑了数十回合后,她还是败在了聂初寅手下。

聂初寅趾高气昂地嘲笑了凤九一番,想要逼她按照规矩,给自己一个承诺。虽然如他所说,他是魔界第三代魔君,凤九是青丘第三代女君,从这个方面说,两人确属同一辈分,但在场的人心里都清楚,聂初寅此番做派,确有以大欺小之嫌,可众人又说不出什么来,就连白止帝君和白奕都无法开口拒绝聂初寅这一要求。

就在这时,连宋突然出声打断,施施然站起身四下环顾一番道,按照规矩,青丘比剑这一环节,乃是新君夫妇共同进退的一环,虽然他赢了凤九,却还没过得了新君王夫这一关,想要青丘的承诺,还嫌早了一些。

此言一出,众人全都愣住了。白止帝君与儿子对视一眼,全都一头雾水,白真倒是有所猜测,却不敢肯定,折颜上神老神在在地表示,连三殿下既如此说,定不是空穴来风。聂初寅更是在一瞬间地愣怔之后反应过来,毫不在意地表示,虽然自己从未听说过凤九有王夫,但自己自忖还是可以与她的这位王夫较量一下的。

凤九听了这话,忍不住回头向宾客席上看了一眼,却见最尊贵的席位上,那位紫衫白发的帝君已经不见了踪影。正疑惑间,就见帝君抱着自己的苍何剑,悠悠然走了过来,云淡风轻地开口道,可以开始了,聂初寅顿时惊呆了。席上众人见了帝君,不敢再托大坐着,连忙起身,恭恭敬敬地行礼。帝君手中拿着一方手帕,冲着众人点了点手,示意大家坐下,自己则走到凤九身前站定,温柔地替她擦了擦额上的汗珠,安慰了她一番,让她去一旁歇着。

这还是第一次有难的时候,帝君替自己出头,凤九心中很有些甜蜜欣慰,却也为自己的没用感到有些羞赧。她退到一旁,偷偷向席间看了一眼,见父亲和爷爷都向自己投来探寻的目光,不禁有些心虚。

兵藏之礼上帝君挑明与凤九关系

帝君催促聂初寅动手,聂初寅自知不是对手,想蒙混过去,便笑称,自己与他隔了一个洪荒,根本不是一辈人,按规矩不该比试。帝君却又拿出聂初寅此前说的话出来堵他,称他自己说与凤九同辈,而凤九是自己的帝后,自然也与他是同辈。聂初寅被挤兑地没了话说,只得硬着头皮动了手。

帝君大气地表示,让聂初寅三招。聂初寅自认为讨了便宜,没想到三招过后,自己连帝君的衣角都没沾上。第四招,聂初寅的剑堪堪刺到了帝君的胸前,帝君却突然出手,以自己的修为,硬生生斩断了他的剑,一招将其制服。聂初寅自知今天自己讨不到好处,悻悻然带着手下离开了。

帝君在阿兰若之梦中被缈落所伤,还未完全恢复,又因为调息妙义渊大费神力,此刻为了震慑聂初寅,强行调用全部的修为,硬斩了他的剑,又再次受伤。连宋自是了解他的情况,因此兵藏之礼后,便私下数落帝君,不知自爱。帝君却毫不在意,反倒毒舌地怼了连宋几句,打发他先回天宫了。

兵藏之礼结束,送走了观礼的众宾客后,白奕与夫人置了酒菜,单独款待尊贵的帝君。席间,白奕斟酌词句,问起帝君因何在万千女仙当中,看上了自家顽劣的小女儿。帝君闻言,连眼睛都不眨地表示,自己对凤九是一见钟情。凤九听了这话,不禁佩服帝君一本正经说谎的本事,在一旁伺候饭菜的小精卫却明显段数低了些,听了这话,当时便将手里的饭碗洒了。

帝君也怕自己未来的岳父岳母不信,又补充道,凤九其实很能干,大到降妖除魔,小到膳食厨艺,都十分了得,她做的糖醋鱼自己就十分喜欢。说到这个,白夫人明显十分受用,凤九的厨艺确实没得挑,当即便顺口狠狠地夸赞了自家女儿一番,并表示,帝君想吃什么,将来可以便让凤九去做,不必客气,言语之间,俨然已经认同了这个女婿。但白奕似乎不怎么满意,又前前后后追问了一番。

帝君从头到尾都是一副乖顺的模样,没有丝毫不耐,称自己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到青丘拜访,是因为凤九担心自己合不上青丘长辈的眼缘。说起婚期,帝君表示自己亲自占算过,五月初六便是好日子,到时候自己要在碧海苍灵大宴四海八荒的各路神仙。至于白夫人提出的,担心剩下这短短十天不到的时间太过仓促的问题,帝君早有主意,称太晨宫的掌事仙官重霖素来稳重,自己会让他负责操持,太晨宫与青丘合力置办,不会有任何闪失。白夫人听说帝君为了凤九,竟然愿意打开圣地碧海苍灵来宴客,既高兴又吃惊,对这个女婿更加满意。

得知帝君婚讯知鹤心伤

不过,白奕却依旧心有不快,他如今已经知道了凤九从前为帝君所吃的那些苦,作为父亲,他深为痛心,因此对这个身份高得有些过分的女婿,很不放心,不太赞成这门婚事。奈何凤九认定了帝君,他又不能强行拆散,便想向帝君讨一份未来的承诺,但碍于数十万年前神魔大战时,自己曾跟在帝君麾下抗敌,不好多说,便托了折颜上神去与帝君交涉。

帝君十分理解白奕的感受,连他自己都为凤九从前的付出感到痛心,何况是她生身之父?然而世事变幻,缈落又蠢蠢欲动,他实在不敢给出什么岁月静好,安康美满,但他却郑重表示,自己能给凤九一份自由,让她由着自己的性子,随意生长,只要自己为她夫君的一天,绝不会强迫她做任何事,她所做的任何决定,皆由她喜欢。

这个承诺不可谓不重,连折颜上神都被震撼到了,白奕自然也不再有任何后顾之忧,痛痛快快允了这桩婚事。凤九想不明白,父亲怎么会这么轻易便答应了,于是便跑去找帝君打听,帝君却一脸高深地卖关子,说什么也不肯透露,凤九只好作罢。

凤九经过这么多波折,终于如愿以偿,成了帝君的帝后,作为她的闺蜜,成玉元君自然替她高兴。兵藏之礼后,观礼的成玉元君回到天宫,摇身一变成了说书人,在天宫将兵藏之礼上帝君的表现绘声绘色地讲给众人听,引得许多曾经内心悄悄萌动,又自知身份悬殊,不敢生出什么想法的一众小仙娥心碎了一地。

人在西海的知鹤得知了这一消息,当即便哭哭唧唧赶到了太晨宫,非要见帝君一面,被重霖带着两个小仙娥给扔了出去。更加受伤的是姬蘅,她远远望着太晨宫的大门,懊悔不已,恨不得时间倒流,回到当初自己与帝君大婚之时。

在众人心碎神伤之际,凤九却在碧海苍灵与帝君玩得痛快,她欢快地拉着帝君跑来跑去,计划着将来在这里怎样布置两人的小家。帝君听她说着“我们的家”,心中甚是触动,可是想起渺落这个心腹大患,他不由得心情沉重,但他向来高冷,话本不多,再加上凤九沉浸在对未来的憧憬之中,因此半点都没有察觉帝君的异样。

碧海苍灵只羡鸳鸯不羡仙

聂初寅数次避开众魔君进入结界,早已引起了魔将的注意,有人将他常寻找借口,从未与众魔君一同守过结界,而轮到他自己守护时,两千魔军常常同时无缘无故失去意识,且结界内常红光乍现的异常状况禀告了煦扬魔君。煦扬怀疑聂初寅已经投靠了缈落,却苦于没有证据,只能下令让燕池悟同时看守结界,不准更改。

煦扬将此事上奏天君后,天庭也是一派震动,众神都有些不知所措,天君当即表示,天族愿与魔族通力协作,十万天军任凭煦扬驱遣,全力守结界,斩缈落。

煦扬得了这个承诺,心中颇有些意外和感动但他同时更明白,此一战只怕是凶多吉少,此时,他唯一放心不下的,便是妹妹姬蘅,于是便找到了正在守结界的燕池悟,言语委婉地将姬蘅托付于他,并请他助自己全力守护结界。燕池悟得了煦扬的认可,欢喜万分,再得知聂初寅有可能已经投靠缈落,顿时义愤填膺,表示要誓死护他周全。

缈落得知了聂初寅竟然背着自己偷偷去了青丘,大闹凤九的兵藏之礼,十分生气,此刻正在教训他。聂初寅谎称自己只是想要取得青丘一个承诺,诓骗青丘狐族,以供缈落吸食,将来等到她与东华帝君对阵之时,青丘势弱,也算是为她减少了一个强敌。缈落自然不信他的这番鬼话,却因为还要利用他,便没有与其翻脸,只是命他今后每日再加送一百魔族弟子,来供自己吸食,并加速离间煦扬和其它魔君的关系,给自己制造除掉煦扬的机会。

聂初寅设计暗中杀死了两位魔君,打算一步步除掉煦旸的帮手,煦旸得知堂堂魔君竟然接连不知所踪,不禁大为恼火,猜测是聂初寅动的手脚,却苦于没有凭据,只能束手无策。

这时,燕池悟手下的魔将来报,称禁地有异动,煦旸立刻便赶了过去,却发现只有燕池悟一人在苦苦压制着结界,聂初寅不见踪影,不由更加怀疑,他就是渺落的内应。而此时,渺落的化相正在聂初寅的大殿中,为他度功,打算将煦旸调开,一举杀之。

煦旸赶到禁地,帮燕池悟稳住了局面,正在询问他详情,聂初寅带着两个手下一脸轻松地走了过来。煦旸已经怀疑了聂初寅,因此言语中不再客气,当面质问起他来,却都被聂初寅和他的手下一一搪塞了过去。聂初寅知道煦旸已经怀疑了自己,于是主动提出,让他到自己的大殿中亲自查看。煦旸正有此意,便让聂初寅的两个手下带路,燕池悟见状,便命自己身边的魔将玄钺,带着自己那把曾炼化了七千邪灵的玄铁剑,随煦旸同去,以保护他。

一行人正要动身时,重霖带着东华帝君和凤九给煦旸及燕池悟的婚宴请柬来了。煦旸接了请帖,便借口亲自送重霖,将他带到了僻静之处,将魔族内部出了奸细一事告知,请重霖转告帝君,大婚后亲自前来,自己愿意将魔族圣物血泪交出,彻底销毁,并请重霖对自己的妹妹多加照料。重霖一一答应,转身离开了符禹山。

重霖回到太晨宫后,便命灵鸟将魔族那边的消息带给了碧海苍灵的帝君。帝君收到消息后,心情更加沉重,面上却丝毫不显,依旧陪着凤九嬉闹玩耍,逗得她开心不已。

人已赞赏
同步剧情枕上书剧情

枕上书第49集 沉晔自尽渺落夺回元神红气 帝君带凤九出离阿兰若之梦

2020-3-5 0:00:00

同步剧情枕上书剧情

枕上书第54集 凤九下凡历练生下儿子 帝君为除渺落孤注一掷

2020-3-7 0:00:0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