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错天命(13)-《三生三世枕上书》小说原著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玉合殿中全无人声,唯余重霖轻叹:“调伏妙义慧明境,须耗费帝君半身仙力,原本沉睡一百年也该修得回来,但帝君彼时引了姬蘅的秋水毒到自己身上,秋水毒绵延在仙者的仙元之中,中了秋水毒的仙者,若要将失去的仙力修回,所耗的时间至少是平日的五倍,但妙义慧明境调伏一次,不过能得两三百年平稳罢了,根本没有足够时间容帝君将调伏所耗的仙力修回来,待妙义慧明境再次崩塌之时,他只能以所剩仙力及全部仙元相抗,等着帝君的路……”重霖仰头望天,未能将后半句说下去,转而道,“帝君比小臣高明不知多少,焉能不知这两条路孰优孰劣,本能择了调伏一途,不过是,不过是不能忍受几十万年后天地再换之时重回仙界,见不着殿下罢了,帝君担忧殿下没有他护着过不了升上仙上神的劫数,根本活不到那个时候。与其如此,不如他去羽化,还能在羽化前与殿下有几百年痛快时光。却哪知,却哪知……”重霖声带哽咽:“哪知殿下一消失便是两百年。”

    嘴唇已被咬出血痕,凤九倏然不知。

    重霖却咄咄相逼:“殿下可知,帝君这两百年是如何过的?殿下想必终于明白,为何帝君宁肯以权谋私封锁瑶池,也要逼殿下一见了罢,不过是因,那是此生最后一面罢了。但诸多误会,如今却是不可说也不能说,因帝君怕殿下负疚。帝君他……当初连净化妙义慧明境后带你一同沉睡都想过的,如今却能想到他羽化后,殿下你的日子却还长,不愿你永生负疚,殿下可知,可知这有多难?而琉璃阁中,帝君说他这两百年过得很不好时,殿下你又同他说了什么?”

    她怎么会不记得她同他说了什么。

    你给我的这些……我都不要,其实你不用给我这些,我们也算两清了。

    手无意识地拽上胸口,眼泪却再也流不下来。

    谢孤栦道:“重霖大人,够了。”

    重霖像失了力气,木然从袖中取出一方锦帕,放到凤九手中,锦帕摊开,是东华曾赠给她的琉璃戒,戒面上的凤羽花朱红中带着一点赤金,灿若朝霞。

    重霖低声道:“帝君原本命小臣在他羽化后再将此物给殿下,但,”苦笑一声道,“今日小臣所说所做,其实条条都违了帝君的令,也不在意这一条了。帝君说当初赠给殿下的天罡罩将随他羽化而湮灭,怕不能再护着你,将这枚琉璃戒留给殿下,此戒乃帝君拿他的半心做成,即便他不在了也不会消失,会永远护着殿下。”

    半心。回忆一时如潮水般涌入脑海。她恍惚记得那是他们初入阿兰若之梦,她记忆正当混乱时,他骗她说从前他不对的那些地方她都原谅了他,因为他给她下跪了。她说了什么来着?

    “帝君你肯定不只给我跪了吧?虽然我不大记得了,但你肯定还干了其他更加丢脸的事情吧?”

    “不要因为我记不住就随便唬我,跪一跪就能让我回心转意真是太小看我了,我才不相信。”

    他是怎么回答的?

    “倘若要你想得通,那要怎么做,小白?”

    她又说了什么?

    “剖心,我听说剖心为证才最能证明一个人待另一个人的情义……因剖心即死,以死明志,此志不可谓不重,才不可不信。”

    喉头忽涌上一口甜腥,她用力地吞咽,声音哑得不成样子:“他不能就这样去羽化,重霖,我还有很多话没有同他说,我得见他一面,我……”

    重霖神色悲哀道:“来不及了。殿下难道没有看到这漫天的陨星吗?”

    殿外九天星辰确已陨落泰半。

    她踉跄半步,未及谢孤栦去扶却自己撑住,眼眶发红,明明说句话都费力,但每句话都说得清楚,几乎咬牙切齿:“什么来不及,天崩地裂同我有什么干系?你不是说当初他连沉睡几十万年都计划着让我相陪吗?此时他要去赴死,不是该更想让我陪着他?什么我的日子还长,想要我活得更好,他才不希望我活得更好,他心中一定巴不得我陪他去死。”

    她终于再次哭出来,像个耍赖的孩子:“他要是不这么想,我和他没完。天命说我们没有相聚之缘,死在一起的缘分总是有的吧!”

    谢孤栦在凤九的哭声中逼近一步向重霖道:“便是净化妙义慧明境,总该有个净化之所,重霖大人,帝君他此时究竟在何处?”

    重霖闭眼道:“碧海苍灵有一汪碧海,亦有一方华泽,碧海在内,华泽在外。帝君他此时,应是在碧海苍灵旁的华泽中,此时赶去,也许能见他最后一面。”

    04.

    叶青缇为仙的时日尚浅,神仙们的战场是什么样,他其实没有什么概念,因而随凤九赶至碧海苍灵外的华泽之畔时,见着眼前的情景,叶青缇甚为震惊。

    泛着银光的透明屏障依华泽之畔拔地而起,不知高至何处,黛黑色天幕上,漫天星辰次第坠落如同凋零之花,陨落的星光依附于泽畔的屏障之上,倏然与屏障混为一体,此屏障似乎正是以星光结成。而屏障之中碧波翻涌,掀起高浪,浪头之上,紫衣的神尊正执剑与以红菱为兵的女妖激烈缠斗。

    女妖身后黑色的妖息凝成一尾三头巨蟒,像果真有意识的巨兽,拼命地寻找时机要去撞击四围的屏障,意欲破障而出。紫衣神尊身后的银色光芒则时而为龙时而为凤时而化作瑞兽麒麟,与三尾巨蟒殊死周旋。

    屏障中间或响起异兽愤怒的咆哮,咆哮之声惊天动地,搅动的水浪化作倾天豪雨,红衣的女妖眼中现出恨色,紫衣的神尊脸色苍白,面上的表情却不动如松,手中苍何的剑速一招比一招更快,一招比一招杀意更浓。与此同时,银光化作的瑞兽一口咬定巨蟒的七寸,巨蟒拼命想要挣开,用了殊死的力道,带得瑞兽齐齐撞在华泽之畔的屏障上,顷刻地动山摇,女妖与神尊皆是一口鲜血。

    叶青缇此行原本便是为拦着凤九以防她犯傻,方到此地,便趁着凤九关注战局时以仙术将二人的胳膊绑在了一起。

    他想,她即便意欲加入战局同东华一道赴死,但此时与他绑作一团,她也不会贸然下场,将他亦拉入死局罢。自然,他这么做说不准她会永世恨他,但比起救她一条命,这又算得了什么。

    他等着她哭闹着求他解开,但令他惊讶的是,她竟只是困惑地偏过头来看了他一眼,又抬起二人绑在一起的胳膊瞧了一瞧,脸上犹有泪痕,表情却极为镇定,轻声细语地问他:“你可知华泽上的屏障乃是帝君以九天星光所设的结界?这种强大的结界,除非设界之人主动放人进入,否则外人进不去的。”循循善诱地向他,“你放开我好不好,就算不绑着我,我也进不去那座结界的。”

    他想,还好,以理动人,她比他想象的要冷静。但仙界的事,他显然晓得的不如她多,岂知她没有骗他。

    他很坚定地摇了摇头。

    她竟没有着恼,反而更加轻声细语道:“帝君此时招招快攻,显是想尽快结束战局,将缈落斩杀于剑下,他可能……已感到自己力有不支了罢,若再这么耗着,除掉缈落便已力竭,又如何净化结界中那些三毒浊息呢?”

    她话语轻软,就像真的只是在评介战局,令他一时放松。却在此时,被她反握住与她相缚的左手急往结界撞去。

    他尚未反应过来,身躯已重重撞在结界之上,但她却不知为何已身在结界里侧,唯露出与他相缚的那只胳膊仍在结界之外。她面色极从容,手上却全不是那么回事,左掌中化出陶铸剑来,软剑出鞘,眼看她提剑便要往自己右臂上砍。他一个激灵,急忙拈诀,二人手臂相离时陶铸剑的剑风已划破她衣袖,差一瞬便要入肉见骨。他一头冷汗,她却抿嘴对他笑了笑,下一刻已飞身掺入战局之中。

    她为何能入结界?他蓦然想起她左手手指上所戴的琉璃戒,那是,东华帝君的半颗心。有设界者的半心,她自可畅通无阻进入他的结界。

    瞧着飞入血雨腥风中那缕白色的身影,叶青缇一时喉咙发沉,踉跄两步,跌坐在地。

    凤九隐在结界一旁,只觉劲风簌簌,带得人摇摇欲落。重霖同他们提及妙义慧明境时,已说明因各人的仙泽不同,境中的三毒浊息由始至终只能以一种仙力化解,若有旁的仙力相扰,反会生出祸事来。凤九明白净化三毒浊息时她帮不了东华什么,她能助他,只在他对付妖尊缈落之时。

    梵音谷中,凤九曾同缈落的化相交过一次手,其实晓得自己绝非缈落本体的对手。

    她确然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但并非脑中空空全无顾忌,明白有时候帮忙与添乱只在一动之间,而她绝非是来同东华添乱的。她唯有一招可近得缈落的身,便是梵音谷中东华教给她那一招。彼时东华搂着她的腰,握着她持剑的手,在她耳边沉沉提醒:“看好了。”她当初其实并没有看得十分清楚,但私底下却回想了无数次,演练了无数次。为何会如此,她也不明白,只是他教她的,他给她的,她便本能地要去揣摩,要去精通。

    她此时耳聪目明,极其冷静,翻腾的巨浪之上,缈落在东华的步步相逼下只得快攻快守,而三尾巨蟒则被引至华泽之畔同东华的瑞兽相争,缈落身后裸出一片巨大的空隙。唯一的时机。

人已赞赏
原著作品枕上书

第90章 错天命(14)-《三生三世枕上书》小说原著

2020-3-3 11:06:05

原著作品枕上书

第88章 错天命(12)-《三生三世枕上书》小说原著

2020-3-3 11:06:1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