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错天命(9)-《三生三世枕上书》小说原著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而是日已是第三日清晨,早过了她允给东华的两日之期。她苦等两日,终等出一个结果。东华没有来,重霖也没有来。她头疼得厉害。

    外头是个暖阳天,折颜上神踩着日光踏进狐狸洞。

    折颜诊过她的脉,又伸手去探她的元神,收手时眼神微动,咳了声打发她娘亲出去替她取些参糖,待房中只有他们两人时方道:“你的记忆被人改过,你晓得吗?”

    她一时听不懂他的话,茫然地摇了摇头。

    折颜唉声叹气:“能以丹药改人的记忆,放眼八荒也没有几人做得成功,约略不过东华墨渊西方的佛祖再算我一个。墨渊同我再添西方一个佛祖都没道理来改你的记忆。纵然我一向不羁些,但这种有违仙道之事……”他抬眼看向她,眼中竟也像三日前她爷爷到碧海苍灵劫她时那样,流露出似有似无的怜悯。

    折颜从袖子里取出一颗仙丹:“你先将这个吞了,我立时开炉再给你炼颗丹,吃了那个大约能将你被修的记忆找回来。”

    她木然拿起眼前的金丹,对着挨窗而入的日光照了照,轻声道:“这颗丹找不回我的记忆吗?那吃这个又有什么用?”

    折颜一只脚已踏出门槛,闻言回头,又是一声叹息:“你同东华,我听你小叔提了,此时出来这桩事也不知对你是好还是不好,”他模样似乎十分挣扎,终启口道,“那是保胎药,你有孕了。”

    房中一时静极,那颗金光闪闪的保胎药咕噜噜滚在地上。折颜拾起丹药,缓步走到她身边,将仙丹重搁到她手中,良久,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

    九日来她未曾掉过眼泪,此时终于哭出来,泪水滑落眼眶,顷刻湿了面颊,却没有什么声音,也没有什么表情,只是语中有些微颤,轻声问他:“小叔父,你说,他怎么能骗我呢?”喃喃地重复,“他怎么能骗我呢?”

    她虽不大爱哭,但每次哭起来,都唯恐不能哭得伤伤心心,好惹人怜悯叫人心疼,此时却面色平静,只是眼泪汹涌,像决堤的天河,涟涟的泪水顺着下颌滴落在水红的长裙上,浸开的水渍就像盛开的一串佛铃。

    这九日,着实是太长了。

    折颜新炼的灵丹在次日送来,那些真正的记忆重纳入脑中时,她的心绪却不及预想中那样动得厉害,大约是累了。

    她终于想起来,帝君其实从未告诉她为何当初要换她的频婆果,彼时姬蘅说想要,他便给了。他说他同姬蘅没什么,可他对姬蘅的不同她却看得清楚明白。她如今总算有空将这些东西都想一想。

    他的确对自己有情,可他对姬蘅亦未必无情,原本是天上地下最不沾红尘的尊神,到底是她还是姬蘅将他拖入这十丈软红纠缠不清?当日她坠入阿兰若之梦生死一线之时,他选了她。今日姬蘅岌岌可危,他便择了姬蘅。到底是谁看不清自己的真心?

    大约他也明白最终选了姬蘅有些对不住她,才无颜来青丘见她罢。

    她想她同帝君着实走了一段很长的路,前半段她一个人追着他的背影追得辛苦,所幸后半段老天施恩,才终于叫她将他赶上了。因一开始便是她想要他,所以追得再累她也觉得没有什么。

    这段情来得这样不易,她从来想的都是要好好珍惜。他误了成亲宴,她心中其实在意得很,但她想她可以装作不在意。爷爷说他同姬蘅的私情时,她脑中刹那一片空白,但空白后她想的还是要信任他,至少要听他亲自同她说这件事。

    她努过力,她想她给了他足够的时间,只要他能赶来,无论他说什么她都相信。可先爱的人总是卑微。从今往后,这段路,她要一个人走了。

    她很累了,也不想要他了。

    02.

    当神仙,其实也很不容易,仙途漫长又孤寂,为了不将日子过得百无聊赖,会做神仙的神仙们,大多都养了个兴趣来寄托情怀,譬如太上老君爱炼丹,南极仙翁爱杀棋,白浅上神爱看话本子,就是这个道理。

    初初飞升尚来不及养出兴趣来的小仙们,因没有其他事好做,切磋神仙界的八卦水到渠成地就成了他们当上神仙后的第一件要事。但无论听八卦还是说八卦,又有个讲究,八卦的事主需是个识得的人,这个八卦才能说得有兴趣,听得有兴致。小仙们顶聚三花飞升上天后识得的第一位尊神,自然是一十三天的东华紫府少阳君东华帝君。而好巧不巧的是,近两百年八荒四海神仙世界最大的八卦,就是帝君他老人家丢了媳妇儿。

    传闻中帝君这位媳妇儿年纪虽小却是个角儿,乃九重天太子妃白浅上神的侄女儿,青丘之国白止帝君的孙女儿,且早在四百年前便承了青丘的东荒君位。两百年前青丘的兵藏之礼上,这位殿下以一把合虚剑藏入亭堂山圣峰,红绫缚眼闯过百人剑阵的风姿曾倾倒众生,八荒美人谱上仅被她姑姑白浅上神压了一头,位列第二。

    小仙们听了这个传闻,对帝君这位媳妇儿很是神往,连带着对帝君为何会将他这位媳妇儿搞丢之事也愈加好奇起来,奈何帝君的八卦私底下浅谈尚可,妄议尊神之名却非人人都担得起,诸位皆没胆子深究,只是隐约听说自从那位殿下失踪后,青丘之国同一十三天太晨宫便有些不大对盘。且帝君丢了媳妇儿,这两百年来日日天翻地覆地搜寻,白家丢了女儿,却一直未有什么动静。

    白浅上神和善好说话,司命星君陪她老人家喝茶时曾有一问,白浅上神抚着扇子做疑惑状道:“失踪?不过是我们白家的姑娘到了年纪都要去历练历练罢了,本上神倒还未曾听说有这种传闻,这个是谁传的,传得也忒不像样了些。”

    司命星君斟酌着恭敬再问:“那凤九殿下是在何处历练,不知上神可否指教一二?”

    白浅上神就笑盈盈地摊开扇子:“白家的崽儿皆是放养,她想要去何处历练便去何处历练,家中一向不管的,你请教本上神,本上神其实也不晓得。”

    司命星君发了片刻的神,方道:“只要殿下平安,小仙便安心了。”

    八荒传闻中年纪虽小却是个角儿的凤九殿下此时正蹲在凡界的一座小山头上拿把菜刀削山药。

    她儿子白滚滚近日肉吃多了有些积食,山下开医庐的老秀才开了张食补方子给她,上头说拿山药熬米粥抑或红糖炒山楂皆可治小儿积食。白滚滚不爱吃甜食,凤九琢磨着红糖炒山楂就算了,待会儿再去山下买点盐巴,把米粥做成碗咸米粥,白滚滚爱吃咸味的。

    白浅上神关于凤九失踪实则在历练一说,其实并未诓骗司命。

    犹记洪荒时代,在父神开办的供神魔仙妖几族共同进学的学宫水沼泽中,尤为重要的一门学业便是去凡世历练。三千大千世界共有数十亿凡世,每处凡世待一年也要十亿年。幸而当年父神还有点神性,只随意选了十万处凡世令他的高徒们历练。

    相传有此机缘去历练的高徒包括后来的天地共主东华帝君、天族的战神墨渊上神、魔族的始祖女神少绾女君、洪荒第一只凤凰折颜上神,还有凤九她爷爷和她奶奶。

    可见这些去凡世历练过的高徒们后来都成了材,且成了大材。

    当年凤九承东荒君位时,凤九她爹白奕其实有些短视冒进,一心想招赘个贤婿帮衬她,这一点远不及凤九她爷爷有见识。白止帝君当初其实早已有计较,待过了兵藏之礼后要将凤九亦送去凡世历练历练,一朝为君,靠夫婿有本事算怎么回事,还是得自己手里头有几把刷子。他将这个打算同小孙女提起时,没料到凤九竟然也很赞同,令他颇感欣慰。

    但兵藏之礼后却生了些事端。白止帝君仁德,原本打算让神伤的小孙女休整三两年再将她送去凡世,没料到小孙女休整了不过三两日,便自个儿打好了包袱皮前来辞行。见小孙女这样上道且上进,白止帝君自然是准了。临行前送她一个信封并信笺一张,说与之配套的另一个在她姑姑白浅上神处,她一人孤身在外,若有什么要紧事须同家里商量,就拿笔写在信笺上,她姑姑在她那处的信笺上自能看得到。

    凤九去凡世前还走了趟冥界,见了见他的朋友谢孤栦,又在冥界幽了三日,拿频婆果给叶青缇做了个身躯,将他的魂魄顺利提出来放进了仙躯中。

    按理说三月后叶青缇便能复活,她却没等到他复活那个时候,只请谢孤栦代为照顾,待他醒了且教他一些修行的法门以化去魂中的妖气,三百年后他修行期满将要飞升之时,她再来助他赴九天瑶池洗涤凡尘位列仙阶。这种因奇缘而得以飞升,又须去瑶池洗凡尘的,洗尘之仪必得由予他身躯之人施洗尘礼,这是仙箓宝籍上头的规矩。

    将诸事安排停妥,她便揣着肚子里头的白滚滚去凡界安营扎寨了。

    在第一处凡世里,凤九生下了白滚滚。随后每三年换一处凡世驻着。虽凡界有一条施了法术易被反噬的法则,框着她不好动不动就使出法术来,但亏得性子机灵剑术又高超,凡世她混得还不错。

    两百年中,她在城里开过酒楼,在镇上营过书局,在集中守过杂货铺,在荒郊野外摆过茶水摊子,时而是掌柜,时而做帮佣,怡红阁旁赚过青楼姑娘们的胭脂钱,城隍庙下得过太太小姐们的算命资,辗转十余处,当真做得像是在红尘中修行,修着修着,便自觉看惯了世情。

    看惯世情后的凤九于去年辗转到这一处凡世,不大想继续在浮华中泡着了,打算换一换口味试一试清淡的隐居生活,于是乎,带着她儿子白滚滚跑到了这个山沟里头蹲着。

    这条穷山沟看着穷,实际上也很穷,但它有个很霸气的名字,叫藏龙沟。藏龙沟里有个藏龙村,藏龙村当然也很穷,但好在是个有二十来户人家的大村子,穷则穷矣,二十来户人家每天从口粮里挤一根红薯出来,还是供得起一个教书先生。

    教书先生是位屡试不第的落第秀才,垂垂老矣才顿悟这辈子没有做官老爷的命,六十高龄时回了老家做夫子,算是混口饭吃。先生的那间破私塾就坐落在村子边上,恰同凤九搭在半山坡上的两间茅草棚遥遥相对。

    白滚滚每天日出而行日落而归,挎着她娘亲给她缝的一个小布包,从自家的茅草棚跨越半个山头去夫子的茅草棚念学。

    白滚滚今年已有一百九十七岁高龄,长得却同那些两三岁的凡人小童子没什么两样,依然是颗小豆丁。要说有什么不同,也不过他这颗小豆丁比凡人的小豆丁们更圆润更可爱些,且他天生一头银发,比凡人的小豆丁们更出挑些。但发色上的这种出挑却并非什么好事,因此白滚滚从小就开始染头发。他曾问过她娘亲这是何因,她娘亲笑眯眯地跟他说,因为他们是神仙,他是个小仙童,所有的小仙童都是银色的头发,又长得慢。白滚滚就信了,因为他没有见过其他的神仙和小仙童。

    但后来白滚滚发现,自从她娘亲告诉了他他们是神仙后,很多事情,她娘亲都爱拿这个当借口。

    譬如家里做了七个栗子糕,她娘亲拿两个碟子分糕,给她自己分四个给他分三个,他严肃地告诉她娘亲他学中小伙伴的娘亲们都不同自己儿子抢糕吃时,他娘亲就摸摸鼻子哼哼着跟他说,因为我们是神仙他们是凡人啊,这个事情上头神仙同凡人规矩是不一样的!

    再譬如她娘亲睡觉爱踢被子,自他懂事起,就开始每天半夜起来给她娘亲盖被子,以至于他一直以为做儿子的天生就该半夜起来给为娘的盖被子。直到有一年同学中的小伙伴们聊天,他才陡然发现别人家同自己家全是反着来的。他回家严肃地同她娘亲商量以后他们家也该如此,她娘亲还是摸着鼻子哼哼,神仙界其实都是儿子半夜起来给娘亲盖被子的,他们是凡人,他们不懂我们神仙界!

    哦,还有一回,这一回顶顶要紧。白滚滚已记不大清那是什么时候,他第一回晓得凡人的小童子们不仅有个娘亲,还有个爹爹。一个同他要好的小伙伴有次问他他的爹爹在哪里,他就回去问他的娘亲,他娘亲彼时正在院子里晒玉米,闻言一串玉米棒子从手里落下来正正砸在脚背上。他娘亲忍着痛笑得有点勉强:“你是我一个人生的,没有爹爹。”

    他晃着小短腿颠颠地跑过去帮他娘揉脚,疑惑道:“但是我学中的同伴们都有爹爹啊。”

    她娘的声音听起来就有些缥缈:“因为我们是神仙嘛,神仙界的小仙童们是可以只有娘亲没有爹爹的。”

    白滚滚觉得,事情有些不大对头。但他也没法子求证,只是暗暗在心里怀疑。他衷心地希望神仙界大人其实不和小孩子抢糕吃,大人要半夜起来帮小孩子盖被子,且小仙童们必须有爹爹。因这样他就可以有个爹爹。他想过他要是也有个爹爹,他爹爹该是个什么样。拿他那些小同窗的爹娘们做模子来比对,除了长相这一条,其他大多都是爹强过娘。所以他要是有个爹爹,他爹的厨艺一定要比他娘高,剑术要比他娘好,按时起床,从不踢被子。但他只是在心里想想,这个小算盘他从没有告诉过他娘。

    隐居在藏龙沟的日子闲且懒散,此处有夜归鸟,有青山头,有白月光,虽不及八荒中的仙境华美,但自有一番平静的妙处,凤九正琢磨也许可在这条山沟多蹲几年时,蓦然感到心口有些发烫。

    将贴心口揣着的他爷爷送他的信封取出来打开,信笺一展,果然是白浅又写了封信给她。

    她姑姑白浅上神两百年间时常写信给她,第一封信写在她初入凡尘后第二个月。信中说时隔七十三日,东华倒终于去了青丘找她,大约以为彼时她仍在青丘。白止帝君未能拦得住,容他入了谷,但自然是没找到她。

    说彼时帝君的脸色着实难看,不过白止也不遑多让,寒着脸向东华道:“帝君尊崇无匹,白家本是攀不上这门亲,只是九丫头任性,好在今次她总算懂些道理,晓得她及不上那个资格同魔族的公主共事一夫,甘愿下堂请去,求帝君赐一纸休书。”

    东华一张脸虽血色尽失,却依然沉着:“这不会是小白说出的话。”

人已赞赏
原著作品枕上书

第86章 错天命(10)-《三生三世枕上书》小说原著

2020-3-3 11:06:32

原著作品枕上书

第84章 错天命(8)-《三生三世枕上书》小说原著

2020-3-3 11:06:4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