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错天命(4)-《三生三世枕上书》小说原著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连宋君被茶水呛了一呛道:“你这个话却不要被夜华他听到,保不准以为你故意气他,定然在心中将你记一笔。”目光一时被他手里的琉璃盒子晃了一晃,扇子一指道,“你手里的是个什么东西?”

    帝君摊开手:“你说这个?小白做给我的零嘴,怕日头晒化了,拿琉璃盒封着。”

    连宋君感到晴天陡然一个霹雳打中了自己:“零嘴?给你的?”凑过去再一定睛,透明中浮着淡蓝色的盒子里头确然封着一些蜜糖,还做成了狐狸的形状。连宋君抽着嘴角道:“我认识你这么多年不晓得你竟然还有吃零嘴的习惯,这个暂且不提,凤九她今日就要在八荒成千成万的仙者眼前进大礼,定然十分紧张,你竟还令她给你做零嘴,你是否无耻了些啊你……”

    帝君依旧把玩着那个盒子,嘴角浮起笑意道:“不要冤枉我,她白日里睡多了,昨晚睡不着,让我起来陪她同做的。再则,我第二次见她的时候,她就敢将花盆往我头上踢,还能镇定自若嫁祸给迷谷,”眼睛瞟了瞟看台四周里三十层外三十层簇起来的八荒仙者,缓缓道,“区区一个小阵仗罢了,你当她是那么容易紧张的吗?”

    连宋君故意收起扇子在手心敲了一敲,叹道:“同你说话果然不如同夜华他说话有趣,”看了眼东天滚滚而至的祥云道,“那几位有空的真皇估摸来了,白止帝君一家想必也该到了,我过去找夜华坐坐,你差不多也坐到上头去罢,省得诸位来了瞧着你坐在此处都不敢落座。”目光扫过上头的高位,笑了一声道,“按位分凤九她爷爷还该坐到你的下首,唔,凤九她竟然有拿下你的胆量,此种场合她果然无须紧张。”

    观礼台下里三十层外三十层的仙者们,乃是八荒的小仙。白浅上神那场兵藏之礼距今已远,观过此礼的洪荒仙者们大多作古,新一辈的小仙皆只在史册中翻到过寥寥记载,对这古老礼仪可谓心驰神往,早在三日前已蜂拥入堂亭山占位了。小神仙们瞧着祥云做的礼台于须臾间重现世间的壮阔时,有过心满意足的一叹,觉得没有白占位。见三位早早仙临观礼台上的神仙都有绝世之貌,且个个貌美得不同时,又有意足心满的一叹,觉得没有白占位。思及大礼尚未开始,已经这么好看,不晓得大礼开始却是何等好看时,再有激动不已的一叹,觉得没有白占位。

    行礼的时辰尚早,各位仙者间各有应酬攀谈。譬如,观礼台下就有一位谷外的小神仙同坐在他身旁的一个青丘本地小神仙搭话:“敢问兄台可是青丘之仙?兄台可知最先到的那三位神仙中,玄衣的那位神仙同白衣的那位神仙都是哪位神君?”

    青丘的小神仙眨巴眨巴眼睛自豪道:“玄衣的那位是我们青丘的女婿九重天上的太子殿下夜华君,白衣的那位摇扇子的我不晓得。不过兄台只问我这二位神仙,难道兄台竟晓得那位紫衣银发的神仙是哪位吗?那位神仙长得真是好看,但后来的神仙们竟然都要同他谒拜,虽然看着年纪轻轻的,我想应该是个不小的官儿吧?”又高兴道,“天上也有这等人物,同我们凤九殿下一样,我们凤九殿下年纪轻轻的,也是个不小的官儿!”

    谷外的小神仙吞了吞口水道:“那位尊神可比你们凤九殿下的官儿大,虽然我只在飞升上天求赐阶品的时候拜过一回那位尊神,”又吞了吞口水道,“但那是曾为天地共主,后避世太晨宫的东华帝君,帝君他仙寿与天地共齐,仙容与日月同辉,你们凤九殿下……”

    话尚未完已被本地小神仙瞪着溜圆的眼睛打断:“竟……竟然是东华帝君?活的东华帝君?”手激动得握成一个拳头,“果……果然今天没有白占位!”

    青丘做礼,历来的规矩是不张请帖,八荒仙者有意且有空的,来了都是客,无意或没空的也不勉强他,这是青丘的做派。虽则如此,什么样的规格什么样的场合,天上地下排得上号的神仙们会来哪几位还是大体估摸得出的。

    但今日他们青丘做这个礼,为何东华帝君他会出现在此,青丘的当家人白止帝君觉得自己没闹明白。白止向自己的好友、八卦消息最灵通的折颜上神请教,折颜上神一头雾水地表示自己也没有弄明白。

    连宋君坐在夜华君身旁忍得相当艰辛,幽怨地向夜华君道:“你说他们为何不来问我呢?”

    夜华君端着茶杯挑眉道:“我听浅浅说,成玉她生平最恨爱传他人八卦之人。”

    连宋君立刻正襟危坐:“哦,本君只是助人之心偶发,此时看他们,可能也并不十分需要本君相助。”

    领着糯米团子姗姗来迟的白浅上神疑惑地望他二人一眼道:“你们在说甚?”

    连宋君皮笑肉不笑道:“夜华他正在苦苦追忆你当年的风姿。”

    白浅顺手牵了盅茶润嗓子,顺着沾在夜华君身上的若干灼灼目光望向台下的小仙姬们,慢悠悠道:“我当年嘛,其实比你现在略小些,不过风姿却不及你如今这么招摇罢了。”

    团子立刻故作老成地附和道:“哎,父君你的确太招摇,这么招摇不好,不好。”

    连宋君挑眉笑道:“你二人十里桃花,各自五里,我看倒是相得益彰,其实谁也无须埋怨谁。”

    夜华君淡淡然道:“那成玉的十里桃花,三叔你可曾占着半里?”

    连宋君干笑道:“我今日招谁惹谁了,开口必无好事啊……”

    日光穿过云层,将堂亭山万物笼在一派金光之中,更显此山的瑞气千条仙气腾腾。几声乐音轻响,云蒸霞蔚的礼台上蓦然现出一个法阵,由十位持剑的仙者结成,为的是试今日所藏兵刃够不够格藏在圣山之中。

    换句话说,凤九她需提着刚铸成的合虚剑穿过此法阵,过得了,才可踏上百级草阶藏剑于圣峰中,过不了便只能重新占卜,待百年后再行一场兵藏之礼。此间百年铸剑的心力全毁不说,还丢人,是以开场连宋君才会猜测今日凤九她必定紧张。这一桩礼之所以盛大,比之新君们的成亲礼还要来得庄重,也是因它对新君的严苛。

    凤九她老爹白奕做今日的主祭。凤九隐在半空中一朵云絮后头,看她老爹在礼台子上絮絮叨叨,只等她老爹絮叨完毕她好飞身下场,她老爹的絮叨她因站得高捡了个便宜听不着,无奈耳朵旁还有个义仆迷谷的絮叨。

    迷谷抱着她的剑匣子,瞧着白奕身后的十人法阵忧心忡忡,口中不住道:“待会儿殿下且悠着些,其实这个法阵殿下过不了也不打紧,在殿下这个年纪便行这个礼的青丘还未曾有过,虽说为人臣子说这个话有些不大合宜,但君上在这个事上也委实将殿下逼得急了些……”

    迷谷的话从凤九左耳朵进去又从她右耳朵出来。其时她的目光正放在观礼台上她爷爷和东华帝君二人身上,心中忽有一道灵光点透。她琢磨她爷爷才是青丘最大的当家人,她同东华的婚事,若是将她爷爷说通了,还用得着挨个儿说服她姥姥她老头和她老娘吗,爷爷才是可一锤定音之人啊!但是要如何才能说服爷爷呢?

    爷爷他老人家不爱客套,或许该直接跟爷爷说,“爷爷,我找了个夫君,就是今日坐在你上首的东华帝君,求你恩准我们的亲事。”但这样说,是不是嫌太生硬了呢?

    从前姑姑教导她说服人的手段,姑姑怎么说的来着?哦,对了,姑姑说,要说服一个人,言谈中最好能先同他攀一点儿关系,如果能唤起他一些回忆更好,最要紧是让他有亲切感,再则末尾同他表一表忠心就更佳了。她想起这个,大感受教,就将方才那番稍显生硬的说服言语在心中改了一改,又默了一默:“爷爷,我找了个夫君,就是今日坐在您上首的东华帝君,听说他从前念学时是爷爷您的同窗,爷爷您还在他手下打过仗挣过前程呢!”好了,关系有了,回忆和亲切感也有了,至于忠心……“我和他以后一定都会好好孝顺爷爷您的,还求爷爷恩准我们的婚事!”唔,忠心应该也有了。

    她正想到要紧处,身旁迷谷一拉她的袖子:“殿下,时辰到,该入法阵了。”

    迷谷又叮嘱她:“过不了我们就不过了,也不怕人笑话,切不可勉强硬闯啊!”

    凤九但求耳根清净,唔了一声。但迷谷的见解她其实不大赞同。道典佛经辞赋文章这几项上头她固然习得不像样些,论提剑打架,青丘同她年纪差不多的神仙里头她却年年拔的是头筹。

    迷谷这个担忧其实是白担忧。

    白奕刚下礼台,空中便有妙音响动,礼台上的法阵立时排出形来,高空一朵云絮后乍然现出一道利剑出鞘的银光,劈开金色的云层,一身红衣的少女持剑携风而来,顷刻便入法阵之中。

    高座上一直百无聊赖把玩着他那只糖狐狸盒子的帝君换了个坐姿,微微撑起头来。

    法阵中一时红白相错剑影漫天,天地静寂,而兵刃撞击之声不绝。十来招之间红衣的身影携着合虚剑已拼出来三次闯阵的时机,却可惜每每在要紧时刻,本只有十人的法阵突然现出百人之影,做出一道固若金汤的盾墙,将欲犯之人妥妥地挡回去。

    台下的小神仙们,尤其是青丘本地的小神仙们,无不为他们的小帝姬捏一把冷汗。

    此法阵乃是洪荒时代兵藏之礼开创之初,白止帝君亲手以一成神力在亭堂山种下的法术,待祥云礼台开启之时,此术亦自动开启结成令人难以预料的法阵。凤九皱着眉头,方才她拼着一招凌厉似一招的剑招,做的是个快攻的打算,因第一招间已察出这十位结阵仙者用剑其实在自己之下,想着用个快字来解决,好一举过阵,却不想此番这个法阵的精妙却并不在结阵之人用剑如何,而是每到关键时刻,总有百来个人影突然冒出来阻她过阵。

    好一个温暾局。

    就这么慢慢打着拖时辰是不成的,自上一回姑姑闯阵,结阵的这十位仙者睡了十万年,就为了今天来难为她,他们自然比她的精力足些,看来还需找到法门一鼓作气强攻。爷爷种下这个法术,虽每一回生出的法阵都不尽相同,但结阵的仙者始终是十人,没道理轮到她突然招了百人来结阵,爷爷他老人家虽一向望着她成才但也不至于望到这个份儿上,她眼皮跳了跳,这么说……那多出来的百人之影,只可能是幻影。

    不知为何,想到此处不由分神往观礼台的高座上一瞟,正见帝君靠坐在首座之上,对上她的目光,唇角弯出个不明意味的笑,两指并在眼尾处点了一点。她一恍神,结阵仙者的利剑齐齐攻来,她深吸一口气后退数丈,脑中一时浮映出梵音谷中疾风院里帝君做给她练剑的半院雪桩子,彼时桩林旁有几棵烟烟霞霞的老杏树,她蒙着眼睛练剑的时候,帝君爱躺在杏树底下喝茶。是了,眼睛。

    凤九她娘挨着凤九她姥姥,眼中的急切高过南山深过沧海:“九儿她怎就碰上了这么个倒霉法阵,这个法阵摊上我也不一定能闯得过,九儿才多大年纪,能有多深修为,娘你看这怎好,这怎好?”

    凤九她姥姥眼中精光一闪,极有打算地道:“过不了才好,为娘一向就不同意你公公的见解,姑娘家就该如珠如宝地教养大,嫁一个好夫君做一份好人家,好端端承什么祖业袭什么君位,这些都是九儿小时候你们将她丢给公公婆婆带了一阵的缘故,若当年将九儿交给为娘带着,必不致如此。当今的男子有哪个喜欢舞枪弄棒的女子,就说你小姑子白浅,不也是近年来不动枪不弄棒了才嫁得一个好人家吗?九儿她今日若打过了这个法阵,这些八荒的青年俊杰还有哪个敢娶她?”

    凤九她娘眼角瞬时急出两滴泪道:“听夫君说公公当年做这个阵,极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为了考核新君,勉励他们即位后勤奋上进,若九儿今次没过,公公必定以为是她上进得不够了,无论如何要罚一罚的,但依母亲之见,若九儿过了此阵又嫁不得一个好人家,这才是进退都难,这怎好,这怎好……”

    凤九她姥姥手一挥,一锤定音道:“她爷爷要罚她,你们多劝着她爷爷就是,这还能重过她嫁一个好人家去?”转头重回祥云礼台,语带欣慰道,“所幸九儿今日也争气,示弱示得相当不错,你看方才她躲的那几招躲得多么惹人怜爱,看这个境况,败阵应是……”“定局了”三个字含在凤九她姥姥的口唇中,半晌,她姥姥僵着手指向祥云礼台,浑身颤抖得像秋风里一片干树叶,“她……她怎么就过了?!”

    凤九如何破了这个阵,凤九她姥姥因忙着训导她娘亲未瞧真切,观礼台上的诸位仙者同台下的小神仙们却是看得清清楚楚。

    这位小帝姬方才眼见已被逼到祥云台侧,他们的心都提到嗓子口时,竟见她突然收剑斩断自己一截衣袖,伸手一捞就绑在了自己的眼睛上。众人正疑惑时,她已毫不犹豫地提剑冲向法阵,拼杀之间竟比以眼视物时更为行云流水,三招之内再次做出一个闯阵时机,待阵中兀然出现百人之影时,她携剑略向右一移,众人还未反应过来,她已冲破幻影站在法阵之彼,破阵了。

    年轻的小帝姬仗剑而立,一把扯下缚眼的红缎,抬头看向观礼的高台,未施脂粉的一张脸因方才的打斗而晕出红意,眸色却清澈明亮,瞧着某处闪了闪,顷刻又收回去。

    平日瞧着是个不着调的样子,遇上个这样麻烦的法阵,又是在八荒众神眼皮子底下,却丝毫未露过怯意,进退从容行止有度,在台上台下的一派寂静中,稳稳镇住了场子,还能气定神闲收剑入鞘,轻轻呼出一口气:“终于能显摆今年做的剑匣子了。”

    兵藏之礼中,最后一关沿着百级草阶踏上圣峰藏剑时,才用得着盛剑的剑匣子,若连试剑法阵都通不过,剑匣子便的确无出场的时机了。

    凤九抬手轻轻一招,虚空中立时一道金光闪过,稳稳停在她跟前,金光中隐隐浮动一只狭长的剑匣,合虚剑陡然响起一声剑鸣,剑匣应声而开,顷刻间已将三尺青锋纳入其中。

    主祭白奕迎面拜向圣峰:“请以合虚,藏此堂亭,武德永固,佑我东荒。”

人已赞赏
原著作品枕上书

第81章 错天命(5)-《三生三世枕上书》小说原著

2020-3-3 11:06:52

原著作品枕上书

第79章 错天命(3)-《三生三世枕上书》小说原著

2020-3-3 11:06:5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