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错天命(3)-《三生三世枕上书》小说原著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若行礼日那天她将一把裸剑呈在八荒眼前,她爷爷白止帝君非将她一身狐狸皮剥了不可。凤九悲叹地望了一回苍天,她此前的那个精细打算无须做了,造剑匣子方才是此时命中的大事。十五天,十五天。权且拼一拼罢。

    凤九唉声叹气地途经一十三天的芬陀利池,巧遇连宋君,二人偕走,连宋君瞧凤九一副如丧考妣的模样不禁关怀了一二,凤九在连宋君一番关怀下,十分感动,身上此时背着一个什么样的大债也就照实说了。连宋君摇着扇子笑道:“你家中不是还储着一个帝君?东华造剑匣的水平可谓一流,他来做这个定能在一两日内完工,此种要紧时刻你将他供在那里不拿来用一用岂不暴殄天物?”调笑道,“你温存他几句他就帮你做了,何须你在此长吁短叹。”

    凤九此时有一半神志放在剑匣该选什么材质,做个什么式样上头,听及连宋君此言,含糊道:“我自己的事其实还是该我自己来做,这个事交给帝君自然万无一失,但什么事情都靠着帝君就忒不上进了,再说帝君他也不想我长成一个只靠他的废物,这个事顶多帮我筹划筹划制剑匣的进度,别的大约也不会多伸手帮我。”她又想起什么似的突然眼睛放光道,“不然三殿下同我打个赌看帝君会不会主动代劳我,若我赢了,三殿下将上回给成玉元君做短剑所剩的世间至为珍贵的雩琈玉赠我,若三殿下赢了,我拿芬陀利池的肥鱼做半月糖醋鱼献给三殿下。”

    方此时二人正踏入宫门,连宋君收起扇子笑道:“赌注虽是得宜相当,但思及你的境况,这个赌局还是我赢了的好。”扇子一点又道,“唔,我赢了其实也不算好,若吃了你的糖醋鱼,依东华的妒性,他非让我吐出来不可。”

    凤九道:“三殿下这么说未免托大,再则帝君他也不至于这样罢……”二人一路闲聊入宫。

    然连宋君近日情场虽得意,赌运却不佳,帝君听及凤九前去她姑姑处告饶后的成果,果然当即半空中化出笔墨来为她理了个制剑匣的进度,贴在书房正对着书桌的一根柱子上头,想了想又在言语间给予了她一些鼓励,别的再没有了。

    凤九趁东华出书房门,赶紧朝连宋君拱手,面带喜色小声道:“承三殿下抬爱,看来今日在下财星入宫,注定要将三殿下的雩琈玉收为囊中物了。”

    连宋君亦小声道:“方才看你还满面愁容,此时怎就开怀至此,就为赢了我一个雩琈玉?”

    凤九更小声道:“十五日内制好剑匣已是既定之事,愁也愁不出更多什么,愁一会儿松一松心情也就罢了,能将三殿下的雩琈玉诓来为我的剑匣增一分光彩却是意外之喜,怎能不叫人喜笑颜开?”

    外头东华已支使重霖在一株红叶树下摆开一张棋桌并两个石凳。书房如今有凤九坐镇,她此时要在书桌前头描剑匣图样,他同连宋在书房里下棋未免妨碍她,今日天色又和暖,在外头下棋吹吹凉风也好。

    重霖抱着棋桌换了好几个方向,口中一时道帝君摆在此处对否,一时道帝君摆在彼处对否,却总是不对。重霖一头大汗。别看重霖仙官一派板正,太晨宫中却以善解帝君之意著称,享着一个解语花的美名。此时摆个桌子都不能循着帝君的心意摆好,这让解语花重霖大人感到压力很大。又摆了几个来回,重霖大人行将崩溃时,方听帝君缓缓道:“唔,这个位置不错。”

    重霖大人着实没明白,此时这个棋桌远在红叶树树荫之外,离那丛观赏花卉也远,帝君怎么就看上了这个位置,起身提袖擦汗时,抬眼便瞧见书房里头的那张长书桌,以及书桌后头铺纸摆砚的凤九。重霖大人顿然悟了,瞧着那张书桌因不十分对着书房门,在外头看无论如何也看不尽兴……解语花重霖大人诚恳向帝君道:“外头正有凉风适意,凤九殿下的书桌却太偏可能吹不到凉风,待臣将殿下的书桌也挪挪罢。”帝君欣赏地看了他一眼,赞同地点头:“嗯,挪挪也好。”

    凤九在里头用功,东华连宋二人在外头用功,棋面上黑白子纵横,连宋君颇有些感慨:“年前你我也是在这太晨宫中喝酒下棋,彼时我记得对你曾有一劝,说有朝一日你若想通了要找一位帝后双修,知鹤也算不错。唉,其实知鹤她配你,终归勉强了些,但那时念着她在太晨宫中多年……不过你等了这许多年后等来凤九,倒没有虚等,果然唯有这一个承得起你的帝后之位。”

    东华挑眉道:“你今日来前喝醉了酒?竟然难得有几句好话。”

    连宋不以为意地笑道:“酒却没喝,赌倒是打了一个。”又道,“虽然我对知鹤的印象也算不错,呃,知鹤她舞还跳得不错,不过要论貌美兼大气,说句不偏帮的话,知鹤这点上却远不及凤九。”落下一粒白子道,“今日我谏凤九她制剑匣之事不妨找你代劳,她却道她自己的事本当自己来做,不能靠着你徒长成一个废物。我原以为这只是她的一番场面话,小姑娘嘛,一向总要人捧着宠着,不承想你未帮她她竟果真没有觉得有什么,那番话竟是说真的。”

    东华抬眼看向书房中的凤九,红衣少女望着眼前的白纸正专心致志地沉思,落毫时神色间透出严峻,可以想见日后她批改文书是个什么模样,帝君手中的黑子轻声落下道:“小白她一向都很懂事。”

    懂事的凤九近日忙得脚不沾地,诸仙不曾应卯她已坐在书房中,一坐坐到午后,又从午后坐到点灯,再从点灯坐到夜深。帝君则在后头小园林中忙着。

    第三日重霖将她的行头一概搬到了小园林,凤九方知这几日帝君在园中忙着什么。举目相望,荷塘中的六角亭全然变了模样,亭子六面置了帘子挡风,亭中的水晶桌水晶凳已换成一条长案,亭子与水面相接的白水晶上头则铺了层厚毯子以防坐在地上腿凉。

    听重霖的意思,帝君是嫌书房中太拘束,特意将这座小亭收拾出来方便她用功。凤九搬进来第一日,就感到这个小亭确然比书房可爱许多。因园中白天黑夜皆有活泼的景色,她做匣子做得烦了,只需抬头便可望景解乏,她要睡时只需将六面帘子一合便成一个卧房。帝君这个心意,让她有点儿感动。

    凤九吃宿皆在这个亭子里头,她由衷地忙,但她也由衷地感到,九重天上若排论一个清闲神仙榜,帝君必定要位列三甲。她因着一身公事而不得已长驻在这个亭子里头,帝君竟然也将吃宿都移来这个亭子里头。虽然她的茶水泰半都是帝君递的,她忙得顾不上吃饭时帝君还伸手喂她个什么,但其实大部分时候,帝君在这个亭子里头,都是在看闲书。她描剑匣样子时帝君坐在她旁边看闲书,她选制匣的木料时帝君躺在她旁边看闲书,她拆木料时帝君睡在她旁边看闲书,她试着粗略地组装剑匣盒子时……帝君闲书盖在脸上睡着了……

    眼看十日一晃匆匆而过,匣子已大体完工,唯做装饰的雩琈玉上头的雕纹还空着,凤九一根筋总算松懈下来。人一松快,这日在睡梦中就恍然想起了一桩事。

    帝君前几日似乎提问她什么时候可将他带去青丘见她的父母,她当时怎么说的来着?她当时似乎正削着一根木料,一不留神就说了实话:“待我说通我姥姥,再说通我老头就带你回去。”

    她当时忙昏了头,此时想起心中立刻打了个咯噔,自己当时怎么就说了实话呢。帝君当时书盖着脸,良久没有说话,她也并未在意,此时想起来,帝君该不是生气了吧,但此后几天帝君似乎又并没有什么异样。

    她不禁睁开眼,面前便是帝君平静的睡容,她摸了摸帝君的脸,小声而又愧疚地道:“我定会早日说通姥姥和我老头,早日带你回青丘,暂且委屈你几日,你不能因为这个就生我气啊。”又轻轻地拍了拍帝君的头。因同帝君致了歉,心中一块大石头落地,看天色还有半个时辰好睡,头埋进帝君怀中避着月光又睡了过去。

    兵藏之礼定在二月十八,凤九辛劳了十四个日夜,终于在二月十六夜的五更时刻,甩了刻刀成了剑匣封入灵气,算了结了这桩天大之事。

    四尺长的汉楠木匣子,做成一个抽盒,拼接处全无痕迹,盒底兼两侧做了一组五狐戏的刻纹,盒面再镶上两块雩琈玉雕出的佛铃花。凤九做菜做得好,菜里头常需她刻个萝卜雕个南瓜,推此及彼,剑匣上的花纹她也做得十分精雅。这个剑匣子不晓得比当年她爷爷她几个叔伯做的藏兵器的匣子做得如何,但比她姑姑当年做的实在要强出许多。

    凤九看着端放在长案上的匣子,感到一阵满足,她自我满足了起码一刻,觉得差不多了,打算去睡觉。合夜明珠时看到躺在长案旁已睡了不知多久的帝君,伸手将搭在帝君身上的云被往上头提了一提,然后小心翼翼地偎在他身旁。

    怎奈躺下去许久却毫无睡意,辗转片刻,复又翻身起来铺纸提笔,想了一会儿开始涂涂抹抹,涂抹得打起哈欠来方才收笔,正要再去睡,蓦然听到帝君睡醒的声音从她后头传来:“我记得描样的活你已经做完了,这么晚了还在画什么?”

    凤九最爱听帝君刚刚睡醒的声音,低哑里带点儿鼻音,她觉得很好听,想让他再说两句她再听听,就故意没有说话。因夜明珠光芒太盛不好养瞌睡,她方才便只在案旁点了根蜡烛,此时亭中只有这一圈幽光。帝君一只手搭在她肩上靠过来,趁着蜡烛的一点微光看向她笔下的画纸:“看起来……像是个房子?”偏头看她道,“嗯?怎么不说话?”

    忙了十几日,她反省自己其实这些天有些冷落帝君,早想好好同帝君说说话,此时既然大饱了耳福,就满足地将蜡烛移得近些道:“剑匣子做完了我一时睡不着,就描个竹楼的图来看看,姑姑在青丘留下的狐狸洞我其实有些住不惯,早想着在外头的竹林里头盖个小竹楼,但从前我描的图里没有添上你和小狐狸崽子的卧间,所以想重新描一个拿去给迷谷让他盖出来,虽然你一年中可能只有半年能宿在青丘,但我觉得……”

    帝君像是听得挺有兴致,抬指在画中一处一点,道:“这一处是给我的?”又道,“我倒是很闲,太晨宫或是青丘其实没有太大所谓,也可以一直长住在青丘,但我以为我是宿在你房中,为何还要另置一间?”

    凤九自得道:“这就是我考虑得周到了,因为如果我们吵架,我把你赶出去,没有这个卧间你就没地方可睡了,虽然其实也有一间书房,但睡书房还要劳烦迷谷临时给你铺床铺被,有些麻烦。”

    帝君默然道:“我觉得我再如何惹你生气,你也不该将我赶出去。”

    凤九一挥手道:“啊,那个不打紧,都是细枝末节的事了,暂不提它,要紧是该添几间房备给小狐狸崽子,这个竹楼盖好了我打算至少住个千儿八百年的,所以几间房几间舍都要精细打量,你觉得留几间好些?”

    帝君道:“留几间就是生几个,是这个意思吧?那留一间就够了。”

    凤九聊着聊着瞌睡又有些漫上来,打着哈欠道:“嗯,我原本其实想的留两间,因为有两个小崽才热闹对不对,但又有些担心他们两个自去玩了不亲我这个娘亲不同我玩怎么办好,像姑姑家只有团子一个,团子就比较黏姑姑,我想那样比较好,所以这张图留的也是一间,你既然也同意……”

    帝君当机立断道:“那就生两个,这张图你也不用动了,将我那间让给他们,就这么定了。”

    凤九刚打完一个哈欠,捂着口道:“可……”帝君却已吹熄了蜡烛。

    小园林墙垣上菩提往生花的幽光映过来,亭中不至于十分幽暗,帝君略一抬手,六面帘子滑下来连那些光都挡住,帝君的唇在她额头上停了一停,掀起盖在身上的云被将她裹进被团:“再不睡就天亮了,熬了这么多天,就不觉得累?”

    凤九立刻将方才要说什么全忘到浮云外,拽着帝君胸前的衣襟含糊点头:“方才同你说话还不觉得累,光灭了不知为何就又累又困了,但那个剑匣子你方才看到没有,我做得好不好?”

    帝君将她揽进怀中:“嗯,看到了,做得很好。”

    02.

    东海之外,大荒之中,乃青丘之国。

    青丘上一回做兵藏之礼,还是十来万年前白浅上神分封东荒的时候。据史册记载,彼时礼台搭在东荒的堂亭山上,台上有异花结成的数百级草阶,直通向堂亭山最高的圣峰。尚且年幼的白浅上神一身白衣,双手高举剑盒沿着草阶拾级而上,于堂亭山圣峰上藏下陶铸剑时,其风姿为洪荒仙者们争相传颂。

    堂亭山不愧东荒的圣山,历数十万载仍葱茏苍郁,不见垂老之态。山顶做兵藏之礼用的礼台于今晨第一线太阳照过来时重现世间,极敞阔的一方高台,全以祥云做成,且是一丝杂色都无的祥云,台上翻涌的云雾缥缈出无穷仙意,确然当得上神仙做礼的排场。对面的观礼台虽尽数以山上的珍奇古木搭建,论理算奢豪了,但跟这方云台比来却也落了下乘。

    落了下乘的观礼台上此时坐了三个人。右侧坐的是九重天洗梧宫的太子殿下夜华君,左侧坐的是元极宫的连宋君以及太晨宫的东华帝君。帝君倚在座中,手里头握了个小巧的水琉璃盒子时而把玩,向连宋道:“你这么早来我想得通,无非为瞧热闹,夜华这么早来,他是记错时辰了?”

    连宋君笑得别有深意道:“你算是有福气的,能亲来一观凤九的兵藏之礼。他们青丘难得有着盛装行重礼的时候,一生最重的一场礼大约就在这个日子了。相传当初尚且年幼的白浅上神在兵藏之礼上,无双的妙颜可是倾倒了洪荒众仙。夜华那小子前几日同我喝酒,言谈间十分遗憾白浅上神做兵藏之礼时他无缘得见,只能在典籍的字里行间想象她当年是个什么模样,他今日这个时辰就来,大约是想看看白浅当初行兵藏之礼的地方罢。”

    帝君瞟了眼坐在对面望着云台沉思的夜华君,突然道:“你说……小白她刚出生时是个什么样子?”

人已赞赏
原著作品枕上书

第80章 错天命(4)-《三生三世枕上书》小说原著

2020-3-3 11:06:54

原著作品枕上书

第78章 错天命(2)-《三生三世枕上书》小说原著

2020-3-3 11:06:5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