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影中魂(11)-《三生三世枕上书》小说原著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千面神君苏陌叶手指轻敲了两下桌子:“我知你在想什么,可觉得这是个好结局?”远目湖中道,“这可不是什么结局,而后还有许多事,算得上好的,却只那么一件。”停了一停,道,“息泽一直在找时间同阿兰若和离。”目光仍向着湖面,絮道,“息泽为人颇仗义,这桩婚事虽于他无意义,多年来他从未上表提和离之事,却是怜悯阿兰若是个身份尴尬的公主,顶着他发妻的名头,日子总算好过些。自歧南后山这一日,沉晔同阿兰若在一起两年,他们有些什么我不大清楚,那时我回了西海,只知两年中,沉晔仍被困在阿兰若府中。”

    凤九暗忖,陌少说他回西海乃是因西海有事,保不准是个托词。兴许那时他总算明白过来阿兰若于他而言是什么,可叹佳人已另觅良人,陌少他是因伤情,才回了西海。既然琢磨明白这一层,凤九自觉说话时应躲着这一处些,道:“连你也不晓得的事,不提也无妨,只是你方才说还有许多不好之事,却不晓得是哪几桩?”

    苏陌叶怔了一怔,良久,道:“史书载两年后,上君相里阕病逝,太子相里贺即位,即位日七月二十四,正是龙树菩萨圣诞日。即位不过七天,邻族夜枭族痛斥比翼鸟族纵容边民越境狩猎,发兵出战。相里贺御驾亲征,将夜枭族拒于思行河外,八月十七,相里贺战死。相里贺无子,按王位承继的次序,若橘诺未被贬为庶民,便是她即位,再则阿兰若,再则嫦棣。八月十九,却是流放的橘诺被迎回王都即君位,次日,阿兰若自缢身死。”

    凤九震惊。

    苏陌叶续道:“或许因阿兰若魂飞魄散,而于比翼鸟言,自缢确是能致人魂魄飞散的好法子,他们才敢拿这个来诓我。”

    凤九平稳了片刻心绪,蹙眉道:“我曾听闻,阿兰若故去后,时任的那位女君即刻便下令将她的名字列为了禁语。此时我却有些疑惑,橘诺越阿兰若即位,宗族竟允了?且他们铁口咬定阿兰若自缢,便没给你一个她自缢的理由吗?而橘诺她又为何要将阿兰若三字列为禁语?”

    苏陌叶面无表情道:“有传闻说,上君并非病逝,而是被阿兰若毒杀。”

    他撤回目光看向凤九:“自然,若是这个理由,你提的问题便不再难解,但你信这个传闻吗?”

    凤九本能摇了摇头,忽想起来道:“此时沉晔呢?”

    苏陌叶冷笑道:“沉晔?那则传闻说上君死后,他被重迎回歧南神宫,阿兰若因上君之死被关,他曾上表……”

    凤九心中没来由一沉:“表上写了什么?”

    冰冷的笑意在苏陌叶眼中描出一幅冰川:“表中请求将阿兰若之案移给神宫,道她既犯了如此重罪,理应由神宫亲自将其处死。”停顿良久,道,“次日,阿兰若便自尽了。”

    第十三节

    01.

    这一夜,凤九做了一个梦,梦中有浓云遮蔽天幕,风吹过旷野,遍地荒火,暗色的烟尘漫于长空。一条颓废的长河似条游蛇横亘于旷野中,河边有摇曳的人影。

    凤九模糊地辨认出河边那人一身红衣,虽看不清模样,心中却知道那是阿兰若。她揣着数个疑问,踩过枯死的草茎,想靠她近些,却不知为何,始终无法近她的身。

    眼看红衣的身影将陷入浓厚烟尘,她急切道:“你为何要自尽,什么样的事,值得你冒着魂飞魄散之苦也要一心求死?”

    女子带笑的声音随风飘过来,含着就像苏陌叶所说的那份洒脱:“是啊,为何呢?”荒火蓦地蔓延开来,如一匹猛兽蹿至凤九脚底,她吃了一惊,腾空而起,只感到身子一轻,醒了。

    凤九琢磨了一早上这个梦的预示,没有琢磨出来什么。恰逢昨日陪着陌少一同回来的茶茶提着裙子跑进来,提醒她陌少要回神宫了,她昨夜收拾书房,瞧见有个包着糖狐狸的小包裹,上头贴了个条子给陌少的,还打不打算再给陌少。凤九一拍脑袋,深觉茶茶提点得是时候。杀去书房取了糖狐狸,兴冲冲地去找陌少。

    苏陌叶得了一夜好睡,今日总算有个人样,翩翩佳公子的形神也回来了十之七八。

    凤九豪气地将糖狐狸朝他座前一丢,苏陌叶一口茶呛在喉咙里头:“这个东西,我也有份?”

    凤九大度道:“自然,我院中连扫地的小厮都有一份,没道理不给你留一份。”邀功似的道,“自然你这一份要比他们那一份更大些,且你这个里头我还多加了一味糖粉。送去沉晔院中的与你这个口味一样,听说沉晔分给了他院中的小童子,小童子们都觉得这个口味还不错。”

    陌少脸上神色变了好几变,最后定格在不忍和怜悯这两种上头,收了糖狐狸向凤九道:“这事,你同息泽提过没有?”

    凤九奇道:“我为何要同他提这个?”

    陌少脸上越发地不忍且怜悯,道:“啊,没提最好,记着往后也莫提,对你有好处。”

    凤九被他弄得有些糊涂道:“为何不能提?”

    陌少心道因我还想多活两年,口中却斟酌道:“哦,因你这个身份,亲自做蜜糖赏给下人或赠给我们这些师友,其实都不大合规矩,从前阿兰若就不做这等事,你若同息泽他说了,万一引得他起疑,岂不节外生枝。”

    凤九恍然:“这倒是,这个事却是我没想周全,还是你虑得周到。”

    话说到此处,因提了息泽几回,有另一事忽然浮上凤九的心头,向苏陌叶道:“我突然想起来,有一事还要请教于你,因我是个陆上的走兽,对水族晓得不多,不过你是水族可能知道,蛟龙的血毒可有什么解法?”蛟龙的血毒盘踞在息泽体内十几日未清干净,比翼鸟族的药师们终归只是地仙,没有什么见识,竟诊不出这种毒,虽据息泽说不是什么要紧的毒,却令凤九有些担忧,是以有此一问。

    苏陌叶莫名道:“蛟龙的血毒?蛟龙并非什么毒物,反倒蛟血还是一种极难得的滋补圣品,且等闲毒物若融入蛟血,顷刻便能被克制化解。有些巨毒因混的毒物太多,药师们一贯爱取蛟血为引,先将部分能化解之毒化解,拔出剩下的毒就容易很多。谁同你说蛟血中竟会含毒?”

    凤九懵懵懂懂地看着苏陌叶,震惊得话都说不利索:“可……可他说他中了蛟血中带的毒,会……会那样是因毒发身不由己之故。”

    苏陌叶给自己倒了杯茶,挑眉道:“谁同你说这话定是在诓你。”茶杯刚沾上唇,猛然顿住,转头看她道:“你说他会那样,会那样是会哪样?”

    凤九不说话。

    苏陌叶试探道:“他没有占你什么便宜罢?”

    凤九的脸先白了一下,继而两腮透出粉来,粉色越晕越浓,一句话的工夫,已像抹了胭脂般通红。

    苏陌叶抽了抽嘴角。这个人是谁,他心中八分明白了。

    帝君。

    今日他真是倒了血霉,或者说,自他承了连宋的托付进到此处遇到帝君开始,他就一直在倒血霉。帝君追姑娘的路数太过奇诡,恕他搞不明白,但要是让帝君晓得他搅了他的好事,他会有什么下场他就太过明白。

    凤九逆光坐在一张梨花椅上,仍呆愣着,不知在想什么。

    苏陌叶咳了一声,昧着良心补救道:“其实,蛟血这个东西吧,虽能化解一些小毒,但情毒却不在此列,若是一剂情毒融进蛟血……”

    凤九手背贴着脸,脸上的红晕退了些,淡声道:“你想说也许那条蛟龙先中了情毒,将毒过给别人也未可知?但譬如我中了情毒,你沾了我的血,难不成也会染上情毒吗?世上哪有这样的情毒,陌少,你不会以为我当真如此好诓吧?”

    苏陌叶干笑了一声,几乎预见到帝君将苍何剑架在他脖子上是个什么情景。良久,他叹了口气,向凤九道:“你从前告诉我,你想遇到一个更好的人,一个你有危险就会来救你的人,救了你不会把你随手抛下的人,你痛的时候会安慰你的人。你有没有想过,说不定那个诓你的人,就是你要找的这个人?”

    凤九愣了一愣,道:“我同他的确处得不错,但……”

    苏陌叶道:“其实那人是谁,我大约也猜出七八分。你是不是觉得,某些时候,他在情趣品性上同东华帝君很像?”不等凤九回答,又道,“我想,你不是不喜欢他罢,只是觉得,这就像把他当作东华帝君的影子,到头来说了那么多次放下最终却仍然没能放下,你是这么想的吗?”

    其实苏陌叶这一篇话,泰半是在胡诌。当然,他也晓得他胡诌得很荒谬,凤九必然扬声反驳,他少不得要多说许多歪理,竭力将她引到这条歪道上。她若能往他说的那些话上头想一次,就必然会想第二次,多想几次,说不准就相信她果然喜欢上息泽了。

    这也是事到如今,他能补救帝君的唯一办法。

    凤九沉默了片刻,片刻中,苏陌叶喝了半盏茶,他觉得凤九此时的沉默乃是为蓄积精力,好一气呵成淋漓尽致地骂他一顿,这顿骂本就是他自找的,他候着。

    良久,凤九终于开口,低声道:“啊,可能你说得对。”

    苏陌叶剩下的半盏茶直接灌进了衣领中,目瞪口呆地望着凤九。

    凤九又沉默了片刻,向他道:“今日你说的许多,都称得上金玉良言,令我有醍醐灌顶之感,你还有什么要忠告我吗?”

    苏陌叶顿时有一种神游天外的不真实感,声音却很平静地道:“哦,没什么了,只还有一句,若你果然喜欢他,不要有压力,可能因你喜欢的本就是那个调调,恰巧帝君同他都是那个调调罢了。”

    陌少离开后,凤九在他房中坐了半天,晨光耀耀,很宜思考。方才同陌少说话时,不过半炷香里头,她就在震惊、愤怒、疑惑、恍然四种情绪间转了一大圈,转得她脑子有些晕乎,想事情想得不很清楚。她震惊于息泽诓她,愤怒于息泽竟然诓她,疑惑于息泽为何诓她,恍然于息泽诓她,可能是喜欢她。

    这个恍然,初时自然将她骇了一跳,但从前她姑姑白浅教她做占卦题的诀窍,有一句名言,说她们这种没天分的,要想在夫子眼皮底下将这一课顺利过关,须得掌握一种蒙题的诀窍。排除所有已知的可能,最后剩下的那个可能,就算看上去再不可能,也是最大的可能,这就是相命占卦的诀窍。

    诚然,关于是不是看上了她这件事情,息泽曾否认过。但凤九也算是在情关跟前扑腾过的人,看事自然不再肤浅,晓得于情之一字,有那种打落牙齿和血吞型的,譬如她姑父夜华;有那种敢作敢为愣头青型的,譬如她好友小燕;还有一种死鸭子嘴硬型的,恐怕息泽就是这一种。

    她对息泽,到底如何看的,这一点,她开初没有想明白。在她所有朋友中,息泽无疑是最有文化的一个,最有品位的一个,她对息泽自然是有好感的,否则就算借着蛟毒的名头,他占了她便宜要想全身而退也不大可能。当年灰狼弟弟同她玩木头人这个游戏时,没留神撞了她且在她脸上磕了个牙印,她就把灰狼弟弟揍得三个月不敢同她说话。

    但倘说她心中其实有几分留意息泽,为何当初以为息泽喜欢她时,她却那样惶恐?她着实懵懂了一阵。直到苏陌叶那一席话飘进她耳中,像是在她天灵盖上凿了个洞,一束通透之光照进她脑海,虽痛,却透彻。她深觉陌少不愧是陌少,可能她心中的确是这样想的。而陌少最后对她的那句提点,更似一阵清风拂过她心中,将方才那束通透之光尚未除尽的些许迷雾一应吹散。陌少有大智慧。

    瞬间,她觉得自己澄明了。

    不错,她对息泽的一些熟悉之感,乃是因他同东华帝君都是一种调调,但她对息泽的好感,却并非东华帝君之故,因她喜欢的就是这个调调,碰巧他们都是一个调调。

    陌少说得有理。或许息泽,正是自己要找的那个人。

    她想想,自己身上还背着什么债?

    首要是叶青缇。水月潭中,同战过蛟龙的息泽一别后,她在袖中发现了装频婆果的锦囊,晓得此时这个外壳果然是自己的原身。频婆果安然无恙被她好好藏着,就待走出梵音谷后,能以此果复活叶青缇,届时,她欠他的债,就算还清了,为他守孝的诺言也可废止了。

    再者是……东华的名字浮上她心头。她愣了一愣,帝君着实给了她许多恩,当然也令她吃了许多苦头。不过,此时他既已同姬蘅双宿双飞,她要做的,该是大度一些,祝他二人能长长久久。帝君同她其实已不再有什么瓜葛,若干年后他若想起她,大约印象中不过是位挺能逗乐的旧年小友。

    她透透彻彻想了一通,自觉身上的确没背着什么人情债了,既如此,她一心想遇到的一个人从天而降了,为何不赶紧逮着?

    息泽他嘛,不过就是死鸭子嘴硬些,不过,连东华帝君这么难搞的她都尝试过了,息泽还能比东华更难搞吗?如此一想,她淡定地喝了一口茶,顿觉很有把握。

    02.

    三日后,橘诺出王都。当日灵梳台上橘诺受大刑动了胎气,倾画夫人百般恳求,上君方发了个善心,允她滞留王都一些时日养胎。

    凤九从陌少处听闻当年阿兰若做过人情,令沉晔同橘诺相见最后一面,故而前些日便打点好刑官,在城外一条清清小河旁,为二人排了一出送别戏。据说当年阿兰若其实并未跟着去,但她闲来无事,觉得跟去瞧瞧热闹应该没有什么。

    残阳余晖照进河中,河畔杨柳依依。比翼鸟一族盛行的游记中描绘的那些感人场面,譬如折柳相赠泪洒满襟之类,全然没有见到。

    橘诺形销骨立,立在一株垂柳之下,沉晔站得挺开,遥望着河对岸。大胡子刑官站在他们身后三四步,目光如炬射向二人,前头两人长久无话。

    凤九叹息世间竟有人没有眼色至斯,任谁被个外人这么目不转睛盯着,恐也说不出什么掏心窝子的话。她叹息一声,招呼大胡子刑官过来帮她试茶。她前一阵在息泽处学到一个野地饮茶的乐趣,顺道捎带了套茶具出来练手。

    果然大胡子前脚刚抬,后脚处,橘诺便有了动静,话说得小声,无奈凤九一双狐狸耳朵尖,轻言细语随风而来入她耳中,十分清楚。

人已赞赏
原著作品枕上书

第66章 影中魂(12)-《三生三世枕上书》小说原著

2020-3-3 11:07:32

原著作品枕上书

第64章 影中魂(10)-《三生三世枕上书》小说原著

2020-3-3 11:07:3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