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影中魂(9)-《三生三世枕上书》小说原著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她的身影停在暗处,道:“我……”我了半天,没我出个结果,见息泽没有理她,半晌,声音里带着一丝羞愧,前言不搭后语地道:“我刚才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本来挺开心的今晚上,就像没有忧虑也没有烦恼的小时候,其实这一阵,我本来都挺开心的。”

    息泽看着她:“为什么现在不开心了?”

    她收拾起慌张,强装出镇定:“近日你帮了我许多,我觉得你我的交情已担得上朋友二字,或者我做了什么令你有所误会,但却不是我的本意。我们虽有个夫妻之名,但这也并非你我的本意。我们就做个交心的朋友,你觉得好不好?”

    息泽淡声道:“你觉得这样好?”神色平静地道,“那你刚才,是在想着谁?”

    她想着谁?她自然谁也没有想,她只觉得方才自己撞邪了才会在那种事情上逞强。头摇得像个拨浪鼓道:“我没有想着谁,你别冤枉我。”她只求他将这一段赶紧揭过,又补充道,“我听说无执念、无妄心有许多好处。我从前不是这个样,现在却想变成这个样,我不想有执念和妄心,也不想自己成为他人的执念和妄心。我这么说,你明白了吗?”

    息泽静默地瞧着她,她说这些话的时候,全不见方才于优昙间肆意奔跑的天真,神色间含着难得一见的谨慎。果然,还是太快了。他有时候觉得她挺聪明,她却挺笨,有时候觉得她挺笨,她又挺聪明。要放低她的戒心,看来只能先顺着她的意。

    他目光停在她身上,片刻,道:“刚才只是我余毒未清,你在想什么?”

    凤九傻了。

    方才息泽亲她,她自然想到,要么是息泽又中了毒,要么就是喜欢她才亲她。她觉得他不能这么倒霉,连着两次都栽在毒这个字上头,那自然是有些喜欢她,而她竟然亲了回去,显然是她脑袋被门夹了。

    她鼓足勇气,自以为拿出一篇进退有礼又不伤息泽自尊的剖白,却没想到他只是余毒未清,或许自己将他亲回去也是染了他身上的毒。果然还是个毒字。

    息泽问她她在想什么,一定是听出来她觉得他喜欢她了,这个话一定是暗示她想多了,她的确想得太多了,思绪到此,一张脸立时惭愧得通红,遮掩地干笑道:“哦,原来是余毒,我……我这个人心思细密,有时候是容易想得多些,你别见笑,哈哈……哈哈。不过你这个毒也着实厉害,十几日了竟还有余毒,不要紧吧?”

    息泽沉默地看了她一会儿,斟酌道:“蛟龙的毒,是要厉害些,倒不是很要紧。”

    凤九抵着墙角,一时也不晓得该再说些什么,见息泽不再说话,气氛尴尬,半天,道:“那这些天毒发时,你一定很难受吧?”

    息泽淡定道:“嗯,都是靠忍。”

    凤九哦了一声,巷中又是半刻沉默,沉默中她脑中升起一个疑问,想要忍住,最终没有忍住,问道:“既然都是靠忍,那你……你方才为什么不忍?”

    息泽坦诚地道:“忍多了不太好。”又道,“你说过我们是交心的朋友,既然是朋友,帮个小忙我想你应该觉得没什么。”

    凤九不知为何有点儿想发火,但息泽说得也有道理,而且此时发火就显得自己气量太小了,只得继续哈哈道:“我自然觉得没有什么,但反正你已经忍了那么久了……”

    息泽深深看了她一眼:“就是因为忍了很久,不用忍时才不需要忍了。”不待凤九回应,捂着胸口皱眉做疼痛状道,“方才跑得急,伤口似乎裂开了,有些疼,先回去。”

    十几日了还有余毒,且伤口未愈,但息泽竟说不要紧。想来是诓她。凤九本性中有时候颇爱操心,此时方才的尴尬一应皆忘,心中唯有一片忧虑,忙上前一步扶住息泽道:“我看你这个伤像是不大平稳,早晓得不出来也罢,赶紧回去,我让人给你治治。”她担忧地皱眉扶住息泽时,却没注意他嘴角噙着的一丝得逞的笑意。

    茶茶尚滞留在歧南神宫,替她的小婢子长得一脸机灵相,但因年纪小,有些事终归不如茶茶会拿捏。譬如息泽今夜宿在何处这个问题。

    若是茶茶,约莫神不知鬼不觉往凤九床上再添个瓷枕罢了。替她的小婢子却谨慎,一板一眼地请示凤九:“殿下,今夜神君可是按往例仍宿在厢房中?东厢西厢殿下都曾为神君备过一间,却不知神君是想宿东厢还是西厢?”

    其时息泽懒洋洋躺在凤九的床上,药师刚来探看过他身上的伤。

    他身上原本没什么伤,没想到凤九大半夜还真能延请来药师,见血的障眼法又障不了神仙的眼,于是挺干脆地自发将胸口又弄出伤来,此时这个养伤,倒是养得名副其实了。

    凤九打着哈欠问息泽:“时候不早了,你想宿在东厢还是西厢?”

    息泽的胸口缠着绷带,闭着眼睛头也没抬,道:“我觉得我可能挪不动,今夜就宿在此处吧。”

    凤九上下眼皮直打架,打了个哈欠道:“也好,你今夜宿在此,我去东厢歇一歇。啊,需留个小厮在房中伺候,倘有什么事也好差他来通传我。”

    息泽仍没动,口中道:“小厮哪有知心好友照顾得周全。”状似疑惑地看着她,轻声道,“你不是说,我们是知心好友吗?”

    凤九头皮一麻,知心好友,这的确是她说出的话。但她说出这个话时,是拿小燕壮士做的参照。小燕也是她的知心好友,常陪她吃酒谈心,虽然没什么文化,却一直在尝试着变得有文化。但息泽这个知心好友,简直就是她的大爷。

    她无奈地挠了挠头,挫败道:“好罢,但今夜若再毒发,你需忍着。”又偏头吩咐小婢子,指着床前的六扇屏风道,“在屏风外头替我搭个小榻。”

    凤九爱心软,又容易被激出母爱,倘今夜她的母性情怀一直绵延,说不准不消息泽提,她就颠颠地留下来亲自看顾她。可叹息泽无意的一亲,亲得她一颗被母爱浸泡得柔软的小心肝刹时掉进个冰窟窿。

    息泽反思得没错,他那一步,确是有些快了。幸而后头神来一笔,算救回半个场子。

    息泽暂宿在凤九院中养伤的这几日,每每她有走出院门去做个别的事的打算,他就有伤势要复发的征兆。作为知心好友,她自然什么别的也不能做,只能整天寸步不离地守着他。

    所幸守着息泽并不无趣,还让她长了一些见识。

    譬如饮茶,她原以为东华那种煮个茶喜用黑釉盏的已算是种讲究,跟着息泽才晓得,此种讲究是个穷讲究,饮茶的情趣高旷,在于天地合一,就地取材八个字。

    正待初夏,院中开了几蓬莲花,息泽令她寻几个荷花盏,将几味粗茶搁在花心里盛着,待入夜后花苞合起来,将纳于其中的茶叶一熏,次日取些山泉水再将这些茶随意一烹,即便拿个大茶缸子喝,入口也是天然妙味,自有谐趣。

    再譬如院中盛开的花木,她从前只晓得,瞧着入眼的可折一两枝插瓶玩赏,从未听过还有盆玩一说。息泽却是有闲情,寻来宽碗做盆,覆上泥沙,在园中花丛里挑选嫩枝植入泥沙中,点缀以灵璧石,稀疏杂以小花穗,就是一盆意态风流的山水小景。剩下的花枝他偶尔还会编个蝴蝶或是兔子给她。

    偶尔他们也杀杀棋,她自然不是他的对手,他却并不一味赢她,时不时也让她赢一两局过把瘾,但这个让字又做得很有学问,让得知情知趣,不显山不露水。

    她睡不着时,他会隔着屏风给她念书,他声音低沉,放轻柔时就如拂面的微风,很快就让她睡过去。每每此时,她就觉得有个有文化的知心好友是多么难得,她都可以想象,倘若小燕给她念书,书中一定有一半字不认得要请教她,只能越念越令她精神。

    越是相处,她越觉得息泽是个妙人,同他这么处着,时光竟逝若急流,过得有些不知朝夕了。

    这日她心血来潮,亲去厨房替息泽备药汤,回廊上隔着一丛嫩竹,两个小婢在嫩竹后头说私房话,絮絮的私语无意间飘进她的耳朵:“我就说神君其实对咱们殿下用情深,听说女儿节那夜,满城的花海就是神君的手笔,想必是将殿下打动了,自那日后殿下同神君关在房中日夜相守,算来已有六日,呀——说不准咱们府中很快便能添个小殿下了,你说我们要不要现在就做些小衣裳小裤子备着,届时托一托茶茶姊姊带给小殿下,想着小殿下穿着咱们做的小衣裳在院子里头扑蝴蝶,不觉开心嘛,神君他务必动作要快些啊——”

    凤九脚底下一滑,差一点儿就栽进旁边的鱼塘,幸亏眼明手快扶住了围栏。但经这么一提点,她恍然自己原已陪着息泽折腾了六日。她从来是个坐不住的,此番竟能在区区斗室中一困就是六天……她由衷地感到震惊。再听这两个小婢说息泽对她用情颇深,还盼着他二人闭门造个小殿下出来,她就有些哭笑不得,一路抽着嘴角去了厨中。

    待端了药汤回房,本想将这个话当个趣闻同息泽一提,敞亮的正房中,却不见他的人影,倒是靠窗的长桌上留了张字条。

    字条上笔走银钩,颇有气势,说要出门一趟,今日或明日回来。出门做什么,他却没有细说。

    第十二节

    01.

    凤九幼时上的族学,学中驳杂,什么都教,因此她学过佛,亦修过道。她认为,道这个字最要紧是讲个调和,譬如有天就有地,这是种调和。有男就有女,这也是种调和。息泽走了苏陌叶回来了,这还是一种调和。

    陌少突然出现在湖中亭时,凤九正攀着桅栏,有一搭没一搭地喂鱼。

    听见身后有响动,漫不经心回头,看清苏陌叶的模样时,一个哆嗦差点儿从桅栏上摔趴下去。

    西海第一风雅第一风流的苏陌叶苏二皇子,此时正散着发丝赤红着双眼,修长的玉手里头一个大茶缸子,豪放地朝自己猛灌凉茶。

    片刻寂静,凤九掐了自己一把,确定此时并非做梦,凑过去疑惑地道:“陌少你这副形容,难道是昨夜闯了哪家姑娘的香闺,被姑娘她爹拿根棒子打出来了?”

    苏陌叶撩下茶缸,瞥了她一眼,眼神中饱含悲愤:“息泽邀我至神宫助他打件法器,正要紧的时刻,你让茶茶送什么糖狐狸,他接到那个鬼东西,二话不说将后头诸事全抛给我,下山后就再没回来过。我累得很,此时手脚都是僵的,脸也是僵的。”

    看她面上吃惊,叹了口气道:“我说这个话也并非怪罪你,但你需体谅,今日我这个形容是连着七八日大耗仙力且未曾合眼的形容,此时还有口气能同你说长道短,着实西海福荫,还需算上我命硬。”

    凤九方才有一愣,同愧疚其实无甚干系,只为感叹息泽的报恩心切。此时眼中影入陌少颓废的面容,心中莫名地燃起同情,宽慰他道:“你看,息泽他是个知恩的人,你施了这样大的恩给他,待这件法器制成功,他不晓得会怎么来报答你,想想都让人激动。”话到此处,果然有些激动,动容地道:“不过,陌少你并不缺宝物,也不爱美人,我猜,他必定会选一种更有情谊更值得珍重的报恩法,譬如说亲自下厨做一桌小宴款待于你……”

    帝君的厨艺,是一个很玄且很危险的东西。连宋的唏嘘言犹在耳。陌少手里的茶缸子不禁一抖,道:“他若想不起来报答,你千万不要提醒他。”瞧凤九面露疑惑,木着一张脸补充道,“因日行一善乃是我们西海的家规,要的就是不求回报这四个字,施恩若还望报,却是落了下乘,会被族人瞧不起。”

    凤九顿时了悟,眼中流露出激赏神色。陌少咳了一声,赶紧将话题一拨,道:“此事便不议了,我今次回来,一为去王宫取个东西,二来其实也是问一问你,沉晔处,这几日可有什么不妥当?”

    什么叫妥当,什么叫不妥当。凤九沉思着这个问题。沉晔近几日安静地困在孟春院中,安静得若非陌少提醒,她都快忘了她府中还住着这么一尊大神,她的概念中,这个就叫作妥当。但她不晓得这是不是陌少想要的妥当,含糊地道:“他没来惹我,应该算是妥当。”

    陌少笑了一声,神色间却不见什么笑意,当然要从他此时这张脸上看出笑意来着实也有点困难,道:“他原本就不会先来招惹你。从前对阿兰若是如此,此时对你也理当如此。”

    这却勾起了凤九一些好奇,道:“我也听过一些传闻,说沉晔后来曾为阿兰若一剑斩三季,这个传闻还传得挺广的,可见出他对阿兰若的情分。但万事皆有因果,我觉得,这情分总不至于阿兰若仙去后才凭空而生罢,上回你将他二人的过往同我讲了一半,今日不妨讲讲另一半?”

    苏陌叶半靠着椅背,远目湖中田田的荷叶,道:“另一半嘛?我晓得的也不多,有影的事,不过一两件罢了。”又道,“上回我讲到何处?可是沉晔晓得给自己的信是阿兰若执笔,勃然大怒,去她的书房同她说了些决绝话?”

    凤九唏嘘道:“陌路,仇人,死敌,他说他们之间只有这种可能。”

    陌少冷笑道:“他该毕生谨记这句话,毕生奉守这句话。这对阿兰若来说,才是一件幸事。”

    亭中一时沉默,良久,苏陌叶轻声道:“阿兰若她,有一种气度,在寿不过千的灵物中,是我生平仅见最为从容潇洒。”

    阿兰若的潇洒,在与沉晔的书房一别后,可见出一二来。若旁的女子,被心上意中之人说了如许重话,虽不致日日以泪洗面,颓在闺中三四日却是寻常。

    但阿兰若的行止,却像是那日书房中事并未发生。

    不用再变着法儿关怀沉晔,她的日子倒过得越发清闲起来,除开常例的习字听戏之类,适逢宗学里头教射御的夫子回家探亲,她还去宗学中顶替这位夫子,教了几日射御。日出而作,日落而归,同闷在孟春院中的沉晔相安无事。

    近日因她在宗学代教,时常偶遇袖一卷书行色匆匆的文恬。文恬正应了她这个名字,性子恬淡,下学后也不爱与同僚闲逛,日子过得一板一眼。她前几日有些对不住文恬,料想她成日扎在书堆中,回家估摸也是对灯枯坐,必定乏闷,偶尔碰到她时,便令厨中多备双筷子,将文恬领回去一道用个晚膳。

人已赞赏
原著作品枕上书

第64章 影中魂(10)-《三生三世枕上书》小说原著

2020-3-3 11:07:36

原著作品枕上书

第62章 影中魂(8)-《三生三世枕上书》小说原著

2020-3-3 11:07:3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