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影中魂(7)-《三生三世枕上书》小说原著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话间,啪,又是一个瓷碗被打碎。沉晔床前蹲了两个婢女一个侍从,一个训练有素地收拾碎瓷片,一个训练有素地又递上一只药碗,孔武有力的小侍从则去拦沉晔欲再次将药碗打翻的手。

    这个时候,为表自己对沉晔的纵容和宠爱,凤九自然要说一句:“他想砸就砸嘛,你们拦着作甚。”

    小侍从火烫一样缩回手,老管家脸上则现出可惜且痛心的神色:“殿下有所不知,大人砸的瓷器,皆是宫中赏赐的一等一珍品,譬如方才这个碗,就顶得上十斛明珠……”

    凤九心中顿时流血,但为以示她对沉晔的偏爱,不得不昧着良心道:“呵呵,怪不得碎的这个声儿听着都这么的喜庆。”

    老管事瞧着她,自然又有一层更深的了悟。

    一个有眼力的侍婢专门拧了条药汤泡过的热帕子给凤九敷额头上的肿包。床上的沉晔却突然开口道:“让他们都下去。”

    凤九眼皮一跳,这个话说得倒清醒。

    侍从婢女们齐刷刷抬头看向她,凤九被这些眼神瞧着,立刻敬业地甩了帕子三两步奔到床前,满怀关切地问出一句废话:“你觉着好些了没?”

    老管事招呼着众仆退到外间候着,自己则守在里间靠门的角落处以防凤九万一差遣。

    沉晔睁开眼睛看着她,醉酒竟然能醉得脸色苍白,凤九还是头一回见。听着说话像是清醒,但眼神中全是昏茫,凤九觉得,他确是醉了。

    沉晔看了她半晌,终于开口:“我知道这里不会同从前一模一样,许多事都会改变。但只要这具躯壳在,怎么变都无所谓。最好什么都变了,我才不会……”这话没有说完,他似乎在极力压抑什么,声音中有巨大的痛苦,“可一个躯壳,只是个躯壳罢了,怎么能写得出那封信。不,最好那封信也没有,最好……”他握住她的手,却又放开,像是用尽了力气,“你不应该是她。你不能是她。”良久,又道,“你的确不是她。”

    凤九听得一片心惊,低声问他:“你说,我不应该是谁?”

    沉晔瞧着帐顶,却没有回她的话,神色英俊得可怕,冰冷得可怕,也昏茫得可怕,低哑道:“我和她说,我们之间,什么可能都有,陌路,仇人,死敌,或者其他,唯独没有彼此欣赏的可能。她那时候笑了。你说笑代表什么?”

    凤九沉默半晌:“可能她觉得你这句话有点儿帅?”

    沉晔没有理会,反而深深瞧着她,昏茫的眼神中有克制的痛苦,良久,笑了一下:“你说或许是捉弄我,或许是喜欢我,但其实,后者才是你心中所想,我猜得对不对?”这痛苦中偶然的欢愉,像在绝望的死寂中突然盛开了一朵白色的曼殊沙华。凤九终于有些明白为何当初阿兰若一心瞧上沉晔了,神官大人他,确然有副好皮囊。

    她沉默了一下,不知该回答什么,半天,道:“呃,还好。”

    沉晔显然不晓得她在说什么,她自己也不晓得。其时她想起苏陌叶讲给她的故事,心中已是一片惊雷,脑中也是一片混乱。见沉晔停了一会儿,似乎要再说什么,有些烦不胜烦,一个手刀劈下去砍在他肩侧。

    四下安静了。

    她正要理一理自己的思绪,不经意抬眼,瞧见老管事缩在门脚边惊讶地望着她。

    凤九顿时明白,这个手刀,她砍得太突兀了,看了一眼被她砍昏在床的沉晔,嘴角一抽,赶紧补救道:“他不愿喝醒酒汤,也不愿安稳躺一躺,这岂不是更加的难受,手刀虽是个下策,好歹还顶用。唉,砍在他身上,其实痛在我心上,此时看着他,心真是一阵痛似一阵。”

    老管家惊讶的神色果然变得担忧且同情,试探着欲要宽慰她:“殿下……”

    凤九捂着心口打断他:“有时勾着勾着痛,有时还扯着扯着痛,像此时这个痛,就像一根带刺的细针儿一寸一寸穿心而过的痛,啊,痛得何其厉害!我先回去歇一歇,将这个痛缓一缓,余下的,你们先代我伺候着罢!”话间捂着胸口一步三回头地走向门口。

    老管事眉间流露出对她痴情的感动,立刻表忠心道:“奴才定将大人伺候规整,替殿下分忧。”

    转出外间门,凤九呼出一口气,揩了一把额头的汗。演戏确然是个技术活,幸而她过去也算有几分经验,才未在今夜这个临时出现的阵仗跟前乱了手脚。

    记得苏陌叶有一天多喝了两杯酒,和她有一两句叹息,说情这个东西真是奥妙难解,怎么能有这样的东西将两个无关之人连在一起,她开心了你就开心,她伤心了你就伤心。此时凤九心中无限感慨,这有什么难解,譬如她和沉晔,到今天这个地步,他们不管什么情总有一点情。他开心了,就不会来惹她,她就很开心,他伤心了,就来折腾她,她也就很伤心。

    她叹了一声,回望了一眼沉晔又喧嚷起来的卧间,又忆起方才对老管事说的一通肉紧话,打了个哆嗦,赶紧遁了。

    自个儿的卧间里头,凤九拈着个茶杯在手里头转来转去,她想一些东西的时候,有拈个什么东西转转的毛病。

    她晓得苏陌叶一直在疑惑,造出这个世界的人是谁。此前他们也没瞧见谁露出了什么行迹。直到今夜沉晔醉酒。酒这个东西,果真不是什么好东西。

    但倘若果真沉晔便是此境的创世之人,他造出这个世界,是想同阿兰若得一个好,那为何自她入此境来,沉晔却对她一直爱答不理?这有些说不通。今夜他还说了些怪话,譬如她不该是阿兰若,她只是个壳子之类。

    陌少说过,创世之人并非那么神通广大,掉进来的人取代了原来的人,按理只有掉进来的人自己晓得,创世之人是不可能晓得的。换言之,沉晔不可能晓得她是白凤九而非阿兰若,但他一直说她只是个壳子,难道……他另造出阿兰若来,却没法骗过自己这个阿兰若是假的,所以才说她只是个壳子?

    灯花噼啪了一声,一丝缥缈记忆忽然闪入她的脑海。那夜她被沉晔救出九曲笼后,在昏睡中曾听到一句话,多的虽记不住了,大意却还有些印象:“我会让你复活,我一定会让你回来。”现在这么一想,那个声音,竟有些像沉晔的。

    凤九想了一通,自觉想得脑袋疼,再则深夜想太多也不宜入眠,搁了杯子打算睡醒再说。

    一觉天亮,醒时老管事已候在她门外,呈上来一盅醒神汤,说沉晔大人酒已醒了,听说昨夜公主亲自来探看他,颇感动,料想公主昨夜必定费神,因而吩咐下厨熬了这盅汤,命自己呈过来给公主提一提神,看得出来沉晔大人还是关怀着公主。

    老管事说着这个话时,眼中闪着欣慰的泪花。凤九在他泪光闪闪的眼神中喝下这盅汤,果然颇提神。早膳再用了半碗粥,收拾规整后,她觉得今天似乎有些什么大事要思索,这些大事,好像还同沉晔昨夜说的什么话相关。费了半天的力,却想不起来昨夜沉晔说了什么,也想不起来要思索什么了。她默了一阵,觉得既然想不起来,多半是什么不打紧之事,或者是自己一时糊涂记错了,也就未再留神。

    苏陌叶被息泽召走了,茶茶被她派去给息泽送糖狐狸了,息泽嘛,息泽本人此时亦在歧南神宫蹲着。说不准他们仨此刻正围着一张小案就着糖狐狸品茶,一定十分热闹,十分和乐。

    凤九觉得有些凄凉,又有些寂寞。

    她凄凉而寂寞地窝在小厨房里做了一天的糖狐狸,做出来自己吃了两个,院子里的侍从婢女老妈子各送了两个,给苏陌叶留了五个,竟然还剩五个。她想了一想,想起来早上沉晔送了盅汤给她,来而不往非礼也,她是个有礼节的人,将剩下的糖狐狸包了一包,差老管事连带第二封信一起捎给了沉晔。

    第十一节

    01.

    是夜,凤九和衣早早地躺在床上,她预感今夜沉晔又会出个什么幺蛾子折腾自己,一直忐忑地等着老管事通报。

    等了半个时辰,迟迟不见老管事,自己反而越等越精神,干脆下了床趿了双鞋,打算溜去孟春院偷偷瞅一眼。凤九暗叹自己就是太过敬业,当初阿兰若做得也不定有她今日这般仔细。

    叹息中,窗外突然飘进来一阵啾啾的鸟鸣。府中并未豢养什么家雀,入夜却有群鸟唱和,令人称奇。她伸手推门探头往外一瞧。

    凤九觉得,她长到这么大,就从来没有这么震惊过。

    亭院打理上头,因阿兰若爱个自然谐趣,院中一景一物都挺朴实,以至她这个院子看上去就是个挺普通的院子,特别处不过院中央一棵虬根盘结的老树,太阳大时,是个乘凉的好去处。

    但此时,当空的皓月下,眼前却有丰盛花冠一簇挨着一簇,连成一片飘摇的佛铃花海,叫不出名字来的发光鸟雀穿梭在花海中,花瓣随风飘飞,在地上落成一条雪白的花毯,花毯上头寸许,飘浮着蓝色的优昙花,似一盏盏悬浮于空的明灯。

    紫衣神君悠闲地立在花树下,嘴里含着半个糖狐狸,垂头摆弄着手上的一个花环,察觉她开了房门,瞧了她一会儿,将编好的花环伸向她,抬了抬下巴:“来。”

    凤九半天没有动静,几只雀鸟已伶俐地飞到息泽手旁,衔起花环叽喳飞到凤九的头顶。安禅树的嫩枝为环,缀了一圈或白或蓝的小野花,戴在她头上,大小正合衬。

    凤九仍靠门框愣着,脑中一时飘过诸多思绪。譬如折颜时常吹嘘他的十里桃林如何如何,如今看来他那十里桃林除了能结十里桃子这点比佛铃花强些外,论姿色逊了何止一筹。又譬如歧南神宫路远,息泽此时竟出现在此院中,可见是赶路回来,要不要将他让进房中饮杯热茶坐一坐?再譬如上古史中记载,上古时男仙爱编个花环赠心仪的女仙做定情物,息泽竟送了个花环给自己做糖狐狸的谢礼,可见他忒客气,以及他没有读过上古史……

    雀鸟啾鸣中,任她思绪繁杂,息泽却仍闲闲站在花树下:“过来,我带你去过女儿节。”

    这个话飘过来,像是有什么无形之力牵引,走向息泽时她的裙子撩起地上的花毯,离地的花瓣融成光点,萦绕她的脚踝。

    凤九折回去信步踢起更多的花瓣,花瓣便化成更多的光点。鸟雀们在光点中扑闹得欢腾,她踢得也欢腾,高兴地向息泽道:“难得你把这里搞得这么漂亮,我们就在这里玩儿一会儿,不出去了……”话还没说完,腰却被揽住,“成不成”三个字刚落地,两人已稳稳立于王城的夜市中。

    天上有璀璨的群星,地上有炫目的灯彩,佛铃与优昙悬于半空,底下是喧嚷的人声。

    凤九瞧着半空中飘飞的落花目瞪口呆:“你将幻景……铺满了整个王城?”

    正有两个姑娘嬉闹着从他们跟前走过,落下只言片语:“大约是哪位神君今夜心情好,为了哄心仪的女子开心,才在女儿节做出这样美丽的幻景,叫咱们都赶上了,那位神君可真是痴心,他心仪的女子也真是有福分!”

    有福分的凤九一心追着往市集里走的息泽,姑娘们说的什么全没听清,追上时还不忘一番语重心长:“做这样的幻景虽非什么重法,但将场面铺得这样大难免耗费精力,你看你前些时日身上还带着伤,此时也不知好全没有,我其实没有想通你为什么会做这等得不偿失之事,啊你怎么想的,我方才在院中时都忘了你身上还带着伤这回事。”

    息泽的模样像是她问了个傻问题:“她们不是说了吗,我今夜心情好。”

    凤九很莫名:“前些时也没见你心情好到这个地步,今日怎么心情就这么好了?”

    息泽指了指化得没形的糖狐狸:“你送我这个了。”

    凤九卡了一卡。

    她默默地看了一眼糖狐狸,又默默地看了一眼息泽,良久,道:“我送你几个糖狐狸,你就这么开心?”

    息泽声音柔和,答了声嗯,目光深幽地瞧着她:“你送我糖狐狸,我很开心,回来陪你过女儿节,做出你喜欢的幻景,我是什么意思,你懂了吗?”

    息泽方才的那一声嗯,早嗯得凤九一颗狐狸心化成一摊水,听他底下的这句话,化成的这摊水暖得简直要冒泡泡。这是多么让人窝心的一个青年,小时候没了父母,没得着什么疼爱,此时送他几个不值钱的糖狐狸,他就高兴成这样。这又是多么知恩的一个青年,她送了那么多人糖狐狸,就他一人用这样方式来郑重报答她,旁人是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他简直是滴水之恩喷泉相报。

    凤九给了息泽一个我懂的眼神,嗓音里含着怜爱和感动:“我懂,我都懂。”

    息泽默了一会儿:“我觉得你没有懂。”

    凤九同情地看着他。如今这个世道,像息泽这样滴水之恩喷泉相报的情操,确然不多见了,想来也不容易觅得知音。息泽他,一定是一个内心很孤独的青年。太多人不懂他,所以遇到自己这种懂他的,他一时半会儿还不太能接受。这却不好逼他。

    她越瞧着他,越是一片母性情怀在心头徐徐荡漾,恨不得回到他小时候亲自化身成他娘亲照顾他,手也不禁抚上他的肩头:“你说我没有懂,我就没有懂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又看他的手:“这个糖狐狸只剩个棍子了,其他九只你也吃完了?你喜欢吃这个?我此时身上却没带多的,夜市里头应该有什么糕点,我先买两盒给你垫着,回家再给你做好不好?或者我再给你做个旁的,我不单只会做这个。”

    息泽又看了她许久,轻声道:“我不挑食,你做什么我吃什么。”又道,“你在我身上这样操心,我很高兴。”

    凤九几欲含泪,这个话说得多么贴心,她也认识另外一些内心孤独的少年或者青年,为人就没有息泽这样体贴柔顺。这就又见出息泽的一个可贵之处。

    凤九瞧着他的面容,遥想他小时候该是怎样一个体贴可爱的孩子,无父无母长到这么大,不晓得受过多少委屈,就恨不得立刻将他幼时没有见识过的东西都买给他,没有玩过的把戏一个一个都教他玩得尽兴。

    她满腔怜爱地一把拽住息泽的袖子,豪情满怀:“走,我带你玩儿好玩儿的去。”

人已赞赏
原著作品枕上书

第62章 影中魂(8)-《三生三世枕上书》小说原著

2020-3-3 11:07:39

原著作品枕上书

第60章 影中魂(6)-《三生三世枕上书》小说原著

2020-3-3 11:07:4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