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影中魂(6)-《三生三世枕上书》小说原著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总之,一夜枯坐后,她选了后者。天蒙蒙亮时便将文恬传入了府中,在她一番惊叹里头,将二十封沉晔的信札稳稳递到了她手中。交代给文恬的话里头,前事后事面面俱到,唯独隐了她对沉晔的心思,不咸不淡地编了一口胡话:“橘诺被放出王都时求我照应神官大人,你晓得我还算心善,自然要照应。但我同他却一向看彼此不顺眼,照应他的信留我的名必然更惹他愤恨,是以留了先生的名。但近日府中事多,我亦有些力不从心,方请先生过府一叙,不知先生可否接下这个重任,代我书信上照应照应神官大人?也无须写些特别的,不过闲时生活杂趣罢了。”

    文恬从前受了她许多恩惠,加之又是个懂礼的人,自然应允帮这个忙。对她的一篇胡话亦不疑有他。

    她瞧着文恬一封一封翻看沉晔的书信,时而赞两声:“从前倒是未曾留心,原来神官大人亦是位妙人,这些棋局,倒是有趣。”

    阿兰若笑了一笑,道:“先生棋艺精湛,从前在府中时我便极少胜过先生,今次正好可以同神官大人多切磋切磋。”顿了顿,又道,“不过先生回信时还需摹一摹我的笔迹,当日未想得太多,那些去信虽留的先生之名,字迹倒还是我自个儿的。”

    文恬抿了抿唇道:“这并非难事。”

    次日小聚,沉晔果然到场。

    阿兰若没有什么讲究,但陌少骨子里其实是个讲究人,故而小聚的场地被安置在湖中间一个亭子里头。

    此亭乃是陌少的得意之作。只一条小栈连至湖边,亭子端立于湖心,四周种了一圈莲花,远望上去亭子像是从层层莲叶中开出来的一个花苞。亭子六个翘角各悬了只风铃,风吹过铃铛随风响,便有丝幽禅意。可谓集世间风雅大成,无处不讲究。

    但亭子名却是阿兰若起的,拿捏了最不讲究的三个字,直白地就叫湖中亭。陌少琢磨了一阵,觉得这个名儿也算直白得有趣,忍了。阿兰若拎了块未上漆的红木板儿,狼毫笔染个经水也不易落的重墨,板儿上写出湖中亭三个字朝亭上一挂就算立了牌匾。陌少抽着嘴角,觉得这个匾儿也算天然质朴,又忍了。

    沉晔入亭时,在亭前留了步,目光悬在红木板儿龙飞凤舞的三个大字上头。亭中素衣的少女望了阿兰若一眼,有些了悟,向亭外道:“那三个字文恬写得不成气候,承公主美意至今仍悬在亭子上头,今日却叫大人见笑。”

    沉晔的眼光就望向她。文恬的容貌只能说清秀,但一身素衫立在亭中,衬着背后缥缈的水色,瞧着竟是十分的淡泊平和。

    沉晔的目光有些许柔和,低声道:“文恬?”

    少女就微微笑起来:“正是。”

    后来苏陌叶问过阿兰若,瞧着这个场景,她心里头是如何想的。这个后来,也没有后得多久。沉晔入亭方过片刻,便被文恬邀去湖边一个棋桌上手谈一局。

    亭中只剩他与阿兰若,一个围着红泥小炉烹茶,一个有一搭没一搭地剥着几个橘子,眼光虚浮得也不晓得在想什么。

    陌少的这个问题,其实有些刻薄,刻薄得戳人心窝。

    湖边玄衣的青年与白衣的少女恍若一对璧人。阿兰若剥出来一个橘子扔给陌少,脸上竟仍勾得出笑,却笑得有些无奈:“文恬是个好女子,才学见识都匹配得上他,家世虽不济些,不过他如今也是落魄,文恬在这个时候同他结缘,正见出她不求荣华的淡泊,今日我做到这个地步,若他二人佳缘得成,也算我一个行善的造化。”

    苏陌叶皱眉:“那日灵梳台上你对橘诺说那些话,可不像你今日会这么做。”

    阿兰若挑眉:“那些话嘛,不过为了逗逗橘诺罢了。”远目湖岸处那一黑一白对棋的侧影,低声道,“他这个人,冷淡自傲,偏偏长得好,灵力好,剑使得好,字习得好,棋下得好,情趣见识也够好,显得那种冷淡自傲,反倒挺吸引人的。”

    又笑道:“你想过没有,他讨厌我其实也并非他的错。母妃二嫁后诞下我和嫦棣,此为不贞,因而我同嫦棣皆血统污浊。这其实,也不过是一种看法罢了。对这世间万物,每个人都可以有每个人的看法,不能说谁对谁错。只是他有这种看法,我和他自然再没什么可能了。他那么看着文恬,其实我有些羡慕。”

    良久,道:“但我也希望他好。”

    苏陌叶递给她一杯茶:“情这种事,摊上就没有好处,所幸你看这桩事还留了几分神志,既已到这个田地,你早早收收心吧。”

    阿兰若接过茶,谢了他两句。

    此事便像就此揭过,再无只言片语提及,两人只闲话些家常,待湖边的璧人杀棋而归。

    湖中亭小聚后,听老管事说,沉晔和文恬互递了四封书信。文先生随信还附过两件小礼,一只草编的白头雀,一个手绣的吉祥纹扇坠,沉晔回了她两卷书。

    书是沉晔定的,差他去市上买的,两本沧浪子的游记。阿兰若彼时正捧着一盏茶在荷塘边喂鱼,一不留神茶水烫了舌头,缓过来时,吩咐老管事今后他二人如何,可以不必呈报,终归沉晔到她府上又不是来蹲牢的。又道,沉晔送给文恬的两本书,也买两本给她瞧瞧。

    某些层面来说,凤九有些佩服阿兰若。遥想她当年伤情,偶尔还要哭一鼻子喝个小酒,而阿兰若白将意中人送到他人手里,遑论哭鼻子喝小酒,连一声多余的叹息都没有,每日该干什么仍干什么。凤九觉得同她一比,自己的境界陡然下去了,有点儿惭愧。

    但天意,不是你想让它怎么走,它就能怎么走。风平浪静中莫名的出其不意,这才是天意。

    三四日后,沉晔夜游波心亭,无意中瞅见亭旁一棵红豆树上题了两行字。有些年成的字,深深扎进树干里,当真是铁画银钩,入木三分,同留在他书匣中那摞信纸上的字迹极为相似。十六个字排成两列,月映天河,风过茂林,开怀畅饮,尘忧顿释。

    两列字略偏下头留了一个落款。

    他借着月光辨出落款,脸色一白。落款中未含有年成时节,单一个名字孤零零站在上头。相里阿兰若。

    凤九竖起耳朵,急切想听到下文,苏陌叶却敲着碧玉箫卖了个关子:“此时真相大白下,倘你是沉晔,晓得一直写信给你的并非文恬而是阿兰若,你会如何?”

    凤九想了片刻,试探道:“挺……挺开心的?”

    陌少笑道:“是我我也挺开心的,有个姑娘肯这样对我好,还是个绝色,怎么想都是赚了。”

    凤九如遇知音,立刻坐近了一寸:“可不是嘛!”

    苏陌叶停了一会儿,却道:“可惜阿兰若遇到的是沉晔,而沉晔他不是你,也不是我。”

    阿兰若在书房里头,迎来了盛怒的沉晔。

    其时她正剥着瓜子歪在一张矮榻上看沧浪子新出的游记,猛见一截刻字的树皮重重落在自己眼前。顺着树皮看上去,是玄色的袍子,沉晔沉着中隐含怒色的脸。

    他居高临下,目光中有冰冷的星火:“信是你写的,酒是你酿的,棋局亦是你解的。将我当作一件玩物,随意戏耍捉弄,是不是很有意思?”

    他逼近一步,眼中的星火更甚:“看我被你骗得团团乱转,真心真意一封一封回信给你,想着我竟然也有这一日,心中是不是充满快意?”

    阿兰若瞧着书册上的墨字许久,突然道:“师父跟我说,要么我就争一争,要么就断了念头。本来我已经断了念头,你不应该跑过来。”

    她想了一会儿:“就算有些事情你晓得了,其实你也该装作不晓得,我们两个,不就该像从前那样形同陌路吗?”

    沉晔看着她,语声冰寒:“从前我们竟然只是形同陌路?难道不是彼此厌恶?”

    阿兰若抚着书册的手指一颤,轻声道:“或者,你就没有想过,我并不像你讨厌我那么讨厌你,或许我还挺喜欢你,做这些其实是想让你开心。”

    她抬起头来:“你看,你不晓得是我写这些信前,不是挺开心的吗?”

    他退后一步:“你在开玩笑。”

    她像是有些烦乱:“如果不是玩笑呢?”

    他神色僵硬道:“我们之间,什么可能都有,陌路,仇人,死敌,或者其他,唯独没有这种可能。”

    阿兰若看了他许久,笑道:“我说的或许是真的,或许是假的,或许是我真心喜欢你,或许是我真心捉弄你。”

    听说那之后,沉晔同文恬再无什么书信往来。文恬传信问过一次阿兰若,她简单说沉晔晓得实情了,先前将她扯进来有些对不住。文恬没说什么,回信安慰了她两句。

    苏陌叶将故事讲到此处,瞧天色渐晚,暂回去歇着了。

    凤九曾想过许多次阿兰若同沉晔到底如何,却没想到是这样伤的一个开头,令她有些沉重,亦颇为唏嘘。因此临睡前多吃了个包子,却撑得睡不着,花园中转了一圈,想起白天苏陌叶讲的故事,叹了几口长气,沾了些夜露,方才回床上躺安稳。

    第十节

    凤九手上伤好,提得动锅铲的那一日,她屈指一算,息泽神君约莫该回歧南神宫了。

    水月潭中,她曾同息泽夸下海口,吹嘘自己最会做蜜糖。青丘五荒,她最拿得出手的就是厨艺,可恨前几日伤了手不能及时显摆,憋到手好这一日很不容易。药师方替她拆了纱布,她立刻精神抖擞旋风般冲去小厨房。但这个蜜糖,要做个什么样儿来?

    唔,普天之下,凡是有见识的,倘要喜欢一个走兽,自然都应该喜欢狐狸。她私心觉得息泽算是个有见识的。她对自己的狐狸原身十分自信,干脆比着自己原身的样儿烧了个小狐狸模子。待糖浆熬出来,哼着小曲儿将熬好的糖浆浇进模子里,冷了倒出来,就成了一只不可方物的糖狐狸。每个糖狐狸都用细棍子穿好,方便取食。

    她连做了十只不可方物的糖狐狸,齐整包好,连着几日前备给息泽请他帮着圆谎的信一道,令茶茶尽早送到歧南神宫,交到息泽手上。话里头叮嘱茶茶:“糖和信比,信重要些,倘遇到了什么大事,可弃糖保信。”

    茶茶看她的眼神,有一丝疑惑,接着有一丝恍然,有一丝安慰,又有一丝欣喜。

    她听到与茶茶同行的一个小侍从不明不白地开口相问:“为什么信重要些呀?”

    茶茶已走到月亮门处,压着嗓子说什么她没听清,好像说的:“殿下头一回给神君大人写那种信,自然信重要些。”

    凤九挠着脑袋回卧间想再回去躺躺,那种信,那种信是个什么信?一个小宫婢竟比自己还有见识,还晓得什么是那种信。话说回来,到底什么是那种信?

    苏陌叶酉时过来,神色匆匆,说息泽急召,他需去歧南神宫一趟,阿兰若给沉晔的信料想她还没有动静,他这几日将它们全默出来了,她隔个两三日可往孟春院送上一封。

    凤九的确还没有什么动静,暗叹陌少真是她的知音。虽有些奇怪,苏陌叶作为谷外的一位高人,连上君都要给他几分薄面,原不是凭息泽召就能召得动的,但见着眼前这二十封信的喜出望外,暂时打消了她这个疑虑。

    她小时候最恨的一堂课是佛理课,其次恨夫子让她写文章。陌少此番义举,令他在她心中一时伟岸无双,她几乎一路蹦蹦跳跳地恭送他出了公主府。

    趁着月上柳梢头,凤九提了老管事来将第一封信递去了孟春院。

    晚膳时她喝了碗粥用了半只饼,正欲收拾安歇,一个小童子跌跌撞撞闯进她的院中。小童子抽抽噎噎,说孟春院出了大事。

    凤九惊了一跳,什么样的大事,竟将一个水灵的小孩子吓成这样。小童子摸着额头上一个肿包,哭得气都喘不上来。

    难不成她的府里还有欺凌弱小这等事,还是欺凌这么弱小的一个弱小,忒丧心病狂了。凤九握住小童子的手,义愤地锁定眉头:“走,姊姊给你做主去。”

    孟春院中,几乎一院的仆婢侍从都拥在沉晔的房中,从窗户透出的影子看,的确像是有场鸡飞狗跳。

    凤九琢磨,教训下仆这个事,她是严厉地斥之以理好,还是和蔼地动之以情好。一路疾行其实已消了她大半怒气,她思忖片刻,觉得应该和蔼慈祥些。

    刚做出一个慈祥的面容跨进门,一个瓷盅儿迎面飞来,正砸在她慈祥的脑门儿上。

    瓷盅儿落地,一屋子人都傻了,指挥大局的老管事扑通下跪,边抹汗边请罪道:“不——不知殿下大驾,老——老奴——”

    凤九拿袖子淡定地揩了一把脸上的汤水,打断他:“怎么了?”

    众仆训练有素,敏捷而悄无声息地跳过来,递帕子的递帕子,扫碎瓷的扫碎瓷,老管事哆嗦着赶紧回话:“沉晔大人今夜醉得厉害,老奴抽不开身向殿下呈禀,怕久候不得老奴的呈报殿下会担忧,才使唤曲笙通传一声,却没料到惊动了殿下,老奴十万个该死——”

    凤九这才看清躺在床上的沉晔。

    床前围着几个奴仆,看地上躺的手上拿的,料想她进来前,要么正收拾打碎的瓷盏,要么正拿新汤药灌沉晔。

    原来是沉晔醉了酒。醉酒嘛,芝麻粒大一件事,她要只是凤九,此时就撂下揩脸的帕子走人了。

    但此时她是阿兰若。

    阿兰若对沉晔一片深情,他皱个眉都能令她忧心半天,还周全地写信去哄他,惹他展颜开心。此时他竟醉了酒,这,无疑是件大事。

    老管事瞄她的神色,试探地进言道:“沉晔大人醉了酒,情绪有些不大周全稳定,殿下……殿下在这里难免不被磕着绊着,里头有老奴伺候着就好,殿下要么移去外间歇歇?”

    凤九审度着眼前的情势,若是阿兰若,此刻必定忧急如焚,她心中这么一过,立刻忧急如焚地道:“这怎么能,我此番来就为瞧一瞧他,他醉成这样,不在他跟前守着,我怎能安心?”此话出口,不等旁人反应,自己先被麻得心口一紧,赶紧揉了一揉。

    老管事听完这个话,却似有了悟,斗胆起来扶她坐在一个近些的椅子上,宽慰道:“大人他喝醉了其实挺安静的,只是奴才们要喂大人醒酒汤时,大人有些抗拒,初时还由不得奴才们近身,待能靠近些了,瓷碗瓷盅一概递出去就被大人打碎,这顷刻的工夫,也不晓得打碎了多少,唉——”

人已赞赏
原著作品枕上书

第61章 影中魂(7)-《三生三世枕上书》小说原著

2020-3-3 11:07:43

原著作品枕上书

第59章 影中魂(5)-《三生三世枕上书》小说原著

2020-3-3 11:07:5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