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影中魂(2)-《三生三世枕上书》小说原著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青年脸上是天生的冷倨,微微蹙眉:“她是我未婚的妻子,一起长大的妹妹,即使做错了事,有一线生机,又如何能不救?”

    少女愣了愣,眼中透出笑意:“你说得很好。”轻声道,“你还记得吗?虽然不同你和橘诺一起长大,我也是你的妹妹,你小时候说过我很脏,被蛇养大,啃腐殖草皮,身体里流的东西不干净。我送过你生辰贺礼,被你扔了。”

    年轻的神官长有片刻沉默:“我记得你,相里阿兰若。”

    少女弯了弯嘴角,突然贴近他的耳廓:“我猜,你还没有找出将白额虎关回去的法门?”

    猛虎似乎终于适应了眼盲的疼痛,懂得听音辨位,狂吼一声,利爪扫来。青年揽住浮空的少女紧退数步,方立稳时却见少女指间凭空变出一截断裂的刀刃,长袖扬起,趁势握住他的左手十指交缠,刀刃同时刺破两人手掌,鲜血涌出。

    青年的神情微震,两人几乎是凭本能躲避猛虎的攻势,十指仍交缠紧握,腾挪之间,少女直直看着他的眼睛,神情淡定地含着笑:“世说神官之血有化污净秽之能,今日承神官大人的恩泽,不知我的血是不是会干净许多?”

    两人的血混在一处,顺着相合的掌心蜿蜒而下,血腥气飘散在空中,青年神色不明,却并没有抽回自己的手:“激怒我有什么意思?你并非这种时刻计较这种事情的人。”

    少女目光荡在周围,漫不经心:“白活了这么多年,我都不知道原来我不是这种人。”瞄见此时二人已闪避至端立的长刀附近,神情一肃,顺着风势一掌将青年推开,续足力道朝着长刀振翼而去。青年亦振开羽翼急速追上去,却被刀身忽然爆出的红光阻挡在外。

    红光中少女方才刺破的右手稳稳握在圣刀的刀刃上,旧伤添新伤,鲜血朝着刀身源源不断涌入。白额虎忽然住了攻势,餍足地低啸一声。少女脸色苍白,面上却露出戏谑,朝着突然乖顺的猛虎道:“乖,这些血也够你喝一阵了,贪玩也要有个度,快回来。”猛虎摇头摆尾,果然渐没入刀身,因吸入的血中还含有神官化污净秽之血,灵力十足,一入刀身便被封印。

    红光消逝,猛虎快攻时萦绕刀身的黑气也消隐不见,端立的圣刀仿佛失了支撑,颓然倒下。

    橘诺颠颠倒倒躲在沉晔身后,沉晔瞧着横卧于地的长刀,阿兰若从长刀后头转到前面来,蹒跚了一步,没事儿人一样撑住,随手撕下一条袖边,将伤得见骨的右手随意一缠,打了个结。

    观刑台上诸位捡起掉了一地的下巴,看样子关于这精彩的变故着实有满腹言语想要倾诉,但为人臣子讲究一个孝顺,不得不顾及上君的怒火,压抑住这种热情。

    上君明面上一副高深莫测,内里估摸快气晕了。他想宰橘诺不是一天两天,终于得偿夙愿,误打误撞沉晔却来劫法场。他估摸对白额虎寄予厚望,望它能一并把沉晔也宰了,神官长替九重天履监察上君之职,沉晔为人过于傲岸又刚直,也是他心中一根刺,孰料半途却杀出个阿兰若,真是什么样的运气。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待要何去何从,诸位此时自然要等候上君的发落。

    上君寒着脸色,威严地一扫刑台,启开尊口下出一个深思熟虑的结论。橘诺公主死罪既逃,活罪却不可免,罚出宗室贬为庶民,永不得入王都。神官长沉晔救人虽未违祖法,却是本着私情,担着监察之职,事及自身却徇私至此,有辱圣职,即日向九天回禀,将其驱逐出歧南神宫,亦贬为一介庶民永不得入王都。至于阿兰若,身为一个公主光天化日下大闹刑场有失体统,判一个罚俸思过。

    上君虑得周全,倘哪天王宫中死了个公主抑或神宫里死了个神官长,着实是桩天大的事。但族里若莫名死了两个庶民,却实在不足为道。

    不死已是大幸,橘诺最后一次照着公主的做派拜了个大礼,沉晔垂着眼睫面上没有什么表情,阿兰若却向着上君,脸上含着一个戏谑:“今日女儿为了姐妹亲情如此英勇,原本还指望得父君一声赞,这个俸禄罚得却没道理。”不及上君道一声放肆,又道,“再则关乎神官长大人,前几日息泽传给女儿一封信,信里头请神官长大人打一面琉璃镜,待九天仙使到谷中来时,好托带给天上的太子殿下做生辰礼。说起来这也是他不像话,早先去天上面见圣颜时,同太子殿下吹嘘过一两句沉晔大人制镜的本领,却不想就此被太子殿下放在了心上。”无奈状道,“息泽令我将沉晔大人请入府中潜心制镜,但此番父君既令他永不得入王都,父君的圣令自然一等一威严不可违背,但夫训也是不可违的一件事,所以我也有些疑惑,是不是将府邸搬到王都外头去好些?还有些疑惑,搬府这个钱从哪里出好些?”

    上君揉着额角道:“息泽爱卿果真有来信?信在何处?”

    阿兰若面不改色道:“果真有来信,但这个信此时却没在身上,不过来信时师父他老人家也在,”瞟了眼上君座旁,“母妃也恰过来探看我,他们都瞧见了。因信里头提了几句制琉璃镜有些材料需我备好,我不大懂,还将信递给师父请他指教过两句。”

    上君目光如炬向苏陌叶,倒血霉的陌少抽搐着嘴角点了点头:“正是,但我并非比翼鸟族,有些材料亦不大懂,就将信又递给君后请她瞧了瞧。”

    君后救侄儿心切,亦点了点头。

    上君沉思半晌,判为国库着想,阿兰若无须迁府,沉晔以戴罪之身入阿兰若府制镜,镜未成不得出府,镜成须即刻离都。

    这个事情,就这么了了。

    曲终收场,侍卫们宽容,未即刻收押橘诺,容她跪在地上帮沉晔清理伤口。灵梳台上空空荡荡,红衣的少女没有离开的意思,面色是失血过多的苍白,却悠闲地溜达着步子走过去,半蹲在一对苦命鸳鸯跟前,和橘诺四目相对。

    半晌,咧出个冷意十足的讽笑:“真是对可叹又可敬的未婚夫妻。不过,从今天开始,你们没什么关系了,记得要离他远些。”将受伤的右手搭在沉晔的肩上,“他是我救回来的,就是我的了。”

    橘诺含泪恨声:“沉晔不是你的,我自知如今配不上他,但你也不配。”

    灵梳台巍峨在上,阵风散后台边聚起几朵翩翩的浮云,红衣少女像是心情愉快,踱步到台沿,伸手握进云中:“世间事飘忽不定者多,万事随心,随不了心者便随缘,随不了缘者便随时势。你看,如今这个时势,是在何处呢?”

    神官原本沉淡的眸色中,有一些东西缓慢冻结,状似寒冰。

    茶凉故事停,瞧得出回忆阿兰若一次就让陌少他伤一次。

    凤九识大体地替陌少换上一盏新茶,待其缓过神来,委婉地拈出心中一个疑问:“情这个东西,譬如天上的子母树一树生百果,我自晓得个个该有个个的不同。但阿兰若此时既已嫁了息泽,对沉晔生出的这个情果,是否有些不妥当?”她近日同息泽处得多些,自觉算个熟人,难免为息泽抱一抱屈。

    陌少道:“她同息泽与其说是夫妻,不如说一对忘年友。比翼鸟这些地仙,在我们看来朝生夕死何其的脆弱,似乎更耽于享乐,但息泽却比谷外的些许神仙还要无欲无求些,他对阿兰若,倒比我更担得上师父这个名头。”

    凤九一言不发了半日,道:“你说的是那位……前头和橘诺嫦棣各有纠缠,近日不晓得为何又对我颇有示好的……息泽神君?”

    陌少咳嗽一声道:“这个嘛,此地既是被重造出来的,兴许出了一些差错,令神君他性情变化了一二也说不准,咳,从前……从前息泽神君他确然最是无欲无求的。”

    凤九忍住了问陌少一句有无法子可将神君他变回从前那个性情,将话题转到一桩她更为好奇之事上,道:“既然阿兰若和沉晔后来有许多纠缠,那时她救了他,他是不是有点喜欢上她了?”

    苏陌叶远目窗外:“比翼鸟一族将贞洁两个字看得重,倾画夫人一身侍二夫,沉晔其实不赞同,三姐妹间只橘诺一人得他偶尔青眼,倾画改嫁给上君后生下的阿兰若和嫦棣,他都看不太上,其中又尤数阿兰若排在他最看不上的名册之首。”

    凤九讶道:“但是她救了他,这不是一种需以身相报的大恩吗?”

    陌少冷道:“沉晔冷淡自傲,在他看来,他从前瞧不起阿兰若,辱了她,她将他要到府中如同要一件玩物,不过是要囚禁报复他罢了,说他因感激而喜欢她,不如说他那时其实有些恨她。”良久,又道,“我有时想起阿兰若的那句话,无论为仙为人,需随心随缘随势,她将此语参悟得透彻,但她的心或许在沉晔那里,缘和势,却并不在沉晔那里。”

    一席话听得凤九颇唏嘘。

    第八节

    01.

    苏陌叶润了口茶入嗓,道:“你略想想,若愿帮我这个忙,劳茶茶给我传个信。”

    天阴有雨,小雨淅沥下了一个时辰零三刻。未时末刻,有信自前府来,陌少斜倚窗栏,听雨煮茶,拎着信角儿将信纸懒懒在眼前摊开,瞧着纸片上凤九几个答允的墨字,脸上浮出个意料之中的笑容。

    此境到底是谁造出,苏陌叶曾疑过沉晔,但此君待凤九扮的阿兰若在行止间同从前并无什么大分别,若果真是沉晔所造,按他在阿兰若往生后的形容,能重得回她,即便是个假的,也该如珠如宝地珍重着,这么一副不痛不痒漠不关心的神态,倒是耐人寻味。

    再则帝君已有几日不见,他老人家的行踪虽向来不可捉摸,但消失得如此彻底,却并非一件常事。帝君在谋什么大事陌少自觉不敢妄论。近几日帝君似乎用他用得趁手,时常在他肩上排一些重任,晚一日晓得帝君的谋划,算是落几天心安少几天头疼。

    他私心盼帝君他最好消失得更久一些无妨。

    另一厢,自打送出信后,凤九就很惆怅。

    在陌少的回忆中,阿兰若空手握白刃握得何等的云淡风轻,撕袖子又撕得何等的潇洒意气。凤九寻了把同传说中的圣刀有几分形似的砍柴刀,在手上比了比,刀未下头皮先麻了一层,又演练了一遍单手撕袖子做绑带的场景,手都红了袖子却连个边角也没损。

    凤九觉得,阿兰若是真豪杰,但她是真纠结。那么,若是提前把血放出来,拿个口袋盛着,待她上灵梳台救人时,啪一声直接将血包扔到刀身上,这样行不行呢?会不会显得很突兀呢?

    她日思夜想,自觉憔悴。

    橘诺的大刑定在四月初七。

    四月初二,凤九夜观星象,嘘声叹气,三垣二十八宿散落长天,太微垣中见得月晕,她的星相学虽只学得个囫囵,大约也晓得此乃是赦罪之兆,略放宽心。

    心宽后忽省得陌少这篇戏本子里,息泽神君亦是个重角色,从前乃是因他没有下山,由得阿兰若在上君跟前胡乱编派,但此回息泽时时在上君跟前晃荡,编胡话前,她是否需先同他知会一声?

    息泽神君,他近日是在何处来着?

    正沉思间,忽然遥见得天边乍现一道银蓝的光阵,凤九早晓得这个世界有边有界,天边自然也不会是真正的天边,瞧这个方向,像是白露林旁的水月潭。

    水月潭于原来的梵音谷而言,是唯有女君得以前去泡温泉的禁地,此境中的水月潭,却是连王族也不能涉足之所,愈加的神秘。陌少提过一两句,说水月潭就像是连着现世与新创之世的一个通道,既不循现世的法则,也不遵新创这个世界的法则束缚,是个险地,亦是个混乱之地。

    既然是这样的地方,此时却陡现光阵,虽只那么一瞬,亦大不寻常。陌少有句话点评凤九点评得中肯:好奇心甚重。一个无声诀捻起,不过顷刻,这个好奇心甚重的少女已端立在白露林里水潭中间的一块巨石上。

    刚站稳,不及将四周瞟上一眼,听闻背后蚊子哼哼的一个声儿:“姑娘,姑娘,你挡着我了,麻烦站开些。”

    凤九吓一跳,回头一望,几步外伞大的莲叶结成一串,似盾牌般竖立在水潭旁,翠绿翠绿的极为扎眼且刺眼。提醒她的声儿就是从那后头传来。

    凤九几步过去,揭开其中一张莲叶。叶子后头出现一张小童的脸,惊叹地和她对视了片刻,立刻往旁边让了让,羞赧道:“方才没有瞧见是这么漂亮的一个姊姊,来来你坐我旁边,最近这一排的好位置都被占完了,幸亏我人长得小可以给你挪个位置出来……”

    凤九其实没有搞懂这是在做什么,但一看有位置,本着一种占便宜的心态,顺其自然地就坐了。左右绵延一望,果然都挤满了小童,每个人手里头皆扶立着个荷叶柄挡着自己,虔诚地望着高空。

    凤九伸手弹了弹眼前的荷叶:“你们立这个是做什么?”

    身边的小童子极为热心道:“这个嘛,这是一种隐蔽,潭里栖息的一尾猛蛟老爷正同一个厉害神仙打架,打得可好看了,我们阖族的小鱼精都跑出来看热闹,撑个荷叶免得被猛蛟老爷注意到,呵呵……”

    凤九抽了抽嘴角,猛蛟老爷它直到现在也没有注意到这个扎眼的荷叶阵真是太不容易了,心中对方才所见的光阵因何而来有了个谱,诚恳求教道:“不知在此收蛟的却是哪位神君?这尾猛蛟……猛蛟老爷又是犯了什么样的大错?”

    小童子递给凤九一把煮毛豆,挨着她又坐近一些,手指朝着前头的水月潭一比画道:“是这样的,这个潭底有一个储着许多灵气的冰棺,冰棺里头睡了一个美人,我在下面玩的时候都看到过。冰棺里的灵气有时候会流出来,就引来了住在水潭另一头的猛蛟老爷,因为护卫这口冰棺的法术施得很高超,猛蛟老爷起先只敢躲在周围分食一些跑出来的灵气,后头觉得不过瘾,就想打破冰棺将灵气全部放出来。那天猛蛟老爷不行运,撞冰棺的时候正好被这个厉害的神仙路过遇到,就同它打了起来,已经打了两天了。他们现在可能是在更前头些的水里头打所以看不到,一会儿还会冒出来的。我们先休息一会儿,吃点儿煮花生和煮毛豆……”说着又递给凤九一把毛豆。

人已赞赏
原著作品枕上书

第57章 影中魂(3)-《三生三世枕上书》小说原著

2020-3-3 11:07:58

原著作品枕上书

第55章 影中魂(1)-《三生三世枕上书》小说原著

2020-3-3 11:08:0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