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阿兰若(9)-《三生三世枕上书》小说原著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凤九看到苏陌叶的身子在夜风中晃了一晃。

    嫦棣羞涩地抬头:“大人还说白日人多繁杂,总是不能将嫦棣看得仔细,故而特邀嫦棣来此一解相思,但又唯恐唐突了嫦棣……”

    凤九看到苏陌叶的身子在夜风中又晃了一晃。

    嫦棣眼风温软,娇嗔轻言:“如今嫦棣来了,大人却何故瞧着人家一言不发。大人……大人只这样目不转睛地盯着人家,真真……真真羞杀人家了……”

    凤九看到苏陌叶的身子再次晃了一晃还后退了一步,着急地在心中为他打气:“陌少,撑住啊。”

    嫦棣盯住苏陌叶,媚眼如丝,婉转一笑:“其实大人何必担忧唐突嫦棣,嫦棣对大人亦……”情难自禁地向前迈出一步。

    “嗷啊……”

    嫦棣掉进了水洞中。

    凤九愣了一愣,反应过来,一把抹净额头的虚汗,瞧苏陌叶还怔在水洞前,赶紧从芦苇荡里跳起来同他比手势,示意君已入瓮,虽然入瓮得有些突然,但他下一步该跳水入洞救人了。苏陌叶见她的手势,踌躇了片刻,将随身的洞箫在手里化作两丈长,探进水洞里戳了戳。

    洞里传出嫦棣甚委屈一个声音:“大人,你戳到嫦棣的头了……”苏陌叶赶紧又戳了几戳才慢吞吞道:“哦,对不住对不住,那你顺着杆子爬上来罢,走路怎么这么不小心啊,我领你去换身衣裳。”

    凤九复蹲进芦苇荡中,从散开的芦苇间看到嫦棣一身是水顺着苏陌叶的洞箫爬出来,抽抽噎噎跟在苏陌叶身后,向着她预先泊好的小画舫走去。

    此事有惊无险,算是成了一半,只是陌少后续发挥不大稳定,凤九心中略有反思,难不成,那封仿息泽笔迹留给嫦棣的情信果然太猛,猛得连陌少这等情场浪子都有些受不住?要是以后有一天,让息泽晓得自己以他的名义写了这么一封情信给嫦棣,不晓得他又受不受得住。

    凤九叹了一声,叹息刚出口,身旁却响起个声音与之相和:“你在这里做什么?”

    凤九转头一望,瞧见来人,欣然笑道:“自然是在等你,不是说过事成后带携你去看月令花吗?”

    远目一番小画舫:“你动作倒快,莫非才将嫦棣领进去就出来了?”

    回头看他:“怎么还是息泽的样子,变回来罢,又没有旁人。”

    拂开芦苇走了两步,又折回来从怀里取出个桧木面具,伸手罩到还是息泽的一张俊脸上:“差点儿忘了,要进山看月令花,得戴着这个,我给你也搞了一个。你不认路,跟紧我些。”

    拍一拍他的肩:“对了,倘有不认识的姑娘歌声邀你,记住八个字,‘固本守元,稳住仙根’,倘有不认识的小伙子来劫我,也记住八个字,‘别客气将他打趴下’。这一路咱们前狼后虎困难重重,要做好一个互相照应,咳咳,当然,其实主要是你照应我。”

    苏陌叶嗯了一声。

    凤九偏头:“你这个声儿怎么听着也还像息泽的?不是让你变回来吗?”一望天幕又道,“罢了罢了,时辰不早,咱们快些,不然看不到了。”

    待入深山,日渐没,春夜无星,凤九祭出颗明珠照路,见沿途巧木修竹,倒是自成一脉颇得眼缘的风景。

    鸣溪湾这个好地方是凤九从宫中一本古书上看来,古书贴心,上头还附了一册描画入微的地图。此时这册地图被拎在凤九的手中,权作一个向导。

    断肠山做合欢会,月老却忒不应景,九天穹庐似顶漆黑的大罩子罩在天顶上,他老人家隐在罩子后头,连个胡须梢儿也不曾露出来,受累凤九一路行得踉跄。

    越往深山里头,人烟越发寂寥,偶尔几声虎狼咆哮,凤九感慨此行带上苏陌叶这个拖油瓶帮衬,带得英明。

    清歌声远远抛在后头,行至鸣溪湾坐定时,入眼处,四围皆黑,入耳处,八方俱寂,与前山尽是红尘的声色繁华样大不相同。

    凤九将明珠收进袖子里,挨着微带夜露的草皮躺定,招呼苏陌叶过来亦躺一躺。几步远一阵慢悠悠的响动,估摸陌少承了她的指教。

    陌少今夜沉定,凤九原以为乃是嫦棣念的那封情信之故,方才路上听得丛林中飘出一阕清曲,她听出个首联和尾联,两联四句唱的是“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清曲袅袅飘进她耳中,刹那间如灵光灌顶,她方才了悟。

    陌少何人?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翩翩然一风流纨绔尔,不过一封略出格的情信,何至于就惊得他一路无话?陌少无话,乃是见此良辰佳夜、玉人双全的好景致,想起了逝去的阿兰若,故而伤情无话。

    徒留陌少一人在静寂中钻牛角尖不是朋友所为,尽快找个什么话题,将他的注意力转一转方是正经。

    满目黑寂入眼,凤九轻咳一声,打破沉静向陌少道:“书上说月令花戌时末刻开花,可能还要等个一时片刻。有首关于月令花的歌谣你听说过没有。”话间用手指敲着草皮打拍子唱起来:“月令花,天上雪,花初放,始凋谢,一刻生,一刻灭,月出不见花,花开不见月,月令花不知,花亦不识月,花开一刻生,花谢一刻灭。”

    凤九幼年疲懒,正经课业修得一笔糊涂账,令白止帝君十分头疼,但于歌舞一项却极有天分,小时候也爱显摆,只是后来随着她姑姑白浅看了几册话本,以为人前歌舞乃戏子行径,此后才罢了。今夜为安慰苏陌叶,不惜在他跟前做戏子行,凤九自觉为了朋友真是两肋插刀,够豪情,够仗义。

    歌谣挺忧伤,凤九唱得亦动情,苏陌叶听罢,却只淡淡道了句:“唱得不错。”便再无话。

    今夜陌少有些难搞,但他这个模样,就更需要她安慰了。瞧着入定般的黑夜,凤九没话找话地继续道:“我嘛,对花草类其实不大有兴趣,但书上记载的这个月令花却想来看看。你可能不晓得,传说这种花只在玉女诞上开花,开花时不能见月光,所以每年这个时候都没有月亮。其实和月令花比起来,你和阿……”

    阿兰若这个名字已到嘴边,凤九又咽了回去。陌少此时正在伤情之中,伤的正是阿兰若,照她的经验,此时不提阿兰若的名字好些。她自以为聪慧地拿出一个“她”字来代替,道:“你和她,你们拥有过回忆已经很好了,你看这个月令花,传说它其实一直想要见一见月光,但是月出不见花,花开不见月,一直都见不到,有情却无缘,这岂不是一件更加悲伤的事情吗?”

    苏陌叶没有回话,静了一阵,凤九待再要说话,语音却消没在徐然渐起的亮光之中,眼睛一时也瞪大了。

    渐起的荧光显出周围的景致,一条溪湾绕出块辽阔花地,丛聚的月令花树间,细小的重瓣花攒成花簇,发出朦胧的白光,脱落枝头盈盈飘向空中,似染了层月色霜华。一方花地就像一方小小天幕,被浮在半空的花朵铺开一片璀璨的星河。

    原来这就是月令花开。这等美景,在青丘不曾见过,九重天亦不曾见过。

    凤九激动地偏头去瞧苏陌叶,见陌少手枕着头,依然十分沉默,沉默得很有气度。不禁在心中唏嘘,将一个情场浪子伤到这步田地,两百多年过去了,这个浪子依然这么伤,阿兰若是个人才。

    瞧着颓然落寞一言不发的陌少,凤九不大忍心,蹭了两蹭挨过去,与苏陌叶隔着一个茶席远,抬手指定空中似雪霭飘扬的月令花,将开解的大业进行到底:“唔,你看,这个月令花开为什么这么漂亮,因为今天晚上什么都没有,只有它在开放,是唯一的光亮色彩,我们的眼睛只能看到它,所以认为它最漂亮。”

    她转过头来看着苏陌叶脸上的面具,诚恳劝道:“这么多年你也没有办法放下她,因为你让你的回忆里什么也没有,只有她,你主动把其他的东西都尘封了,她就更加清晰,更加深刻,让你更加痛苦。”她认真地比画,“但其实那样是不对的,除了她以外还有很多其他的人,其他的事,其他的东西,有时候我们执念太深,其实是因为一叶障目。陌少你不是不明白,你只是不想把叶子拨开而已。”说到这一步,陌少这么个透彻人若还是不能悟,她道义已尽,懒得费唇舌再点拨了。

    没想到陌少竟然开了口。月令花盛开凋零此起彼伏,恍若缓逝的流光,流光底下,陌少凉凉道:“只将一个人放进回忆中,有何不妥?其他人,有值得我特别注意的必要吗?”

    陌少能说出这么一篇话,其实令凤九心生钦佩。钦佩中怜惜之心顿起,不禁软言道:“你这样执着专一,着实难得,但与其这么痛苦地将她放进心中……”

    陌少打断她,语声中含着些许莫名:“我什么时候痛苦了?”

    凤九体谅陌少死鸭子嘴硬,不忍他人窥探自己的脆弱,附和道:“我明白,明白,即便痛苦,这也不是一般的痛苦,乃是一种甜蜜的痛苦。我都明白,都明白,但甜蜜的痛苦更易摧折人心,万不可熟视无睹,方知这种痛苦才是直入心间最要命……”

    陌少默然打断:“……我觉得你不太明白。”

    凤九蹙眉:“唉,痛就痛了,男子汉大丈夫,做什么这样计较,敢痛就要敢承认。”恍然此时是在安慰人需温柔些,试着将眉毛缓下来,沉痛道:“你这个,就是在逃避嘛,如果不痛苦,你今晚为什么反常地没有同我说很多话呢?”

    陌少似乎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翻了个身,没言语。

    凤九心中咯噔一声,该不是自己太过洞若观火,一双火眼金睛扫出陌少深埋于胸的心事,令陌少恼羞成怒了罢?

    唔,既然已经怒了,有个事情她实在好奇,她听说过阿兰若许多传言,阿兰若到底如何,她却不晓得,趁着他这一两分怒意,说不得能诈出他一两句真心。

    凤九状若平和,漫不经意道:“你方才说,只想将她一人存于回忆中,她是怎么样的?”

    夜极静,前山不知何处传来清歌入耳,隐隐绰绰,颇渺茫。陌少开口时声音极低,她却听得真切。

    “很漂亮。”他说,“长大了会更漂亮。”顿了顿,补充道,“性格也好。”像是陷入什么回忆,道,“也很能干。哪方面都能干。”总结道,“总之哪里都很好。”又像是自言自语,“我挑的,自然哪里都很好。”

    凤九在心中将陌少这几句话过了一遭,又过了一遭。长相好,性格好,又能干。怪不得阿兰若年纪轻轻便魂归离恨天,有句老话叫天妒红颜,这等人早早被老天收了实在怨不得。幸好她同姑姑只是长得好看,性格不算尤其好,也不算尤其能干。但陌少说得这么倍加珍重,凤九觉得不好晾着他,该回他一句,也不晓得该回他个什么,随意咕哝道:“我以前也喜欢过一个人,印象中长得好像也很好看,但实在要算是个烂人。”添了一句,“所以他可以活得很长。”

    陌少无意义地附和:“有我在,她也可以活得很长。”

    凤九心中叹息,陌少这句话,从语声中虽然听不出什么惋惜沉痛,但不能形于外的沉痛,必定已痛到了极致罢。当年若是陌少在,以陌少之能,必然可以保住阿兰若,可叹一句命运弄人,陌少讲出这句话时,不知有多么自责。

    多么痴情的陌少。多么可怜见的陌少。

    眼看月令花随风凋零,如星光骤降,一场荼花开转瞬即逝,正合着一刻生一刻灭六个字。

    苏陌叶率先起身道:“走罢。”

    凤九亦起身整了整裙子,抬头时,却蓦然愣在了月令花凋零的清辉中。方才躺在草地上,她并未太过注意,此时迎面而站,却见苏陌叶纹饰清俊的面具遮挡住了面容,但面具外的头发,仍是一派皓月银色。

    有个念头钻进她的脑中,像炸开一个霹雳,她猛然一震。

    良久,恍若晨霭的柔光中,她抬手到紫衣青年面前,颤抖的手一松,青年脸上的面具随之而落,花朵的清辉化作光点铺在树间、草地、他们身上。光点明灭间,凤九哑着嗓子道:“息泽神君?”见青年没有说话,又道,“你做什么骗我?”

    青年单手接住滑落的面具,淡淡道:“我从来没有说自己是你师父陌先生。”

    第五节

    01.

    虽然赏花带错了人,凤九庆幸自己机灵,没同息泽说什么不当说的,走漏身份。

    息泽神君乍看一副冰山样,想不到对橘诺用情用得这样深,怪不得凡人口中有个俗谚,叫作情人眼里出西施。

    入睡时,凤九很为息泽神君忧虑了一阵,这个人得眼瞎到什么地步,才能觉得橘诺性情好又能干啊。长得一表人才,品位却低到这个程度,多么的可惜。

    她在一片唏嘘中沉入梦乡,却只胡乱眯了个囫囵觉,晓鸡初鸣时便爬起来整装洗漱。

    昨夜她不仗义,徒留陌少一人面对嫦棣,不知应付得艰辛否。或许一大早便要来兴师问罪,她做个懂礼的乖巧样早早候着他,说不定陌少心软,就不同她计较了。

    她存着这个思量,在舱中正襟危坐,左等右等。

    没承想,卯日星君将日头布得敞开时,陌少才施施然现身,现身后却绝口未提她干的缺德事,只道昨夜青殿追着嫦棣鬼哭狼嚎跑了四座林子,嫦棣被青殿缠得衣衫褴褛,一回船上便晕了过去,大不幸惊动了上君君后。话到此,还关切地提点了她一句,嫦棣不是个省心的,说不得她后续要有些麻烦。

    凤九方才了悟陌少他今日为何这样慈蔼宽厚。

    今日不劳他亲自动手,她这个放他鸽子的也即将倒个大霉,他自然乐得做副和顺样,在一旁装一装好人。陌少依然还是那个陌少。

    抱怨归抱怨,陌少的提点她还是放在心上。

    此前想着嫦棣死要面子,绝不会将这样的丢脸事大肆声张,哪里算到,竟会被上君和君后主动撞见。

    她的字典里头,“惹祸”两个字堂而皇之书得斗大,却独独缺“善后”这两个字。且她从前自负为青丘的帝姬,一向觉得作为一个帝姬,晓得怎么惹祸就够了,善后不属于一个帝姬应该钻研的范畴。

    想了又想,凤九心存侥幸地问苏陌叶:“再怎么说,阿兰若也是上君和君后亲生的闺女,即便罚,我觉得,大抵他们也不会罚得太重吧?”

    苏陌叶难得地拧起了眉头:“难说。”

人已赞赏
原著作品枕上书

第50章 阿兰若(10)-《三生三世枕上书》小说原著

2020-3-3 11:08:20

原著作品枕上书

第48章 阿兰若(8)-《三生三世枕上书》小说原著

2020-3-3 11:08:2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