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阿兰若(3)-《三生三世枕上书》小说原著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帝君他除了脸长得好看以外,恐怕在姥姥的眼中简直无一可取,这,可如何是好。

    游廊外黄叶飘飘,秋风秋树秋送愁,送得她心胸无限愁闷。她萧瑟地蹲在游廊外思索,靠父君向一十三天太晨宫说亲这条路,怕是走不通了,追求东华帝君这个事情,还是要实打实地全靠自己啊。

    一时又变换成另一个场景,凤九却并未想到方才是梦,反而感到这场景的转换极其正常。只是含糊地觉得,方才的事应是过了许久,是许久前发生之事。

    不过,都快忘了,那才是当年央司命将自己度进太晨宫的始源啊。若不是东华他不合家里人为她择婿的条件,若那时候将思慕帝君之事让家里人晓得,再请父君去九重天同东华他说亲,不晓得今日又是一番什么局面。

    心中浮现今日这个词,她觉得这个词有些奇怪,今日今日,自己似乎不大满意今日之状,不过,今日却是何等模样?今日此日,究竟是何夕何日?

    她迷茫地望向四周,场景竟是在一张喜床上。红帐被,高凤烛,月光清幽,虫鸣不休。哦,今日,是她同沧夷神君的大婚。

    父君他挑来挑去,最后挑中了这个织越山的沧夷神君做自己的夫婿。

    她忆起来,她当然不满父君择给自己这个夫婿,前一刻还站在轿门前同老爹一番理论,说既然他这么看得上沧夷,不如他上喜轿自嫁了去又何必迫她。一篇邪说歪理将她老爹气得吹胡子瞪眼,愣是拿捆仙索将她捆进了轿子。

    然,仅是一刻而已,她怎么就躺在了沧夷的喜床上?她依稀觉得自青丘来织越山的一路上,应该还发生了一些可圈点之事,此时却怎么像是中间这一段全省了?

    她第一次有些意识到,或许自己是在做梦。但所知所觉如此真实,一时也拿不大准。烛火一摇,忽闻得候在门外的小仙童清音通报:“神君仙临。”

    洞房花烛夜仙临到洞房的神君,自然该是沧夷。凤九吓了一跳,她并不记得自己曾同沧夷拜过什么天地,这就,洞房了?惊吓中生出几分恐慌,仓皇间从头上胡乱拔下一根金簪,本能地合眼装睡。簪子锋利,她心中暗想,倘若沧夷敢靠近她一步,今夜必定让他血溅喜床。一时却又莫名,怎么记忆中嫁到织越神宫那一晚,好像并没有这一段,怎么记得拜堂之前自己已经威风八面地将神宫给拆了?或者,难道,莫非,此时果真是在做一场春秋大梦?

    她心中略定了定,管它是梦非梦,她既然不喜欢这个沧夷神君,而她一向又算是很有气节,自然即便在梦中,也不能叫他从身上讨半分便宜。

    感觉神君走近,她微睁开眼,手中蓄势待发的簪子正待为了回护主人的贞洁疾飞出去,却在临脱手的一刹那,嗒一声,软绵绵落进重重叠叠的被子。

    凤九目瞪口呆地瞧着俯身靠近的这个人,眨巴眨巴眼睛,愣了。

    来人并非沧夷,来人是方才自己还念叨过的东华帝君。

    月光下皓雪的银发,霞光流转的紫袍,以及被小燕戏称为冰块脸的极致容貌。

    停在床前的人,的的确确是帝君他老人家本尊。

    帝君瞧见她睁开的眼,似乎怔了一怔,伸手放在她额头上一探,探完后却没有挪开,目光盯着她的脸许久,才低声问她:“醒了?可有不舒服的地方?”

    凤九谨慎而沉默地看着这个帝君,木呆呆想了一阵,良久,她面色高深地抬了抬手,示意他靠她近些。

    帝君领会她的手势,矮身坐上床沿,果然俯身靠她更近些。

    这个距离她伸手便够得着他的衣领,但她的目标并不在帝君的衣领。

    方才她觉得浑身软绵绵没什么力道,将上半身撑起来做接下来这个动作,尚有点儿难度,不过这样的高度,就好办了许多。

    帝君凝目看着她,银色的发丝垂落在她的肩头,沉声问她:“确有不舒服?是哪里不舒服?”

    她没有哪里不舒服。帝君问话的这个空当儿,她的两只手十分利落地圈住了帝君的脖子,将他再拉下来一些。接着,红润双唇准确无误地贴上了帝君的唇……帝君被这么一勾一拉一扯一亲,难得地,愣了。

    凤九一双手实实搂住东华的脖子,唇紧紧贴住东华的唇。

    她心中做如此想:前一刻还怀疑着此乃梦境,下一刻沧夷神君就在半途变作了东华,可见,这的确是个梦境。梦这个东西嘛,原本就是做来圆一些未竟的梦想。当年离开九重天时,唯恨一腔柔情错付却一丝一毫的回本也没有捞着,委实有辱青丘的门风。今日既然在梦中得以相遇,所谓虚梦又着实变化多端,指不定下一刻东华他又悄然不见,索性就抓紧时间亲一亲,从前这笔情债中没有捞回来的本,在这个梦中捞一捞,也算是不错。

    东华的唇果然如想象中冰冰凉凉,被她这么密实地贴着却没有什么动静,像是在好奇地等待,看她下一步还要做什么。

    这个表现让凤九感到满意,这是她占他便宜嘛,他是该表现得木头一些,最好是被她亲完,脸上还须露出一两分羞恼的红晕,这才像个被占便宜的样子。

    贴得足够久后,她笨拙地伸出舌尖来舔了舔他的上唇,感觉帝君似乎颤了一下。这个反应又很合她的意,满足的滋味像是看到一树藤萝悄然爬上树顶,又像是听到一滴风露无声地滑落莲叶。

    她舔了两下放开他,觉得便宜占到这个程度,算是差不多了。况且还要怎么进一步地占,她经验有限,不甚懂。

    帝君眼中含了几分深幽,脸上的表情却颇为沉静,看来梦中的这个帝君,也承继了现实中他泰山崩于前后左右都能掉头就走的本事。

    帝君没有害羞,让凤九略感失望,不过也没有什么,他脸皮一向的确算厚。

    凤九抱着帝君脖子的手又腾出来摸了摸他的脸,终于心满意足,头刚要重挨回枕头,中途却被一股力量稳住。还没有搞清是怎么回事,帝君沉静的面容已然迫近,护额上墨蓝的宝石如拂晓的晨星,映出她反应迟钝的呆样。

    隔着鼻尖几乎挨上的距离,帝君看了她片刻,而后极泰然地低头,微热的唇舌自她唇畔轻柔扫过。

    凤九呆愣中听到脑子里的一根弦,啪一声,断了。

    近在眼前的黑眸细致地观察着她的反应,看到她微颤的睫毛,不紧不慢地加深了唇舌的力道,迫开她的嘴唇,极轻松就找到她的舌头,引导她笨拙地回应。过程中帝君一直睁开眼睛看着她,照顾她的反应。

    实际上凤九除了睁大眼睛任帝君施为,此外无甚特别的反应。她的脑子已经被这个吻搅成了一锅米粥。这锅米粥晕晕乎乎地想:跟方才自己主动的半场蜻蜓点水相比,帝君他这个,实在是,亲得太彻底了,帝君他果然是一个从来不吃亏的神仙。做神仙做得他这样睚眦必报,真是一种境界。

    她屏息太久,喘不上气,想伸手推开帝君,手却软绵绵没甚力。如今她脑子里盛的是锅沸米粥,自然想不到变回原身解围的办法。

    帝君倒在此时放开了她,嘴唇仍贴在她唇角,从容且淡定地道:“屏住呼吸做什么,这种时候该如何吸气呼气,也需要我教你吗?”嗓音却含了几分沉哑。

    凤九自做了青丘的女君,脑门上顶的首要一个纲纪,便是无论何时都要保住青丘的面子,无论何事都不能污了青丘的威名。

    东华的这句话却委实伤了她的自尊心,她酿出气势狡辩道:“我们青丘在这种时候,一向都是这样的风俗,不要土包子没见过世面就胡乱点评我!”

    行这种事的时候,他们青丘到底什么风俗,她才三万来岁不过一介幼狐,自然无幸得见,也无缘搞明白。连亲一个人,除了动用口唇外竟还可以动用到舌头,她今天也是头一回晓得。她从前一直以为,亲吻这个事嘛不过嘴唇贴嘴唇罢了。有多少情,就贴多长时间,譬如她方才贴着帝君贴了那么久,已当得上情深似海四个字。原来,这中间竟还有许多道道可讲究,真是一门学问。

    不过,既然青丘行此事一贯的风俗,连她这个土生土长的仙都不晓得,帝君他一定更加不晓得,她觉得用这种借口来蒙一蒙帝君,大约可行。

    瞧帝君没什么反应,她有模有样地补充:“方才,你是不是呼吸了?”她神色肃穆,“这个,在我们青丘乃是一桩大忌,住在我家隔壁的灰狼弟弟的一个表兄,就曾因这个缘故被定亲的女方家退了婚。因这件事,是很被对方看不起的一件事。”

    东华听闻此话,果然有些思索。

    她在心中淡定地钦佩自己这个瞎话编得高,忒高,壮哉小凤。

    但是有一桩事,小凤她不慎忘了,帝君有时候,是一个好奇心十分旺盛的神仙。

    果然,好奇心旺盛的帝君思考片刻,得出结论:“这个风俗有意思,我还没有试过,再试试你们青丘的风俗也不错。”

    凤九神思未动身先行地伸手格在帝君胸前一挡,脸红得似颗粉桃:“这么不要脸的话你都说得出来!”

    其实帝君他老人家一句话只是那么一说,不过,他显然并不觉得方才随口这句胡说有何不可,提醒她:“是谁先搂过来的,你还记得不记得?”

    凤九一身熊熊气焰瞬息被压下去一半,这,又是一个面子的问题。

    她想了半天,底气不足地嗫嚅:“诚然……诚然是我先搂上去的。”摸了摸鼻子狡辩,“不过这是我的梦,我想要怎样就怎样。”说到这里,脑中灵光一闪,她蓦地悟了。对,这是她的梦,东华不过是她意识里衍生出来的梦中人物,平日口舌上从未赢过他也就罢了,在自己的梦中他居然还敢逞威风,真是不把她这个做梦的放在眼里。

    她顿时豪气冲天,无畏地看向东华:“你……你嘛,其实只是我想出来的罢了,我自己的梦,我想占你的便宜自然就可以占你的便宜,想怎么占你的便宜,自然就怎么占你的便宜,但是你不能反过来占我的便宜。”摇头晃脑道,“你也不用同我讲什么礼尚往来的道理,因为这个梦里头没有什么别的章法道理,我说的就是唯一的道理!”一番话着实削金断玉铿锵有力,话罢自己都有些被镇住了,定定瞧着帝君。

    帝君像是反应了许久。

    她琢磨着,帝君可能也被镇住了,抬手在他跟前晃了几晃。帝君握住她乱晃的手,明明瞧着她,却像自言自语:“原来当在做梦。”停了一停,道,“我还想,你怎么突然这么放得开了。而且,竟然没生气。”

    帝君这两句话,凤九耳中听闻,字字真切,连起来表个什么意却不大明白,糊涂道:“什么叫当是在做梦?”茫然道,“这个,难道不是在做梦?不是做梦,你又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莫名且混乱地道,“我又为什么要生你的气?”怔了片刻,目光移到他微红的嘴唇上,脸色一白道,“难不成,我真的,占了你的……”便宜二字她委实说不出口,未被东华握住的那只手,默然地提拉住盖在胸前的薄被,妄图扯上来将自己兜头裹住。现实它,有点儿残酷。

    帝君抬手浅浅一挡,上提的一角薄被被晾在半空,她的手被帝君握住。帝君凝眉瞧她半晌:“还记不记得入睡之前,你在做什么,小白?”

    入睡前她在做什么?此时一想,凤九才发现自己竟全然没有印象。脑中一时如琼台过秋风,一幕幕有关失忆的悲情故事被这股小凉风一吹,顿时冷了半截心头。自己这个症候,是不是,失忆了?

    愁自心间来,寒从足底生,这个念头一起,凤九觉得手脚一时都变得冰凉。正此间,冰碴儿一样的手却被握得更紧了些,涌上稍许暖意,耳边帝君缓声道:“我在这里,有什么好怕,你只是睡昏了头。”

    她抬头迷茫地瞧着帝君。

    帝君将她睡得汗湿的额发撩开,沉着道:“有时睡得多了是会这样,睡前的事记不得无所谓,最近的事情你还记得,就没有什么。”眼中闪过一点微光,又道,“其实什么都记不得了,我觉得也没有什么。”

    帝君的这句安慰着实当不上什么安慰,但话入耳中,竟神奇地令她空落落的心略定了定。

    凤九此时才真正看清,虽不是做梦,自己却的确躺在一张硕大的大床上。不过倒并非红帐红被的喜床。身下的床褥眼前的纱帐,一应呈苦蜀花的墨蓝色,帷帐外也未见高燃的龙凤双烛,倒是帐顶浮着鹅蛋大一粒夜明珠。

    透过薄纱织就的软帐,可见天似广幕地似长席,枝丫发亮的白色林木将软帐四周合着软帐,都映照得一片仙气腾腾。当然,其中最为仙气腾腾的,是坐在帐中自己跟前的帝座他老人家。

    方才帝君提到最近的事情。最近的事,凤九想了片刻,想起来些许,低声向东华道:“既然你不是梦,那……在你之前梦到和沧夷神君的婚事……哦,那个或许才是梦。”

    她琢磨着发梦的始源,脸上一副呆样地深沉总结:“两个月前我老头他,呃,我父君他逼我嫁给织越山的沧夷神君,成亲当夜,我花大力气将沧夷的神宫给拆了,这门亲事就此告吹。听说,其实当年造那座神宫时沧夷花了不少钱,但是,我将它夷成废墟他竟然没有责怪我,我老头跳脚要来教训我他还帮我说情。”

    她继续深沉地总结:“固然他这个举动,我觉得可能是他在凡世统领的山河过多,琐事烦冗,将脑子累坏了。但他帮我说情,一码归一码,我还是挺感激他,觉得拆了他的窝有些对不住,心中惭愧。我估摸就是因为这个,所以今日才做这样离奇的梦。”

    凤九的头发睡得一派凌乱,帝君无言地帮她理了理。她颠三倒四总结个大概,帝君一面随她总结,一面思索大事。白奕要将凤九嫁去织越山,据司命说,这桩事已过了七十年,但此时凤九口中言之凿凿此事仅发生在两月前。看来,大约是入梦时受了重伤,仙力不济,让凤九的记忆被阿兰若之梦搅得有些混乱。

    她此时的记忆还停留在七十年以前,所以才未因他将频婆果给姬蘅生他的气。

    帝君觉得,阿兰若之梦扰乱重伤之人记忆这个功用,倒是挺善解人意。

人已赞赏
原著作品枕上书

第44章 阿兰若(4)-《三生三世枕上书》小说原著

2020-3-3 11:08:36

原著作品枕上书

第42章 阿兰若(2)-《三生三世枕上书》小说原著

2020-3-3 11:08:4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