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阿兰若(2)-《三生三世枕上书》小说原著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小燕迷茫地望着她,不明白她此刻为何突然诉说家史。煦旸的亲妹子原来不是他的亲妹子,这个事情确实挺劲爆,放在平日他一定听得兴趣盎然,但此时,他正候着姬蘅对他表白的反应,姬蘅却回他这样一篇话,他有些受伤地觉得,自己是不是被忽视了?

    孟昊的大名他自然听说过,东华征战八荒统一六界时,他是他座下联军百万、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名将,东华坐上天地之主的位子后,他是他座下运筹帷幄中、决胜千里外的名相,一向都得东华看重。后来东华避世太晨宫,据说他也同那个时代东华的属官们一同避隐了。

    不过传闻中,东华属官的避隐之处皆是下界数一数二的上好仙山,怎么唯独这个孟昊神君却是此等品位,竟避到了穷山恶水的白水山?

    姬蘅目光遥望向不知何处,徐徐道:“父亲当年爱上了我母后,拜辞帝君来到南荒,却被前代赤之魔君以母后为饵,施计困在了白水山,且用擒龙锁穿过龙骨将他锁在白潭中,月月年年守护潭中的龙脑树。这些事母后从前未曾同我提说,直到三百多年前,皇兄将闵酥罚在白水山中思过,我偷偷跑去救他时,才终于晓得。”

    小燕渐渐地听出一些趣味,一时忘记自伤,在心中频频点头,怪不得从不曾听得孟昊神君避隐后的境况,原来这位一代名将栽在了红颜这两个字上头,真是栽得风流。

    姬蘅的眼神浮出空洞,透出一种回忆伤怀旧事不愿多说的悲凉:“为了救出闵酥,我被白水山遍山的毒物围攻,数百种毒物一起咬上来。”说到这里,她哆嗦了一下,小燕的心中亦哆嗦了一下。

    她继续道:“命悬一线时,是父亲挣脱擒龙锁救了我,可他……可他也重伤不治。”哽了一哽,道:“父亲临羽化前,我们遇到了帝君,父亲将我托付给他,求他照顾我平安,解我身上百种毒物汇成的秋水毒。”无视小燕陡然惊异的神色,她迷离道:“父亲知道我爱闵酥,但他以为皇兄煦旸定如他父君一般心狠手毒,此时救出闵酥同他私逃,却是下下之策,定会再被捉拿回去。他求帝君将娶我之事按部就班,以放松皇兄的警惕,且趁着备婚这一两月的合计准备,将出逃之地和出逃后的路,一条一条细细铺好。父亲料想此次回去,无论我在何处,皇兄明里暗中都一定对我监看得更严实,唯成亲夜可能疏松,他求帝君在成亲那一夜,能掩护我和闵酥出逃。”

    她抬眼看向小燕:“帝君对洪荒时代随他征战天下的属官们一向看重,父亲临死前请求他庇佑我,他答应了。”

    她的声音渐渐低哑,眼中却透露出凄惨来,衬着颓然犹有泪痕的脸色,道:“帝君身旁的重霖仙者对当年事亦知一二,以为帝君对我有恩,我自当肝脑涂地地报答,待帝君入梵音谷讲学时,便常招我跟随服侍。若非如此,我不会不记教训再陷入另一段情。两百多年来,且由它越陷越深,如今将自己置于如此悲惨的境地。这世间,再没有比喜欢上帝君更加容易之事,也再没有比得到他更加困难之事。九重天上,重霖仙者对我也曾多加照拂,但近来,我却不由自主要恨他。”

    她的脸埋进手中,指缝中浸出泪:“细想起来,我和知鹤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同,可笑此前我却看不上她。世间女子于帝君而言,大约只分两类,一类是唯一能做他帝后的一个人,一类是其他人。我有时会想,为什么他不选择我成为于他特别的那个人,但今天我终于明白,其实没有什么所谓因果和为什么,不过是机缘所致罢了。”

    小燕没言语,姬蘅所说,十有八九同他一向的认知都正好相反,这令他着实混乱,他觉得他要好好理一理。

    白日苍茫,积雪萧索,挺拔的青松像是入定了万年。

    许久,姬蘅才抬起头来,脸上已瞧不出什么凄惨软弱,只是面色仍然差些,淡淡向小燕道:“今日同你说这么多,是求你对我断情。”

    她垂目道:“我想了这么久,却想出这样的结果,你一定觉得我更加可笑吧。”指甲嵌进手心,手握得用力,话却说得轻,“可既然我喜欢了帝君,为这段情坚持了两百多年,就还想再试一试,试一试这个机缘。也许终有一日,它会转到我的头上,最后的最后,帝君他会选择谁,也许还未可知。”

    小燕定定地瞧着姬蘅流血的手心,有一刻想去握住,手伸到半途又收回来。他理了半晌,领会了姬蘅的意思似乎是她发现帝君并不喜欢她,她感到很伤心,但即使这样,她还是打算要再争取一下。

    这令小燕感到震惊。

    一则,他觉得姬蘅这种沉鱼落雁以花为容以月为貌的国色,冰块脸他竟然敢不喜欢,这真是不可理喻。另一则,他又直觉这是件好事,心中先行一步地感到高兴,自己追求姬蘅的道路,似乎一夕之间平坦了许多。

    既然这样,也不急在一时,姬蘅的脑子转不过来,他可以再等等,人越是长得美越容易犯糊涂,真正犯一辈子糊涂的却少有。

    不过,姬蘅美到这种程度,这个糊涂万一要犯很久呢?他又有点儿纠结。

    小燕挠着头,这样纠结的自己,看来无论如何也拯救不了同样纠结的一个姬蘅了。姬蘅既然还有将东华争回来的壮志雄心,那放她一人待着,一时半会儿估摸也出不了什么大事,自己倒是要出去散一散心。

    抬眼看月上东山,差不多已过了两三个时辰,不晓得冰块脸将凤九救出来没有,小燕心中存着这个思量,皱着眉头匆匆一路行至解忧泉,打算探一探。

    行至解忧泉,眼前的景色,却令小燕傻了。

    小燕记得,方才他临走时解忧泉还是个残垣断壁模样,塘中水被浑搅得点滴不留,也不过半日时辰,平地之上竟陡起了一座空心的海子,绕定泉中央四尾巨蟒和阿兰若之梦。

    区区一个梵音谷,能人异士倒是多。

    小燕按一个云头腾到半空,欲瞧一瞧能人的真面目。

    能人却是连三殿下。

    水浪的制高处托起一方白玉桌白玉凳,桌上摆开一局残棋,连三殿下手里把玩着一枚棋子,正不紧不慢地同萌少说着话,滔天的巨浪在他脚底下驯服得似只家养的鹞鸽。

    小燕迷惑地想了一阵,又想了一阵,才想起来连三殿下在天族担的神位乃是四海水君。照理说,一介掌管八荒水域的四海水君,莫说瞬息间移个海子过来当东华和凤九的护身结界,就是移十个过来都该不在话下。不过他从前瞧连宋一向觉得他就是个纨绔,四海水君这个神位不过是得他天君老爹的便宜,此时瞧来,他倒甚有两把刷子。

    小燕跃身飞上浪头,正听萌少蹙眉向连宋禀道:“入梦救人之事,虽然传说中是一套可行之法,但实则,臣听闻梦中有什么凶险无可预知,据传曾有一位入梦救人之人,因不知梦境的法则在梦中强行施出重法,不仅人没能救得出,还致使梦境破碎,与被救之人一同赴了黄泉阴司……”萌少沉痛地将眉毛拧成一横,喑哑道,“臣很是揪心,帝座纵然法力无边翻手云覆手雨,但阿兰若之梦却正容不得高深法力与之相衡,此事原本便仅得一两分生机,他们此去这许多时辰,臣心中担忧,帝座同九歌她,怕是已凶多吉少……”

    小燕被脚下一个浪头绊了一跤,接住萌少的话头,怒目道:“冰块脸不是说一定将小九送回来?”恨道,“这个什么什么梦,你们护得它像个软壳鸡蛋似的经不得碰,依老子看,既然无论选哪条道都是凶多吉少,不如将它一锤敲碎了,两人是死是活见一个分晓。冰块脸除了法力高深些也不顶什么大用,这个法力正好在梦碎时用来护着小九,至于他嘛,他活了这么大岁数,多赚几个年头少赚几个年头,老子觉得对他也没有什么分别!”

    一席话令萌少也略有动摇,道:“帝座的法力在阿兰若之梦中确然无大用,比起两人齐困死在梦中,这个法子虽孤注一掷但听上去……也有一些可行……”萌少毕竟朝中为臣为了近百年,察言观色比小燕是要强些,虽然心中更担忧凤九,但看连宋像是更站在东华一边,这句话的后头又添了句:“当然一切还是以君座之意定夺。”

    他二人一个自烦忧,一个自愤恨,比起他们两个来,连三殿下八风不动倒是十足十的沉定,他收拾着局面上的黑白子,慢悠悠道:“不如我们打个赌,这个梦能不能困住东华,其实本座也有几分兴趣。不过本座方才听你们推测,觉得东华的法力在阿兰若之梦中无法施展,他就没有旁的办法了,这个,本座却觉得不好苟同。”

    连三殿下将棋子放进棋盒中,漫不经心向着萌少道:“你也算是地仙,说起来神族的史籍,幼时也曾读过一两册吧,还记得史册中记载的洪荒之末,东华座下七十二名将吗?”

    萌少不明所以地点头,他当年考学时这一题还曾考到过,因当日未答得上来,是以多年后记得尤为深刻些。传说这七十二名将唯奉东华为主,随便拎一个出来,都抵得上数个如今天族的脓包天将,十分厉害。

    连三殿下客气地笑了笑:“这些洪荒神将驯服在东华的座下,可不止因他打架打得好。能坐上天地共主的位子,光靠法力无边是不行的,”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还要靠这个地方。”

    话罢手一抬便在半空中起出一个赌局,化出随身的兵器戟越枪,轻飘飘压在了东华名下,笑吟吟向萌少和小燕道:“两位,请下注。”

    第二节

    01.

    凤九不晓得自己在睡梦中沉浮了多久。

    虽然灵台浑浑然不甚清明,但偶尔也有一些知觉。她似乎被谁抱着。

    她心中觉得自己该晓得抱住她的人是谁,却不明白为何想不起来。鼻息间隐隐然飘入一丝白檀香,此香亦令她觉得熟悉。但这种熟悉却似隔了层山雾,令她疑惑。

    稳稳地被抱了一阵子后,似乎辗转被放到一个柔软的处所。她觉得这样躺着更舒服些,懒懒随抱着她的那双手折腾。

    因大多时候意识含糊着,且身体上的痛楚是一阵儿一阵儿来,寻常只感到疲累无力并无甚疼痛,这么躺着便正合她的意,还算舒心。

    但总有疼痛袭来且一时难忍的时候,她不大经痛,料想痛得狠了也曾嚷过。每当痛到深处时,总有一只手稳稳地将她扶起来靠着,一勺一勺喂给她什么东西。这个东西血腥味甚浓,不大好喝,但一入喉疼痛就少许多,她觉得应该是个好东西。

    她被呛着时,会有人轻缓地拍她的背;躺得不安稳时,会有人握住她的手;哼哼时,就有人将她搂在怀中。所以她经常哼哼,没事儿也哼哼,想起来就哼哼。

    灵台稍有些许清明,她便在脑中尽力思索照顾自己的人应是谁,这个照顾的手法很细致,她觉得他很有前途。但每当此时,脑中却又开始含糊。

    时光若流华,寸寸流逝,悄然无声。她的神思总有些颠三倒四,眼前开始烟云一般地掠过许多熟人。最后,定格在一位身着华服风姿婉约的贵妇人身上。这个贵妇人,是她娘亲的娘亲,她的姥姥伏觅仙母。她有些昏头。

    姥姥她老人家此时正坐在家中的小花厅里同娘亲议论着什么。

    她的这个姥姥伏觅仙母,一向瞧着虽然十分温和可亲,但实在是位厉害又好计较的仙母,平生大事是将膝下几个女儿都嫁得好人家。在她的周全计较下,膝下七个女儿的确无一不嫁得稳妥,着实是位人生赢家。但嫁完女儿后,这位仙母却开始时常地感到人生寂寞如雪的空虚。

    空虚了一两千年,有一天,凤九她姥爷做寿,她爹携他们全家回去给丈人贺寿。她爹领她到伏觅仙母跟前敬茶,敬得这位站在人生赢家制高点高处不胜寒的仙母顿时欣喜地发现,她最大的这个外孙女凤九,今年已经有三万多岁了。

    这个年纪,差不多可以开始给她找个婆家了。

    从此仙母她老人家又找到了新的人生追求,来大女儿家做客做得异常殷勤。

    凤九躲在小花厅的外头,竖起一双耳朵,听她姥姥同她娘亲到底在说些什么。只听姥姥道:“九儿的姻缘嘛,为娘之所以这么早做打算,是要帮她好好地挑拣挑拣。我们九儿这样的容貌和性情,必定要嫁个三代以上的世家子弟。不过世家子弟中,也并非个个能耐,譬如前阵子你二妹夫同我举荐的南海水君的小儿子,相貌倒是俊,家世也尚可,但手中却没握着什么实职,委实是桩遗憾。为娘心中觉得,配得上九儿的,必定要是个手握重权的世家子,这才是有前途。再则,那种武将为娘也不大喜欢,譬如你四妹夫那样的。虽然你四妹夫也算位高权重,不过,这桩婚事却一直是为娘的一块心病。当日,唉,当日若非你四妹妹绝食相逼非他不嫁,为娘怎会将好好一个孩儿送到一介莽夫的手中。武将嘛,成天打打杀杀,哪里晓得怜惜疼惜人,你是九儿的娘,你便不能再犯为娘这种过错,此后同九儿相交得深的但凡有武将,你都须多留一个心眼。此外还有一桩也极重要,所谓姻缘良配,我们九儿长得这样好,自然也需寻个相貌同她一径登对的,将来生出的小崽才更冰雪可爱,不辱没咱们赤狐族和九尾白狐族的声名。为娘此时大约只能想到这么些,都很大略,更细致的待为娘回去再行考虑考虑。”

    凤九她娘在一旁称赞她姥姥考虑得很是,她们必定照着她老人家的旨意帮凤九寻觅良婿,她老人家勿要忧心如何如何。

    姥姥和娘亲的一番话,如千斤重石积压在凤九的心头,她蹒跚着蹑手蹑脚离开小花厅,一路上感到头上顶了座山似的昏重。

    她心仪的东华帝君,虽然白手起家身居高位,却并非三代以上的世家,姥姥一定不喜欢。帝君他早年虽手执大权,却早已避入太晨宫不理世事,如今已未曾握得什么实权,姥姥一定又不喜欢。帝君打架打得甚好,好得许多次他统领的战事都录入了神族典册供后世瞻仰,比四姨夫那种纯粹的武将都不知武将了几多倍,姥姥一定更加的不喜欢。

人已赞赏
原著作品枕上书

第43章 阿兰若(3)-《三生三世枕上书》小说原著

2020-3-3 11:08:38

原著作品枕上书

第41章 阿兰若(1)-《三生三世枕上书》小说原著

2020-3-3 11:08:4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