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梵音谷(18)-《三生三世枕上书》小说原著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太晨宫的掌案仙官重霖仙使最近有个疑惑,帝君他老人家自打从梵音谷回来后就不大对劲,当然帝君他老人家行事一贯不拘一格,就算他跟随多年也不大能摸清规律,但这一回,同往常那些不同似乎都更加的不同,例如握本书册发呆半日不翻一页,例如泡茶忘记将水煮沸竟用凉水发茶芽,又例如用膳时将筷子拿倒,整一顿饭吃下来都还未知未觉。中间帝君还问过他一个问题,假如要把一个人干掉,但又要让所有人都感觉不到这个人凭空消失,他有没有什么好的想法。他做了一辈子严谨正直的仙使,对此自然提供不出什么可参考的想法,帝君的模样似乎有些失望。他觉得帝君近来有些魂不守舍。

    连宋君在帝君回宫的第二日下午前来太晨宫找帝君,连宋君常来太晨宫串门,这个本没有什么稀奇,但一向吊儿郎当的连宋君脸上竟会出现那么肃穆的表情,重霖感觉已经许久没有见到过,上次似乎还是在四百多年前成玉元君脱凡上天的时候。帝君带回来的那只重伤的灵狐今午才被两个小童从药君府上抬回来,药君妙手回春,这只狐已没有什么大碍。它瞧着救了自己一命的帝君,眼神中流露出钦慕——这是只已能化成人形的狐。

    其实帝君从来就不是什么大慈大悲救死扶伤的个性,此次救这么一只灵狐回来,重霖也感到有些吃惊,但瞧着灵狐火红的毛皮,蓦然想起三百年前太晨宫中曾养过的那只活泼好动的小狐狸。帝君大约也是思及旧事,才发了一回善心。当年的那只小狐狸虽不能化形,皮毛看上去也不大出众,但比许多能化形的仙禽仙兽都更加灵性,十分讨帝君的欢心。这么多年,他瞧帝君对这只灵狐比对其他什么都更为上心,却不知为何会走失,大约也是它同帝君的缘分浅。

    重霖远目神游一阵,叹了口气,正欲前往正殿打理一些事务,蓦然见方才已远去的连宋君正站在自己跟前,抬着扇子道:“对了,东华此时是在院中,还是正殿还是寝殿?我懒得走冤枉路。”

    托对帝君动向无一时一刻不清楚的重霖仙官的福,连宋君一步冤枉路也没多走地闯进帝君寝殿,彼时,帝君正在摆一盘棋。但棋盘中压根儿没放几粒棋子,他手中拎着粒黑子也是半天没摆下去,仔细瞧并不像在思考棋谱,倒像是又在走神。房中的屏风旁搭了个小窝,一只红狐怯生生地探出脑袋来,一双乌黑的眼睛怯怯地瞧着帝君。

    连宋此来是有要事,于是径直走到东华的跟前。帝君回神中看了他一眼,示意他坐。连宋神色凝重地搬了一条看上去最为舒适的凳子坐,开门见山道:“比翼鸟那一族的频婆果,今年有个对凡人而言生死人肉白骨的功用,这个你有否听说?”

    东华将黑子重放入棋篓,又拈起一枚白子,心不在焉地道:“听说过,怎么了?”

    连宋蹙眉道:“听说凤九曾因报恩之故嫁过一个凡夫,这个凡夫死后她才回的青丘。虽然司命倒是说她同那个凡夫没有什么,不过合着频婆果这桩事我感觉挺奇怪,今早便传司命到元极宫中陪我喝了趟酒。司命这个人酒量浅,几盅酒下肚后,那个凡人的事我虽然没有探问出多少来,倒是无意中问出了另一桩事,”抬眼道,“这桩事,还同你有关系。”

    白子落下棋盘,东华道:“小白的事同我有关系很正常。”示意他继续往下说。

    连宋欲言又止地道:“据司命说凤九她当年,为了救人曾将自己的毛皮出卖给玄之魔君聂初寅,聂初寅占了她的毛皮后,另借了她一身红色的灵狐皮暂顶着,”看向东华道,“这桩事正好发生在三百零五年前。”

    东华似乎愣了,落子的手久久未从棋盘上收回来,道:“你说,我走失的那只狐狸是小白?”

    连宋倒了杯茶润口,继续道:“听说她因为小时候被你救过一命,一直对你念念不忘,七百多年前太晨宫采办宫女时,央司命将她弄进了你宫中做婢女。不晓得你为什么一直没有注意到她,后来你被困在十恶莲花境中,她去救你,化成灵狐跟在你身边,听说是想要打动你,但后来你要同姬蘅大婚,”说到这里瞧了眼似乎很震惊的东华,琢磨道,“是不是有这么一个事,你同姬蘅大婚前,她不小心伤了姬蘅,然后你让重霖将她关了又许久没有理她?”看东华蹙眉点头,才道,“听说后来重霖看她实在可怜,将她放了出来,但姬蘅养的那头雪狮差点儿将她弄死,幸好后来被司命救了。据司命酒后真言,那一次她伤得实在重,在他府中足足养了三天才养回一些神志。你不理她又不管她也没有找过她,让她挺难过挺灰心的,所以后来伤好了就直接回了青丘。”沉吟道,“怪不得你天上地下地找再也没有找到过她,我当初就觉得奇怪,一只灵狐而已,即便突然走失也不至于走失得这样彻底。”又道,“我琢磨这些事你多半毫不知情,特地来告知你。近些日我看你们的关系倒像是又趋于好,不过凤九对你可能还有些不能解的心结。”

    帝君的情绪一向不大外露,此时却破天荒地将手指揉上了太阳穴。连宋看他这个模样也有些稀奇,道:“你怎么了?”

    东华的声音有一丝不同于往日,道:“你说得不错,她大约还记恨我,我在想怎么办。”

    连宋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道:“对了,昨天比翼鸟宗学的竞技我后来也去探听了一二,听说原本第一名的奖品是频婆果,被你临时换成了一篮子蟠桃?宣布奖励的时候,我看凤九的脸色不大对,”又瞟了一眼屏风下探头竖耳的狐狸,道,“这只红狐我暂替你照看,你还是先下去看看她,怕她出个什么万一。”

    东华揉着额头的手停住,怔了一怔道:“小白她脸色不好?”

    兴许说完从司命处探来的这些秘密,连宋君备感轻松,吊儿郎当样转瞬又回到身上,摊手道:“我也不大晓得,”又笑着瞟了东华一眼道,“虽然我一向会猜女人的心思,但你们小白这种类型的,老实说我也不大猜得准,只是瞧她的模样像是很委屈,所以才让你赶紧下去看看,兴许……”

    话还没说完,忽听到外头一阵喧闹,二人刚起身,寝殿大门已被撞得敞开。燕池悟立在寝殿门口,气急败坏地看向他二人并屏风角落处的狐狸,破口一篇大骂:“他爷爷的,凤九此时被困在蛇阵中生死未卜,你们居然还有闲心在这里喝茶下棋逗狐狸!”

    连宋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被骂得愣了愣。东华倒是很清明,破天荒没有将小燕这句“他爷爷的”粗话噎回去,皱着眉声音极沉道:“小白怎么了?”

    燕池悟恨恨瞪向东华:“你还有脸问老子她怎么了,老子虽然喜欢姬蘅,老子也看不上你二话不说将原本该是凤九的东西送给姬蘅讨她欢心的样子。凤九要频婆果有急用你又不是不晓得,你把它送了姬蘅,她没有办法只好去闯解忧泉,趁果子没被摘下前先将它盗出来。她那三万年半吊子的修为哪里敌得过护果的四条巨蟒,现在还被困在蛇阵中不晓得是生是死,老子同萌少连同萌少她娘皆没有办法……”

    骂得正兴起,忽感一阵风从身旁掠过,转回头问连宋道:“冰块脸他人呢?”

    连宋君收了扇子神色沉重:“救人去了,”又道,“我就晓得要出什么万一。”话落地亦凭空消失,唯余小燕同角落里瑟缩的狐狸面面相觑,小燕愣了一瞬亦跟上去。

    解忧泉已毁得不成样子,颓壁残垣四处倾塌,清清碧泉也不见踪迹,以华表为界铸起的蛇阵中唯余一方高地上的频婆树尚完好无损。蛇阵外白日高照,蛇阵内暗无天色,四条巨蟒于东南西北四方巍巍盘旋镇守,红色的眼睛像燃烧的灯笼,蛇阵中护着一个蓝雾氤氲的结界。白衣少女双目紧闭悬空而浮,长发垂落如绢丝泼墨,不晓得是昏迷还是在沉睡。

人已赞赏
原著作品枕上书

第40章 梵音谷(19)-《三生三世枕上书》小说原著

2020-3-3 11:08:43

原著作品枕上书

第38章 梵音谷(17)-《三生三世枕上书》小说原著

2020-3-3 11:08:4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