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梵音谷(17)-《三生三世枕上书》小说原著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她的确一直都很明白事理。为了拿到频婆果花了这么大力气吃了这么多苦头,却抵不过姬蘅在东华面前平平淡淡几句话,她的心中不是没有委屈。但又能够如何,将心比心她也能够理解,姬蘅既是东华的心上意中之人,加之这几日二人间有一些未可解的矛盾,东华拿频婆果去讨姬蘅的开心,以此水到渠成地将二人的矛盾解一解,并不算过分。东华总还是顾全了她,去天后娘娘处捎带来一篮子蟠桃给她,也算是很照顾她这个小辈。她的委屈其实没有什么道理。

    小燕曾说东华一向照顾她是想结交她这个朋友,是小燕高看了她,姬蘅说得很对,帝君只是一时寂寞了缺一个新鲜的玩伴。姬蘅说的话虽然直白,却诚恳在理,她出于自尊心想反驳两句都无从反驳。这一切似乎也验证了帝君一直拿她来刺激姬蘅的推测,方才姬蘅说给她听的那番话,要是帝君听到了一定很高兴吧。这么说起来,她作为推进他二人感情的一个道具也还算称心好用。姬蘅说想同帝君长长久久,这不正是他心中所愿吗?要是他二人言归于好,他应该也用不上她了吧?他自然要搬离疾风院回去同姬蘅双宿双栖,自然无须她一日三餐的伺候,自然也不会押着她在雪桩子上练功。这样,其实挺好。

    她不晓得自己将这一切想明白为什么会更加难过,冷风吹过来眯了眼睛,她抬起袖子揉了一揉,睁眼时却感到百里冰原在眼中更加朦胧。

    她在路边落寞地坐了一会儿,待心绪慢慢沉定下来,又落到了频婆果上。觉得还是应回疾风院一趟,为了这个果子她一路努力到如今,姬蘅虽不喜欢她不愿将果子分给她,但求一求东华兴许有用。东华要哄姬蘅,其实还有许多其他宝贝,但她救叶青缇非频婆果不可。就算这些时日东华仅将自己当做一个取乐的新鲜玩伴,她自认自己这个玩伴做得还算称职。如果他愿意将果子分她一些,她可以继续当他的玩伴,而且他让她做什么,她就可以做什么。

    虽然有一瞬间她觉得这样想的自己太没有自尊,但事到如今她也没有别的办法。如果哭着求东华施舍,他就能将频婆果送给她,她会毫不犹豫拽着他的衣袖哭给他看,但东华大约不会在乎她的眼泪吧,除了他愿意在意的为数不多之人,其他人如何对他而言又有什么干系,就像他将频婆果随意给了姬蘅,想必给的时候并未在乎过自己的诚意和努力。在这些方面,她太了解东华了。

    良久,她擦了擦眼睛,起身向疾风院走去,路上被一块石头绊了一下。

    疾风院院门大敞,凤九在院门口对着一涧清清溪流略整衣袍,水流中瞧见自己双眼眼角微有泛红,又在溪边刨了两个雪团闭眼冰敷了片刻,再对着溪流临照半日,确保没有一丝不妥帖方转身投入院中。院中静极,水塘中依稀浮有几片残荷,往常这个时候东华要么在后院养神要么在荷塘边垂钓。她深吸一口气正打算迈步向后院,却瞧见一袭墨蓝色的衣袍自月亮门中翩翩而出,小燕随手撩开月亮门上垂落的一束绿藤,看向她有些惊讶,但未及说话她已先问道:“帝君在里头吗?”

    “帝君不在里头,”小燕皱眉瓮声瓮气道:“你回来慢了三四步,冰块脸刚抱着一只受伤的灵狐回九重天找药君了。”皱眉道,“据说自青梅坞回来的半途,冰块脸捡到这只灵狐,已经伤得奄奄一息。冰块脸输了点儿仙力先将它一条命保着,又喂了颗仙丹便抱着它去九重天了。依老子看,冰块脸并不像是个这么有善心的,可能觉得同他当年走失的那只狐长得像,所以突然激发了一点儿慈悲吧。”恨恨道,“这么微末的一点儿慈悲倒是将姬蘅诓得十分感动,若不是她修为不到境界不能随着他出谷,怕早跟了上去。”郁闷道,“姬蘅去送他了,老子不是很想看到冰块脸所以没去,在这里等你回来带你吃酒。”又道,“依老子看,冰块脸没有三四日大约回不来,你找他有急事吗?”话说到此突然一惊道,“冰块脸似乎……在这里的事情已办完了,说不定他就此不回来了?”他絮絮叨叨如此一长段,凤九像是没有听到他后头的疑问,怔怔问道:“你是说,帝君即便回来,也还要三四日吗?”

    三四日,委实长了些。她曾听萌少提起过宫中摘取频婆果的规矩,因此树可说是天生天养的神树,如东海瀛洲的神芝草当年有混沌穷奇饕餮等凶兽守护一般,此树亦有华表中的巨蟒日夜相护。摘果前须君王以指血滴入华表中的蛇腹,待一日一夜后巨蟒沉睡,方能近树摘果。正因如此,一向来说宗学的竞技赛后女君当夜会以指血滴入蛇腹中,待第二夜同一时辰再前来取果。

    明天夜里或者至多后天,这枚果子就会被送到姬蘅手中。

    求东华的这条路,似乎也是走不通。

    还有什么办法?或者应该试着去求一求姬蘅?想到这里,她突然有些发怔,连这样自取其辱的想法都冒出来,看来果真已走投无路。求一求东华,也许东华觉得她可怜愿意将果子分她一些,她感觉他其实也不讨厌她。但求姬蘅,无论如何哀求她定然不会给她,自己是她的眼中钉、肉中刺,她已说得非常明白。若她只是只单纯的小狐狸,存个万一的侥幸丢丢这种脸面也没有什么,但她是青丘的帝姬、东荒的女君,将青丘的脸面送上门去给人辱没,这种事情她还是做不出来。与其这样,不如拼一拼趁着频婆果还未被摘取,闯入解忧泉中碰碰运气。这个念头蹦入脑海,她一瞬豁然,万不得已时,这,其实也是一条明路,而此时已到了万不得已时。

    闯解忧泉,这里头的凶险她比谁都更加清楚明白。如果能不犯险,她也不愿犯这个险,但她欠叶青缇一个大恩,这么多年没有找到可报他此恩的方法,顶着无以为报的恩情在肩头,她时常觉得沉重辛苦,好不容易坠入梵音谷中得到可解救他的机缘,她不想就这么白白错过。她不是没有考虑过用更加安全的方法来获得频婆果,她不是没有努力过,只是有时候天意的深浅不可揣摩,也许当年叶青缇为她舍命,老天觉得不能让她轻轻松松偿还,必定要以身试险以酬此恩方才公平,老天从来是个讲究公道的老天。思及此,她也没有什么不可释怀了,遥望一眼天色,要盗那枚珍果,唯有今夜。

    小燕瞧她径直穿过月亮门同自己擦身而过,疑惑道:“你不同老子去醉里仙吃酒吗?”她敷衍道改日改日,虽是这样说,但心中明白权且看她今夜的运气,如果运气差些就不晓得这个改日要改到多少年以后。小燕幽怨地叹了声“不够意思”,三步两回头地走出院门。她在他临出门的时候突然叫住他,小燕喜上眉梢,转身道:“老子就晓得你还是讲义气要陪一陪老子。”她将小燕从头到脚打量一遍才道:“还是改日吧,我就是觉得毕竟朋友一场再多看你两眼。”小燕一头雾水,莫名其妙地挠了挠头,道:“看你这么像是别有要事,那就算了。哦,听说醉里仙换了新厨子,要我给你捎几个什么招牌菜回来吗?”她嗯了一声道:“也成,不过我最近吃得清淡,还让厨子少放些辛辣。”

    是夜无月,天上寥寥几颗星,半月前小燕打的暗道竟还能用。因上次已走错一回这次万事皆顺利,暗道中畅通无阻直达解忧泉。凤九心叹了一声,果然事事于冥冥中都有计较都有牵绕,这就是佛道所说的缘分了。

    解忧泉一汪碧水盈盈,泉旁频婆树如一团浓云,中间镶着一只闪闪发光的丹洁红果。绕树的四尊华表静默无声,不晓得护果的巨蟒何时会破石而出。东华曾提过,她是不是最怕走夜路因小时候夜行曾掉进蛇窝,不错,她最怕走夜路,世间种种珍禽灵兽她尤其怕蛇。此时她站在这个地方,心中并不觉得如何畏怖。畏怖是因忧惧或有紧要的东西在乎,但行路至此,她已连最坏的打算都作好准备,其他什么就都如浮云了。

    此处距频婆树约近百丈,想在百丈内打败巨蟒再取频婆果实属不可能,似他姑父夜华君那般仙法卓然,当年上东海瀛洲取神芝草时还被护草的饕餮吞了条胳膊,走硬搏这条路,她没有这个能耐。

    她的办法是将三万年修为全竭尽在护身仙障上头,不拘巨蟒在外头如何攻击,她只一心奔往频婆树摘取珍果后再竭力冲出蛇阵。这个就很考验她的速度,若是跑得快,注尽她一生修为的仙障约莫应支撑得过她盗果子这个时间。虽然最后结果是三万年不易的修为就此散尽,但修为这个东西嘛,再勤修就成了,不是什么大事。但,若是速度不够快,仙障支撑不过她跑出蛇阵,结局就会有些难说。不过听东华说,他的天罡罩一直寄在她身上,虽然天罡罩自有灵性不容主人以外的人操控,但寄在她的身上就会主动在她性命危急时保她一命,若是真的,这一趟最坏的结局也送不了命,着实也没有什么可畏可怖。

    夜风习习,凤九正要捏指诀以铸起护身的仙障,突然想到要是她顺利盗得了频婆果,但惹得姬蘅不快让东华来迫使她交还给她该怎么办。她现在不是很拿捏得准姬蘅会不会做这样的事,唔,就算这样,她也不会将果子轻易交出去的,至多不过同东华绝交而已。想到此心中难得地突然萌生一点儿懦弱,要是东华对自己有对姬蘅的一分也好,她也不要多的,仅要那么一分,如果她也只需要说说东华就将她想往已久的东西给她多好。但这种事情三百多年前没有发生过,三百年后自然也只是一种空想。这空想略微让凤九有一丝惆怅。

    她深吸了一口气,遥望这静谧却潜藏了无限危险的夜色,熟练捏出唤出仙障的指诀,再凝目将周身仙力尽数注入仙障之中。随着仙力的流失,她的脸色越见青白,周身的仙障由最初一袭红光转成刺目的金色。

    金光忽向解忧泉旁疾驰而去,一时地动山摇,长啸声似鬼哭,四条巨蟒顿时裂石而出,毒牙锋利口吐长芯,齐向金光袭去。金色的光团在巨蟒围攻下并未闪避,直向水纹粼粼的解忧泉而去。巨蟒红眼怒睁,仰天长嘶,火焰并雷电自血盆大口中倾数而出,一波又一波直直打在光团上,光团的速度渐渐缓下来却仍旧未闪躲,依然朝着频婆树疾奔,顷刻便到树下走进浓荫中。大约怕伤了守护的神树,巨蟒的攻势略小些,只在一旁暴躁地甩着尾巴,搅得整个解忧泉池水翻覆。凤九嘴唇发白地擦了擦满头冷汗,颤抖着摘下树上的神果。巨蟒恼怒不已,蛇头直向她撞去,她赶紧更密地贴住频婆树才避免被它的獠牙穿成一个肉串。这一路硬承住巨蟒的进攻,仙障已微显裂纹,几头凶兽比她想象中厉害,回去这一趟要更快一些以防仙障不支。方才那些雷电火焰虽然都是攻在仙障之上,但传入的冲力也对她的本体妨碍不小,身上虽未有什么伤势筋骨却无一处不痛,原来世间还有这种滋味。

    见她盗得神果,几条巨蟒已是怒得发狂,回程这一路,她所受攻势越发猛烈,天上乌云聚拢雷电一束接一束打在仙障上。凤九觉得全身一阵一阵尖利的痛楚,甚至听得到护体仙障已开始一点点地裂开的声音。她全身似有刀割,眼前一阵阵地发晕,脚下步伐越见缓慢。金光变成红光再微弱成银光,眼看离蛇阵边缘还有十来丈,仙障突然啪的一声裂成碎片。凤九一惊仰头,一束闪电正打在她的头顶,巨蟒的红眼在闪电后映着两团熊熊火焰,毒牙直向她铲来。她本能地闪避,毒牙虽只擦着了她的衣袖,但因攻势带起的猎猎罡风将她摔出去丈远,遥遥见另一条巨蟒吐出巨大火球向自己直撞而来。她三万年修为俱耗仙力尽毁,只剩下极微末的一点儿法力实不能相抗,以为大限已至心中一片冰凉正要闭眼,只见火球撞击而来离自己丈余又弹开去。她讶了一讶,果然是天罡罩,终究还是劳它救了自己一命。

    她挣扎着爬起来,目测还有两三丈即可走出蛇阵,但揣着频婆果刚迈出去两步又疾转回来,天罡罩并未跟着她一同前移。她这才晓得,器物就是器物,天罡罩这件法器虽同护身仙障在功用上没有什么区别,但并不如护身仙障一般能随身而行。解忧泉旁地动山摇得如此模样,顷刻便会有人前来探看。她此前也想过盗了频婆果之后会怎样,也许东华、姬蘅连同萌少私底下都估摸得到珍果被盗是她的杰作,但没有证据也奈何她不得。不过如今,若她为了保命待在天罡罩中寸步不移,众人见她困在阵中自然什么都明白了。事情若到此地步,青丘和比翼鸟一族的一场战争怕是避免不了。

    无论如何,她要冲出这个法阵。不过十来步成功便在望,不能害怕,只要眼足够明,脑子足够清醒,拼尽最后一口气,她不信自己冲不出去。她暗暗在心中为自己打气,眼睫已被冷汗打湿,却十分冷静地观察四条巨蟒每一刻的动向。巨蟒对着纹丝不动、坚若磐石的天罡罩轮番撞击进攻一阵,也打得有些累,找了个空当呼呼喘气。凤九抓住这个时机,蓦地踏出天罡罩,疾电一般朝蛇阵边缘狂奔,眼看还有两三步,脚下突然一空,头顶巨蟒一阵凄厉长嘶,她最后一眼瞧见蟒蛇眼中的怒意竟像是在瞬间平息,血红的眼中涌上泪水。她从未见过蛇之泪,一时有些睖睁,虚空中传来极冷极低且带着哽咽的呼声,“阿兰若殿下”,她听出来那是正中的巨蟒在说话。阿兰若的事她听过一些,但来不及细想,因随着这声呼唤,冰冷的虚空正寸寸浸入自己的身体。她感到全身的疼痛渐剧,到最后简直要撕裂她一般,从踏入蛇阵之始疼痛就没有稍离她片刻,她一直一声未吭,此时终于忍受不住哀号起来,在此生从未吃过的苦头中渐渐失去了意识。

人已赞赏
原著作品枕上书

第39章 梵音谷(18)-《三生三世枕上书》小说原著

2020-3-3 11:08:45

原著作品枕上书

第37章 梵音谷(16)-《三生三世枕上书》小说原著

2020-3-3 11:08:5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