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梵音谷(16)-《三生三世枕上书》小说原著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凤九恍然大悟的当夜,便向东华提出了解开结界的建议,顾及帝君一定不愿意自己曲折的心思大白天下,故意隐去了姬蘅这个名字,且极尽隐晦地道,将结界撤去是方便你我二人的友人时不时前来探望,一则我们安心,一则友人们也安心,实乃两全之举。帝君听了这个建议,当夜在原来的结界外头又添了一层新的结界。别说一个小燕,十个小燕也难以在上头再打一个小窟窿。且日后对着她越发深沉,越发心不在焉,越发没什么言语。凤九挠破了头也没有想通这是为什么。但是后来她领悟了帝君的这个行为,帝君这是在和她冷战。当然帝君为什么要和她冷战,她还是没有搞明白。

    今日雪晴,碧天如洗,闲闲浮了几朵祥云,是个好天气。决赛的生员两人一队已事先分好组,只等东华帝君列席后,赛场一开便杀入雪林之中乱战。按此次赛制的规矩,先组内两人对打,分出胜负后再同他组的赢家相斗,一炷香内每组至多留下一人,留下之人第二轮抽签分组再战,剩三人进入最后一轮,终轮中三人两两比试,再取出一、二、三名。

    凤九第一轮的对手是学中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她不是很将他放在心上。一看时辰还早,参赛的其他同窗纷纷祭出长剑来擦拭准备,她亦从袖子里抽出陶铸剑来装模作样地擦一擦。空当中瞧见正对面的看台上,不知从哪里冒出的团子正扶着栏杆生怕她看不见似的跳着同她招手,团子身后站着含笑的连宋君,二人混在人群中约莫是偷偷跑来瞧热闹。团子似乎还在担忧地嘟哝什么,凤九定睛仔细辨读,看出来他说的是:“凤九姐姐你一定小心些千万别动了胎气,要保重身体,如果中途肚子痛一定要记得退出晓不晓得——”凤九手一抖,陶铸剑差点儿照着他们那处直钉过去。

    辰时末刻,东华帝君终于露面。不同于看台上众人猜测他老人家会如何威风凛凛地或乘风或腾云或踩着万钧雷霆而来,帝君极为低调地一路慢悠悠散步进入赛场,行至百级木阶跟前,再一路慢悠悠踩着木阶走上看台。

    看台上已然端坐的女君和几个臣下死也没有想到,东华会以这样的方式出场。在他们的设想中,帝君无论乘风还是乘云都是临空现世,届时女君自座上起领着臣下当空跪拜将帝君迎上首座……多么周全细致的礼仪。如今帝君还在台下,他们却已端坐台上,着实大不敬。凤九眼见女君额头冒出滴滴冷汗,慌忙中领着众臣下次第化出比翼鸟的原身从看台后侧偷偷飞下,再化出人形亟亟赶到看台前面对着登上木阶五六级的东华的背影,亡羊补牢地伏倒大拜道:“臣,恭迎帝君仙驾。”东华帝君曾为天地共主,自然当得起所有族内的王在他面前自称一声臣下。

    四围看台上众人目瞪口呆地遥望这一幕,嘈杂的赛场一时间静寂如若无人,唯余东华的脚步踩在年久失修的木阶上偶尔发出嗒嗒之声。未见帝君有什么停顿,主看台延至候场处再至四维的看台,众人静穆中突然此起彼伏地大跪拜倒,“恭迎帝君仙驾”之声响彻四野。帝君仍气定神闲地攀他的木梯,不紧不慢直到登上顶层的看台,矮身坐上尊首的位置,才淡淡拂袖道:“都跪着做什么,我来迟了些许,比赛什么时候开始?”众人由女君领着再一跪一拜后方起身。凤九随着众人起身,抬头看向东华时,见他垂眼漫不经心地将目光滑过她,停了一会儿,又若无其事地移开去。

    她略有恍惚,东华身负着什么样的战名和威名她自然晓得,但她自认识东华起他已退隐避世,平日里调香烧陶绘画钓鱼,这些兴趣都使他显得亲切,她从不曾遥想过他当年身为天地共主受六界朝拜供奉时是何等威仪。原来这就是六界之君的气度,她头一回觉得东华离她有些遥不可及。奈何她现在才有这个领悟,若是当年小小年纪已看出此道来,指不定在追着东华跑的这条路上早已打了退堂鼓,也少吃一些苦头,她小的时候着实勇气可嘉。不过话说回来,帝君这样的人,能陷入一段情,爱上一个女子也着实是件奇事。她抬眼望向从方才起便一直尾随着东华一身白衣的姬蘅。还为了这个女子不惜花费许多心思,更是奇事。

    擂鼓响动若雷鸣,由女君钦点主持大局的夫子自雪林旁一座临时搭起的高台无限风光地现身,代女君致了词,将比赛的规矩宣读一遍,并命两个童子点起一炷计时的高香,算是拉开了决赛大幕。

    又一阵喧天的擂鼓声中,候场处众生员持着利剑踩着鼓点齐杀入明晃晃的雪林中,一时间喊杀声起剑花纷扰,时刻皆有倒霉蛋自雪桩顶坠入雪林中。凤九三招两式已将对手挑下桩去,蹲在一旁看热闹。今次虽承女君英明已着夫子将决赛的生员筛过一遍,可人还是太多,第一轮许多都是活生生被挤下雪桩子,实在很冤枉。

    香燃得快,一炷香燃尽,场上只剩三分之一的生员。夫子点了点,共二十六人。不待休整又一阵擂鼓声宣告进入第二轮,凤九因第一轮后半场中一直蹲在一旁看热闹,除了站起来腿有点儿麻外着实休息得很够,精神头便十足,三招两式中又将抽签抽得的对手挑下桩。因此轮人少,不似方才杂乱,大家都打得比较精致,也方便看台上看客们围观,稍微能瞧清楚一二,时不时有喝彩声传来。

    比翼鸟一族因寿短而长得显老,如今与凤九拼杀的这帮同窗个个不过百岁左右,就算刚把乳牙长全便开始学剑剑,龄也不过百年,与她习剑两万余年相比岂可同日而语。东华说得不错,只要她能在雪桩上来去自如,频婆果便已是她囊中之物。

    此轮虽不以燃香来计算赛时,两个小童还是点了炷香来估算打到还剩三人需用的时辰,以方便下届或下下届若仍要比剑好有个计较。令众人目瞪口呆的是,香还未燃完,雪林中光滑的雪地上横七竖八下饺子似的已躺了二十五人,方圆内阡陌纵横如棵棵玉笋的雪桩之上,翩翩挺立的唯有一人,正是凤九。

    场内场外一时静极,紧接着一片哗然之声,数年竞技,这种一边倒的情况着实不多见。凤九提着剑长出一口气,这就算是已经赢得频婆果了吧,不枉费连着十日来被东华折腾,折腾得挺值。从雪桩上飞身而下,她抬手对着众位躺在地上的同窗拱了拱手,算是感谢他们承让。抽空再往主看台上一瞟,东华倚在座上遥望着方才乱战的雪林,不知在想着什么。虽然得他指点获胜,他却连个眼神也没有投给自己。凤九有些失望,但得到频婆果的盛大喜悦很快便冲走了这种失望,团子和连宋君从人群中挤过来同她道喜,她压抑着喜悦强作淡定地回了两句客套话,便听到夫子从高台上冒出头来宣诵此次竞技的最终位次。

    夫子高声的扬唱之中,凤九听到了自己的名字,耳中予她的奖励却是天后娘娘亲自摘赠的一篮蟠桃,第二名、第三名并各自的奖励也随后一一宣读,分别是柄名贵神剑和一只有着什么珍罕效用的玉壶,她没有听到夫子提及频婆果。

    烈烈寒风中,连宋君摇着手上的折扇恍然大悟道:“怪不得昨晚东华匆匆找我务必在今天辰时前带一篮蟠桃回来,原来是作这个用途。”又纳闷道,“比翼鸟一族也忒不着调,第一名该给个什么奖励难道临赛的前一晚才定下来吗?”又笑道,“这一篮子蟠桃可是顶尖的,平日我要吃一个还须受母后许多眼色,回头他们送到疾风院中不如开个小宴大家一同享用。”凤九木然地掀了掀嘴角:“很是。”抬眼再望向看台,首座之位已空无人迹。团子天真地道:“那我能再带两个回去给我父君和娘亲吗?”连宋君道:“我觉得,你这么又吃又拿可能不太好。”团子沉思了一会儿道:“你们就当我一口气吃了三个不行吗?”连宋君抬着扇子含笑要再说什么,凤九强撑着笑了一笑道:“我对这个桃子没有什么兴趣,我的可以让给你吃。”说罢木然转身,轻飘飘朝着场外走了两步,一不留神撞到根立着的木桩子,想起什么又回头道,“我感觉,可能有些不大舒服,或者他们将蟠桃送来我通知三殿下一声,劳烦三殿下代我开了这个小宴,可邀萌少、小燕和洁绿他们都来尝一个新鲜。”团子扯了扯连宋的衣袖:“凤九姐姐她怎么了?”连宋君皱眉缓缓收了扇子:“这件事,不太对。”

    一路轻飘飘地逛出青梅坞,入眼处雪原一派苍茫,上面依稀网布着看客的脚印,稠密一些的脚印是通往王城的。凤九深吸了一口气,冷意深入肺腑。小燕常说心中不悦时便到醉里仙吃顿酒,虽然酒醒后依然不悦,但能将这种情绪逃避一时是一时,那段时日正是姬蘅没有给小燕好脸色看的时候,这个话虽然颓废但也有些道理。

    正待往王城中去,探手摸了摸袖袋,发现早上行得匆忙忘了带买酒钱,凤九站在岔路口感到茫然,除了醉里仙还有什么地方可去,她一时也想不出来。事情如今其实挺明白,东华用一篮子蟠桃换掉了频婆果。他应该晓得她有多么想得到这个果子,为了这个果子她多么用心他也是看在眼中,但他为什么要将它换掉,这一路她想了许久没有想出什么道理来,或许该去亲口问一问他?如果他并不是十分需要这个果子,或许求一求他,他还能重新将它赏给她?想到这里她微感苦涩,正待抬脚转向疾风院,却听身后黄莺似的一声:“九歌公主留步。”

    凤九回头,迎面匆匆而来的果然是姬蘅。上次见她还是十日前自己开的那场千金豪宴,隐约记得她当时精神并不好,脸色也有些颓败,今日脸上的容色倒很鲜艳,竟隐隐有三百年前初入太晨宫时无忧少女的模样。

    凤九朝她身后遥望一眼,姬蘅顺着她的目光而去,含笑道:“老师并未在附近,我是背着老师特意来寻九歌公主。因不得已夺了九歌公主的心头所爱,心中十分愧疚,特来致歉。”

    看凤九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道:“其实,今年解忧泉旁的频婆果我也很想要,所以昨夜去求了老师,老师便用一篮子蟠桃从女君处换来给了我。可方才偶遇燕池悟,听说你此次参赛就是为了这频婆果,我思来想去,感觉这件事有些对不起你……”

    凤九了悟,原来是这么一回事,这么一来,理就顺了。但为什么姬蘅要特意跑来告诉她……

    凤九沉默地看着姬蘅,凤九虽然不大喜欢她,但在凤九的印象中,姬蘅不是什么爱起坏心之人。可此时此地,姬蘅是果真心存愧疚来同自己致歉,还是挑着这个时辰蓄意说些话让自己难堪,凤九有些拿捏不准。姬蘅虽然对自己一向温良,但凤九晓得她一定也是有些讨厌自己。

    不过,姬蘅要拿频婆果来做什么,抵得过自己对它的需要程度吗?要是姬蘅并不是十分特别需要,又果真对自己有一丝歉意,那么……她抬起眼睛道:“这个频婆果,你能分我一半吗?你想我用什么东西来换都成。”

    姬蘅愣了一愣,似乎压根儿没有想到她沉默半天却是问出这个,弯了弯嘴角:“我来同九歌公主致歉,就是因为此果不能给九歌公主。半分都不能。”

    姬蘅一向有礼,身为魔族长公主一言一行都堪称众公主的楷模,她记得姬蘅说话素来和声细语,她还没有见过她说重话的样子,原来她说起重话来是这个样子的。

    她果然不是来找自己道歉的。

    姬蘅走得更近些,黄莺似的嗓音压得低而沉静,眼中仍温柔含笑道:“此外,还有个不情之请,从此,还劳九歌公主能离老师远一些。”

    凤九明了,这大约才是姬蘅的正题,致歉之类不过是个拖住她让她多听她两句的借口。她近年已不大同人作口舌计较,兼才从赛场下来又经历一番情绪大动,心中极为疲累,退后一步离她远些,站定道:“恕我不晓得你为什么同我说这些,既然频婆果你不愿相让,我觉得我们就没有什么再可多说的。”

    姬蘅收了笑容远目道:“这样的话由我说出,我也晓得公主定然十分不悦。但我这样说,也是为公主好,这些时日老师对公主另眼相待,公主心中大约已动摇了吧?”瞟了她一眼道,“老师不知活了多少万年,仙寿太过漫长常使他感到无趣寂寞,凡事爱个新鲜,公主确然聪明美丽,或许觉得老师有情于你也是理所应当,但老师只是将公主看做一个不同于以往的新鲜玩伴罢了,公主若陷进去,只是徒增伤心。”不及凤九反应,又垂目道,“大约公主觉得我爱慕老师,所以故意说这些话挑拨。”顿了顿,道,“不瞒公主,我曾同老师有过婚约,但那时年少无知,错过大好良缘。三百年来老师对我不离不弃,让我晓得谁才是值得托付的良人,公主的出现更使我看清了自己的真心。前些时老师对公主的种种不同的确令我心酸。此次向老师讨要频婆果,其实也是想试一试我在老师心中的分量。原本还担心年少错过一次便再无法重续前缘,但老师没说什么就将它给我了。”她沉默了一会儿,“我想同老师长长久久,还请九歌公主你,不要横到我与老师中间。”

    姬蘅离开许久,凤九仍愣在原地。郊野之地风越来越大,吹散日头,看着天有些发沉。方才姬蘅走的时候,她说了什么来着?似乎说了句场面话,祝你同帝君他老人家长长久久。姬蘅同她诉那腔肺腑之言时,她面上一直装得很淡定,连姬蘅后来回了句她什么她都没有留意。姬蘅似乎微敛了目光,场面上赞了句早知九歌公主是个明白事理的人。

人已赞赏
原著作品枕上书

第38章 梵音谷(17)-《三生三世枕上书》小说原著

2020-3-3 11:08:47

原著作品枕上书

第36章 梵音谷(15)-《三生三世枕上书》小说原著

2020-3-3 11:08:5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