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梵音谷(15)-《三生三世枕上书》小说原著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长队如蛇蜿蜒行进山门,忽听得轿外一声惨呼。凤九撩帘一看,瞧见沧夷那员身高十来尺的猛将正扬起九节鞭,抽打一个侍从打扮的纤弱少年。光天化日下,一条壮汉如此欺负一个小孩子家家令凤九看不过眼,随手扯了根金簪隔空疾钉过去阻了长鞭扬下,使了老爹配给她的随从前去责问事情的来由。事情的来由其实挺普通,原来少年并非出自神宫,约莫半途浑水摸鱼混入迎亲的队伍,打算潜入织越山,不晓得要干什么勾当。织越山的山门自有禁制,非山中弟子皆无缘入山,少年前脚刚踏入山门,门上的五色铃便叮当作响,是以被揪出来挨这顿毒打。少年的双腿似乎挨了重重一鞭,已浸出两道长长的血痕,气息微弱地申辩道:“我,我同家兄走散,原本在清荡山口徘徊,看,看到你们的迎亲队伍,因从没有见过外族婚娶,所以才想跟着长一长见识,我没有其他用意。”

    凤九远远地瞧着趴伏在地痛得发抖的少年,觉得他有几分可怜。暂不论这个少年说的是真是假,若是真,一个小孩子家想要瞧瞧热闹也就罢了,织越山何至于这么小气;若是假,明日自己大闹织越神宫正是要将宫中搅成一锅浑水,多一个来捣乱的其实添一个帮手……心念及此,凤九利落地一把撩开轿帘,大步流星走过去一把扶住地上的少年,惊讶状道:“哎呀,这不是小明吗?方才我远远瞧着是有一些像你,但你哥哥此时应在折颜处或我们青丘,你怎么同他走散了?唔,或者你先随姐姐上山,过两日姐姐再派人送你回青丘同你哥哥团聚。”扶起他一半做大惊失色状道,“哎呀,怎么伤成这个样子,这可怎么得了,你你你,还有你,快将明少爷扶到我的轿子上去。”一头雾水的少年被惊慌失措的一团侍从簇拥着抬上轿子时,似乎还没有搞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

    在凤九的印象中,被她救起的那个少年极其内向,自打进了她的花轿便一直沉默不语。因他的双腿乃神兵所伤,只能挨着疼直到进入织越神宫中拿到止疼的药粉再行包扎予以救治。她看他咬牙忍得艰难,鼓捣半天,从袖笼中找出小叔送她的一节封了只红头蟋蟀的竹筒,少年人喜欢斗蟋蟀,有个什么玩意儿物事转移他的注意力兴许能减轻他腿上的一两分疼痛。她随手变化出一只瓦罐,将蟋蟀从竹筒中倒出来,又凭空变化出另一只威风凛凛的大青头同红头的这只在瓦罐中两相争斗。少年被吸引,垂头瞪圆了眼睛观其胜负。凤九见少年果然爱这个,索性将瓦罐并罐中的蟋蟀一齐送给了他。她拯救他的动机不纯,心中微有歉疚,赠他这个玩意儿也算聊表补偿。少年微红着脸接过,道了声谢,抬头瞟了她一眼又立刻低头:“姑娘这么帮我,日后我一定报答姑娘。”

    上山后侍从们簇拥着她一路前往厢房歇息,又将少年簇拥着去了另一厢房疗伤。凤九坐在厢房中喝了一口水,方才想起少年口中要报答她的话,遑论他上山来究竟所为何事,于情于理她的确算是救了少年一回,他要报答她也在情理之中。但她有点儿发愁:她自始至终头上顶着新嫁娘的一顶红纱,少年连她的面都没见过一分,报答错人可怎么办呢。

    这件事在她心上徘徊了一小会儿,侍从急急前来通报沧夷神君回宫。既要应付沧夷又要计划拜堂成亲前如何将宫中闹得鸡犬不宁,两桩事都颇费神。她抖擞起精神先去应付这两桩要紧事了,没有工夫再想起半道上义气相救的那个少年。

    自此以后,她没有再见过那个少年。就像是荷塘中的一叶浮萍,被她遗忘在了记忆中的某个角落。若没有和风拂过带起水纹,这段记忆大约就此被封印一隅经年无声,少年也不过就是她三万多年来偶遇的数不清的过客之一。多年后的如今,因缘际会虽然让她想起旧事,但,当初那个一说话就会脸红的沉默少年,恕她无论如何都无法将他同今日这位言必称“本少”的翩翩风流公子相提并论。其实仔细看一看萌少的轮廓,的确同记忆中已经有些模糊不清的那位少年相似,这七十年来,萌少究竟经历了什么,才能从当年那种清纯的腼腆样扭曲成今天这种招蜂引蝶的风流相呢?凤九百思不得其解,不禁将这种不解的目光再次投向相里萌。但两张豪华长桌外哪里还有萌少的影子,倒是自己同小燕挨坐的桌子跟前,啪的一声,顿下来一只银光闪闪的酒壶。

    萌少喝得两眼通红,摇摇晃晃地撑住小燕的肩膀。比翼鸟一族出了名的耳朵灵便,方才洁绿同凤九、小燕的一番话似乎尽入萌少之耳。他颇为感动,大着舌头道:“果然如此?你们也觉得本少应该不拘族规,勇敢地去追求真心所爱吗?”轻叹一声道,“其实半年前本少就存了此念,想冲破这个困顿本少的牢笼,但本少刚走出城门就被你们掉下来砸晕了,本少颓然觉得此是天意,天意认为本少同凤九殿下无缘,遂断了此念,”一双眼睛在满堂辉光中望着凤九和小燕闪闪发亮,“但是没有想到,今日你们肯这样鼓励本少,一个以身作例激励本少要勇于冲破族规的束缚,一个主动恳求帮本少打听凤九殿下的出没行踪……”

    凤九恨不得给自己和小燕一人一个嘴巴,抽搐着道:“我们突然又觉得需要从长计议,方才考虑得……其实不妥,”转头向燕池悟道,“王兄,我看你自方才起就面露悔恨之色,是不是也觉得我们提出的建议太冲动很不妥啊?”

    被点名的小燕赶紧露出一副悔恨之色:“对对,不妥不妥。”满面忏悔道,“虽然族中的长老一向不管老子,但违反了族规让老头子们伤心。这么多年来,老子的心中也一直很不好过,每当想起老头子们为老子伤心,老子就心如刀绞。族规还是不要轻易违反得好,以妨长年累月受良心的谴责!”

    洁绿郡主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俩。萌少的目光微有迷茫。

    凤九严肃地补充道:“既然当年凤九她,咳咳,凤九殿下她送给你一只蟋蟀加一只瓦罐,你为什么非要对着蟋蟀寄托情思,对着瓦罐寄托不也一样吗?蟋蟀虽死瓦罐犹在,瓦罐还在,这就说明了天意觉得还不到你放弃一切出去寻找凤九殿下的时候。”循循善诱道,“要是天意觉得你应该不顾族规出去找她,就应该收了常胜将军的同时也毁了你的瓦罐,但天意为什么没有这样做,因为天意觉得还不到时候,你说是不是?”

    萌少一双眼越发迷茫,半晌道:“你说得似乎有几分道理,但本少听这个见解有几分头晕。”

    凤九耐心地解惑道:“那是因为你一直饮酒买醉,坏了灵台清明。”又善解人意地道,“你看,你不妨先去床上躺躺醒一醒酒,待脑中清明了,自然就晓得我说的这些话是何道理。”

    萌少想了片刻,以为然,豪饮一天一夜后终于准了侍从围上来服侍他歇息,被洁绿和终于可解脱而感激涕零的侍从们众星捧月地抬去了醉里仙的客房。

    待人去楼空,整个大堂唯剩下他二人同两个打着哈欠的小二时,坐在一旁看热闹的小燕叹服地朝凤九竖起一个大拇指,待要说什么,凤九截断他道:“萌少为什么会看上我,我也觉得很稀奇,这个事你问我我也说不出什么。”

    小燕的脸上难掩失望。凤九谨慎向四下扫了一扫,向小燕道:“你有没有觉得,从我们踏进醉里仙这个门,好像就有两道视线一直在瞧着我?”

    小燕愣了一愣,惊讶状道:“可不是,那个东西一直停在你肩头,正在对你笑呢——”身后正好一股冷风吹过,凤九毛骨悚然哇地哀号一声直直朝小燕扑过去。小燕拍着她的后背哈哈道,“上次老子抱你一回,这次你抱老子一回,扯平了。”“……”

    醉里仙二楼外一棵琼枝树长得郁郁葱葱,微蒙的晨色中,满树的叶子无风却动了一动,幽幽闪过一片紫色的衣角,但楼里的二人皆没有注意到。

    七日后,万众期待的宗学竞技赛终于在王城外的一个土山坳中拉开了帷幕。听说从前梵音谷中四季分明的时候这个山坳中种满了青梅,所以被叫做青梅坞,只是近两百年来的雪冻将青梅树毁了大半,于是宫中干脆将此地清理出来弄得宽敞些专做赛场之用。

    凤九自进了候场处便一直寒暄未停,因帝君十日前随意用了一个伤寒症代她向夫子告假,众同窗对她刚从病榻上爬起来便亟亟前来参赛的勇敢很是欣赏,个个亲切地找她说话。空当中凤九瞟了一眼现场的态势,赛场上果然立满了雪桩子,正是当日萌少在空中呈浮给她所见,尖锐的雪桩在昏白的日头下泛出凌厉的银光,瞧着有些瘆人。不过经帝君十日的锤炼打磨,她今日不同往常,已不将这片雪桩子放在眼中,自然看它们如看一片浮云。说起萌少,昨天下午从结界中被东华放出来后,她出去打听了一下,听说他近日没有什么过激的动向,应该是想通了吧?萌少没有再给她找事,她感到些许安慰。

    沿着赛场外围了一圈翠柏苍松之类搭起的看台,看台上黑压压一片可见围观者众。宗学十年一度的竞技赛对平头百姓从没有什么禁制,虽往年人气也不弱,但因赛场宽敞,看台也宽敞,看客们人人皆能落一个座,人坐齐了场面上还能余出数个空位。唯独今年人多得直欲将看台压垮,据说是因东华帝君亦要列席之故。帝君虽来梵音谷讲学多次,但不过到宗学中转转或者看上什么其他合他老人家意的地方把课堂擅自摆到那一处去,平头百姓从未有机会瞻仰帝君的英姿。三天前帝君可能列席的风讯刚传出去,因从未想过有生之年有这等机缘见到许多大神仙包括无缘觐见的九天尊神,王城中一时炸开了锅,族中未有什么封爵的布衣百姓纷纷抱着席铺前来占位,青梅坞冷清了两百多年,一夕间热闹得仿佛一桶凉水中下足了滚油。

    最高那座看台上比翼鸟的女君已然入座,空着台上最尊的那个位置,看得出来应是留给东华的。上到女君下到几个受宠的朝臣皆是一派肃然,将要面见帝君还能同帝君坐而把酒论剑,他们略感紧张和惶恐。

    凤九琢磨,照帝君向来的风格,这样的大赛会他从不抵着时辰参加,要么早到要么晚到,今天看似要晚到一些时辰,但究竟是晚到一炷香还是两炷香的工夫,她也拿捏不准。今早临行时,她想过是不是多走两步去他房中提醒一声,脚步迈到一半又收了回来。她这几天同帝君的关系有些冷淡。

    说起来,那一夜帝君为她治伤的梦,她自醉里仙安慰萌少回来后又认真想了一遍,觉得也许一切都是真的,可能帝君临走时施了仙法将一切归回原样,屋中未留下什么痕迹不一定就证明自己是在做梦。她心中不知为何有点儿高兴,但并没有深究这种情绪,只是匆忙间决定,她要好好报答一下帝君,早上的甜糕可以多做几个花样,还要郑重向他道一声谢意。她一边打着瞌睡,一边哼着歌做出来一顿极丰盛的大餐。但帝君破天荒地没有来用早膳。她微有失望却仍兴致不减地将早膳亲自送进他房中,房中也未觅见他的人影。眼看练剑的时辰已到,她拎着陶铸剑匆匆奔至后院习剑处,没想到瞧见盛开的杏花树下,他正握着本书册发呆。

    她凑过去喊了他一声,他抬头望向她,眼神如静立的远山般平淡。她有些发愣。

    按常理来说,倘昨夜的一切都是真的,帝君瞧她的眼神无论如何该柔和一些,或者至少问一句她的伤势如何了。她默默地收拾起脸上的笑容,觉得果然是自己想深了一步,昨夜其实是在做梦,什么都没有发生。人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事到如今自己竟然还会做这种梦,难道是因为一向有情绪的梦都是梦到帝君,所以渐渐梦成了习惯?

    她说不清是对自己失望还是对别的什么东西失望,垂着头走进雪林中,突然听到帝君在身后问她:“你那么想要那颗频婆果,是为了什么?”她正在沮丧中,闻言头也不回地胡诌道:“没有吃过,想尝尝看是什么味道。”帝君似乎沉吟了一下,问了个对她而言难以揣摩的问题:“是拿来做频婆糕吗?”她不晓得该怎么回答,得到频婆果原本是用来生死人肉白骨,但将频婆果做成甜糕会不会影响它这个效用还当真没有研究过,她含糊其辞地“嗯”了一声,道:“可能吧。”接着,帝君问了个让她更加难以揣摩的问题:“燕池悟最近想吃频婆糕?”她一头雾水:“小燕吗?”记忆中燕池悟似乎的确喜滋滋地同她提过类似的话,说什么二人若盗得频婆果,她不妨做块糕一人一半。她一头雾水地望向东华黑如深潭的眼睛,继续含糊地道:“小燕,估摸他还是比较喜欢吃吧,他只是不吃绿豆赤豆和姜粉,”又嘟哝着道,“其实也不算如何挑食。”忽然刮过来一阵冷风,帝君方才随手放在石桌上的书册被风掀起来几页,沙沙作响。他蹙眉将书压实,凤九拿捏不准他对自己的回答满意不满意,他倒是没有再说什么。

    接下来几日,帝君似乎越来越心不在焉,时时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凤九不晓得这是为何,许久后才曲折地想明白,她差点儿忘了,帝君当日同小燕换住到疾风院,似乎为的是拿她来刺激姬蘅。如今,因姬蘅被刺激得不十分够,远没有达到帝君想要的效果,所以他才一直赖在她这里……既然如此,掰着指头一算,四五日不见姬蘅,帝君的心中定然十分想念她吧。但,是他自己考虑不周封印了疾风院,姬蘅才不能来探望他。此时让他主动撤掉结界,估摸面子上又过不大去,帝君一定是在纠结地思考这件事情,所以这几日才对什么事都爱答不理。

人已赞赏
原著作品枕上书

第37章 梵音谷(16)-《三生三世枕上书》小说原著

2020-3-3 11:08:51

原著作品枕上书

第35章 梵音谷(14)-《三生三世枕上书》小说原著

2020-3-3 11:08:5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