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梵音谷(14)-《三生三世枕上书》小说原著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受这种特制的安息香吸引,房中的萤火虫越来越多,暗淡的夜色中像是点缀在玄色长袍上的什么漂亮珠子。东华素来被以燕池悟打头的各色与他不对付的人物称做冰块脸,其实有些道理,并非指他的性格冷漠,而是那张脸上长年难得一点儿笑意,挤对人也是副静然如水的派头。可他今夜却笑了这样多,虽只是眼中流露些微笑意或是声音里含着一些像在笑的痕迹,也让凤九感到时而发晕。他方才说什么,她还是听得很清楚,不大有底气地反驳:“我才没有担心。”但听了他的话心底确然松了一口气。看东华似笑非笑地未言语,赶紧转移话题道:“不过我看你最近手上没再起什么口子呀,怎么还随身带着木芙蓉的花泥?”

    东华闻言静了静,片刻,道:“你怎么知道我手上常起口子?”

    凤九脑门上登时冒出一滴冷汗,按理说东华手上常起口子的事,除了他近旁服侍之人和当年那只小狐狸,没有别人晓得,连与九重天关系最切近的她姑姑白浅都未听闻过,更遑论她,幸而天生两分急智,赶紧补救道:“咦,木芙蓉花不是专治手背皲裂吗?”装模作样地探头去看她手中的白瓷碗,“这个花泥是你自己做的呀?做得还挺匀的。”

    东华边匀着碗中剩下的药膏边垂眼看她,道:“从前我养了只小狐狸,是它做的。”

    凤九违心地夸着自己转移东华的注意力:“那这只小狐狸的爪子还真是巧,做出来的花泥真是好闻……你干吗把花泥往我脸上抹?”

    帝君半俯身在她脸上借着花泥悠然胡画一通,语声泰然至极:“还剩一点儿,听说这个有美容养颜的功效,不要浪费。”

    凤九挣扎着一边躲东华的手,一边亦从白瓷碗中糊了半掌花泥,报复地扑过去龇牙笑道:“来,有福同享,你也涂一点儿——”顺势将帝君压在身下,沾了花泥的手刚抹上帝君的额头,却看见帝君的眼中再次出现那种似笑非笑的神情。几只萤火虫停在帝君的肩头,还有几只停在身前的枕屏上,将屏风中寒鸦荷塘的凄冷景致点缀出几分勃勃的生机。凤九跪在东华身上,一只手握住帝君的胳膊压在锦被中,另一只手食指掀开他头上的护额搁在他的眉心,第一次这么近地看东华的眼睛,这就是世间最尊贵她曾经最为崇拜的神祇。她蓦然惊觉此时这个姿势很要不得,僵了一僵。帝君被她推倒没有丝毫惊讶,缓声道:“不是说有福同享吗?怎么不涂了?”语声里从容地用空着的那只手握住她的手腕,将她要离开的手指放在自己脸上,整套动作中一直坦荡地凝视着她的眼睛。

    凤九觉得,自己的脸红了。良久,惊吓似的从东华的身上爬下来,缩手缩脚地爬到床角处,抖开被子将自己裹住,枕着瓷枕将整个人窝在角落,佯装打了个哈欠道:“我困了,要睡了,你出去记得帮我带上门。”声音却有些颤抖。

    帝君惋惜道:“你不洗一洗手再睡吗?”

    凤九:“……不用了,明天直接洗被子。”

    帝君起身,又在房中站了一会儿,一阵清风拂过,烛火倏然一灭,似有什么仙法笼罩。凤九心中有些紧张,感到帝君的气息挨近,发丝都触到她的脸颊,但没有其他动作,仿佛只是看一看她到底是真困了还是装睡。

    黑暗中脚步声渐远,直至推开房门又替她关严实。凤九松了一口气,转身来睁开眼睛,瞧见房中还留着几只萤火虫,栖息在桌椅板凳上,明灭得不像方才那么活泼,似乎也有些犯困。

    她觉得今夜的东华有些不同,想起方才心怦怦直跳,她伸出一只手压住胸口,突然想到手上方才糊了花膏,垂眼在萤火虫微弱的光中瞥见双手白皙,哪里有什么花泥的残余,应是亏了方才东华临走时施的仙法。唇角微微弯起来,她自己也没有察觉,闭眼念了一会儿《大定清心咒》,方沉然入梦。

    寅时末刻,凤九被谁扯着袖子一阵猛摇,眯缝着眼睛边翻身边半死不活地蒙眬道:“帝君你老人家今夜事不要太多,还要不要人……”最后一个“睡”字淹没于倚在床头处小燕炯炯的目光中。

    启明星遥挂天垣,小燕的嘴张得可以塞进去一个鸭蛋,踌躇地道:“你和冰块脸已经……已经进展到这个地步了?”一拍手,“老子果然没有错看他!”喜滋滋地向凤九道,“这么一来姬蘅也该对他死心了,老子就晓得他不如老子专情,定受不住你的美人计!”兴奋地挠着额头道,“这种时候,老子该怎么去安慰姬蘅,才能让姬蘅义无反顾地投入老子的怀抱呢?”

    房中唯有一颗夜明珠照明,凤九瞧着小燕仰望明月,靠着床脚时喜时悦时虑时忧,脑筋一时打结,揉着眼睛伸手掐了小燕一把道:“痛吗?”

    小燕哇地往后一跳:“不要再揪我!你没有做梦!老子专程挑这个时机将冰块脸的结界打破一个小口溜进来,是带你出去开解朋友的!”

    他似乎终于想起来此行的目的,神色严肃地道:“你晓得不晓得,萌少出事了?”

    凤九被困在疾风院三日,连外头的蚊子都没能够结交到一只,自然不晓得,但小燕凝重的语气让她的瞌睡陡然醒了一半,讶道:“萌少?”

    小燕神色越发沉重:“他府上的常胜将军死了,他一向最疼爱常胜将军,对他的死悲伤难抑,已经在醉里仙买醉买了整一天又一夜,谁都劝不住。他堂妹洁绿怕他为了常胜将军醉死在醉里仙,没有别的办法,跑来找老子去开解他,但是你看老子像是个会开解人的人吗?这种娘们儿的事终究要找个娘们儿来做才合适……”

    凤九披起外衣默然道:“没听说萌少还在府中养了男宠,他有这种嗜好我们从前居然没瞧出来,真是枉为朋友。唉,心爱之人遽然辞世,无论如何都是一件打击,萌少着实可怜。”边说着突然想起前半夜之事仍不知是梦是真,去倚墙的高案上取了铜雕麒麟香炉一闻,并没有安息香味,借了小燕的夜明珠探看一阵,炉中的香灰也没有燃过的痕迹;铜镜中额角处已看不出有什么淤伤,但也没有木芙蓉花泥的残余。或者果然是做了一个梦?但怎么会做这样的梦?

    小燕接过她还回来的夜明珠,奇道:“你怎么了?”

    凤九沉默了一会儿,道:“做了个梦。”一顿后又补充道,“没有什么。”走近门口折返回来,开了窗前的一扇小柜,取出一只青瓷小瓶,道,“前阵子从萌少处顺来这瓶上好的蜂蜜,原本打算拿来做甜糕,没想到这么快就要还到他身上替他解酒,可惜可惜。”

    小燕蹙眉道:“蜂蜜是靠右那瓶,你手上这瓶上面不是写的酱油两个字?”打量她半晌,作老成状叹了口气道,“我看你今夜有些稀奇,或者你还是继续睡吧。如果实在开解不了萌少,老子一棍子将他抽昏,儿女情长也讲究一个利索!”

    凤九揉了揉额角道:“可能是睡得不好,有些晕,既然醒了,我还是去一趟吧,”沉吟片刻又道,“不过,我觉得我们还是顺便再带上一根棍子。”

    星夜赶路至醉里仙,萌少正对着常胜将军的尸体一把鼻涕一把泪一口酒。常胜将军躺在一只罐中,围着萌少跪了一圈的侍女、侍从加侍童,纷纷泣泪劝说萌少,逝者已矣生者如斯,须早日令将军入土为安,且皇子殿下亦须振作好好生活才能让先走一步的将军安心。萌少红着眼睛,三魂七魄似乎只剩一丝游魂,依然故我地对着常胜将军一把鼻涕一把泪一口酒,场面甚是凄楚心酸。

    凤九傻了,小燕亦傻了。让萌少买醉追思恨不能相随而去的常胜将军,乃一只红头的大个蟋蟀。

    两个侍者簇拥着毫无章法的洁绿郡主迎上来。小燕挠头良久,为难道:“萌兄心细到如此,为一只蟋蟀伤感成这个模样,这种,老子不晓得该怎么劝。”

    凤九往那盛着常胜将军的瓦罐中扎了一眼,觉得这只瓦罐莫名有些眼熟,罐身绘了成串的雨时花,倒像个姑娘用的东西,同萌少这等爷们儿很不搭。一眼再扎深些,常胜将军腿脚僵硬在罐中挺尸,从它的遗容可辨出生前着实是虎虎生威的一员猛将。凤九蹙眉向洁绿道:“这只蟋蟀是否在谷中待久了,汲得灵气存了仙修,会在半夜变做什么娇美少年郎之类,才得萌少他如此厚爱?”

    洁绿惊叫一声赶紧捂嘴,瞪大眼道:“你敢如此坏堂兄的声誉?”

    凤九无奈道:“我也想推测这只蟋蟀半夜是变的美娇娥,奈何它是只公蟋蟀……啊,王兄你来看一看,这是不是一只公蟋蟀?”

    小燕入戏地凑过来一看,向洁绿道:“凭老子这么多年斗蟋蟀斗出的经验,这个大红头的的确确是只公蟋蟀嘛!”

    洁绿一口气差点儿背过去,指着她二人“你”了半天。两个有眼色的侍从慌忙奉上一杯热茶供洁绿镇定平气,稍稍缓过来的洁绿像看不成器的废物似的将他二人凌厉一扫,怅然叹息道:“罢了,虽然现在我觉得你们可能有些靠不住,但你们是堂兄面前最说得上话的朋友,他或许也只能听你二人一声规劝。这只蟋蟀,仅仅是一只蟋蟀罢了,半夜既不能变成美少年也不能变成美娇娥。”再次斜眼将他二人凌厉一扫,“但送这只蟋蟀给堂兄的人不一般,乃他的心上人。”

    凤九和小燕齐刷刷地将耳朵贴过去。

    比翼鸟一族向来不与他族通婚,因是族规约束,而族规的来历却是比翼鸟的寿命。能汲天地灵气而自存仙修的灵禽灵兽中,似龙族凤族九尾白狐族这一列能修成上仙上神,且一旦历过天劫便能寿与天齐者少有,大多族类寿皆有命,命或千年或万年不等,其中,尤以比翼鸟一族的寿数最为短暂,不过千年,与梵音谷外动辄寿数几万年的神仙相比可谓朝生夕死,与寿数长的族类通婚太过容易酿出悲剧,所以阖族才有这样的禁制。对比翼鸟而言,六十岁便算成年,即可嫁娶。听说萌少两个弟弟并三个妹妹均已婚嫁,尤其是相里家的老三已前后生养了七只小比翼鸟,但比老三早出娘胎近二十多年的萌少,至今为何仍是光棍一条,凤九同小燕饭后屡次就这个问题进行切磋,未有答案。

    是以,今日二人双双将耳朵竖得笔直,等着洁绿郡主点化。

    洁绿郡主续喝了一口暖茶,清了一清嗓子,讲起七十年前一位翩翩少年郎邂逅一位妙龄少女后茶饭不思相思成疾非卿不娶以至于一条光棍打到现在的,一桩旧事。

    据说,少女当年正是以常胜将军并盛着常胜将军的瓦罐相赠少年,内向的少年回乡后日日睹物思人聊以苟活。自然,当日的内向少年郎就是今日梵音谷中风姿翩翩的萌少。萌少日日瞅着常胜将军和常胜将军的瓦罐思念昔日赠他此礼的少女,常胜将军于萌少,无异于凡人间男女传情的鱼雁锦书,常胜将军今日仙去,萌少今后何以寄托情思?何以怀念当年少女的音容笑貌?是以萌少如此伤情,在醉里仙买醉。

    这个悲伤的故事听得凤九和小燕不胜欷歔。

    小燕道:“既是萌兄娶不到的姑娘,想必是你们族外的?但这个姑娘还活着的话,依老子的想法倒是可以拼一拼,违反族规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老子在族里也是天天违反族规,没见那帮老头子将我怎么着,天天对着一只定情的蟋蟀长吁短叹枯度时光,算什么大老爷们儿的行事!”

    凤九心道,魔族的长老哪个敢来管你青之魔君,魔族的族规设立起来原本就是供着玩儿的,但他这番话的其余部分她还是颇为赞同,点头称很是很是,复又诚意而热心地向洁绿道:“这个姑娘不晓得姓甚名谁是哪族的千金,或许私下我们也可以帮忙打听打听,如此一来萌少得一个圆满不用日日买醉,我们做朋友的也可安心。”

    洁绿又喝一口暖茶,似乎对他们二人的诚恳和仗义微有感动,道:“不知青丘之国九尾白狐族的帝姬,东荒的女君凤九殿下你们是否听说过,那位就是堂兄的心上意中之人。”

    凤九一个趔趄从椅子上栽了下去,小燕的嘴张成一个圈:“啥?”

    待凤九扶着小燕的手爬起来,遥遥望及隔了两张长桌仍自顾饮酒的萌少一个侧面,记忆中,突然有一颗种子落了地发了芽开了花。她想起来了,难怪那个瓦罐如此眼熟。

    是有这么一桩事,的确是发生在七十年前。

    七十年前,折颜上神的一位忘年故交来十里桃林拜会他,碰巧遇上来此采桃的凤九,为她的白衣风姿倾倒,一见钟了情。折颜上神这位忘年的故交乃山神之主,司掌三千大千世界数十亿凡世的百亿河山,常居于北荒之地灵霭重重的织越仙山,尊讳称一声沧夷神君。沧夷神君非是上古神族的世家出身,坐到最高位的山神凭的是数万年来一力打拼,因此折颜很看得上他,评价他是大洪荒时代之后历出的晚辈神仙中的翘楚,且在翘楚中还要占一个拔尖。

    沧夷神君为人果决,瞧上凤九后并无什么迂回,十分坦荡地请求折颜上神走青丘一趟替他说媒,折颜应承了。

    没有想到,沧夷数万载助凡世山河长盛的功业和他这份直率坦荡,立刻博得了凤九她老子白奕的欢心。白奕自凤九承袭东荒的君位后,手边头等大事便是想为她找个厉害夫婿以巩固君位,一双老眼阅尽千帆,大浪淘沙筛尽才俊相中了沧夷。但对这桩亲事,凤九却很不愿意,虽奋力反抗之,奈何对方是她老爹她自然力不能敌,待织越山的迎亲队伍开进青丘时,还是被他老爹绑进了八抬大轿送上了曲折的成亲路。

    沧夷神君其时在凡间处理一起要事,来迎亲的是他手底下一员猛将,凤九从轿帘缝中望了一眼这员比她至少高出六尺的猛将,感觉打不过他,路上还是乖觉些,待轿子抬到神宫中再起事为好。届时将神宫闹得鸡犬不宁,最好闹得她不愿下嫁沧夷之事天上天下皆知,看她老爹还逼不逼得成她。她这么一打算,心思立刻放宽,前往织越山的途中十分配合,坐在轿中分外悠然,抬轿的几个脚夫也就分外悠然,脚程分外快,不到半天已到织越山的山脚。

人已赞赏
原著作品枕上书

第36章 梵音谷(15)-《三生三世枕上书》小说原著

2020-3-3 11:08:54

原著作品枕上书

第34章 梵音谷(13)-《三生三世枕上书》小说原著

2020-3-3 11:09:0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