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梵音谷(4)-《三生三世枕上书》小说原著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良久,她从头上摘下帕子放在手中,目光炯炯地凝视半晌,咬牙切齿地向小燕道:“你方才说,看到东华同连宋君下棋,是在几时来着?”

    小燕茫然地看了看她手中的帕子,又茫然地看了看她:“就刚才啊,他们现在应该还在下着。我走的时候看见冰块脸还领先了一步呢。”

    第三节

    凤九觉得,做神仙,适当地无耻一下并没有什么,但是,怎么可以无耻到东华这个地步呢?她捏着沦为一个罪证的丝帕,心中被一股愤懑之情激荡,急匆匆赶往水月潭,打算同东华算这笔账。

    空中飘下来一些清雪,凤九在疾步中垂头又看了一眼手中的丝帕。

    因她近来一向将自己定位为一个大度的、能屈能伸的仙者,于是她认为,其实就算东华不提出变成一块帕子供她出气,那么像她这样大度的仙,顶多就是在心中默默记恨他十年八载,几十年后还是很有希望原谅他的。

    但他竟然欺骗她,这个事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东华在做出此种考量的时候,难道就没有想过,倘若她发现这个骗局会记恨他一辈子吗?又或者是他觉得她根本就没有识破他这个骗局的能力吧?以她对东华的了解,她觉得应该是后者,心中的愤怒瞬间更深了一层。

    水月潭中遍植水月白露,乃梵音谷的一处圣地。水月白露在传说中乃一种生三千年死三千年的神木,亦是此潭得名的由来。这个潭虽名中带个潭字,其实更类于湖,潭中有水光千顷,挽出十里白露林盈盈生在水中。传说比翼鸟一族的女君尤爱此地白露树挺拔接天,常来此暂歇兼泡泡温泉,所以水月潭景致虽好,寻常却鲜有人至,颇为清净。

    云水绕清雾间,凤九果然瞧见东华遥坐在一棵巨大的白露树下同人下棋,棋局就布在水面上,他身周萦了一团虚渺的仙雾。但凤九的修为着实不到层次,大约能看出被东华以叠宙术叠压的空间有些模糊,小燕口中的连宋在她眼中则只见得一个白茫茫的轮廓。

    白茫茫的轮廓连三殿下倒是一眼就瞧见她,在连三殿下从良已久的心中,近来值得他关注一二的女仙除了成玉唯有青丘的这个小帝姬。追溯到他同东华相交日起,东华对哪个同他献殷勤的女仙特别有兴趣他就没有什么印象了。东华此人,似乎生来就对风月这类事超脱,连被八荒推崇在风月事上最超脱的墨渊上神,连宋都晓得他还曾同魔族的始祖女神少绾有过一段恩怨情仇。可东华许多年来,愣是一个把柄都没有被他拿住,这让连三殿下感到很没有意思。

    但,这么一个超然不动让他等六根不大净的仙者们自叹弗如仰望莫及的仙,近日却对青丘这位才三万来岁还没长开的小帝姬另眼相看,让连三殿下有段时间,一直感觉自己被雷劈了。

    眼看美人含怒一副找人火拼的模样已近到百来步远,连三殿下本着看好戏的心态,愉悦地一敲棋盘,兴致勃勃地提醒仍在思忖棋路的东华:“刚入梵音谷,你就又把白家那位帝姬得罪了?看她冲过来的模样像是恨不得拿钢刀把你斩成八段,我看今日不见血是收不了场,你又怎么惹着她了?”

    连三殿下得意忘形,手中的白子一时落偏,帝君手中的黑子围杀白子毫不留情,在连宋抚额追悔时微抬头瞟了眼趋近的凤九,针对三殿下方才的那个惹字,极轻地叹了一口气:“没什么,低估了她的智商。”

    “……”

    该如何同东华算这笔账,疾奔而来时,凤九心中早已打好腹稿,骂他一顿显然不够解气,祭出兵器来将他砍成八段她倒是想过,但她也不是个不自量力之人,倘若果真祭出兵器,届时谁将谁砍成八段尚未可知。

    不过,东华变给她的这块帕子果然绣得很好看,她折腾它的时候没有瞧得仔细,方才她途中又仔细打量一番,发现在它的一个角落,沿着缝制的针脚处极小地绣了一个“姬”字。看来这并不是随便变出来的一块帕子,倒像是东华随身常用的,可能是他的意中人姬蘅送给他的一块帕子。

    她想起曾经她多么宝贝东华送给她、挂在她脖子上的那个白玉坠,觉得东华既然对姬蘅那样上心,那么若是她当着他的面将姬蘅送他的这块帕子糟蹋一通,他一定远比被她砍成八段更感到愤怒且伤心吧。

    她觉得自己想出这个点子着实很恶毒,但是越看这块丝帕越觉得是碍眼。她纠结地想,这件龌龊事当然还是要做的,那么,就等她办成此事后回去念两遍佛经,算是自我超度一下这个龌龊的行为吧。

    但是,凤九千思量万思量,万没有料到修为有限,刚踏进沉月潭中,即被叠宙术叠压的空间逼出原形来。诚然,即使变成狐狸她也是只漂亮的狐狸,毛色似血玉般通红透亮,唯独四只爪子雪白,身后的九条尾巴更如同旭日东升的第一抹朝霞一般绚丽,不管喜欢不喜欢圆毛,都会被她这个模样迷住。但是,用这个模样去教训东华显然没有什么威势,说不定还会让他觉得非常新奇可爱。可是,就这样打道回府,她心中又很气愤难平。

    眼见着东华其实已近在不远处,仿佛同连宋的那盘棋已杀完了,正坐在石凳上耐心地等着她来找自己的麻烦。他竟然这样的气定神闲,令她心中淡淡的纠结感瞬间丢到西天,拽着帕子杀气腾腾地一路小跑到他的跟前。

    东华瞧见她这个模样,似乎有一瞬间的愣神。

    她心中顿时一个激灵,东华的众多爱好中有一条就是喜爱圆毛,他该不会是看上她了吧?她原身时的模样一向难有人能抵挡,她小的时候有一回调皮,在小叔饭中下了巴豆,害得小叔足足拉了三天肚子,但她小小地亮了一下自己的原形,他小叔顿时就原谅她了,这就是一个她从小狐颜祸水的鲜活例证。

    东华坐在棋桌旁,瞧着她的眼神有几分莫测和专注,像是铸一把剑、制一尊香炉,或者给一套茶具上釉彩时的神情。

    此时,水月白露纤细莹白的枝丫直刺向天,月牙叶片簇拥出丰盈的翠蓝树冠,结满霜露似的白花团。一阵雪风拂过,花团盈盈而坠,未掉及水面已化做白雾,湖中一群群白色的小鱼绕着树根,偶尔扑腾着跃起来。雾色缭绕中传来一阵幽远寂寞的佛音,不知谁在唱着几句经诗:“须菩提,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于一切法,应如是知,如是见,如是信解,不生法相……”

    凤九觉得这个场景太缥缈,但似乎天生就很适合东华这种神仙,他此时这么专注地看着她,她的额头上瞬间就冒出了两滴冷汗。

    她想起来这个人是曾经的天地共主,按理说无论他对她做了什么缺德事,她这种做小辈的还是不可废礼,要尊敬他。

    那么,她犹豫地想,她现在,到底该不该当着帝君的面,蹂躏他心爱的丝帕呢?

    周身仙气飘飘的东华撑腮看她这个狐狸模样半天,忽然道:“你小的时候,我是不是救过你?”

    她手握丝帕猛地抬头回望他,愣了一瞬,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东华竟还记得曾经救过她,让她觉得有点儿受宠若惊。由于九尾的红狐天上地下就她这么一只,太过珍贵,少不得许多人打她的主意,所以一向出外游玩时,她都将九条尾巴隐成一尾。这项本事她练了许多年,就算修为高深如东华者,不仔细瞧也瞧不出她原是九尾,所以当初他也不晓得救下的原是青丘的小帝姬。

    那时在琴尧山中,东华于虎精口中救下她时,大约以为她是山中修行尚浅的野狐吧,将她罩在一团仙雾中护着,便一走了之。其实不过是两千多年前的事。两千多年过去,她的狐形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

    但是在许多年之后的此种境况下,东华晓得了曾经两人还有这个缘分,不晓得是她总是走快一步,还是世事总是行慢一步。

    凤九蹲坐在地上,紧盯着右爪中的丝帕,觉得有些为难,果然小叔说得很对,报仇这个事是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之事。她奔过来时就该把帕子直接丢在东华的脸上,此时她被如此美好的景色熏陶,感觉精神境界刷地已然上升了一个层次,帕子再也丢不出手了。

    看她长久没有说话,东华淡淡道:“这么看来,我救过你一命,你还没有报恩,我骗你一次,你不计较就当报恩了。帕子还我,你将它折腾得掉色,我也不和你计较了。”

    东华的话凤九听在耳中,不知为何觉得分外刺耳,感觉精神境界刷的一声又降回来了。她垂着头:“我其实早已报了恩。”声音小得像蚊子似的。

    东华怔了一怔:“什么?”

    就见她忽然抬头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语声中带了变为狐狸后特有的鼻音,恶狠狠问他:“你是不是很喜欢这块帕子?因为是姬蘅绣给你的?”话罢抬起右爪,将绞在爪中的丝帕挑衅地在他眼前一招展,接着将帕子捂在鼻子上使劲擤了擤鼻涕,揉成一团咚的一声扔在他的脚下,又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转身就跑了,跑了几步,还转头回来狠狠地同他比了个鬼脸。

    东华莫名地瞧着她的背影,感到她近日的确比半年前在九重天上生动活泼许多。

    连宋君隐在万里之外的元极宫中看完一场好戏,作为九重天曾经数一数二的情圣,他有一个疑问同东华请教,于是咳了一声道:“我大约也看出了问题所在。其实,你既然晓得她是因你将她变成帕子而生气,也悟了自己也变成块帕子供她蹂躏,她就消气了,为什么非要弄出块假的来诓她呢?”

    东华低头看了眼滚落在脚边,倘若是他变成的,此时就该是这个模样的掉了三层色的皱丝帕:“我又不傻。”

    连宋噎了半天,道:“……诚然,你不傻。不过造成此种糟糕的境况,你若能干净利落地将它处置好,我改日见着你尊称你一声爷爷。”

    东华收拾棋子的手顿了一顿,若有所思地向连宋道:“听说太上老君近日炼了一种仙丹,服下即可选择性遗忘一些事,没有解药绝对再记不起来,你择日帮我找他拿一瓶吧。”

    连宋嘴角抽了抽:“……你这样是否有些无耻?”

    东华的棋盘已收拾毕,挺认真地想了想,简短地道:“不觉得。”又补充了一句,“下次见到我,记得叫一声爷爷。”

    “……”

    日前,宗学竞技赛入决赛者的名单得以公布,当中果然没有九歌这个名字。得知此噩耗的凤九裹了件皱巴巴的披风,坐在敞开的窗户旁边散心,奈何凛冽的寒风吹不散闲愁。凤九吸着鼻子,万分想不明白地向内屋的小燕道:“按理说,夫子既然晓得我同东华是旧识,我看他一向是个会做人的人,应该不用东华说什么,就卖他一个面子让我入决赛,但是为什么决赛册子上没有我的名字?是不是抄册子的人写漏了?”

    小燕打了个喷嚏,抹着鼻子感叹道:“想不到那老匹夫竟然是个不畏强权三贞九烈之人,老子对他刮目相看了。”凤九内心里很想点醒他三贞九烈不是这个用法,转念又觉得小燕近来热爱用成语说话越来越有文化,也不失为一件好事。她遥望窗外的积雪,感觉同他讨论逻辑性这么强的话题本身就是一种错误,另开了一个简单一些的话题问他:“说起东华,我们掉进梵音谷前,你还在同他决斗,我原本以为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这几天你们总会找一天打起来……”他们一直没有打起来,她等得也有点儿心焦。

    小燕的脸腾地红了,抬头略有踌躇地道:“你这个,你是在担心老子吗?”他的眼中放出一种豪情的光芒,走过来拍了拍她的肩,“好妹子!虽然你曾是冰块脸宫中的人,但是这么有良心,不愧老子一向看得起你!”

    凤九被他拍得往后仰了一仰,问心有愧地坐定,听他语重心长地同她解惑:“其实,冰块脸进梵音谷的第一天,老子同他狭路相逢时就互相立下了一个约定,他不干涉老子同姬蘅的来往,老子也就不找他继续雪恨了。”

    凤九揉着肩膀愣神道:“这同姬蘅公主有什么干系?”

    小燕更愣:“难道我没有跟你说过,姬蘅她当年和那个小侍卫闽酥私奔,就是私奔到梵音谷来了吗?”他抓了抓头皮,秋花临月的一张脸上浮现一丝红晕!“其实老子也是半年前才晓得,搞了半天,姬蘅一心喜欢的闽酥原来是个女扮男装的娘儿们,而且喜欢的还是她哥哥。晓得这件事后,姬蘅受不了此种打击,同闽酥大吵一架分了,但又感觉没有脸再回魔族,就一心留在梵音谷中,做起了宫廷乐师这个闲差。”

    小燕的眼中放出比之方才不同的另一种光芒来,热切地向凤九道:“那时我们在朝堂上被问罪你还记得吗?虽然姬蘅脸上蒙了丝巾,但我还是一眼就认出她来了,近半年和她交往得也不错,我感觉我很有戏!”

    凤九像听天外仙音一般听着这一串荒唐消息从小燕的口中跳出,脑中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小燕壮士终于学会了使用“我”这个字,这真是一种进步。

    姬蘅这个人,凤九回首往事,依稀觉得她似乎已成为记忆中的一个符号,即便燕池悟说他们曾在比翼鸟的朝堂上同她有过一面之缘,她也不能立刻将那亭亭玉立的白衣女子同姬蘅这两个字联系起来。

    提起姬蘅,其实凤九的心情略为复杂。这个人同知鹤不同,不能单纯地说讨厌她与否,就算因了东华,她对她十分有偏见,但也不可因偏见否定这个人曾经对自己的好。凤九依然记得,十恶莲花境中,姬蘅对她的爱护不是假的,当然,九重天上她无意对自己的伤害也不是假的,不过她也伤害了她,算是扯平了。

人已赞赏
原著作品枕上书

第26章 梵音谷(5)-《三生三世枕上书》小说原著

2020-3-3 11:09:16

原著作品枕上书

第24章 梵音谷(3)-《三生三世枕上书》小说原著

2020-3-3 11:09:2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