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菩提往生(17)-《三生三世枕上书》小说原著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这几日姬蘅确然同东华形影不离,虽然当他们一起的时候,凤九总是远远地趴着将自己隐在草丛或是花丛中,但敏锐的听力还是能大概捕捉到二人间的一些言谈。她发现,姬蘅的许多言语都颇能迎合东华的兴趣。譬如说到烧制陶瓷这个事,凤九觉得自己若能说话,倘东华将刚烧制成功的一盏精细白瓷酒具放在手中把玩,她一定只说得出这个东西看上去可以卖不少钱啊这样的话。但姬蘅不同。姬蘅爱不释手地抚摸了一会儿那只瘦长的酒壶,温婉地笑着对东华道:“老师若将赤红的丹心石磨成粉和在瓷土中来烧制,说不定这个酒具能烧出漂亮的霞红色呢。”姬蘅话罢,东华虽没什么及时的反应,但是凤九察言观色地觉得,他对这样的言论很欣赏。

    凤九躲在草丛中看了一阵,越看越感到碍眼,耷拉着尾巴打算溜达去别处转一转。蹲久了腿却有些麻,歪歪扭扭地立起身子来时,被眼尖的姬蘅一眼看到,颠颠地跑过来,还伸手似乎要抱起她。

    凤九钦佩地觉得她倒真是不记仇,眼看纤纤玉指离自己不过一片韭菜叶的距离,姬蘅也似乎终于记起手臂上齿痕犹在,那手就有几分怯意地停在半空中。凤九默默无言地看了她一眼,又看了随姬蘅那阵小跑缓步过来的东华一眼,可恨脚还麻着跑不动,只好将圆圆的狐狸眼垂着,将头扭向一边。这副模样看上去竟然出乎意料的很温良,给了姬蘅一种错觉,原本怯在半空的手一捞,就将她抱起来搂在怀中,一只手还温柔地试着去挠挠她头顶没有发育健全的绒毛。见她没有反抗,挠得更加起劲了。

    须知凤九不是不想反抗,只是四只爪子血脉不畅,此时一概麻着,没有反抗的能力。同时又悲哀地联想到,当初符禹山头姬蘅想要抢她回去养时,东华拒绝得多么冷酷而直接,此时自己被姬蘅这样蹂躏,他却视而不见,眼中瞧着这一幕似乎还觉得挺有趣的,果然他对姬蘅已经别有不同。

    姬蘅满足地挠了好一阵才罢手,将她的小脑袋抬起来问她:“明明十恶莲花境中你那么喜欢我啊,同我分手时不是还分外不舍吗,唔,兴许你也不舍老师。最近我和老师可以共同来养你,小狐狸你不是应该很高兴吗?”盯着她好一会儿,不见她有什么反应,干脆抱起她来。向方才同东华闲话的瓷窑走。

    凤九觉得身上的血脉渐渐通顺了,想挣扎着跳下来,岂料姬蘅看着文弱,却将她抱得很紧实,到了一张石桌前才微微放松,探手拿过一只瓷土捏成尚未烧制的碗盆之类,含笑对她道:“这个是我同老师专为你做的一个饭盆,本想要绘些什么作为专属你的一个记号,方才突然想到,留下你的爪子印岂不是更有意思。”说着就要逮着她的右前爪朝土盆上按,以留下她玉爪的小印。

    凤九在外头晃荡了好几天的自尊心一时突然归位,姬蘅的声音一向黄莺唱歌似的好听,可不知今日为何听着听着便觉得刺耳,特别是那两句“我和老师可以共同来养你;我同老师专为你做的一个饭盆”。她究竟是为了什么才化成这个模样待在东华的身旁,而事到如今她努力那么久,也不过就是努力到一只宠物的位置上头,她觉得自己很没用。她原本是青丘之国最受宠爱的小神女,虽然他们青丘的王室在等级森严的九重天看来太不拘俗礼,有些不大像样,但她用膳的餐具也不是一个饭盆,睡觉也不是一个窝。自尊心一时被无限地放大,加之姬蘅全忘了前几天被她咬伤之事,仍兴致勃勃地提着她的玉爪不知死活地往饭盆上按,她蓦然感到心烦意乱,反手就给了姬蘅一爪子。

    爪子带钩,她忘记轻重,因姬蘅是半蹲地将她搂在怀中,那一爪竟重重扫到她的面颊,顷刻留下五道长长的血印,最深的那两道当场便渗出滴滴血珠子来。

    这一回姬蘅没有痛喊出声,呆愣在原地,表情一时很茫然,手中的饭盆摔在地上变了形。她脸上的血珠子越集越多,眼见着两道血痕竟聚成两条细流,沿着脸颊淌下来染红了衣领。

    凤九眼巴巴地,有些蒙了。

    她隐约觉得,这回,凭着一时的义气,她似乎,闯祸了。

    眼前一花,她瞧见东华一手拿着块雪白的帕子捂在姬蘅受伤的半边脸上帮她止血,另一手拎着自己的后颈将她从姬蘅的腿上拎了下来。姬蘅似是终于反应过来,手颤抖着握住东华的袖子眼泪一滚:“我,我只是想同它亲近亲近,”抽噎着道,“它是不是很不喜欢我,它,它明明从前很喜欢我的。”东华皱着眉又递给她一块帕子,凤九愣愣地蹲在地上看着他这个动作,分神想他这个人有时候其实挺细心,那么多的眼泪淌过,姬蘅脸上的伤必定很疼吧,是应该递一块帕子给她擦擦泪。

    身后窸窣地传来一阵脚步声,她也忘记回头看看来人是谁,只听到东华回头淡声吩咐:“它最近太顽劣,将它关一关。”直到重霖站到她身旁毕恭毕敬地垂首道了声“是”,她才晓得,东华口中顽劣二字说的是谁。

    凤九发了许久的呆,醒神时东华和姬蘅皆已不在眼前,唯余一旁的瓷窑中隐约燃着几簇小火苗。小火苗一丈开外,重霖仙官似个立着的木头桩子,见她眼里梦游似的出现一点儿神采,叹了口气,弯腰招呼她过来:“帝君下令将你关着,也不知关在何处,关到几时,方才你们闹得血泪横飞的模样,我也不好多问,”他又叹了口气,“先去我房中坐坐吧。”

    从前她做错了事,她父君要拿她祭鞭子时,她一向跑得飞快。她若不愿被关,此时也可以轻松逃脱,但她没有跑,她跟在重霖的身后茫然地走在花荫浓密的小路上,觉得心中有些空荡荡的,想要抓住点儿什么,却不知到底想要抓住什么。一只蝴蝶花枝招展地落到她面前晃了一圈,她恍惚地抬起爪子,一巴掌将蝴蝶拍飞了。重霖回头来瞧她,又叹了一口气。

    她在重霖的房中不知闷了多少天,闷得越来越没有精神。重霖同她提了提姬蘅的伤势,原来姬蘅公主是个从小不能见血的体质,又文弱,即便磕绊个小伤小口都能流上半盅血,遑论结实地挨了她狠狠一爪子,伤得颇重,折了东华好几颗仙丹灵药才算是调养好,颇令人费了些神。

    但重霖没有提过东华打算关她到什么时候,也没有提过为什么自关了她后他从不来看她,是不是关着关着就忘了将她关着这回事了,或者是他又淘到一只什么毛绒油亮的宠物,便干脆将她遗忘在了脑后。东华他,瞧上去事事都能得他一段时日的青睐,什么钓鱼、种茶、制香、烧陶,其实有时候她模糊地觉得,他对这些事并不是真正地上心。所以她也并没有什么把握,东华他是否曾经对自己这只宠物,有过那么一寸或是半点儿的心。

    再几日,凤九自觉身上的毛已纠结得起了团团霉晕,重霖也像是瞧着她坐立难安的模样有些不忍心,主动放她出去走走,但言语间切切叮嘱她留神避着帝君些,以免让帝君他老人家瞧见了,令他徒担一个失职的罪名。凤九蔫耷耷地点了点头算是回应重霖,蔫耷耷地迈到太阳底下,抖了抖身上被关得有些暗淡的毛皮。

    东华常去的那些地方是去不得的,她脑中空空深一脚浅一脚也不知逛到了什么地方,耳中恍惚听到几个小仙童在猜石头剪子布的拳法,一个同另一个道:“先说清,这一盘谁要输了,今午一定去喂那头圆毛畜生,谁耍赖谁是王八乌龟!”另一个不情不愿地道:“好,谁耍赖谁是王八乌龟。”又低声地好奇道,“可这么一头凶猛的单翼雪狮,那位赤之魔君竟将它送来,说从此给姬蘅公主当坐骑,你说姬蘅公主那么一副文雅柔弱的模样,她能骑得动这么一头雪狮吗?”前一个故作老成地道:“这种事也说不准的,不过我瞧着前日这头畜生被送进宫来的时候,帝君他老人家倒是挺喜欢。”

    凤九听折颜说起过,东华喜欢圆毛,而且,东华喜欢长相威猛一些的圆毛。她脑中空空地将仙童们这一席话译了一译:东华另寻到了一个更加中意的宠物,如今连做他的宠物,她也没有资格了。

    这四百多年来,所有能尽的力,她都拼尽全力地尽了一尽,若今日还是这么一个结果,是不是说明因缘簿子上早就写清了她同东华原本就没什么缘分?

    凤九神思恍惚地沿着一条清清溪流直往前走,走了不久,瞧见一道木栅栏挡住去路。她愣了片刻,栅栏下方有一个刚够她钻过去的小豁口,她毛着身子钻过去,顺着清清的溪流继续往前走。走了三两步,顿住了脚步。

    旁边有一株长势郁茂的杏树,她缩了缩身子藏在树后,沉默了许久,探出一个毛茸茸的脑袋尖儿来,幽幽的目光定定望向远处不知什么时候冒出来的一头仅长了一只翅膀的雪狮子。

    雪狮子跟前,站着好几日不见的东华帝君。

    园子里飘浮着几许七彩云雾,昭示此地聚集着灵气。她这样偷偷地藏在杏树后,偷偷地看着东华长身玉立地闲立花旁,心中不是不委屈,但也很想念他。可她不敢跑出来让他看见,她不小心伤了姬蘅,惹他动了怒,到现在也没有消气。虽然她觉得自己更加可怜一些,但现在是她追着东华,所以无论多么委屈,都应该是她去哄着他而不是他来哄她,她对自己目前处的这个立场看得很透彻。

    东华脚旁搁了只漆桶,盖子掀开,漆桶中冒出几朵泛着柔光的雪灵芝。凤九晓得,雪狮这种难得的珍奇猛兽只吃灵芝,但东华竟拿最上乘的雪灵芝来喂养它,这么好的灵芝,连她都没有吃过。她见他俯身挑了一朵,几步开外的雪狮风一般旋过来,就着他的手一口吞掉,满足地打了个嗝。她觉得有些刺眼,把头偏向一边,眼风里瞧见这头无耻的雪狮竟拿头往东华手底下蹭了蹭。这一向是她的特权,她在心中握紧了拳头,但东华只是顿了片刻,反而抬手趁势顺了顺这头雪狮油亮雪白的毛皮,就像她撒娇时对她那样。

    凤九觉得这几日自己发呆的时刻越来越多,这一次神游归来时,东华又不见了,雪狮也不见了。她抬起爪子揉了揉眼睛,眼前只有七彩的云雾。她觉得自己是不是在做梦,抬头时却撞到杏树的树干,正模糊地想若方才是做梦,那自己躲到这株老树后头做什么,就听到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喂,你就是太晨宫中从前最受帝君宠爱的那只灵兽?”

    凤九感到“从前”这两个字有点儿刺耳,但她正在伤心和落寞中,没有精力计较。她目光涣散地顺着那语声回过头,蓦地一个激灵,清醒过来。立在她身后问她那句话的,正是方才隔得老远的单翼雪狮,它巨大的身形遮住头顶的小片日光,将她覆在树角草丛的阴影中。

    雪狮垂着眼饶有兴致地看着她,依然懒洋洋道:“我听那些宫奴私下议论,说帝君从前对你如何的宠爱,还以为是只多么珍罕难见的狐,”哼笑了一声,“原来,也不过就是这么个模样。”

    凤九的自尊心又被小小地刺激了一下,她垂头瞧见自己的爪子,上面的绒毛果然乱糟糟的,再看雪狮的爪子,每一根毛都亮晶晶的,似乎还在风中微微地拂动。她难堪地缩了缩爪,突然又觉得自己果然已经沦落到和一头真正的宠物争宠的地步,心中顿时感到无限萧瑟凄凉,掉头打算离开。

    身前的雪狮旋风一般地封住她的退路,还抬起爪子推了她一把:“走那么快做什么。”她被推得一个趔趄,爬起来沉着眼看向挡住她路的放肆雪狮,但她忘了此时她是只狐,这样一副威怒的模样,若是她人形时做出来确然威慑力十足,但这么一只小红狐怒睁着圆圆的双眼,效果着实有些勉强。

    雪狮懒洋洋地眯着眼,又推了她一把:“怎么,这样就不服气了?”见她挣扎着还要爬起来,干脆一只爪子压在她心口,将她按在地上翻身不得,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我还听说,你仗着帝君的宠爱傲气冲天,不知好歹地伤了我的小主人姬蘅公主?”另一只爪子伸过去按住她扑腾的两只前爪,抓了一把,她的两只小爪子立时冒出血珠,它瞧着她这副狼狈模样,挺开心地道:“我的小主人善良又大度,被你这头劣等杂毛伤了也不计较,不过我不是那么好打发的,今天算你倒霉碰上我。”

    它后面的话凤九没有听得太真切,只是感到继爪子的刺痛后,脸上又一热,紧接着有什么锋利的东西刺进脸颊,一勾,撕裂般的刺痛瞬间蔓延了半张脸。她痛得要喊出来,觉得自己像条鱼似的拼命张开了嘴巴,但理所当然地没有发出什么声音。

    雪狮缓缓抬起的爪子上沾了不少血珠,滴落在她的眼皮上。她喘息着睁大眼,感到整个视野一片血红,天边的云彩,远处白色的佛铃花,此时皆是一片绯红。眼前顶着红色毛皮的漂亮狮子似乎有些惊讶,脸上却绽出一个残忍的笑来:“果然如他们所说,你是不会说话的呀。”

    凤九其实早听说过单翼雪狮的勇猛,九重天有多少爱显摆的小神仙老神仙想猎它们来当坐骑,这么些年也不过天君的小儿子连宋君猎到一头送给他侄子夜华君,但夜华君对坐骑之类不大有兴趣,徒将一头来之不易的灵兽锁在老天君的猎苑中随意拘着。凤九看得清自己的斤两,虽然自己的原身便是狐形,但修炼的法术皆是以人身习得,譬如许多强大的法术须人形手指才能引出,她目前这个模样比起雪狮来实力着实悬殊,不宜和它对着来。

    雪狮拿爪子拍了拍她伤重的右脸,她叫不出声来分担,徒留入骨的疼痛钻进心底。不知姬蘅当初是不是这么疼,应该不会这么疼,她是无心,而且她的爪子远没有这头雪狮的锋利残忍。

人已赞赏
原著作品枕上书

第20章 菩提往生(18)-《三生三世枕上书》小说原著

2020-3-3 11:09:38

原著作品枕上书

第18章 菩提往生(16)-《三生三世枕上书》小说原著

2020-3-3 11:09:4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